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心理博弈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心理博弈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洛川的办公室中,三个人平复了下情绪,洛川说道:

    “对不起秦箫,我不知道你所考虑的,不过你说的也对,张正国的日子也不好过。”

    苏小曼说道:“对,我还记得刘雨馨那天在许少卿家中曾经给我们详细分析过张家的实力,上次让他一下子造了那么多的七灵花散外敷药,估计现在也还有一半没处理掉,到处都需要钱。这个时候,张正国却主动求战,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秦箫说道:“什么匪夷所思,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你们想想,如果我们的专利按照这个市场运营下去,不到两年,他张正国就真不是个个儿了,到时候就算想找机会与我们决战,也恐怕没这个能力了。他这回虽然自己受到的重创,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还未羽翼丰满,这个时候,洛老爷子的的三个项目又因为金融危机,快要烂尾,这不是绝佳的机会是什么?”

    小曼和洛川无不案子佩服秦箫冷静的思维,也都同意他的观点。秦箫说道:“按照刘雨馨的金融经历来估计,张正国这次是倾其所有,做的最后一搏,如果他拿下我们的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就与洛川的相同了,虽说比不上我跟小曼的多,但是起码我们四家算是平起平坐了。如果后面他在玩下花样,吃进去更多,或者让自己的场子也获得生产七灵花散的专利,纳闷他的那台大机器转起来也就一下子把我们的黛溪制药给甩开了,到时候我们就算是一败涂地了。”

    洛川说道:“你就别说这些形势分析了。说我么怎么办吧。”

    秦箫不禁笑了,洛川和小曼见秦箫笑了起来。也就心中踏实了不少。秦箫说道:“小曼,还记得我说的吗?我就是把整个局摆在张正国面前。他就会自己往这钻,这次也是一样。我为什么不劝洛川收手不要扩大七灵花散的生产,而要把这个季度的利润全部投进去,就是让张正国放心,我先置我们于死地。他张正国就会给我漏出狐狸尾巴,我们再置之死地而后生。”

    苏小曼说道:“你说怎么个后生法,是刘雨馨吗?”

    秦箫笑道:“是啊,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嘛。就是她啊。”

    秦箫见两个人不说话,只等着自己继续说。于是就笑了笑道:“我相信,刘雨馨可以帮助我们搞定这件事情的。”秦箫忽然又沉重的说道:

    “其实你们刚才看我表情凝重,就心中没底,其实我不是觉得我们走投无路,而是忽然心中有了些凄凉,就是我忽然觉得,我这样做下去,会伤害了张豪健,可是他却什么也不知道。以为自己的老爹张正国这次是稳操胜券。其实当时如果张豪健但凡还能看在我们表兄弟的情分上有一丝对我的同情,我就会放他们爷俩一马了,看来这也是命中注定,不过也是我练不到火候啊。不如少卿他爹更厉害。”

    小曼不禁“哦”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

    秦箫继续说道:“洛川,想知道我的计划吗?给我倒杯水。我就告诉你!”

    洛川也笑了,说道:“这怎么和我当年把你拉回部队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个德行。当时也是我给你倒的水。”

    不过洛川还是给秦箫倒上一杯水,递了过去。然后又给小曼也倒了一杯,秦箫此时说道:

    “这次我又把阵仗白给张正国,他又钻进来的原因,就是他以为你跟我和小曼对于抵押的事情没有谈拢,就是我当初让你说只能搞到八百万,就是这个原因。”

    洛川见秦箫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个小事情来,不禁有些扫兴,问道:“难道就这么一点吗?”

    秦箫诧愕地说道:“还有什么?当然只有这些了,这就好比洛川我抓起一枚棋子,让你猜是黑子还是白子……”

    洛川说道:“那我猜中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啊!”

    秦箫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手里拿的是白子,你会猜什么?不论你猜什么,答案只有一个了。”

    洛川说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没有区别啊?”

    小曼笑了,说道:“这还一样啊,秦箫都告诉你了,能一样吗?”洛川一脸疑惑,苏小曼继续说道:

    “秦箫这么说就是他充分考虑了你的性格,他知道自己手中的棋子的颜色,然后根据的你的性格,给你一个干扰项,就会左右你的选择,对不对。”

    秦箫说道:“小曼,还是你了解我,这种心理博弈的游戏,其实很有意思。以我对张正国的了解,他现在不是思考我,而是恐惧我,所以他对我的判断就会基于我比他先知先觉的这点上来。那么之前他吃亏了,所以他认为我会事事想在前,所以我就把诸多破绽漏给他,包括没有阻止你去扩大生产。可是这些举措,我其中只加了一个干扰项,或者一个变量,那就是我跟小曼不同意你的做法,跟你有了分歧,所以他考虑的是,我之前故意露破绽的手法在这次看来,都是跟你分道扬镳的缘故,所以原来我故意买破绽的手法,都变成了你的愚蠢和刚愎自用的做法,我还是把所有的都摆在他面前,张正国还是看不透,其实扰乱张正国做出这个判断错误的根源就是我嘱咐你的直说八百万!”

    洛川不禁恍然大悟,心中大喜,不知道如何说是好,不禁说起了自己在部队时候经常说的绕口令:

    “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炮兵怕把标兵碰,标兵怕被炮兵炮!”

    小曼和秦箫也指着洛川的德行,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秦箫和洛川还有苏小曼一起吧刘雨馨喊了出来。秦箫闲着对刘雨馨说道:

    “刘雨馨,你就告诉洛川你的办法吧。我记得你当时是有个办法的,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刘雨馨有些局促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当时是有个可以让洛川短时间融资的办法。只是迫于自己是干这行的,害怕你们以为我是趁火打劫,就没说。”

    洛川见刘雨馨果然如秦箫所说,有方法可以帮他解决资金问题,十分兴奋地说道:“刘雨馨,你就说什么办法吧,我洗耳恭听。”

    刘雨馨听了洛川鼓励的话,于是说道:

    “洛川,你这么说。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其实我早就有个方法,只是一直没有跟你说,当然国内这么做的也很少,国内银行始终不敢跨过这道门槛,通俗地跟你们说,那就是银行直接参与投资,而不是间接去做投资人的钱袋子。”

    秦箫忽然说道:“刘雨馨,你是不是要学习欧洲银行的许多做法,比如德意志银行的法政方针和风格?”

    刘雨馨是个不紧不慢的人。见秦箫如此说,转而回答秦箫道:“秦箫,我发现你又知道了,当年上学你就是喜欢这么出风头。没想到这会儿我都干了这么久的金融业,从业务员感到主管人员,才算是多少有些经验积累。没想到一眼就给你看出来了。”

    秦箫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说道:“刘雨馨。说实话,金融啊银行啊什么的。在我看来,除了多几个专业术语和英文缩写能够唬老百姓,其他的道理也就那么一点而已,其实天下的道理就是那么一点,只不过是有些人一看就觉得没必要理解或者不是他的理解习惯就不去了解了,而我平日的好奇心总是驱使着我去了解一下,后来发现,不过尔尔。我这会敢这么做,也就是看中了这点,才敢这么干的!”

    洛川急了,说道:“行了,秦箫,你就别在这吹牛了,听刘雨馨把话说完!”

    秦箫不在多嘴,刘雨馨接着道:“其实很简单,我们现在国内的银行业务都是模仿西方现代银行体系建立起来的,当然也有我们中国自己的特点,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学到家,比如银行信贷业务,就是银行把钱借给投资者,让他们去创业,银行按照借贷合同收取利息,其实这只是很原始阶段。我的想法是,银行其实可以直接参与投资,也就是说,银行可以评估某个企业的发展前景,对于这个有商业诉求的企业进行支持,而不是单纯地信贷,是要全方位的投入,成为企业的股东。那么这样的话,银行自身就直接成了投资者,而企业的的其他高层就不再试单纯地银行的储户或者借贷者,而是便成为银行的合作伙伴。”

    洛川说道:“可是我这是三个烂尾工程,银行评估下来,到目前来看,就算能够完成,也不见得会有很大的利润了,他们也不会投资的啊!”

    刘雨馨却笑道:“可是你的黛西制药是有潜力的,而且有很多人都想参股,这不就是市场的吸引力吗?如果我能说通我的领导,让他们来跟你谈,他们以资金注入的方式参股,到时候你不就有了流动资金了吗?而且这个资金是没有利息的,是银行自己下的赌注,输赢都开你的制药公司的利润如何了,本质上讲,就是失败的风险有银行自己来承担了。”

    洛川说道:“这个办法好,可是那样银行就成了我的股东了,到时候很多决策会掣肘的。”

    秦箫此时对刘雨馨说道:“刘雨馨,你的思路我是明白的,可不可以有所变通?”

    刘雨馨说道:“怎么变通?”

    秦箫说道:“很简单,就是我们这次是因为几百万的资金亏空而出现了危机,这笔钱应该算是个小数目,可是我们可不可以进行一个小的尝试,就是你的置业银行讲这些款项给我,当然也包括曹敬仁撤走的资金,总共大约一千万,那么洛川给你的银行三年的百分之十的黛溪制药的盈利,当然这个盈利是只一年所有产品的盈利额,自然包括洛川拿来扩大生产或者维护成本的投入的。”

    刘雨馨说道:“这个……我得好好想想。”

    秦箫说道:“刘雨馨,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你既然能给出这么个点子,我也不藏着掖着,你们银行算是比较有市里的银行了,拿出钱来买断黛溪制药三年百分之十的利润,如果粗算下来,差不过两千万的,这还不包括逐年利润的扩大。相信你们这一千万是不会吃亏的。”

    刘雨馨说道:“坦白的说,这个条件其实很丰厚了,很多人就算买基金也不会买到如此靠谱的而且高比率的收入的,我试着跟上级说说,看看结果怎么样?不过我就想问,你为什么不能让银行参股,而是只给银行统计被股本的利润呢?”

    秦箫也坦言道:“这个其实很简单,银行参股就有了发言权,会左右决策,而且,银行的财力,是完全有可能拿到专利权的,到时候对我们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的建议是,银行参与市场投资是个好的方法,但是只要能做到好的市场调研就行了,而且银行也可以高枕无忧,只要在这三年,哪怕公司出现大的变动,变卖的资本也可以让你们收回期初的投入,根本不会赔的,归根结底还是黛溪制药的前景好,而且目前又缺钱。我们做出这个让步已经很大了,如果银行惦记着股本的话,那么我这次对付张正国也就没有意义了,总不能赶走前狼,又来后虎吧。”

    刘雨馨想了片刻,说道:“也对,毕竟你们的一千万是个小数目,这个小数目如果的确还没有到谈论动股本的时候,况且你们公司的效益前景都很好,也没必要出卖股本。好吧,秦箫,你的意见我回去跟上面反映一下,如果有消息就给你回话。”

    秦箫说道:“大约需要多久?”

    刘雨馨说道:“你们很急吗?”

    洛川纲要说话,秦箫立刻抢过来说道:“当然不急,我只是问一下而已。”

    刘雨馨笑着答道:“大约需要几天时间,银行毕竟也要进行项目评估,还有综合讨论,才能下结论。”

    秦箫说道:“好吧,我就等你的消息。”(。)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章 形势突变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约见胡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