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渡尽劫波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渡尽劫波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秦箫讲判决书拿来看了一遍,心中顿时不是喜悦之情,而是一种莫名的凄凉。他想起了这一切的争斗,是因为一个秘方,又是让人唏嘘,再好的哪怕能治病救人的药方,如果跟利益牵涉上了,终究也是会让很多人受伤。秦箫忽然想起一部电视剧的经典台词,赌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一旦和钱有关,即便是做慈善也显得肮脏不已。

    洛川和苏小曼都在场,看了判决书,洛川问秦箫道:“秦箫,你怎么了,这个结果你不满意吗?”

    秦箫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是觉得到现在为止,总算可以能够暂时缓口气了,起码案子是尘埃落定了。”

    苏小曼问道:“难道张家就不会再找些由头上诉吗?”

    秦箫说道:“以我对张正国的了解,他不会,不是因为他多么的善良,而是他的自负,这次他败诉,最终的原因是因为以前我在明处,他在暗处,所以我屡次碰壁,甚至差点身败名裂;而现在我在暗处,他在明处;现以后呢,我们双方都成了在明处了。他对此会认栽的,否则他如果还敢在这个事情上做文章的话,那么我觉得得不偿失,一旦失败,将无可挽回了。”

    苏小曼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有的时候最了解的那个人,往往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我还是认为你说的是对的。”

    洛川从办公桌上做起来,说道:“秦箫,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秦箫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还能怎么办,你就开足了马力。全力生产七灵花散呗,我们的药现在是一鸣惊人。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小路上的问题了。还有,就是我们得赶紧履行承诺,就是把《青囊遗录》原本归还故宫,让它道它应该在的地方,这样也算是我了了一件心事,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必须把我的生产工艺申请专利,你们觉得怎样?”

    洛川想了片刻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你想过没有,那样的话。这个药就算是见天日了,我们的专利总有到期的时候。”

    秦箫笑道:“我不知道秦琴的祖辈们花了多大的心血研究出这个技术,但是我担心将来七灵花散的秘方公之于众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技术优势了,虽说一段时间可以有,但是全国有很多的科研精英,如果他们短时间内把这方子的该井方法找了出来,我们可就被动了,所以。保险起见,我的建议是,申请专利,长痛不如短痛。”

    苏小曼建议道:“秦箫。我觉得是不是我们先稍微放放这件事情,我觉得,张家输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旦他通过这个机会找打了这个技术难关。可就坏了。而我们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到最后吧书还给故宫博物院也来的及。那样也不算我们不讲信用的。”

    秦箫笑道:“小曼,你说的没错,可是那样也太不地道了,用完了人家,在跟人家刷这个心眼,唐妮那儿就不好办了,所以这次唐妮帮了咱们这个大忙,还是不要给她添麻烦了,老老实实的得到这二十年的专利好好盈利的了,你觉得呢洛川?”

    洛川点了点头,说道:“对,没错,我这么认为绝对不是为了钱啊,我觉得还是不要让唐妮太难办了。”

    苏小曼笑了笑,不屑的道:“行,就我自己是个坏人还不行吗?”

    洛川和秦箫相视一笑,洛川说道:“小曼,这次多亏了你这个大律师帮忙,当然秦箫我就不用说了,本来也是他分内的事情,所以我决定,在这个方子的盈利上,我们三个人都又分成,至于多少的,抓过来花就是了,但是对于公司的发展还是要有储备资金的,所以,我说的利润是抛开这方面之外的,不过这也很可观了。”

    洛川不等两人开口,就接着说道:“还有就是,小曼你这次一出来已经快一年了,应该回去看看你的父母了,至于你跟老爷子的事情,我们也不好插嘴,但是改回去还是要回去的,你说呢?”

    苏小曼点了点头,看了看秦箫,秦箫也用一种鼓励的眼神看着她,于是他感觉信心满满,说道:“我知道了,我今天晚上就回去。”

    正说到这,孟凡却悄无声息的打开了门,洛川还没反应过来,怒道:“我不是说了吗?进门之前先敲门,怎么搞的?”

    孟凡笑了笑道:“是的洛董,下次一定注意。”

    洛川见识孟凡,于是说道:“嗨,你啊,朕赐你可以剑履上殿了。”

    孟凡见洛川赢了官司,口气变大了,于是骂道:“滚你奶奶的,老子偏要脱了鞋子来见你!”

    秦箫和苏小曼都是慢慢偷笑,秦箫开头问孟凡道:“我说孟凡,你不是说在开庭的时候来助威吗?怎么开庭了人不见了?”

    孟凡苦笑道:“唉,我到了的时候已经开庭了,你们都在上面,没看到我,不过我看到了我的爷爷了……”

    说道此时,孟凡有些神伤,接着说道:“还有,我也看见我老爹了。”

    秦箫急忙问道:“怎么回事,这不是很好吗?你们三代人都到齐了,结果如何?”

    孟凡答道:“秦箫,我还要问你呢,我爷爷根本没提我跟何静的事,你是怎么跟我爷爷说的?”

    秦箫笑道:“那我不知道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爷爷这个人别人很难猜透的。你先说说你们爷仨怎么回事最后。”

    孟凡说道:“哦,我爷爷说完供词之后,就走了下来,大摇大摆地朝门外走去,这个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吗?当时我在场,我老爹也在场看着,于是我们就跟着出去了。后来我老爹就把我爷爷拦在了门外,我爹说道。‘爹,这次对亏了你。秦家才能平冤昭雪,之前是我不对。对你怠慢了’,我爷爷却说道,我只是聊我一生之中一件自己十分懊悔的事情,与你们无关,你跟孟凡我以后就不要再见了,我这次以来,心中对凡尘再无牵挂,你和孟凡以后尽量就不要来找我了,让我好好侍奉佛祖。过完此生吧。”

    秦箫听到这话,不禁暗自佩服,不愧是觉慧大师,心境果然高超,如果不是七灵花散的事情在他心中萦绕半生,自己就算是天大的本事,也说不动这个老头出山的。

    孟凡接着说道:“我当时就急了,急忙跟过去,说道。我说爷爷,咱们一家刚刚团聚,在呢么说这么丧气的话啊,以后我们经常去看你怎么了?再说。你这次到县城来,还有什么对我爹和我要和我说的吗?”

    秦箫笑道:“你都这么说了,你爷爷应该听得出来你的意思。他怎么说?”

    孟凡有些不快的说道:“这老头却说道,我从此之后。就不在过问你跟孟凡父子的事情了,我知道我有生之年。欠你们的太多,没有尽到一个爷爷和父亲的职责,所以我也不想你们觉得有我这么一个老朽之人而劳累,那样我便于心不安了。说着我爷爷就飘然而去,不过最后他说了一句话,我一直明白不了。”

    秦箫和洛川还有苏小曼都急忙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话?”

    孟凡说道:“他相出了法院一楼的大厅,回头对我爹和我说道,我虽然未见何静,但是她也和我一样,是个心中难以放下之人。”

    苏小曼和洛川不禁觉得这句话无关痛痒,但是秦箫却大吃了一惊,急忙问孟凡道:“孟凡,你确定你爷爷没见过何静?”

    孟凡答道:“没啊,怎么了?”

    秦箫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那,他怎么说的这么准呢?”

    秦箫心中觉得觉慧怎么知道何静是个性格内向,心中容易有事情放不下的人呢?如果觉慧能看得出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人,而且这个人在他的耳中没有一个人跟她详细描述过言行,就能看出这点,那觉慧完全是根据他自己和何静共同认识的人的言行的观察,确切地说,就是他通过观察自己和孟凡还有孟凡的父亲以及其他众人,来判断何静的人的,这可就太高超了。如果看人能看到这个地步,那简直太可怕了。

    秦箫跟众人说道:“你们不觉得觉慧看得很准吗?他这句话也没说支持孟凡和何静,也没反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苏小曼此时也在根据秦箫的话来思忖这件事情,说道:“我觉得,觉慧大师是不是让孟凡解开何静心中的结,才能功德圆满啊?或者说何静这个结解不开,是有些麻烦的。”

    秦箫赞许地看了一眼苏小曼,说道:“有道理。嗨,暂且不去管它了,到时候再说吧。”

    不过这件事情在秦箫的心中却产生了巨大的震撼,他也明白,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就是何静曾经帮助张豪健来陷害过自己,而且手段不计后果。如果这件事情让何静自己心中无法想开的话,秦箫倒是觉得自己有些罪恶感了,他认为是自己的或者自己家族的恩怨把她卷入了其中,最后影响了她的一生的幸福。这是秦箫心中所想,但是却不可对人言了。

    当秦箫亲自将《青囊遗录》交到了博物院的工作人员的时候,心中虽说有些恋恋不舍,但是却一下子一块沉重的石头落了地,因为这个秘密,教导博物院之后,就已经等同于公之于众了,起码自己再也不是张正国紧盯着的对象了。而张正国自己现在也只顾着自保,至于他以后研究不研究七灵花散,都是他的事情了。况且,自己也已经申请了专利,但是对于相对极其保密的细节,专利书上也只是一笔带过。换句话说,自己的虽然申请了专利,把技术公之于众,但是也不过是几句概括性的话,告诉人们这内方生产工艺的大体方向,但是对于具体的细节,还是要进行科研公关的,即便短时间内攻关下来,也得等到洛川黛西制药的专利到期之后才行。

    秦箫回到家中,看着偌大的院子,有些孤寂,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感到孤寂,而不同于秦箫的遭遇的就是苏小曼回家的样子。苏景坤虽说在法庭上和自己的女儿当庭对质,但是苏小曼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受贿的事情,所以她认为自己的父亲这么做不过也是为了自己的朋友而已,反而没有太在意。

    但是对于苏景坤这次出庭的收获,不仅仅是见到了自己的女儿,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的女儿还有那个秦箫都是近期优秀的人,如果不是秦箫,别人怎么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宝贝女儿呢?通过这次,苏景坤完全对秦箫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之前的张正国的儿子张豪健,他现在已经完全不看在眼里了。

    苏景坤夫妇一起下厨,为女儿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这倒是让苏小曼十分的过意不去了,后悔自己和父亲怄了这么久的气,于是一家三人一起动手,完成了这桌晚餐。母亲也拿出苏景坤的酒,让他放开了喝,小曼也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也陪着父亲喝了半杯,顿时脸颊绯红,无比娇艳可爱。

    苏景坤也说道:“女儿,之前我是觉得秦箫这个人没有出息,油嘴滑舌,还跟我顶嘴,就十分看不惯,但是这次我出庭,虽说咱父女俩长了一出对台戏,不过倒让我见识到了秦箫这小子的确是个将帅之才,也只有咱闺女配的上,你要是提前告诉我一声你今天要来,我非要你把他也给我带过来才行,不过你突然回来了,这次就算了。不过下次你一定把他带来,我要好好跟他聊聊,也算是我给他道个歉,化干戈为玉帛吧。”

    苏小曼听到父亲这话,不禁心中暖暖的,秦箫就时常跟苏小曼说,这父亲又恋女情节,儿子有恋母情结,这些都是人之常情,所以婆婆老师看不惯儿媳妇,就是因为儿媳妇从她手里抢走了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之一,而女儿也是父亲最割舍不下的,此时看来,果然如此,小曼心中不禁感动无比,几乎要落下泪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最后判决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烂尾楼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