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唐妮归来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唐妮归来

文/濯之缨
推荐阅读:
    秦箫和洛川等人已经来到了飞机场,半夜三点,飞机徐徐降落,唐妮拉着行李箱走进了机场的大厅。苏小曼第一个看到唐妮,一个疾步就过去抱住了她,唐妮一看是苏小曼,也是兴奋地放下行李箱就和苏小曼抱了起来,秦箫说道:

    “我们都来了,你也不跟我们拥抱一个,真让人自卑……”

    唐妮一脸怪笑,直接就保住了秦箫,秦箫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刚要伸手去拥抱她,唐妮却又跟洛川拥抱去了。洛川笑道:

    “秦箫,看见没,不愧是从国外回来的,我发现老外的些礼节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啊,比如这每次见面拥抱一下,我就觉得很好,唐妮,你以后多来我的公司看我啊!”

    秦箫哈哈大笑,说道:“岂止拥抱,见面亲吻也行,是吧,唐妮。”

    唐妮不屑道:“不行,你们两个人刚见面就这么没正形,小曼你一直在他们身边,是不是每天都受他们欺负啊。”

    苏小曼不禁有些窘迫,说道:“哪有啊,他们也就是有这么个贼心,倒是没有这贼胆。”

    唐妮不禁正经地说道:“行了,见到大家不远万里来机场接我,我还是挺感动的,看看我们怎么回去吧。”

    秦箫刚要说话,苏小曼不禁笑道:“唐妮,你可别把他们想得那么好,他们这次来找你,是有事情要求你的,要不他们还能来这儿接你?”

    唐妮不禁有些不快,说道:“好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说。什么事情,要是你们说的有道理。我就算了,要不,我才不帮呢!”

    秦箫没想到苏小曼突然吃里扒外,于是急忙狡辩道:“别听苏小曼在这瞎说,我们就是来接你的,不过来京城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就是我们想要把一件古董交给故宫博物院,只不过京城的路不太熟,我们想要捐赠国宝也没有门路。这不才想起你要回来,这才来求助于你。不过也绝对没有那你当免费劳动力的意思……而且,洛川这小子一直惦记着我的妹妹,非要跟着来纠缠,我也没办法,就带她来了。”

    唐妮听了这话,来了兴趣,说道:“捐赠国宝,你倒是说说。什么国宝?还有,你还有妹妹,我怎么不知道?”

    秦箫见机场嘈杂,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就说道:“这个地方怎么能谈这个事情,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吃口饭,然后再找个地方住下。一起商量不迟。”

    众人也无异议,于是就一起出发离开了机场。到市区进发。

    唐妮虽说做了七八个小时的飞机,但是由于时差没有倒过来。在半夜格外精神,非要吵着要出去逛王府井小吃街,洛川和秦箫虽说想要休息,但是见唐妮兴趣高昂,也只好陪着去,还得掏钱请客。

    唐妮下飞机的时候还是淑女模样,已到了小吃街,就凶相毕露了,什么都要吃,嚷着要洛川和秦箫去买。她自己知道这两个人有求于自己,于是也就放开嘴巴和胃口,好吃的尽管要。

    这边唐妮正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烤羊肉串的师傅的羊肉吧唧嘴的时候,就直接让秦箫和洛川去买冷饮。秦箫和洛川无奈,只好到别的地方给那两个女人找喝的,洛川说道:

    “都是你的馊主意,来见这个祖宗干嘛?你不知道当初她在学校那会饭量就不小吗?不过可也怪了,吃了这么多年,她身材倒是保持的超棒,我当时拥抱她的时候一抱她,觉得她腰围不是很大啊!”

    秦箫笑道:“你脑子关注这个倒是挺仔细。”

    洛川不禁傻笑道:“侦察兵嘛,应该的!”

    秦箫鄙夷地说道:“可是你就不知道用脑子想想吗?他在美国能吃得上这些玩意吗?你不知道,就算你到了唐人街,去吃中餐,那些饭馆做得也跟猪食差不多,反正老外又吃不出来,我想她肯定也是憋疯了,这次回来,下飞机第一个遇到的就是咱们,肯定是宰上咱们了。不过你也别不乐意,这事情还真得由她帮忙省事!”

    洛川说道:“好吧好吧,你看,那里有家冷饮店,咱们赶紧去买吧。”

    秦箫急忙说道:“别啊,急忙干嘛,悠着点,反正不急,等她们吃饱了,也就没脾气了。”

    洛川笑着道:“秦箫,我发现你这人真损,净想些损招来算计人,我们大家都还急着你当年给我们做的挂面呢,我们后来都觉得还是苏小曼做的油泼面好吃,可是当时怎么就会中了你的奸计了呢?你说,你以前还有什么地方给我使过蛆?”

    秦箫嘿嘿两声,说道:“这个我就不能告诉你了,否则你会越来越没有安全感的。”

    说着,秦箫拿出烟卷,也递给洛川一支,说道:“先抽一袋,待会给他们送水去,再表现的气喘吁吁的,就会显出咱们的重要性和真诚度了。”

    两人点上,洛川不禁想起了秦琴,说道:“你说,你妹妹现在在干嘛?他不会把我给忘了吧。”

    秦箫说道:“洛川,这个我就得说你一顿了,秦琴虽说是我妹子,可是我也会给你说话,你到这个时候怎么这么没底气,净给我丢人?你上次先是败给她,然后又替她解了围,我估计我这妹子肯定对你印象极其好,她是那种比较奔放点的,你得主动点,要不不会引起她的主意的。”

    洛川道:“怎么奔放?”

    秦箫说道:“就是色,你得色一点,就好办了,老外可没有什么羞涩一说,你羞涩,她就会觉得你没骨气,倒时候你跑了兔子飞了鹰,可别怪我没提前跟你‘洛软腿’说。”

    洛川见秦箫如此说,自己反而更加没底了。其实在当兵那会,连长洛川可以说是威望极高。可是由于一次上级领导的视察,被士兵和背后叫做“洛软腿”。就是因为当初领导带着一个考察团来,其中有几个女参谋。洛川跟首长汇报的时候威风凛凛。可是最后跟人家女参谋的时候,腿都哆嗦了,后面站着全连的士兵,没有一个看不到的,“洛软腿”由此而来。可是秦箫这次突然这么一说,竟然一下子戳中了洛川的疼处,洛川便一下子抡到秦箫的小腹上。秦箫也毫无防备,一下子被打的有些闷气,趴在地上哆嗦起来。洛川见状,以为秦箫被自己打的受不了了,可是自己也没用多大的劲,于是赶紧过去扶他。一把把秦箫扶起来才发现,秦箫实在嘿嘿的笑个不停。

    原来秦箫挨了这一下,虽说不好受,可是也立刻明白,洛川是因为自己叫他“洛软腿”的缘故,没想到洛川对次还这么在意。不禁好笑,就一直趴着嘿嘿地笑,没有起来。

    二人把冷饮送回去,苏小曼没有喝多少。唐妮因为吃了不少,不一会儿就口渴了,把两杯冷饮全部消灭。一条街下来,唐妮打着饱嗝说道:

    “我吃完了。咱们回去吧。”

    到了酒店,苏小曼和唐妮同屋。可是秦箫见唐妮还很撑,就立刻到了她们的房间,跟他们聊天,一个是不让她们太早躺下,更重要的是要讲此次来京城的目的跟唐妮说一下。

    唐妮说道:“说吧,这个见我需要我帮什么忙?”

    秦箫说道:“我有一本《四库全书》的单本,绝对真迹,需要捐赠给博物院,可是需要他们拍专业的人来鉴定,我跟洛川正与咱们县的张氏集团的只要公司打官司,对这个鉴定结果,十分看重,因为这决定了案情的走向,我知道,法院会找人来鉴定,可是结果说不准,其次我也担心张家从中使诈,所以我才迫不得已,提出愿意交出原本捐赠给他们,但是前提需要他们的专业鉴定,我相信,在这个真迹的诱惑下,他们不会说假话的。”

    唐妮点了点头,道:“这个事情啊,倒是不难,我有个同事,以前就是在文化部的,这次被调到了外交部做中方和其他友好国家的文化交流活动,所以对此可以说是两边都很熟,我找他来帮忙,他一定会愿意的。再者,遇到这种事情,那些人也是很重视的,不会置之不理,现在西方当年掳走的我们的很多文物已经通过赎买,或者外交手段,回到了我们祖国的手中,这个我会跟他说的,你就等我消息吧,我明天就去办,估计这两天就会有结果。”

    洛川听了,十分兴奋,秦箫却说道:“你可得跟他们再说一点,我可不能立刻交给他们,因为这牵涉到我的案情和我们公司的经济利益,我会在这些处理妥当之后捐给博物院,但是不是立刻,请你一定要转告,别到时候再节外生枝。”

    唐妮说道:“那你说多久呢?你得给我个准话,我好给人家答复。”

    秦箫想了一会儿,说道:“最晚一年,一年之内,我一定能处理妥当。”

    唐妮说道:“好的,这个时间不算是很长,我想应该不是问题。”

    秦箫点头,笑道:“那就全靠你的了。”

    可是洛川和苏小曼已经听出了其中的利害,苏小曼立刻对秦箫说道:“秦箫,你可要想好了,你就这么肯定一年之内就能打败张家?别到时候《青囊遗录》交了上去,自己这边又会吃亏,那就不好了。”

    洛川也随声附和,提出了同样的质疑。秦箫郑重地说道:“一年时间足够了,如果一年之内不能摆平,那么我们估计会是不可能赢了,起码是遇到了大的麻烦,已经不是这本书的真伪能够解决的了。”

    苏小曼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一年之内如果没有什么变故,应该不是问题,这次还是你想的全面,如果他们找的专家尽职尽责的话还好,如果他们敢说假话,到时候就请这本书当年真正的主人来认领,估计没人敢反驳。”

    众人商量计定,也就没有了什么担忧的了,苏小曼又问起了这两年唐妮的生活,唐妮说道:

    “你们不知道,我自从外文系毕业后,就直接进了外交部,被培训了半年,被分配到到了美国的中国使馆做翻译,春节也没机会回家,说实在的,十分想家,这次也算是有个盼头了,使馆领导也是觉得我在外快面三年了,而且还没有成家,于是就直接将我调回来,毕竟我老是在国外也是不行的。”

    洛川笑道:“难道你就没有带个什么美国汉子回来吗?”

    唐妮笑道:“哪有,我的工作虽说简单,但也不能这么随便毫无顾忌,我也知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国,所以也就没有在美国成家的打算,毕竟父母也在国内,将来都是个麻烦事。”

    秦箫见唐妮谈自己的感受真切,也就没有再开她玩笑,但是仍旧俏皮地说道:“行吧,算你有良心,知道我这还单着,赶紧回来了。”

    唐妮见状,说道:“秦箫,也别怪我瞎说,我们女人可都是看的出来,你跟我们家小曼怎么回事,这么多年还没打够啊!记得当初孟凡就说过,我一直记着,他说,‘这讨厌一个人讨厌到一不讨厌就无聊的时候,就是喜欢了’。怎么你们俩的事情,还这么悬着,也够没劲的。”

    秦箫见苏小曼脸色绯红,于是赶紧说道:“小曼,我说怎么着,这帮人不会给咱们俩想想。”

    苏小曼本来已经很就捏,见秦箫竟然主动这么说,好像是承认了的意思,更是不敢说话,秦箫接着笑道:

    “唉,真的,我跟小曼早就想要结婚了,只是有一件事情没整明白,所以最后就搁下了,这事也跟你们几个有关。”

    唐妮和洛川一听这话,一下子来了精神,唐妮抢白道:“说,什么事情,我来给你们出点子。”

    秦箫笑道:“也没什么了,当初我跟小曼商量的时候,我自然无父无母,没人管,说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

    众人都是故作鄙夷的神色,秦箫毫不理会,继续说道:“小曼的父母见到我这个未来的姑爷也是高兴地合不拢嘴,没说的,但是我们考虑到一个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章 未雨绸缪 返回《沧浪之水濯我足兮内》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京城之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