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折花一朵殿前欢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璞玉妙计吓萧肃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璞玉妙计吓萧肃

文/凉凉苡菲
折花一朵殿前欢 | 本章字数:4738 | | 折花一朵殿前欢txt下载 | 折花一朵殿前欢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宁璞玉放出去的消息特别有效。

    很快,关于那园子的事情,顺藤摸瓜火就朝着萧肃烧过去。

    皇帝当然想要查清楚整件事,可无奈萧肃竟然被太后扣留在了寿凰宫。

    几次求见不果,朝臣们已然从朝堂上闹到了皇帝的内阁之中。

    “朕已经说了,这件事情一定会详加查问。只是表面如此,未必就真的如此。你们心急,朕自然明白。可到底是关乎皇嗣的大事,也总得给朕一些时间细细查问吧。”

    “皇上,整件事情已经交给太后查问,断然是不会出错的。几位殿下却被牵涉其中,不得不追查。且臣已经听闻,这些日子都不见三位殿下上朝,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徐青口中的三位殿下,自然是大殿下,三殿下和四殿下。

    皇上已经将二殿下贬黜出宫,这些大臣眼里,自然没有那个不受待见的人。

    “徐卿的话也并无道理。既然此事有太后过问,朕便能安心。只是未曾查清整件事之前,还盼着你们能稍安勿躁。至于几位皇子如何不入朝理政,这便是朕的意思。”

    皇帝沉眸,半晌不再往下说了。

    后宫和他不是一条心,自己的儿子也不是一条心。

    一心想捧萧肃上位,可他偏偏还因为过去的事情积怨在心,竟然办出了这么糊涂的事情……

    “皇上,龙体要紧。”首领太监连忙走过去,轻轻在皇帝的背上慢慢拍。

    皇帝会意,捂着心口咳嗽起来。

    这样一来,朝臣们也不敢再乱说什么了。

    毕竟皇帝的龙体最为要紧。

    “皇上保重龙体。”大臣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跪了下去。

    温睿颐也不例外。他忽然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能推三殿下成为储君的好时机。

    “皇上圣体抱恙,微臣便不敢叨扰,先行告退。”他这一表态,其余的人也跟着都退了下去。

    待金殿上静了下来,首领太监才忧心的说:“皇上,这么下去只怕也不是办法。太后已然出面了,只怕您想要亲自处理这件事,也是难。”

    “别说那么多了,摆驾寿凰宫。”皇帝想把萧肃救出来,也想问问萧肃为什么那么糊涂。

    只是不知道要面对太后,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子。

    “皇上。”晚秋恭敬的走进了殿中:“奴婢叩请皇上金安。”

    “你怎么过来了?”皇帝看见她的时候,有些惊讶。“是不是太后那里……”

    “太后请皇上您过去一趟,说是有要紧的话说。”晚秋微微一笑。

    “朕,正要过去向太后请安。你且去吧。”皇帝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看来朕与太后,当真是心有灵犀啊。”

    晚秋前脚刚回来复命,后脚皇帝就进了宫。

    宁璞玉连忙起身,恭迎圣驾。

    韩歆语则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碍于耳目,她蒙着面,透过乌青色的面纱看向皇帝,才觉得从前选了这样的夫君,就注定了今日的暗无天日。

    “儿子给母后请安。”皇帝行了叩拜礼。

    太后虚了虚眼,微微颔首:“起来吧,入秋了,地上凉。”

    “是。”皇帝瞟了一眼这厢房里的人,不由得皱眉。“母后请儿子过来,不知有何吩咐?”

    “吩咐倒是没有,哀家只是想问一问,萧肃的事情,皇上打算怎么处置?”太后幽幽的叹了口气:“他做事情倒是利落,也缜密。知道二皇子妃通晓医术,便是让人没有送那样的菜去玉华轩。后得涟漪坞的庶妃冯氏有孕,他竟然叫人加重了分量,特意做了些好东西给她吃。连孩子没了……这样的心肠歹毒,怎么可能留在这里做哀家的孙儿?皇上难不成,还真想着让他接管这江山吗?”

    皇帝沉了口气,摆一摆手。

    首领太监和晚秋便识趣的退了下去。

    宁璞玉犹豫了一下,准备走,却听见太后唤她。

    “丫头,你去把萧肃带来。”

    “是,皇祖母。”宁璞玉随即跟在后面一并出了殿,只叫上了竹节,便辗转来到关押萧肃的地方。

    “二皇子妃咱们又见面了。”萧肃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你倒是很聪明吗?方才太后百般刁难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现身?现在才过来,会不会太迟了一些。你难道不想知道冷衍的下落?”

    “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找个那么蠢的大皇子妃来要我的一双手?”宁璞玉疑惑的看着他:“你不是一向做事都谨慎缜密吗?这一处败笔,是不是显露的太早了?”

    “是啊,我也是用了这个女人,才知道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如你这般有用。”萧肃目光缓缓的落在宁璞玉的脸上。“她不能帮我,我现在可以帮自己。你知道虽然我现在被捆着,却未必就拿你没有办法。”

    竹节一拳头打下去。萧肃一边的脸庞瞬间就肿了起来。

    “何必这么生气呢?我不是也没有把你们怎么样嘛?”萧肃皱眉:“要不,我告诉你另外一件事吧?其实冷衍现在,在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而陪着他的人,就是他心里最思念的那个……好像是叫什么潆绕的。”

    “你胡扯什么?潆绕早就死了!”竹节心头一紧:“你这卑鄙小人,你把我们爷怎么了?”

    “别急。”宁璞玉示意竹节放下拳头。“他这种人,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亮出自己的底牌。也就是说,他不会在事情还没有把我的时候,就对冷衍动手。那可是他的保命丸。”

    萧肃笑了笑:“还是二皇子妃明白我。”

    “呸!”竹节啐他一脸:“谁爱明白你这种人。快说,你到底把我们二殿下藏在哪里了?”

    “当然是烟花柳巷,左拥右抱的地方了。那不是冷衍最喜欢去的,也最擅长安排的地方吗?我随便用了些迷魂香,他就神魂颠倒不能自已,看见谁都是那位美人。只怕这些日子,没少痛快。再迟些时候被你们找到,怕也是……要精尽人亡了。”

    “你这下作痞子!”竹节气得涨红了脸,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他和薛鹏的那一幕。心口翻江倒海的难受。

    “好了,竹节,给他松绑。”宁璞玉很平静的说:“他钳制了我的夫君,我手里有他最心爱的人。想想这也是挺公平的,大家都一样。爷要是有什么不测,他也再见不到薛公子了。如此,咱们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说什么?”萧肃愣了愣。

    太后的禁卫军到他府邸的时候,他已经将薛鹏送进了密道。

    薛鹏怎么可能自己走出来,叫她一并带进宫来。

    “我说,你的心上人也在我手里。”宁璞玉笑了笑:“薛鹏是个挺正直的人,他又在意你,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冒险入宫。他当然要跟着你一并进来才放心。”

    其实,薛鹏是后来才入宫的。

    在入宫之前,他将萧肃整个府邸都搜查了一遍。包括密道通往的去处,也逐一的走了一遍。可到底也没有发觉什么异样。

    后来宁璞玉和他一商量,还是觉得他继续留在萧肃身边,佯装有情意,实则打探消息,这样的办法最好。

    “你真的把薛鹏带进宫了?”萧肃的脸色瞬间就不那么好看了。

    “是呀。”宁璞玉一边说话,一边得意的笑了笑。“皇上偏心至极,将你看的最终。其余的殿下一个都不放在眼里。可若是皇上知道你实际上……根本就和正常的男子不同,好龙阳之癖,你觉得皇上会怎样?会不会一怒之下,将薛鹏碎尸万段而保全你的名誉?”

    “他是无辜的,我与你有过节,何必连累无辜的人。何况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姐夫,你就一点后路都不留吗?”萧肃果然紧张起来。

    看见他这样,竹节心里舒服了不少。“你做事情的时候,不是也没替我们留条后路吗?那我们做这样的事情,又为什么要替你考虑。”

    “你可能还不知道。薛鹏已经一纸休书,休掉我那个不争气的姐姐了。”宁璞玉故意说给他听:“他心里没有我姐姐,害得她连孩子都没有了。却对你念念不忘,呵呵。我总是觉得,让你去陪他一块下地狱才最合适。你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放了薛鹏,这件事情别牵扯他。”萧肃冷着脸,目光透出了杀意:“否则,我就是死也会拉你做垫背的。”

    “你吓唬谁啊?”宁璞玉不屑的看着他:“敢走到今天这一步,自然是什么后果都考虑到了。你现在不去皇上和太后面前说出那园子,和那些菜的实情。就等着我去将你与薛鹏的好事情都公之于众。你认识他的时间更久,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子。也就是说,你可以确定,他一定不会为了保住自己而否认这件事,甚至会怀着对二殿下的愧疚,而将整件事抗在自己身上。到时候,皇上舍不得你这个私生子,却不会舍不得一个人家的儿子。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为你下地狱,这种感觉,不要太好了。”

    萧肃的心完全乱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再有这般受制于人的时候。

    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他已经打顶主意,会承认园子的事情。只是,他有些不信。“我凭什么确定你说都是真的。有凭什么相信你不会伤害薛鹏?”

    “就如同我不相信你不会伤害二殿下一样。你我互相牵制,只能看看谁比谁做的更有良心。”宁璞玉一声叹气:“请吧。”

    就这样,萧肃来到了圣前。

    皇帝皱眉看着他,只是问道:“菜园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许瞒着朕。”

    萧肃想了想,瞥了一眼宁璞玉,最终还是如实的说:“那园子是我建的。地里的麝香也是我埋的。且这么算起来,也有十多年了。从你接我回皇城,从你给我用不完的金银,我就在筹谋这件事。本来这些菜也是要送到宫里来的。可惜……在送到宫里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你或许不会再有孩子了。所以免去了不少麻烦。”

    “你到底想干什么?”皇帝其实本意是想说,你怎么这么贪心不足蛇吞象。

    倘若你是治国的料子,哪怕不是朕唯一的孩子,也终究亏待不了你。

    “我想干什么?”萧肃凝眸看着皇帝,思忖了良久:“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反正我没有的,娘没得到的,也不能白白叫你们得到。不然我多亏得慌。再说了,断子绝孙,又不是极大的惩罚,皇上您做过的卑鄙事情,只怕比我多得多呢。”

    “你……”皇帝被他这番话气得直翻白眼。

    “好呀,好呀。”太后连连击掌:“好一个断子绝孙。皇帝,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吧?这就是你精挑细选出来的后继之君?这就是你一心栽培,不惜藏匿在苍茫之中韬光养晦的绝世奇才?这就是你不顾哀家阻拦,偏要接回皇城的贱婢之子。好呀,真是太好了!断子绝孙。好一个断子绝孙。”

    皇帝隐忍不发,黑着脸瞪着萧肃。

    “看我做什么?你们有什么决定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之所以一定要这么说,是不想让宁璞玉觉得他威胁到了冷衍,否则,宁璞玉将他的秘密抖落出来,就一定会连累薛鹏。“是我故意报复你们,才叫人种了那样的才菜送到个各皇子府去。也是我在每个府里,都安插了可以信任的耳目,确保你们都能吃上这样好的东西。所以,这十多年来,哪一位皇子也没能生下儿子,这不是挺好的么?说明我的银子和心血都付出的值。”

    “哀家不涉朝政,但关乎到皇嗣的事情,不得不多问几句。”太后挑了挑眉:“且不说这些年,断断续续有多少皇嗣断送在他手上,只说他这份心思……就阴毒的叫哀家容不下。皇上,您就要这般姑息了他吗?还是说,祖宗的家法都成了一纸空文?”

    “儿子不敢。”皇帝幽幽的叹了口气:“只求母后容许儿子查清楚此事。这其中或许有误会也未可知。”

    “误会?”太后饶是一笑:“哪里来的误会?哀家始终闹不明白,皇帝到底为何独独偏袒这个贱婢所出的私生子。他身上又有什么可取之处,能令得皇上您这样庇护?”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三章:谁不会泼脏水呢 返回《折花一朵殿前欢》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六章:掌控局势很重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