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折花一朵殿前欢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出宫路上主仆见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出宫路上主仆见

文/凉凉苡菲
折花一朵殿前欢 | 本章字数:4992 | | 折花一朵殿前欢txt下载 | 折花一朵殿前欢手机阅读
    薛鹏听着这样的笑声,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真的很愧疚,因为伤害了茵茹,因为伤害了孩子,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补偿她。

    可是她的心,真的已经被恨填满了。除了怨恨,好像已经塞不进去任何东西。

    “茵茹。”他扶着薛夫人怔怔的看着她,将郁结在心里的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出来。:“第一次见到你,我觉得你是这世上最纯净开朗的女子,可现在,已然面目全非。你陌生的叫我不敢认。我欠你的,我拿命抵都行,可是别牵扯到我的家人。就算娘的话真的很难听,就算娘真的叫你伤心生气了,她都是我娘。我愿意替她补偿你,可是,我求你有点分寸,别伤了她。”

    “哼!”茵茹侧过脸:“我不稀罕。”

    “那好。”薛鹏不再说什么了:“这个家只怕也是留不住你了。可我不会写休书给你。你要走,便是你自己写一封休书求去。若是不走,后院的斋堂给你住着,保管不会有人打扰。你自己看着办。”

    说这番话,薛鹏的心也在滴血。

    他不想对茵茹这么绝情。可若是不这么做,她指不定会干出什么更恶劣的事情。

    “好哇,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茵茹瞪着眼睛,恶狠狠的看这薛鹏:“你总算是敢对我说出这样的话了。”

    薛鹏心里不服,还想争辩什么。可是看着娘土黄色的脸,便只是决然的将娘托起,抱了出去。背对着茵茹他生气的说:“我对你一百个好你都不信,一个不好你就记住了。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你就自己凭空臆断吧。”

    他走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茵茹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傻愣愣的站了好半天。

    等回过神,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

    “二小姐,您这是为什么呀?”珠儿满脸是泪,伤心的不行:“明明您心里是放不下大少爷的,为什么好好的,一定要说这样绝情的话来伤您自己的心?再说,大少爷至孝,万一薛夫人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您和大少爷的关系,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谁稀罕和他回头?”茵茹声音颤抖,不要珠儿扶她起来。“我走到这一步,我已经知道会有什么结局。告诉你,我根本就不后悔,我一点也不后悔!”茵茹气呼呼的瞪着她:“现在就去,收拾东西搬到后院的斋堂去。现在就去!”

    “二小姐,您为何非要置气。”

    “少废话。”茵茹是不敢出薛府的。倘若萧肃那个贱人知道她和薛鹏崩了,一定会想法设法的弄死她。她现在就是死赖着薛府不走,也绝对不能让萧肃找到她。“珠儿,你想办法联络我哥哥,告诉他二殿下有难,叫他即刻回城救驾。”

    “是。二小姐,奴婢这就去。”珠儿根本不懂朝廷里的事情,也不知道茵茹这么做的用心。

    所以的收拾了一些衣裳,茵茹就赶紧挪到了斋堂里去。

    等着珠儿过来回话的时候,才发现豌豆一直守在斋堂外头。“你在这里做什么?”

    “奴婢是怕大少奶奶有什么吩咐。”豌豆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说。

    “吩咐?”茵茹冷笑了一声:“你是怕我偷拿薛家的东西,还是怕我放火烧了这宅子?有必要把我看的这么紧吗?”

    “不是的大少奶奶,奴婢真的是……”

    一个巴掌就抽了过来,茵茹才不想听她解释。“告诉你,别在这里烦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大少奶奶……”豌豆伺候她这么久,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多说过关于她的一个字。更别说监视她了。

    小丫头脸皮薄,捂着脸就哭着冲了出去。

    正好和回来的珠儿撞了个满怀。“你这丫头,撞疼我了,你这是要干什么?冒冒失失的。”

    豌豆也不说话,哭着就跑开了。

    珠儿猜到可能是二小姐弄得,就连忙赶了过去:“二小姐,豌豆那丫头没什么心眼,伺候您也是真的勤快。您何必跟她发脾气。”

    “我这二小姐也是要当到头了,现在都轮到你们一个一个的教训起我来了。”

    “不是的二小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珠儿连忙解释。

    “废话少说了没?”

    “您放心,已经办好了。”珠儿不敢含糊。

    “那就好。哥哥远在外地,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等哥哥赶回来,咱们就离开薛府,待哥哥为二殿下建功立业,咱们好跟着一起走。“嘴上是这么说,可茵茹心里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只要鲁营敢私自回皇城,皇帝一定会下重手将他羁押,甚至处斩。

    到时候别说救二殿下了,他自己那条命都保不住。

    反正现在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她活不了,谁都别想活。

    最好一个一个都跟着她下地府才好。

    现在唯一犯难的就是,怎么才能找到冷衍的下落,引宁璞玉出宫,然后杀了她!

    宫中,宁璞玉急的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探子一批一批的出宫,却都没有找到冷衍的下落。

    这个萧肃,当真是比徐飞还要难对付的角色。

    韩歆语忌惮太后的威严,没有再朝皇帝发难。只得安安静静的等在寿凰宫。

    这一夜,宁璞玉倒是见到了一个熟人。

    “冯铖,你是怎么会在这里的?你不是应该在天牢里被拘押着吗?”

    冯铖来不及多解释,知道:“奴才查清楚了一件事。皇子妃一定要仔细听着。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二皇子府的生死存亡。”

    “你说。”宁璞玉捏着一把冷汗,凝眉听着。

    冯铖压低了嗓音,低低道:“奴才假意叛变之后,就只有一个人来见过奴才。这个人竟然是一向都沉默无语的四殿下冷寅。他罗列了许多罪状,叫奴才指控爷。而奴才也和盘托出了许多关于爷的秘密。奇怪就在于,这些秘密最终不是他自己揭发出来的。反而是在温睿颐弹劾二殿下的奏折里面提到过。奴才怀疑……温家不但勾结三殿下,也勾结四殿下。这温睿颐,怕也是留不得了。”

    宁璞玉听明白了,淡淡点头:“韩家断送在皇帝手上,宁家遭灭门,鲁家满门获罪,现在也就剩下温家能与朝廷抗衡。不管温睿颐是帮三殿下亦或者是四殿下,总之都是爷的心腹大患。这样……我去禀告太后,请三皇子妃、侧妃入宫向太后问安,向太后请安。将人拘押在寿凰宫中,你去做些手脚,让温睿颐知道事情的严重。哪怕不能逼得他闭门谢客,也得让他忌惮几分,不敢再暗中作乱。总之这个时候一定不许有意外。”

    “奴才明白。”冯铖说完这事,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皇子妃,还有件事情你一定要谨慎处理。”

    “什么?”宁璞玉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边有数了。“是不是和茵茹有关?”

    “是。”冯铖还是实话实说:“据说薛家大少奶奶和薛夫人闹翻了,气得薛夫人差点就断气了。今日到现在,先后五六拨郎中太医前往薛府诊治,但现在人都没有醒过来。您不爱听,奴才也要说,那鲁茵茹的心太狠了。她也不想想,当初薛家是怎么救她的,这样的人留在身边,才是真正的可怕。”

    “你说得对。”宁璞玉也觉得是要好好留心一下茵茹了。她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真的很担心她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找个可靠的人,好好盯着她在薛府的一举一动。适当的时机放出话去,说我可以入府给薛夫人诊症。”

    “皇子妃,奴婢可以进来吗?”晚秋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房里的两个人一跳。

    虽然说冯铖是二殿下的人,但这个时候为了避免矛盾,宁璞玉还是让他藏了起来。“姑姑进来便是。”

    晚秋推开门走了进来,连忙道:“这事情奴婢已经问过太后的意思。太后是觉得,毕竟是一条性命,还是请皇子妃过去看看为好。所以,便叫人知会了皇上,皇上没有异议。”

    “到底是什么事情?”宁璞玉看她脸色凝重,不由得蹙眉。

    “薛夫人忽然病倒了,群医束手无策,所以薛府斗胆向太后求恩典。请二皇子妃您过去瞧瞧……”晚秋欲言又止,没有再说下去也是为了顾及皇子妃的颜面。

    “只怕群医束手无策只是其中之一。”宁璞玉苦涩一笑:“还因为茵茹是我姐姐,薛府的人也不好直接说她什么,才希望我能去薛府好好劝一劝。”

    “皇子妃也知道了府里的事情?”晚秋皱眉。

    “是啊。”宁璞玉没有隐瞒:“这事情都已经传到宫里了,想不知道也难。何况,薛府的确是不欠茵茹什么,是她自己不懂事,才故意要把动静闹到宫里头来。”

    “还是皇子妃您明白事理。”晚秋恭敬道:“马车已经备好了。”

    一路之上,宁璞玉想了很多事情,最终觉得,她和茵茹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如果她再继续冥顽不灵,就干脆让薛鹏把她请出薛府好了。

    她可以花一大笔银子,将她安置在皇城的院子里。

    反正她心里装满了仇恨,也放不下别人的好。倒不如一个人住。

    总不会自己惹自己生气吧?总不会自己毒自己玩……

    这怕这才是个明智之举。

    “可是皇城里的房子哪里的合适呢?”宁璞玉自言自语起来。

    “皇子妃说什么?”外头的车夫不由得奇怪。“您想去哪出宅子吗?”

    “不是。”宁璞玉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哪里住的会比较舒服一点。宅子又隐秘,又能困住……”

    灵光一闪,她一下子想到了徐飞的住处。“对啊,那可是个绝佳的好地方。”

    刺啦一声,是宝剑脱壳的声音:“要想活命,赶紧滚。”

    这声音这么耳熟?

    宁璞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车夫诧异的问:“谁不要命了,敢阻拦皇子妃的马车去薛府。”

    “你竹节姑奶奶我!”

    “竹节。”宁璞玉掀开车帘,果然看见竹节举着宝剑,一脸杀气的站在路中间。“是自己人,别乱来。你赶紧上马车来。”

    “是。”竹节欣喜不已。“皇子妃,能再见到您真是太好了。奴婢一直想入宫,可是近来宫里守卫森严,戍卫、羽林军、禁卫军足足添了数倍,奴婢根本靠近不了。也怕万一失手,牵连二皇子府。”

    “放心,我没事,都好。”宁璞玉冲她一笑,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你好吗?芽枝好吗?府里的人都好吗?”

    “你放心,我们都好。”竹节看了一眼马车里,就只有宁璞玉一人,不由得惊讶。“皇上怎么肯放你出来?难道他愿意放过二皇子府了?”

    “我现在来不及解释。竹节,我想到一个地方,你替我去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我怀疑爷可能在那里。”宁璞玉冲她招手:“你附耳过来,我详细和你说清楚细节之处。”

    “是。”竹节屏着呼吸,认真的听着。把皇子妃说的每一个紧要之处,都细细的记在了心里。“那您等着奴婢的好消息,奴婢这就去。只是回头,奴婢怎么找您?”

    “我会尽量在薛府多待一些时候。你弄清楚之后,就来薛府找我。”宁璞玉握着她的手:“这个时候,也就只能拜托你了。”

    “放心。”竹节点了下头,迅速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飞快的消失在眼前。

    “这姑娘身手真不错呢。”那车夫啧啧不已。

    “是啊。可惜她是个女儿身。不然也一定能和男人一样驰骋沙场。”宁璞玉叹了口气:“这年头,对女子真的太不公平了。”

    男人说话的功夫就可以牺牲身边的女子,哪怕是深爱的。

    皇帝对恭慧皇贵妃就是如此。

    女子却把所有的寄望都放在了男人身上。

    “皇子妃,咱们到了。”那车夫停了马,搁下了踏脚。“您慢着点。”

    “好。”宁璞玉就着他的手走了下来:“去叫门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是。”车夫刚走,宁璞玉就听见身后有人说话。

    “我若是你,不进去也罢。”

    宁璞玉紧忙回过头来:“为何不进去。”

    身后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萧肃。“你看看这是什么。”

    萧肃将一个竹筒扔给了宁璞玉,里面是茵茹让珠儿给鲁营的指令。

    宁璞玉看完了之后,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怎么样,还是不进去好些吧?”萧肃饶是一笑:“二殿下都遭殃了。人不是常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皇子妃何不早早为自己打算?”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七章:气死一个少一个 返回《折花一朵殿前欢》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九章:一纸休书赶紧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