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折花一朵殿前欢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这一次她如何逃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这一次她如何逃

文/凉凉苡菲
折花一朵殿前欢 | 本章字数:3992 | | 折花一朵殿前欢txt下载 | 折花一朵殿前欢手机阅读
    皇帝深邃而威严的目光,逐一划过在场每个人的脸庞。

    最终,定格在自己大手掌着的龙椅扶手上。

    “朕的话,你们是听不见,还是听不懂?”

    冷濉与冷寅不经意的目光相遇,两个人均是心头一颤,旋即止住了声音。

    冷决垂眸,根本不不在意这殿上的人事。反正他想要得到的那个人,此生无缘了。

    宁璞玉与妙音对峙的那番话,着实精彩。

    像是坐在织机前,纵横交错的织成了一张大网。细细密密的网。

    哪怕他头上有一根银针,竟然也钻不进她的心里去。

    还有什么意思呢?

    “朕知道,自古以来,皇家的和睦都是奢侈的。幼时,你们的母妃就会告诉你们,高高在上的龙椅只有一把,谁想要坐上去,就必须踩着别人的头顶往上爬。可这些被你们践踏在脚下,难道不是你们的手足至亲不是你们的骨肉兄弟?”

    皇帝的目光,审慎的落在每个人的脸上:“然而除了皇权,你们眼底可还有别的吗?你们的心里,可还能装的下臣民吗?这么多年,朕培育你们,提携你们,给你们同样同等的机会,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学学怎么为人臣为人子,来日如何能为国分忧,为朕分忧,但很可惜,朕错看了你们。你们太叫朕失望了。”

    冷衍沉默不语,根本没有丝毫的愧疚。

    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威严而愤怒的皇帝,轻轻勾起了唇角:“并不是所有人都为了皇位,也有人……只是为了讨回公道。”

    “你说什么?”皇帝敛容,虚了虚眼:“何为公道?”

    并没有做声,冷衍转身沉稳的走向了殿门。“荣华苑很好,儿臣既然不是头一次住进去,想必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皇帝攥紧拳头,恨不得将他拎过来狠狠的锤上几拳头。

    好不容易止住了,也只是愤恨的咒怨道:“你们都给我滚!滚!”

    温睿颐吓得不轻,这里面站着的除了皇子,可就只有他一个朝臣。

    二殿下明显是话里有话,也不知道这番话会不会惹祸烧身。

    “到底查清楚了没有?”皇帝怒不可遏的瞪着身旁的首领太监,声音冰冷的问:“萧肃到底在哪?”

    首领太监吓得连忙跪在地上,连连摇头:“皇上恕罪,奴才已经叫人四处打探了,也查问过那些抓回来的女主,并无一人知道萧肃的下落。奴才也仔细询问过萧肃身边的人,他们也都不知情。只是……只是奴才意外的察觉了一件事。”

    “快说。”皇帝已经没有耐心听他都圈子了。

    “萧肃平日里,与薛府的长公子薛鹏走的很近。也许……薛家的人会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去传薛尚书与薛鹏即刻入宫。”皇帝愤怒不已。“朕一定要找到萧肃,绝对不许他有事。”

    寿凰宫中,静寂的完全听不到半点声音。

    宁璞玉惴惴不安的走进去,腿肚子都在颤抖。

    “皇祖母……”

    晚秋红着眼眶,艰难的说:“太后现在没办法说话,皇子妃还是近前去看看吧。”

    “好。”宁璞玉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到床边,掀开了暗赭色的帷帐,皱眉道:“皇祖母,您可觉得好些了吗?”

    太后睁着眼睛看着璞玉,却无奈动不了也说不成话。

    “皇祖母,你哪里不舒服?”宁璞玉诧异的问。“除了不能说话,身上可有疼痛之感?”

    想要摇头都不行,太后使了半天劲儿,才勉强的眨了下眼睛。

    这个动作,如同一根针刺进指缝里,宁璞玉立刻就清醒过来。“皇祖母,我这就为你请脉。”

    晚秋把锦缎被子掀开,轻轻的托起太后的手,移到床边。

    宁璞玉搭上了脉,眉头锁的很紧很紧。

    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妥,只是脉象悬细,脉络不通。

    完全没有中毒的迹象,可如果不是中毒,怎么可能同一时间,太后与馨妃都病了。

    “皇祖母,妾身有个问题想要问问您。”宁璞玉瞥了一眼身边的晚秋,有些为难的说:“姑姑可不可以在外面等我一下。”

    “好。”晚秋很信任皇子妃,连忙就应声退了出去。

    “皇祖母,我问的这件事,关乎我心里怀疑的一个人。倘若您也认同,就眨眼睛一下。倘若您不认同,就眨眼两下。如果您听懂我的意思了,请眨眼一下。”

    太后牟足劲,用力的眨了下眼睛。

    “我怀疑……害您的人,是我身边亲近的人。”宁璞玉皱眉看着太后。

    太后果然眨了一下眼睛。

    宁璞玉脸色苍白,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问:“当时她就在太后您和馨妃身边。”

    果不其然,太后又眨了一下眼睛。

    “茵茹。”这一次,宁璞玉不兜圈子了,直接说出这个名字。

    太后不禁激动起来,身子猛烈的颤抖。

    “皇祖母,您别这样,您别激动。璞玉都明白,璞玉明白了。”宁璞玉怎么也不敢相信,茵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谋害太后。这件事,根本让她想都不敢想。

    可就在这个时候,晚秋忽然在外面拍门。

    “什么事?”宁璞玉忍了又忍,才没掉下泪来。她的手紧紧的攥住太后的手,微微用力。

    “皇子妃,薛家大少奶奶求见。”晚秋的声音有些急促:“说是有要紧的事情。但是人现在被戍卫挡在了门外,怕是进不来。”

    宁璞玉想了想,皱眉道:“让她进来吧,就说是太后的懿旨。”

    “可……可是……”晚秋是想说,太后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如何下懿旨。没有事情发生倒还好,可如果有事情发生,只怕会让皇上找到理由怪咎二皇子妃。

    宁璞玉握着太后的手,轻声说:“皇祖母那一日训责璞玉之后,璞玉想了很多。不该抗在身上的事情,是真的应该清清楚楚的撇掉。可应当是自己承担的事情,就绝对不能放任姑息。皇祖母,璞玉这一次,必须这么做。”

    太后又是眨了下眼睛,给了璞玉莫大的支持。

    宁璞玉点了点头,催促了一声:“姑姑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她进来。”

    “是,皇子妃。”晚秋没在犹豫了,转身走了出去。

    宁璞玉的掌心里都是冷汗:“皇祖母,从我出生以来,身边就都是弄权的人。我爹是这样,师傅是这样,夫君也是这样。不料,我姐姐也变成了这个样子。怕是就连我也早早被卷入了这样的风波里去,根本就没有办法独善其身。不过也好,我不会随波逐流,也不会任人宰割……我的善良,不是他们攻击我的利剑。对不住了皇祖母,要暂时委屈你一下。”

    从袖子里摸出一根银针,宁璞玉皱着眉头刺了下去。

    不多时,茵茹走到了房门外。

    许是晚秋知道事关重大,并没有跟着进来。而是在寿凰宫门附近候着,只怕忽然有什么变故。“璞玉,是我。”茵茹的声音有些轻,像是怕触动了什么不可抑制的事情。

    “进来吧。”宁璞玉红着眼睛,很是哀婉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疲倦。

    茵茹推开门,绕过了凤穿牡丹的屏风。看见宁璞玉怔怔的坐在床边。

    暗赭色的帷帐,衬得她脸色青黑。呆滞的目光,哪里还能找到半点从前的灵气。

    “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这这副表情?”

    “皇祖母她……”宁璞玉哽咽了,后面的话根本就说不下去。

    “皇太后怎么了?”茵茹吓了一跳,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音。

    “你过来看看吧。”宁璞玉捂着脸,十分悲伤的样子。

    茵茹急忙走到床边,顿时就愣住了。太后满面的黑气,瞪着双眼,眼底却没有一点光彩,竟要比璞玉的目光看起来更吓人。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茵茹吓坏了:“太后她,太后她怎么会……这不可能……”

    “皇祖母是被人下毒,才会如此。”宁璞玉一把握住了茵茹的手腕:“你说,是谁这样狠毒,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恨我,可以冲我来,为什么要对太后下毒手。”

    茵茹被璞玉这架势吓坏了,连忙甩开她的手:“这件事不是这样的……我……”

    “不是这样的,那是什么样?”宁璞玉心里敞亮,只是脸上唯有悲伤之色:“茵茹,你是不是怀疑谁,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告诉我啊。我要替皇祖母报仇!”

    “我……我怎么会知道什么呢。”茵茹连连摇头:“我只是觉得,怎么会有人敢对太后下毒。一定不是这样的。璞玉,太后到底是中了什么毒,难道你也查不清楚吗?”

    “不知道。”宁璞玉悲伤的难以言说。“起初只是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就像你当年那样。于是,我就替太后施针,想要打通她的血脉,助她恢复。可才几针下去,太后就的脸上就开始泛黑气……”

    “你下针了?”茵茹悬着心,害怕的不行:“是不是你下针失误,才会让太后……璞玉,你怎么能这么不谨慎呢。”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宁璞玉显出了畏惧:“皇上已经不信任二殿下了。二皇子府在劫难逃。要是这个时候,让皇上知道是我……我下针有误,害了太后,那岂不是整个二皇子府都要命丧黄泉吗?茵茹,你快替我想想办法,我不想死,我还要照顾盼逢呢……”

    平日里的宁璞玉,自信满满,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从容与优雅。

    可是看她现在这幅样子,憔悴不堪,还稀里糊涂的像个鬼。茵茹心里又是惶恐,又是高兴。

    “别担心,不会有人知道真相的。反正太后是中毒才会有此劫难,你不说,我不说,宫里那群庸医也早就说不出什么了。不必担心的。皇上不会查出真相。”茵茹握着璞玉的手,皱眉道:“你的手这样冷,我去倒一盏热茶给你。”

    “好。”宁璞玉点头:“劳烦你!”

    茵茹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才慢慢的透出来。宁璞玉啊宁璞玉,你也有今天!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三章:按耐不住的心思 返回《折花一朵殿前欢》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五章:真抱歉不可能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