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折花一朵殿前欢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这一回不会心软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这一回不会心软

文/凉凉苡菲
折花一朵殿前欢 | 本章字数:3683 | | 折花一朵殿前欢txt下载 | 折花一朵殿前欢手机阅读
    出乎意料的是,宁璞玉没有等来皇上的恩旨,却等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是你?”当她看见妙音的那个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我。”妙音平静而沉稳的看着她:“这些年,发生在你我之间的事情,我都禀告了皇上。知道你即便身陷囹圄也不会甘心,所以我特意求了恩典,亲自来陪你一块去苍穹殿对质。”

    “哼。”宁璞玉勾唇而笑:“养痈遗患,还真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

    “你知道就好。”妙音冷冰冰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宁璞玉,你把我害得这么惨,就想这么算了,也未免太便宜了吧?”

    深吸了一口气,宁璞玉将委屈咽下,拼命的控制住眼泪,说什么都不能再有半点心软。“妙音,你听着,当初的确是我的一时任性害了你。可是走到今天,你自己就没有责任吗?你本来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可以通知我去救你,你却心甘情愿的被潆绕胁迫。是,你的孩子是落在她手上了,可你以为屈服和隐忍她就能把孩子还给你吗?自己不长脑子就算了,帮着害你的人做事,却来伤害想要帮你的人……蠢!”

    妙音整个身子都在颤:“宁璞玉,你要不要脸,你把我害成这样,你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你是在帮我。”

    风里夹杂着些许腥臭的气味,一阵风掠过,掀起了潮湿发霉的腐败味道。让宁璞玉有些想呕。面对面站着的人,更叫她恶心的如同吃了苍蝇。

    “我没有帮你吗?我没帮你会把你留在二皇子府这样害我?我没有帮你会想方设法的去找你失散的儿子?会容忍你一次一次的刁难?只可惜,你不光是被潆绕害的失去了清白,你的心也被她的残忍与阴戾侵蚀,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你了。而我们之间的那些情分,也因为你的不仁之举一扫而光。”

    宁璞玉双目灼热,目光清冷。“打从你入宫将作出这样的事情开始,我对你的愧疚就已经被你的蠢笨耗尽。你别再指望我会帮你,我现在不欠你任何东西。”

    “哼。你以为你这么说就能吓住我吗?”妙音的心颤抖的很厉害,是那种不受控制的颤抖。过往她在宁府,和宁璞玉相处的画面还那么清晰。忽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可是只要她想起潆绕所赐的种种,这种心痛就会变成锋利的毒针,一根不落的刺向宁璞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好哇。”宁璞玉大大方方的点头:“那咱们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首领太监不情愿的走了进来,眉目之间尽是焦虑之色:“两位,有什么话不妨前往苍穹殿面圣再详细禀明。还是不要急在这一时为好。”

    于是监牢的门被敞开了,宁璞玉拍了拍裙摆上挂着的土,优雅从容的走了出来。

    她知道妙音为什么回来这里,就是想激怒她也吓住她,让她等会儿面圣的时候方寸大乱。

    毕竟这么多年,妙音总算是了解她,知道她这个人极其容易心软,一心软就很容易坏事。

    越是想,宁璞玉心里就越不舒服,偏偏脑子清醒的厉害。

    因为是戴罪之身,没有软轿也没有肩舆,接送她和妙音的,竟然是一辆驴车。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谁也不挨着谁。

    木板子上坐着,各怀心事。

    在离苍穹殿有些距离的地方停了车,估计是怕面子上不好看。

    宁璞玉也不理别的,自行下了车,往苍穹殿的方向去。

    妙音也不甘示弱,几乎与她肩并肩的走,一点都不客气。

    “竹篮打水一场空。”宁璞玉只觉得好笑。

    “不用你操心。”妙音冷着脸反唇相讥:“你还是小心的看住自己的脑袋吧,别回头什么都不剩了。”

    两个人几乎是一同迈进殿中。

    皇帝一脸骇然的坐在龙椅之上。

    下首,大殿下冷濉,二殿下冷衍,三殿下冷就,以及四殿下冷寅皆在。

    且就连温睿颐也在场。

    仿佛就连空气都凝结了,每个人绷着一张霜脸,紧张的窥探着彼此的心思。

    看到冷衍平安无事,宁璞玉心里好受了一些。

    “给皇上请安。”她依足礼数,优雅的举止与从前没有什么不同。

    妙音也随着她行了礼,可是这种感觉根本就不好。让她总能感觉到主仆的界限。

    “皇上传召妾身前来,不知所谓何事。”皇帝不说话,宁璞玉便先开了口。

    “你说呢?”皇帝微微虚眼,拧着眉头问道:“到底你对太后做了什么?为何群医束手无策?”

    “太后乃是二殿下的皇祖母,也恩准妾身唤一声皇祖母。妾身恭敬孝顺太后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做危害太后的事情。昨日于宁府旧址,事出突然。当时妾身正被府中奴才手里的刀抵着咽喉,想要过去探望太后都不能。为此一直惴惴不安,彻夜难眠。实在不知今日皇上这一问,所谓何意?”

    “哼。”冷寅皮笑肉不笑的嗤了声鼻。“二皇子妃好一张利嘴。昨日祭奠,所有的事情不都是你操持的么?若不是茶中有毒,怎么可能皇祖母与馨妃同时晕厥?且这朝廷上下,谁不知道徐飞是你师父,你深得真传,医术超群。想要无声无息的要人命都行,更别说下毒了。”

    宁璞玉瞟了冷衍一眼,他眉心蹙的很用力,想来是憋气的厉害。

    “四殿下这话,妾身怎么敢当。你也说了,我拜师学艺,学的是超群的医术。医术里岂有下毒,杀人的功夫?妾身只会救人而已。还是……四殿下学过害人杀人的医术?妾身愿闻其详。”

    “你……你怎么胡言乱语?”冷寅的脸色黑到了极点。“我几时说过我学了这样的害人的医术,你这刁妇,嘴巴这样无德,简直岂有此理。”

    “事情还未证实,四殿下不也一样怀疑妾身的清白吗?倘若嘴上无德,也是你先开的口。何况到底我也是你的皇嫂,这样对我说话恰当吗?”

    冷寅一口气闷在心口,脸色阴沉的厉害:“可恶,一个不知廉耻的刁毒妇人,还想以皇嫂的身份来压我……”

    “好了。”皇帝不悦,一声冷喝惊得在场之人均是一颤。

    冷濉似笑非笑道:“是啊,冷寅,多说多错,你何必这么心急呢。”

    冷寅也不喜欢冷濉这样装好人,但是皇帝发火了,这个时候再冒然开口,只能是自讨没趣。

    他低着头,盘算着等会儿怎么让冯铖开口,好好收拾收拾二皇子府这些贱人。

    “二皇子妃上回来苍穹殿,朕便问过你同样的话。你与徐飞一早便相识,是否暗中授意他做过什么危害朝廷的事情?另外,滢妃与你是什么关系,与二皇子府又有什么关系。你的近婢妙音,她口中那些指控你是否承认?”皇帝不预备兜圈子,直接向宁璞玉发难。

    “皇上可曾听过一句话,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妙音的确是妾身的近婢,在西南的时候,也曾经救了二殿下的命。正因为如此,她很希望能名正言顺的留在二皇子府。曾求二殿下给她一个名分,但……她身世坎坷就不说了,遇到的事情就又是这样的离奇。二殿下并没有允准她的要求,于是才有了之后的报复。潆绕的事情,妾身从头到尾都不清楚,唯一熟识,便是徐飞的医术。至于徐飞因何要与朝廷违抗,这个问题妾身不得而知。”

    “你说谎。”妙音气势汹汹的瞪着宁璞玉,一脸的愤怒:“根本就是你听从二殿下的吩咐,暗中利用潆绕来控制徐飞。徐飞做的每件事,你都一清二楚。”

    “那就奇怪了。”宁璞玉皱眉:“你的孩子要是没有丢,也已经一岁多了。你从怀了这个孩子,到生下她,怎么也要十个月。再加上你并非一离开二皇子府就马上有孕,总是要耗费一些时候,两年,两年的时光你我未曾见面。而那两年,正是徐飞与朝廷对抗的时候。你根本不在我身边,试问你怎么知道徐飞做每件事情,都是我授意的?据我所知,徐飞死的时候,你还在阳春江畔的船楼里,难道你有千里眼顺风耳?”

    “我……”妙音一时语塞,额头上直冒冷汗。“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你同二殿下商议要事的时候,我在窗外偷听到的不行吗?”

    “隔墙须有耳,窗外岂无人?”宁璞玉冷笑了一声:“你曾经是我的近婢,那你应当相当了解我的起居习惯。我每日都会在睡前记录下一整日发生的事情。你说你在我窗外偷听到我与二殿下的说话,那我倒是要问问你,在哪一个月,哪一天,哪个时辰?我也好叫人把那本起居录找出来,看看你说的那一天二殿下到底在不在府中,又身在何处,是不是正在陪我说话,还叫你听见了这些不该听的。”

    沉了口气,妙音连忙摇头:“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又怎么会特意记住是那一天,你这样说,也未免太强词夺理了吧?”

    “强词夺理的是你。”宁璞玉眸子里金光一闪:“我的近婢竹节,武艺超群,身手不凡。倘若有人在窗外偷听,她会听不见吗?另外,你可别忘了,你入二皇子府的时候,是因为身中剧毒,拖着残躯,从你的厢房到我窗外偷听,你觉得这一路上会没有人注意到你吗?还是你以为你自己的谎话,能欺骗这里所有的人?”

    “那我孩子的命你怎么解释?”妙音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你杀了他却还要欺骗我说会帮我找孩子,为什么这么卑鄙?”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一章:夜色中鬼魅之音 返回《折花一朵殿前欢》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三章:按耐不住的心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