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重生]美食影后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2.番外

正文 152.番外

文/沈青
[重生]美食影后 | 本章字数:7085 | | [重生]美食影后txt下载 | [重生]美食影后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阮青青醒来的时候,四肢疼痛难忍,让她的眼前忍不住一阵阵的发黑。就像是,全身上下的每一根骨头都被重重打断,重新拼凑在了一起。

    她的额头渗出了一层一层的冷汗,强打着精神恍惚听到耳畔有人说道:“瞧她的样子,怪可怜的,怎么弄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听说还是一个女明星呢。”

    “嗤,你可怜她做什么?没看新闻报道啊,她可是臭名昭著的绿茶婊!插足万影后和男朋友的恋情不说,还妄想爬上金凤奖的宝座?可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呸!”

    “别说了,人都成这样了,能不能抱下一条命还是二说呢,何苦嘴上造业障?”圆脸的护士劝阻了同行之人的责骂,正准备端着药盘出去。

    一转身,却冷不丁地忽热听到了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我,怎么了?”

    这个断断续续的声音一响起,就像是一股森冷之意猛然从地底蹿起,爬上了她们的后脊梁,两人顿时齐齐被吓出了一声的鸡皮疙瘩。

    她们惊吓地一回头,只见躺在病床上那具多日未醒的病人忽而动弹了一下,更是惊悚得厉害,立时忍不住惧怕地倒退了一步。

    躺在病床上的人被重重的纱布绷带包裹住,就连整张脸也被包成了木乃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面庞。配上里面难闻的药膏味道,更是像具怪异的异形一样。

    圆脸护士心里起了惧意,哪敢在同阮青青单独相处在这个室内,立即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边道:“我去叫医生!”

    两年后——

    影后万娴雅的结婚典礼姗姗来迟。

    世人皆知她与男友江毅经过十年的隐秘爱情长跑,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一对佳人终成眷属。

    一时间,这场婚礼引爆了整个娱乐圈关注了焦点。早在婚礼之前的一个月,各路的媒体记者们就团团围着在哪办、邀请宾客名单、伴娘伴郎是谁等等问题,一天二十四小时连着追从万娴雅的行踪,丝毫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就连她参加的节目、参演的电影、出席的活动,都被婚礼这个话题给占据了大半。连日的炒作之下,赫然成了娱乐圈的一大盛事。

    更有甚者,以“世纪婚礼”的名头冠以于此,宣称这次婚礼必将请来大半个娱乐圈的阵容,成为一场全民狂欢的盛宴。

    这并非是言过其实!

    万娴雅在娱乐圈扎根多年,参演了大大小小不少的角色,更是凭借古装剧里淡雅端庄的形象得到了广大影迷的喜爱,收罗了一大票粉丝。

    而江毅,虽然名声没有万娴雅的显赫,但是自从两年前两人公开恋情之后,就更是依仗着万娴雅的资源和提携,一步步走向了时下火热的小鲜肉形象,吸引了不少少女粉丝。

    两人的结合,更是经历了重重的磨难,话题感十足。不说他们在隐秘的十年地下长跑之后,才公开了恋情,就说当时金凤奖呼声最响的阮青青突然发生车祸,跌落悬崖,在警察的调查之中发现了她与江毅关系亲密的端倪,被媒体嗅到风声直接曝光了出来。

    那时候,整个娱乐圈都是轩然大波,江毅的名声更是臭到了人人喊打。

    幸好这时,万娴雅突然挺身站了出来,坚定地站在了他的身边,顶住了重重压力。后来,更是在经纪公司和交好媒体的运作之下,将此事彻底地翻转了过来,揭开了所谓的“真相”。

    一时间,江毅被洗白成了专一不二的痴情男,而阮青青则成了为了上位威逼利诱、主动卖身的绿茶婊,都是她死缠烂打地攀上了江毅,才让警察们在调查中产生了误解。

    这个结果一出来,立时所有的粉丝都被彻底掀起了怒火,认为自己收到了阮青青的愚弄和欺骗,直欲找她报仇!

    若不是听说阮青青伤重垂危,没有几天好活的日子,愤怒的粉丝们早已冲进了她的病房。

    就算如此,阮青青的名声也是彻底地臭了。这些年,更是没有再听说过她的消息,不少人都以为她早已在当初那场车祸中病重去世。

    谁也想不到,她竟然会在今日重新归来!

    “青青,快,婚礼要开始了!”同行而来的陆瑶冲着阮青青点头,拉着她在前排的座位上坐下,眼睛里直直地盯着台上,却是充满了怒火。

    她是亲眼见证阮青青如何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也十分清楚罪魁祸首就是台上这笑靥如花的一对璧人!

    世人皆当他们是天作地和的一对,却不知道他们早已烂了心肠,敢于对阮青青下狠手治她于死地,阮青青被车祸毁掉的脸做了多次痛苦的整容手术才得以改头换面。这让她如何能不恨?

    阮青青却是面色淡然,轻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无言地安抚了几声。她今日来,可不是为了看这一双璧人如何结亲,可是为了亲手送他们下地狱!

    “现在——请新娘新郎互换戒指。”

    婚礼主持人刚说出这句话,就猛然听见婚宴的外面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嚎叫,随即哭天喊地的尖锐声就硬生生地冲了进来。

    万娴雅的面上一僵,精致的脸庞上全然是不满之意,是谁不开眼闯了进来?今日请来的这些保镖难道都是吃素的吗?

    她眉间厉色一闪,眼神如刀锋一般扫了过去,台边的助理立即知晓了她的意思,快步走出去处理事情。

    台上的主持人见状,不由急忙抬手示意乐队演奏音乐,盖过外面的吵闹声。他的脸上笑意不变,恍作不知情地说道:“戒指呢,难不成是小花童给拐跑了?”

    “呵呵呵——”

    台下的人多半都是娱乐圈之人,哪个不是人精?当即就齐齐配合地笑了笑,将事情一起掩盖了过去。

    然而,眼见气氛又恢复了正常,江毅正举着一个亮得刺人眼睛的大钻戒往万娴雅的手上套去,忽然婚宴的大门猛地被人一脚踹开,一群气势汹汹的粗壮汉子闯了进来。

    人闯进来还不算打紧,等众人瞧清他们手里抬着的东西之时,骤然间爆发出了响亮的议论声,就连音乐压也压制不住。

    “这是多大仇啊?拿着这么多花圈进来,可不是存心想搅和这场婚事?”

    “谁跟万影后结了愁了?这么明晃晃的打脸,啧啧啧——”

    “喏,瞧上面那两位,脸都黑了,莫不是心虚的?——嗤!”

    一时间,众人猜忌什么的都有。不少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连连往万娴雅和江毅气得青黑的面色上瞧去,一边却是举高了手机拍下这万年难遇的场景。

    而一旁受邀进来宣传的媒体们,更是齐齐疯狂了。噼里啪啦的拍照声,毫不掩饰的打电话声,举高了戳到万娴雅面前的话筒,齐齐在争相报送着这场意外。

    丑闻!

    毫无疑问,这是本年度娱乐圈最大的丑闻!

    亏前些日子连番数个月的宣传,将这场“世纪婚礼”炒成了天大的幸事,这回可真得彻底地臭不可闻!

    万娴雅涂着丹朱的指尖狠狠地掐进了手心里,流下了一小丝血迹,她却浑然不觉疼痛,满脸都黑成了锅底。“怎么回事?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她转头冲着面前的江毅低吼道,却见江毅惊愕地说不出话,面上气恼得厉害,人却是一点主意都没有。

    眼见他这副样子,万娴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叱道:“没用的东西!”

    她抛下江毅,疾步走到台边,招来面上被打得青肿的助理,急声询问:“哪里来的人撒野,你们怎么不拦住?!”

    助理又是委屈,又是气愤,“万姐,不是我们不想拦,是根本就拦不住啊!他们人多势众,外面围了一辆又一辆的黑车,还有好些乌压压的人,全都带的这个——”

    他暗暗低下身子,比划了一个手势,惊得万娴雅忍不住低喊了出来,“刀?!”

    “不止。”助理心有余悸,瞅着凶神恶煞走来的那伙人怎么都不敢上前,他压低了声音惊恐地说道,“我还看见了枪。”

    霎时间,万娴雅的眉头就拧得紧紧的,她怒目一扫,心思转道:“那你们还不快报警!”

    助理急得差点哭出来,慌张地拦她,“万姐,不行啊!他们刚才在外面放话,谁敢报警,就砍他全家!”

    这一句话显然让助理吓破了胆子,但是万娴雅却是不惧,直言道:“他们敢?!还有没有王法了,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搅了我的婚宴还想着全身而退?也不看看我答不答应!”

    她一脸怒容,径直冲着近到面前的几名大汉高声喊道:“哪来的宵小?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何乱我婚宴!”

    她的声音拔高了几分,中气十足地喊了出来,让偌大的会场里人人听得一清二楚。就是存着为自己洗白的心思,将事情掰扯清楚,莫成了自己的笑柄。

    然而,几名大汉满脸肃穆,一语不发,径直将数十抬花圈往她的身后一摆,霎时就将整个台子占得满满当当。万娴雅立在中间,就更像是殡仪馆奔丧的场景,气得她浑身乱颤。

    大汉忽然一起抱拳,齐声高声喊道:“我等前来为万小姐和江先生贺喜!”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在众人的耳畔,所有人齐齐哗然。这哪是贺喜?这分明就是咒这二人不得好死!

    究竟是多大的仇,才能做到这个地步?

    万娴雅险些气晕了过去,对上台下所有宾客所有所思、冷脸打量的眼神,气得一口气堵在心口,沉郁地吐不出来。

    然而,这才只是一个开胃菜。

    大汉们不停声,飞快地接着说道:“一贺,万小姐和江先生百年好合,渣男贱女凑一对,剩了祸害世间人!”

    “二贺,万小姐脱胎换骨飞枝头,不做小三插足人!”

    “三贺,江先生负心戕害前女友,拿着破鞋当良配!”

    这三声道贺一出,台下众人更是轩然大波。其中隐含的种种指意不言而喻,分明是将万娴雅和江毅两人骂成了无情无义没心没肺的渣人。

    再一看台上,万娴雅气得下唇咬得鲜血淋漓,江毅更是惊得一张脸惨白,岂不是真的说准了其中的内情?

    为首的一名大汉猝然踏上前一步,附在万娴雅面前低声威胁地说道:“万小姐,舜和的老板娘冯夫人向您问好,先前您和老板那出丑事夫人知道了,说是怎么也得送上您一份新婚大礼,谢谢您在老板身边伺候多日。”

    听到此话,万娴雅蓦然抬头,双目狠狠地盯在大汉的脸上。

    只见他冷着脸冲着自己狞笑了一下,冷冽的刀锋寒光在袖口一闪而过,万娴雅霎时间就像是被掐住了嗓子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汉冷哼,目光不屑地在她精美如画的脸庞上一扫而过,“万小姐,您爬床好歹也得摸清当家夫人的家底,掂量掂量自个惹不惹得起?夫人虽是名声不显,不好掌事,但我冯家扎根黑白两道多年,家底深厚。别的不多,多得可是能豁得出命的兄弟?”

    他的目光如毒蛇一般扫在她的面上,阴沉着眉道:“您以后走夜路可是得注意一点,保不准哪个兄弟一时不服气,将您这个勾引人的脸蛋给划伤了,那可是——”

    大汉未说下去,万娴雅的额上却已经渗出了涔涔的冷汗。

    她脸色阴霾地看着对方,强硬地辩解道:“你说的什么,我可是一点都不知道。我和舜和的老板虽然在工作场合见过几次,可是私下里却根本没有关系,你们压根是弄错了。”

    眼见她还在兀自强辩,大汉脸色一暗,双眸隐晦地看了她一眼,最后一次警告道:“万小姐,莫把胖惹您都当傻子。您这话我会原原本本回禀夫人的,可不要后悔。”

    霎时间,万娴雅就青白了脸色。

    大汉恼怒地冷哼了一声,转头就将人带头,却是将一通花圈摆满了婚宴。死气十足的花圈,配着娇嫩欲滴装饰现场的鲜花,怎么看怎么诡异,让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些毛毛的。

    “走了走了,忒不吉利了!”

    “等等我,我也走!”

    “嗤,万娴雅这次可是栽大跟头了,看她那个傻老公呢,现在还蹲在墙角不敢出来,骨头可是软到家了!”

    “哎呀,好姐姐,你刚才没听那些人说吗?戕害前女友,他可不是个善茬,越是这样的老实人,凶起来越是厉害!”

    纷纷攘攘之间,众位受邀而来的宾客不约而同地起身,准备告辞。但是没想到他们还未出婚礼的大门,礼堂前面挂的一扇大屏幕却是突然变了,响起了激昂的音乐。

    顿时,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只见万娴雅和江毅两人甜蜜的婚纱照,变成了一张张丑态十足的亲密照。其中的主人公,赫然就是今天结婚的新娘子万娴雅。

    而照片上的另一个,却不是江毅,反而是一个年纪颇大、老态十足的男人。

    现场有不少人见识广博,立刻就认出了那人是舜和的老总。他可是有家室的!

    纵然娱乐圈许多人都知道他的花名在外,但是传言也只是传言而已,从来没有这些真凭实据的照片摆在面前,让人来得震撼。

    万娴雅竟是和舜和的老总有过一段,那岂不就是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

    联想到刚才大汉们的贺词,不少人都心下了然了起来。有了这段黑历史,万娴雅肯定是毁了,想在娱乐圈彻底翻身可算是难了!

    不说别的,就看旁边噼里啪啦疯狂拍照、实时传播的记者们,就知道这件丑事必然藏不住。

    这一曝光出去,万娴雅如何能保得住自己清纯端庄的玉女形象?和江毅长跑十多年的诚挚恋情,也就成了笑话。公众焉能饶了他们?

    不少人悄悄望着江毅青黑的脸色,摇头叹了口气。

    忽然,他们心头一紧。因为这一张照片的主人公,赫然就是江毅。

    正是江毅跟人私下沟通,对汽车做手脚,汽车失事掉进悬崖,而后他付钱抹平此事的数张照片。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心里却恍如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

    他们忽而想到两年前金凤奖的准影后阮青青车祸失事,翻下山崖一事,蓦地心头一惊,生出了几分不可能来。

    真是他做的手脚?

    那心可当真是黑的流油了!

    那些日子疯狂报道的新闻,不少人还历历在目。阮青青生死未知,被曝光插入江毅和万娴雅两个人的恋情等等事情,从今日看来,恐怕没一件真的。

    立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头脑一震,沉默地看向江毅和万娴雅,没了什么话好说。

    娱乐圈勾心斗角、爬着上位是常事,但是像这样做手脚伤害人命,可就是彻底地超出了众人的底线范围之外。这样狼心狗肺、心思狠辣之人,谁敢结交?

    恐怕转头,就得被当成了垫脚石!

    众人冷冷地扫了两人一眼,顿时连告辞的兴致也没了,纷纷兀自起身离去。不多时,宾客满棚的婚宴现场就变得冷冷清清。

    万娴雅又怒又气,掌心掐出了鲜血,瞧着大片大片的花圈满心都是憎恶和愤恨。她一脚上去踹到了一个,冲着江毅吼道:“你看看你,窝囊废!让你安排今天的现场保镖之事,你都做什么了,怎么让人就这么闯了进来!”

    她声嘶力竭,气得一把将头上盖着的白纱扯下,一张明艳却扭曲的脸在灯光之下更是明显。

    江毅从未见过她这副样子,平日都是温柔可人的,哪里看见过她如此疯魔。立时,就被吓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反驳地回道:“这事情可不是我惹来的。”

    他说着,忽然想起刚才屏幕上展现出来的那些照片,心里一团怒火猛地熊熊勾了起来,“你真的跟舜和的老总好过?你跟他上/了/床?!”

    万娴雅眉间全然是厉色,一边急声嘱咐助理去查现场屏幕上的那些照片是哪来的,谁做的手脚,一边厉声让人将花圈抬下去全烧了。

    她叉腰站在婚宴中央,指使得人团团转,却是一丝都不回答江毅的问题,仿若是没听见一般。

    见到这副情形,江毅的一颗心不禁冷成了冰渣。

    他冷眼瞧着万娴雅的一举一动,忽然看到一堆记者扛着摄像机、照相机从屏幕前跑过来,脸上全是嗅到大新闻的兴奋和激动,忽然心里就怕了,忍不住矮身就想悄悄溜走。

    然而,阮青青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她站起身,看着姗姗来迟的警察冲入了会场,将江毅扣压住,脸上平淡地没有一丝波澜。身旁的陆瑶却是按耐不住兴奋,道:“来得好,他们这些黑心肠谋害你性命的人,早就该一/枪/毙/了!”

    阮青青却轻笑着摇了摇头,“不,我要他们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听到她这么说,陆瑶不由有些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唯恐她陷入复仇的怒火之中不可自拔,最终将她自己也给焚了个一干二净。

    陆瑶扶住她的手臂,同她慢慢往外走去,一边低声开解道:“算了,恶人有恶报,你也该安心了。”

    阮青青哪里不知道她心中所思,安慰地同她抱了抱,越发觉得自己早些年被昧了心思,硬生生地为了江毅这个渣男远离了好姐妹,忒傻。多亏后来陆瑶一直不离不弃,赶在她车祸入院之后,贴身照顾她,两个人的姐妹情谊才渐渐修复了起来。

    她轻叹了一口气,同陆瑶说道:“你放心,我不是钻牛角尖的,这样的人不值得,送他花圈也怕脏了我的手。”

    陆瑶忍不住被她狭促的话惹得笑了起来,“那就好。”

    阮青青心里亦是打定主意,这一辈子已经为自己复了仇,此后江毅和万娴雅的生死好坏就再与她毫不相干。从此,她就为自己的生活而过。

    两人缓步走出会场,却想不到有一个人早已等在了门口的僻静处。

    他上前,对阮青青道:“有没有兴趣进娱乐圈?”

    阮青青:“……”

    那人面容俊朗,轻扬眉梢说不出的洒脱爽然。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靳白。”
(快捷键 ←)上一章:151.146.134 返回《[重生]美食影后》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