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綜]萌系路飞的旅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1章 番外一(防盗)

正文 第101章 番外一(防盗)

文/艾筱若
    作者有话要说:  先来章防盗,这章也是非常肥肥的!!!

    晚上10点前换回来!

    一样只会有多没少!

    第一百章番外一︰新世界之大事件

    既然防盗,在这裡宣传一下我的另一个坑

    [综主hp]爱因斯坦的男神

    一不小心被拐成马尔福夫人的故事

    有兴趣可以去收藏

    介绍︰

    一个对爱因斯坦疯狂迷恋的幼鹰

    一个从只会找爸爸最后进化成男神的小蛇

    酸涩、甜蜜如同美酒

    稚嫩到成熟的爱情故事

    温妮︰爱因斯坦是最棒的存在。@|

    德拉科︰闭嘴!马尔福才是最棒的存在!

    温妮︰比起只会找爸爸的男孩,爱因斯坦才是最棒的,嗯,夏洛克也很棒。

    德拉科︰你!

    温妮︰你为什么总喜欢出现在我面前?

    德拉科︰…

    温妮︰你挡住我了。

    德拉科︰不淮看卷毛送的书,你只能看著我!

    温妮︰嗯…你是因为波特而精神错乱了吗?

    德拉科︰你真是一个既迟钝又愚蠢的女人!

    温妮︰我在看夏洛克送的新书。

    德拉科︰不淮看,扔开那卷毛,你的视线只能放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温妮︰他叫夏洛克,不是卷毛,而且这不科学。

    德拉科︰亲爱的马尔福夫人,我会证明给你看,这不需要科学。

    温妮︰…嗯…这是…犯规…

    温妮知道贝蒂为何出现这样的心情,贝蒂欣赏波特的飞行技巧,什至可以说是半个粉丝,任凭任何人听到自己欣赏的人成为了作恶犯人也不会开心到哪裡去,不过有些事实是不能狡辩的,哈利波特和受攻击的人都有关键,这让波特没法为自己脱身说这一切都和他没关,更没法让人不去怀疑他。

    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一切也太过巧合,一个聪明的犯人不应该把自己处身于风暴之中,一次也就算了,但如果几次下来都这样也太愚蠢。

    如果说头两次的袭击事件引起所有人的不安,那这一次贾斯廷和幽灵尼克双双遭受袭击的事,更是使原本已经紧张不安的气氛变得真正的恐慌起来。

    在这种气氛底下,温妮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假期,圣诞节,她本来和夏洛克说好了圣诞节见面,可是布莱特在美国那边的生意貌似出现了少少问题,事实上她不认为只是少少,要不然怎么连莎莲娜也跟了过去,然而这一切两人都不愿跟她多说,所以她只能留在霍格华滋度过她的第一个圣诞节。

    “我会很想念妳的,温妮。”贝蒂在回家的前一天给了她一个力气大的要把她给弄死的拥抱,贝蒂的圣诞节是回家过的。

    “贝蒂…我呼吸不了…”温妮艰难地仰高头道。

    “噢!抱歉,我只是太捨不得妳了。”贝蒂猛然一个鬆手,露出一个抱歉的眼神,下一秒又用著非常期盼的目光盯著温妮看,似乎是在等待著什么,见状,温妮微微歪著脑袋,狐疑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好吧,温妮就是一个迟钝的小姑娘,而且还是一个性格非常内敛的小姑娘,妄想听到对方也说一句我也捨不得你的她,果然愚蠢的像个巨怪一样。

    “贝蒂?”温妮看著微微失落的贝蒂,内心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脸上出现略为不安的表情,见状,贝蒂带著半开玩笑的语气道︰“没事,我只是在想温妮会不会在圣诞节中认识了其他朋友以后就不跟我玩。”

    温妮紧抿了一下嘴,用著非常认真的表情道︰“不会,贝蒂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不会和其他人玩。”

    “嗯?”贝蒂愣了愣,看著温妮那平静的小脸蛋,有一秒的错觉是刚才她幻听了,不过很快她又反应了过来,那句话真的是从温妮嘴裡说出来,瞬间展露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梅林在上,我真是越来越喜欢妳了!”

    到了第二天,在吃完早餐后,贝蒂拉著行李依依不捨地和温妮道别,正式踏上回家的路程。

    虽然内心也有点失落,不过温妮很快便把自己投身于图书馆裡头,虽然是放圣诞节假,可是作业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圣诞节的其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互送礼物,而温妮今年收到的礼物比任何一年的还要多,除了家人和夏洛克的,她还收到了贝蒂以及贾斯汀他们的礼物,不过看著地上的礼物,她没想到的是马尔福居然也送了她礼物 — 一个全新的魔法眼镜。

    不过…马尔福为什么要送她魔法眼镜?

    第三十一章真相大白

    虽然不明白马尔福为什么要送她魔法眼镜,但基于礼貌,温妮还是决定回礼,不过要送什么她真的一点想法也没有。线视一扫,扫到她的藏书架,上面放的都是与爱因斯坦相关的书藉,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想到送书,她的书都是经过细心的打理,所以看起来和全新的一样,不过真的要在当中挑一本送出去,内心又有点不捨。

    这时,她突然瞄到了架上一本非常陌生的书,名为龙的宝藏,愣了一愣,随即才想起那书好像是她之前在麻瓜界的书店买回来,当时的她被封面上那夕阳底下,男孩和巨龙并排而座的背影所吸引著,因为那种淡淡的温馨和治疗感,当是她一下子便买了下来,但最后放著放著就忘记了,看也没看过。

    看著手上全新且还没开封过的书,她还记得马尔福喜欢龙,不如就用这本书作回礼,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温妮便已经开始动手把手上的书用淡粉色的纸包装起来。

    虽然很多学生选择了回家过圣诞节,不过还是有一大部份人选择了留在霍格沃茨,为了让留校学生也能过一个愉快的圣诞节,霍格沃茨举办了圣诞晚宴,而且四周都挂满了浓浓的圣诞装饰。

    一向宏伟气派的礼堂,此时四周布满了十几棵银霜的圣诞树,半空挂著由槲寄生和冬青组成的粗粗饰带,为了特显圣诞气氛,天花板上还会轻轻飘落施了魔法的雪。在这样的气氛底下,所有学生都吃得非常尽兴。

    当温妮吃完第五杯圣诞布丁,抬得看去斯莱特林的方向时,才发现马尔福已经早已离开了大礼堂,然而她手上的圣诞礼物还没送出,看来今天是没法送出去,还是留待明天早上,有了这想法后,温妮安心地吃著第六杯圣诞布丁。

    圣诞节的晚上非常热闹,每个学院的学生脸上都是带著愉快的神色,当中格莱芬多的学生更为疯狂,不论是礼堂或是走廊,都能看到他们顶著红白的圣诞帽,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有些更在走廊上恶作剧起来,例如突然弹出来,对被他们吓到的人说著圣诞快乐,就像她现在一样。

    “这不好玩,妳应该露出一副被吓到的表情。”

    “没错,妳应该像其他人女孩一样尖叫一声才对。”

    温妮看著突莱芬多学生,有著一样的红色头发,一样高的个子,一样尺寸的身材,还有脸上那一模一样雀斑,有点搞不清状况。

    对于温妮的过份平静,两位红髮男孩丝毫也没有感到气馁,两人对望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点子,一同勾起嘴角,把脑袋朝温妮凑近。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名字叫猜猜谁是谁,我是弟弟弗雷德韦斯莱,他是哥哥乔治韦斯莱…”弗雷德说著说著,突然和乔治一起走到温妮身后,几秒后,又跑到温妮的面前,一同问道︰“现在猜猜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温妮顿了一顿,虽然对于眼前的状况有点莫名奇妙,但她还是认真地看了看眼前的两人,最后把视线转向左方的男孩道︰“你是哥哥,他是弟弟。”

    乔治和弗雷德顿了一顿,互相望了一下对方,随即又面对温妮道︰“叮!妳答错了!”

    “我没答错。”温妮非常肯定自己的答案,因为他们当中有一个人的肩上沾住了一丝短短的红色饰带。

    “不,我是哥哥,他才是弟弟。”弗雷德露出一个大大的狭促笑容,对于自己因肩上那一丝短短的红色饰带而露馅全然不知。

    “梅林的臭袜子!看看那边,一个邪恶的小子带著他那两个小跟班正朝我们的方向走来!”乔治瞄了瞄温妮的后方,看到了某人的影子,立刻这样说道,弗雷德也注意到了,随即朝某人的方向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

    “小女孩,下次记得把妳的眼镜擦乾淨点。”弗雷德用著捉弄的语气落下这句后,便和乔治一起转身离开,那离开的速度快得连温妮回应的时间也没有。

    “妳站在走廊的中间干/什么?”一把熟悉的男声在温妮背后响起。

    温妮扭头一看,某铂金色脑袋顿时出现在她眼前。

    没想到会在这裡遇到德拉科马尔福。

    不只是温妮,德拉科也很惊讶,要知道在他找到高尔和克拉布后,一路上来都在发牢骚,说温妮爱因斯坦居然没送他圣诞礼物,明明他送了一副最新款的魔法眼镜给对方,没想到他一路上说著的人,居然这么快便出现在他面前。

    “刚刚和妳说话的人是谁?”见温妮没有回答,德拉科又再问,虽然刚才看得不太清楚,但他还是留意到对方的校服颜色,是属于格莱芬多那群蠢狮子的。

    “弗雷德韦斯莱和乔治韦斯莱。”温妮平静地说。

    “哼!那对愚蠢的双胞胎,”德拉科突然嗤笑了一声,随即再道︰“他们是纯血的败/类,下次记得别再和他们说话!”

    德拉科的□□和霸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温妮在不知不觉中似乎也习惯了对方这样的性格,虽然有时候感觉很讨厌,不过对方说的并不是她熟悉的人,因此她也没多说什么。

    但是温妮没所谓,不表示其他人没所谓,克拉布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愤怒,似乎想说些什么,只是被一旁的高尔给阻止了,高尔的脸上满是焦急,似乎很担心克拉布会做作什么事来。

    虽然和他们并不熟悉,不过温妮和他们还是有个几次的见面,还有上次被拉去找德拉科马尔福时也说过几句话,该怎么说,那两人给她的感觉有点不太对径。

    如果德拉科不是背对克拉布和高尔,他也会和温妮一样有著同样的想法,不过事实是他没留意到,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眼前的小女孩身上,这似乎应该成了习惯,只要有爱因斯坦在的地方,他的眼睛永远都会放在对方身上。

    而这时的德拉科,满脑子全是该如何质问对方为什么没送他圣诞礼物,不过还没待他想出方法来,温妮已经自动提起了这个话题。

    “谢谢你的圣诞礼物。”来本还打算明早才回礼,不过既然在这裡遇到了,就今天送好了,温妮想了想,于是从身上拿出包装好的礼物道︰“这是回礼。”

    德拉科愣了一愣,用著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表情,盯著那用淡粉色的纸包装著的礼物,不过这样的蠢样也只是出现了几秒,他很快便收敛好所有情绪,一脸淡然地接下礼物,略为高傲地仰了仰高下巴说了句︰“谢谢。”

    他才不会把内心的喜悦表露出来。

    哈哈哈,他就知道,这世上没有一个女孩可以抗拒一个马尔福的魅力,这小蠢货一定是一早便买好礼物,只是要找一个机会,面对面的送给他!

    完全沉醉著自己的魅力且脑补过度的德拉科完全没有细心听到温妮刚才说的回礼两字,自然也不会想到对方只是基于礼貌才送他礼物。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温妮想了想,出口问道,见德拉科点了点头后,于是问︰“为什么送我魔法眼镜?”

    “那是最新款式的魔法眼镜,而且还没上市。”事实上德拉科一早就想和温妮说她现在带著的眼镜看起来丑死了,显得她非常的笨重,只是奈何作为一个绅士,不好意思如此直接伤害一个小女孩的心,所以藉著送礼物这个方法,让对方把那碍他眼的眼睛给扔掉。

    “你为什么突然送我圣诞礼物?”这是温妮最不明白的地方,之前她一直都没收到过马尔福的礼物,而且他们也不是什么朋友关系,对方为什么突然要送她礼物?

    事实上,德拉科本来是想过不送温妮礼物的,因为他还在生气魁地奇比赛的事,要知道这个小蠢货一次又一次做出违抗他的事,先不说以前,就说最近发生的,不只在魁地奇比赛为他最讨厌的圣人波特打气,又把魔杖指向他,咬他,扔下他一个人在更衣室,最后还害他被麦格教授禁闭,这一切都是不能原谅的事!

    可是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每次说了不会原谅,不会再理会那蠢货,但到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他想他一定是不小心中了什么恶毒的魔咒,一个只有那蠢货才懂得的魔咒。

    “既然妳收了我的礼物,就表示妳是我这边的人,以后给我离那个疤头远一点,不淮再和他有一点接触,要不然我真的不会原谅妳,而且我发誓绝对要让妳后悔!”没有回答温妮问题,德拉科霸道地说著,话到了最后带著浓浓的威胁意味,随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急急补了一句︰“还有的是妳不淮成为疤头的粉丝!”

    “我不是哈利波特的粉丝。”温妮不明白为什么马尔福会误会她是哈利波特的粉丝。

    “妳是!妳在魁地奇比赛的时候支持他!”德拉科眼睛瞪大,语气非常激动,似乎是想到了那时的场景,有点动怒起来。

    “我没有。”

    “那妳告诉我,妳当时做了些什么!”见温妮到现在还骗他,德拉科的怒气更是上升了几分。

    “我在打扫杂物室。”想也没想,温妮下意识地说出了事实。

    “打扫杂物室…为什么?”德拉科愣了愣,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因为贝蒂被费尔奇禁闭,所以我替她…”说著说著,突然止住了声音,温妮微微皱起眉头,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说了出来,如果被发现了…

    德拉科一声不吭地盯著温妮,脑海则在不断转动著,分析著温妮说的话,难道他当时看到的温妮爱因斯坦不是真正的温妮爱因斯坦…而是贝蒂怀特?难道她们用了复方汤剂?

    “妳用了复方汤剂。”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非常肯定这个答案,现在冷静想想,当时比赛时他看到的温妮爱因斯坦实在是有点不太对径,那样的兴奋和激动根本不是那蠢货的性格!

    不知道是德拉科的态度还是什么原因,在高尔和克拉布听到复方汤剂这四字后,顿时抖了一抖,连同表情,整个人都僵硬起来,然而此时的德拉科和温妮都没有发现他们这样的异常。

    温妮默不作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用力收紧著拳头,平静的外表下是浓浓的懊恼,如果马尔福告诉了费尔奇,那后果…

    温妮的沉默让德拉科更加肯定了他的想法是对的,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喜悦,但一想到这阵子他被这蠢货弄得这么失常,还郁闷了这么久,不禁愤怒地朝温妮咆哮︰“妳是笨蛋吗!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被莫名奇妙地吼到懵了的温妮愣愣地反问著。

    “妳!妳居然还问我为什么!妳这可恶的蠢货!”因温妮的回答,德拉科气到连呼吸的节奏都乱了。

    温妮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时,她突然看到了德拉科身后的克拉布那头黑棕发色正在慢慢变为红色,鼻子也在慢慢地变长,而一旁的高尔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发色慢慢转为黑色,眼眸的颜色也转为一种熟悉的祖母绿,似乎是察觉到了双方的状况,两人顿时慌张起来,而高尔更是突然向她投来夹著惊恐和哀求的目光。

    第三十二章人型盔甲

    “妳在看哪裡?”德拉科半眯起眼睛,紧盯著温妮,语气带著因被忽视的怒意。

    高尔紧张地朝温妮做著嘴型 — 请你帮我。

    帮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的意思,温妮便因眼前突如其来的画面而知道了原因。

    这两人并不是高尔和克拉布,他们的真正身份是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他们显然是喝了复方汤剂,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原因而选择变成高尔和克拉布的模样,不过,在看见哈利波特那双带著垦求意味的湿漉漉祖母绿眼睛后,她鬼使神差地作出了帮忙。

    见温妮没有回答,而视线更是落在他的后方,德拉科立刻把头扭过去,但就在转头望去之际,他的两颊突然被捂住了,不但阻止了他扭头的动作,还把他的脸给板正过来。

    灰色的眼眸兀然对上水蓝色的眼眸,看著那突如靠近的小脸蛋,还有脸颊上传来的柔软触感,他不禁愣了愣,心脏顿时传来咚咚咚的快速心跳声。

    “别动。”察觉到那铂金脑袋不安份地动了动,温妮用著夹著一丝强硬得让人没法抗拒的语气说。

    这时的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因温妮的举动而露出一副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傻傻地愣在原地,丝毫也不见有要离开的打算,显然是被吓到脑子都停机了。

    “妳…”德拉科那苍白的脸色猛然染上淡淡的粉红,喉咙突然变得干干的,努力了一下,才勉强从嘴裡憋出这句话来,“妳这是什么意思?”

    见温妮没有回应,反而是微微皱著眉头,而视线似乎不是落在他身上而是身后,德拉科突然感觉这有点不太对径。

    正想再次用力扭头看向后方时,温妮一个猛然把德拉科的脑袋拉了下来,而就在这时,波特和韦斯莱也终于意识地自己此时的处境,互相看了一眼,接著急急脚地转身离开,听到那急促的脚步声,德拉科想转身看去,奈何他的脑袋被紧紧地固定著,丝毫也没法动弹。

    “别动,看著我。”

    没想到眼前的小蠢货居然会用著这么清淡的语气说著如此霸道的话,德拉科一下子懵住了。

    看见波特和韦斯莱的身影消失后,温妮才鬆开捂著德拉科双颊的手,但就在挪开的那一瞬间,她的双手突然被抓住了,紧紧地再次贴回对方的脸颊上,于是形成了手心贴著的是德拉科的脸颊,手背贴著的是德拉科的手。

    气氛突然有点微妙起来,两人你眼看我眼,谁也没发出一吭声,就这样维持著这样的姿态。

    “放手。”只能说温妮真的是一个不懂情趣的小女孩,面对如此暧昧的处境,她的内心也是只闪过一秒的惊讶,随即又平复过来,淡淡地说。

    也是在这一刻,德拉科才意识到自己略为突兀行为,连他自己也没留意自己会作出这样的举动,一个鬼使神差就抓住了对方的手,想到此,他极力装作淡然,平静地放开对方的两只手,微微仰高下巴,轻描淡写地问道︰“妳刚才那句看著我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温妮收回手后,淡淡地回道。

    “温妮爱因斯坦!”德拉科的语气微微升高了几分,显然是对对方如此敷衍的答案感到不满。

    没有理会炸毛了的德拉科,温妮的注意力被那铂金色脑袋上的一条短短的红色饰带给吸引住,基于圣诞节的关系,四周都可以发现用来装饰的饰带,对方应该是不小心沾上了。

    温妮想也没想便微微踮著脚尖,把出手朝德拉科的头上伸去,这一个动作,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了几分,当她抓住了头上那一条短短的红色饰带时,一阵嘈吵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

    虽然不能完全听清,但德拉科还是抓住了重点,费尔奇正朝他们的方向走来,途中还不断对各院的学生进行扣分,正当温妮想退回去时,一只大手突然抱住了她的腰,下一秒她几乎是被抱住走,没来得及问对方想把她带去哪,她已经被塞进了一个用来摆设的人型盔甲裡头。

    她那纤细的腰被德拉科的大手给紧紧地抱住,而且还用力把她朝他的身上压去。人型盔甲裡头的空间太少了,要容纳两个人不是说不可以,但要贴得非常近,因此,现在两人之间几乎紧贴得没有一丝缝隙。

    如此亲密的接触让温妮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动了动,要稍微拉远一下距离,但就在下一瞬间,腰间突然传来一阵紧痛,她整个人再次被压了回去,耳朵紧贴在对方的的胸口处,那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不断的敲击着她的耳膜。

    “别动。”德拉科沉下声线,低下头,在温妮的耳畔说著,那说话时喷出来灼热的气氛让她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心脏突然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

    “费尔奇那疯子,我可不想因为一些愚蠢的理由被扣分。”德拉科依旧在温妮的耳畔说著,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这个举动会为怀裡那耳朵敏感的小女孩带来多大的困扰。

    德拉科本想再说些什么,但他的腰际突然传来一阵紧痛。

    该死的温妮爱因斯坦!居然敢掐他的肉!

    “别朝我耳朵说话。”一向冷清的声音,这时候听在德拉科的耳中,居然有点酥软人心的感觉,虽然不是身边一般女生说话时那娇柔且带著撒娇意味的声音,但却让他有种夹著一丝放软意味的感觉。

    该死!

    德拉科感觉到一股热气正直冲脑袋,刚才他还没留意到两人是贴得这么近,但现在他意识到了,贴在他身上的女孩是多么的软柔,还有那甜甜的果香味萦绕着他的鼻息,这一切都让他的心跳无法控制地急速跳动著。

    “你的心跳跳得很快。”因为温妮的耳朵正紧贴在德拉科的的胸口处,所以对方那乱了节拍的心跳声不断地传来她耳膜中。

    “闭嘴!”被直接拆穿的德拉科略为恼羞成怒地低吼了一声,接著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在他们的身边擦过。

    “快跑!费尔奇来了!”

    “梅林的臭袜子!看在圣诞节的份上,他就不能消停一下吗!”

    “别说这么多,快点跑!”

    “格莱芬多扣五分!理由是在走廊上奔跑!”

    一只可怜的小狮子最后还是跑不掉,被费尔奇给抓住了,而他的小伙伴早就跑走了…

    德拉科和温妮两人静静地注视著出面的一切,耐心地等著费尔奇的离开,然而就在这时,德拉科的鼻子突然痒痒的,这种感觉太熟悉了,脸色兀然一变,他紧闭著呼吸,心暗暗想著绝不能在这个时候!

    看著空无一人的走廊,费尔奇略为满意地半眯起眼睛,正想转身朝其他地方出发时,一声几乎是微不可闻的的打喷嚏声突然响起,他警觉性极高地把头扭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视线如鹰一般锐利地紧紧盯著那人型盔甲。

    德拉科僵住了,不仅仅是什么他的嘴巴和鼻子一下子被一只小手给紧紧捂住,更可怕的是他们似乎快要被费尔奇给发现!

    在察觉到马尔福忍不住想打喷嚏的瞬间,温妮已经立刻把手捂住对方的嘴巴和鼻子,没想到最后还是来不及,还引起了费尔奇的注意,她从没试过心跳得这么快,这种像做了坏事一样的陌生感觉,让她非常紧张。

    费尔奇正向他们走近,他们逃不过的…

    就在两人的脑海都出现这样的想法时,一把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暂时拯救了他们,那声音的主人是麦格教授!

    “终于找到你了,费尔奇,邓不利多有事找你。”米勒娃麦格来到费尔奇身边说。

    “邓不利多有事找我?”费尔奇把头扭向米勒娃麦格,内心在猜测邓不利多找他的原因。

    “关于石化事件。”米勒娃麦格严肃地说。

    石化事件是费尔奇的一个心结,他的爱猫 — 洛丽丝夫人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犯人也还没找到,导致他这一阵子的情绪都非常暴躁不安,邓不利多突然找他,这可能表示事件有了新的进展,想到此,费尔奇把视线扫向人型盔甲,盘算了一下。

    “费尔奇,你在看什么?”米勒娃麦格狐疑地问了一句。

    “两只小老鼠而已,没事,我们走吧。”费尔奇嗤笑了一声,他已经发现了人型盔甲裡头藏了人,不过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做,就暂时放过他们好了。

    待费尔奇和米勒娃都离开后,两人一直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回复过来,见温妮并没有立刻鬆手,德拉科从嘴裡发出唔唔唔的声音,试图提醒对方快把手挪走,再不放开,他就要窒息而死了!

    “抱歉。”注意到这个情况的温妮立刻把手收回来。

    德拉科没想到温妮会向他道歉,因此本来一腔的不满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简直是太糟蹋了。

    意识到两人依旧是紧贴在一起的温妮,把头仰高,直视著德拉科,然而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让她的唇不小心擦过了对方那优美的的脖子。

    德拉科猛然抖了一抖,瞳孔紧缩了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脖子上刚才那带著温热的柔软触感…是吻到了吧!

    该死!他的心跳又开始疯狂地跳动著!

    “马尔福…”温妮并没有发现到自己刚才不小心吻到了德拉科的脖子,她只想说出自己现在的想法,然而这样平静的语气更是让德拉科紧张了几分,脑子不断在猜测对方究竟想和他说什么?只是他怎么想也没想到最后的答案居然会是 — “费尔奇已经走了,你可以鬆开手,让我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100.第九十九章 正文完结 返回《[綜]萌系路飞的旅程》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库洛洛番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