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乱世商女倾城妃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大结局 再见 物是人非

章节目录 大结局 再见 物是人非

文/秋月吟霜
乱世商女倾城妃 | 本章字数:9271 | | 乱世商女倾城妃txt下载 | 乱世商女倾城妃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百里尧脸色比他身上的衣服还要白,嘴唇也透着死灰般的颜色,他无声的咳嗽了两下,拿出手绢轻轻的擦拭了嘴唇,转身走了。小桃看到了他握在手中的手帕露出一抹血色,犹如白雪皑皑上落下几片红梅的花瓣。

    “慕容景铄……”沈倾歌抬起头,深深地凝视着慕容景铄,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喃喃道:“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对不起,慕容景铄……”

    哎!王爷,你这又是何苦呢?

    小桃看了眼魔怔了的小姐,又看着百里尧白色的身影,倔强的挺直了脊背。

    “王爷——”小桃追了上去,无谓的盯着百里尧冷淡的眼睛到道:“王爷,你明知道小姐绣楼选婿的本意,她如今,是魔怔了,又入了梦魇。那个梦魇让小姐悲伤,痛苦。奴婢希望王爷能将小姐从那个梦魇中永远的带出来,再也不要伤心痛苦!”

    魔怔,梦魇?

    百里尧猛地转身,看着又哭又笑的沈倾歌,他知道那个梦魇的人和事对她的影响。无名是她梦魇中的朋友,亲人,那么慕容景铄呢?这一刻,百里尧居然怕极了沈倾歌真正爱着的人是慕容景铄。原来,自己还是自私的人,知道沈倾歌冷心冷情绝不会爱上哪个男人,才会放心的将她托付于别的男人。

    “夭儿——”

    心念之际,人已经走到了沈倾歌旁边,弓着身子,伸出修长的手!

    “夭儿——我们回家。梦魇终究是梦魇,醒了,就好。你看今天的阳光多明媚,足以瓦解所有的黑暗。”

    沈倾歌顺着百里尧的目光,抬头望着四月的艳阳,金色的光芒似将她头顶的雾霾刺破了,随着百里尧轻柔的声音,她触觉到了阳光的温暖。

    “百里尧——”

    “是,我来接夭儿回家。”

    回家?

    是啊,她和百里尧两个孤凉的人组成了一个家。他们有很多家人。

    “丫头。”

    慕容景铄落寞的望着沈倾歌,哭红了眼睛,脸色苍白的就像百里尧的脸,毫无血色。目光迷蒙,似迷路了的小孩子,在看到百里尧的时候,眼中迸出找到了家的雀跃的光亮。

    这一刻,慕容景铄似乎明白了爱一个人的真谛,并不是禁锢她,得到她,而是为爱放手。终究是,见不得她伤心难过,如果和百里尧在一起能让她开心,便好。

    沈倾歌没有将手放进百里尧的掌心,自己站了起来,看着百里尧,又看向慕容景铄,深吸了口气,痛苦的闭上眼睛,良久,缓缓睁开,微微的摇了摇头,充满愧疚的轻声道:“慕容景铄,对不起。这一世,我还是辜负了你。若有来生,希望你能遇到一个真心爱你的女子,过一世幸福的人生!”

    慕容景铄深深地望着沈倾歌,几乎要将她刻进骨子里,呵呵的笑了两声道:“丫头,原来你也知道今生我怕是与幸福无缘了。”

    “对不起。”

    沈倾歌皱着眉,她知道‘对不起’三个字的分量有多轻,但她能给慕容景铄的,也唯有这三个字。

    慕容景铄耸耸肩,自嘲的笑笑,收起他只对沈倾歌的温柔,顷刻间,又是那个杀伐果决,阴寒冷冽的摄政王。挑挑剑眉狂冷的说:“百里尧,你最好找遍天下名医让自己活得久一些!”

    后面的一句不用道出,彼此心知肚明。

    百里尧依旧淡淡的,语气冷漠:“皇兄得知摄政王远道而来,特在行宫备了薄酒。摄政王,请!”

    百里尧做了个‘请’的手势,甲板上走上来东方煜,守城崔寅,金御门鲁都统。虽然只是三人,但慕容景铄明白他们三人身后可是兵马司、禁卫兵、金御门,随即哈哈朗声大笑道:“天晟帝如此看中本王,焉有不去之理!”

    慕容景铄目光轻轻扫过沈倾歌忧伤的脸,突然转身大踏步走下木梯。垂下的双手握成拳头骨节几乎爆裂,他似乎走在刀尖,每走一步,都是撕心裂肺的疼。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他怕他一回头,再也离不开,再也做不到放手!

    他的小丫头,应该永远跟玉江城时的古怪精灵。

    丫头,别了!

    慕容景铄眼底最后一丝的温柔消失殆尽,沈倾歌就是他黑暗阴冷道路上不小心散落的阳光,从此,他依然是那个令外人惧怕的活阎罗!

    沈倾歌抬头,阳光刺眼,迷蒙了她的双眼。

    “夭儿——”

    百里尧双手环着沈倾歌的腰,目光如水静静的流淌进沈倾歌的眼眸,声音幽怨自责,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地,下巴轻轻蹭着沈倾歌的额头。

    所有的气恼在这一刻瓦解崩裂,沈倾歌轻轻抚着他苍白刀削般的脸颊,叹了声道:“怎么又瘦了?”

    “夭儿——”百里尧潸然落泪,紧紧地拥着沈倾歌,沙哑着声音说:“对不起,是我错了。以后就是夭儿拿着扫帚赶我走我也不走,今生今世,不,生生世世都赖在了夭儿身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纵有千言万语,也抵不住百里尧情深之际的眼泪。

    百里尧瘦的让沈倾歌心疼,皇宫一别,他似乎以最快的方式在消瘦。遂牵强一笑,故意调侃道:“你又不是狗皮膏药,还生生世世赖我身上!”

    百里尧呆呆的望着沈倾歌,他觉得那一笑梨花带雨,全世界都失了颜色,他的眼里,心里,只有面前这嫣然的少女。天知道,自从知晓夭儿绣楼选婿的消息,每一天每一晚都有多难熬。最终还是抵不住狂热的念想来了。其实,如果不是慕容景铄出现,那绣球应该在自己手里了。

    “夭儿,你真美!”

    喃喃着,垂首轻轻吻上沈倾歌的眼睛,如蜻蜓点水般吻着她的面颊,彼此深深地凝望,天老地老天地绝也不在乎。沈倾歌恬然一笑。有个优秀的男人愿为自己流泪,还有什么好矫情的,她伸出双臂搂上百里尧的脖颈,踮起脚尖,主动的吻上他苍白的唇。

    夭儿——

    百里尧震惊的瞪着沈倾歌,不可置信望着怀中粉嫩如桃花般的少女。

    这算什么事?沈倾歌被百里尧的表情弄得有些懊恼,脸上一红放下脚尖,却不料一阵天旋地转,她被百里尧打横抱起,大步走下木梯。

    柳明妍带着帷帽走了出来,让小桃跟上去,这二人依然和好,身边总得有人伺候着。

    小桃连忙跟了上去,刚走下甲板被白崇了拦住了,笑的跟只狐狸似得,不管小桃往那边走,他都跟个轻浮的浪荡子似得堵着,气的小桃横眉竖眼瞪着怒斥:“让开!”

    白崇却面露难色,耸耸肩道:“人家夫妻两个久别胜新婚,你跟上去瞎掺和什么!”

    呃?可是王爷不是身体虚弱么?

    小桃这么一想居然就说出口了,白崇哈哈一笑凑近了小桃,嬉笑道:“想不到小桃姑娘懂得风花雪夜的事,王爷虽然身体虚弱点,但洞房还是可以的。”

    小桃闹了个大红脸,她不也是常听钟嬷嬷念叨上了心么!再说,小姐也说过,男女情爱之事为世间最平常事,有什么好害臊的!

    假装很倨傲的哼了声转身走了,脸却红的跟天上的太阳似得。

    呵呵呵——

    真是个有趣的丫头,什么时候能弄到身边就好了!

    白崇捏着下巴计算着。

    柳明妍听小桃说了白崇的话,也有些不自在,瞧了眼楼上开着的窗户恬淡道:“你先去那边船上候着,我还是得送送那一位。”

    在柳明妍看来,徐文彦是神仙般的人物,这样的人不会轻易动情动心,一旦动了,怕很难再便。刚走到楼梯旁,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上甲板。

    东方——煜!

    柳明妍一愣。

    穿上墨黑的铠甲,东方煜变了个人似得,英姿飒爽,气宇轩昂。

    东方煜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盯着柳明妍开门见山道:“来这儿前我已让母亲亲自去顾府提亲了!”

    什么?

    柳明妍错愕的盯着东方煜,半响冷笑道:“东方将军,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对不起,失陪。”

    说着走过东方煜的身旁要上楼梯,却被东方煜猛地拽到了怀中,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欲挣脱的柳明妍,目光冷峻,声音透着冷冷的果决:“除非你入宫为妃,否则只能嫁给我!当然,皇上已答应皇后让你入宫为妃,大概要封什么贵妃之类的。而你不愿进宫为妃,也唯有嫁给我!”

    说完突然放开柳明妍,退了一步又补充道:“你放心,东方煜只娶一妻,不会有妾,所以,你并不委屈!”

    怔怔看着东方煜走远了,怆然跌坐在木梯,犹如被当头泼下冰寒冷水。

    原来,皇后打的是这如意算盘。怪不得宫中这些日子,她总能和皇上不期而遇……她可没看出来皇上对自己是一见钟情,那么,只因着自己的身份!她如今,和沈倾歌一样都是顾璃的姊妹!

    ‘你不愿进宫为妃,也唯有嫁给我!’

    柳明妍抬起头,眯着眼望着远处的山水,视线渐渐模糊,朦胧中,是那个温雅的男子,满腹经纶侃侃而谈,举止优雅谈吐不凡,让她——一见倾心。

    可惜,他们终是相见恨晚!

    楼上船廊上百里翩然透着怠倦的落寞,他的目光忧伤的落在对面那艘游船上,看着百里尧抱着沈倾歌,几乎迫不及待的踏门而入。

    “雪男,我们回吧!”

    有些人,注定是浮萍般的人生!有些人,只是漂泊的途中偶遇的搁浅……

    对面的游船古色古香,一踏进厢房,入鼻的桃花香沁人心脾。沈倾歌只瞥见一株桃花盛开在窗户旁,还不及打量房内的布置,便被一袭艳丽的红晃了眼。头顶大红绸挽成漂亮的花球,芙蓉帐色泽瑰丽,百里尧轻轻一带,外面一层暖帐落下阻隔了明亮的光线,竟有几分黄昏的幽谧。

    “百里尧,这是白天!”

    沈倾歌连忙握住百里尧扯着自己衣带的手,娇嗔道。

    “我只知道这是我用心布置的洞房!”

    百里尧原本长着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平日里太过冷漠,而今日波光潋滟,眼梢浑然天成的魅意毫不掩饰他此刻的浓浓情意,压抑的感情一旦毫不保留的爆发,带着焚烧殆尽的狂热。暗哑暧昧的声音伴随着温热的气息喷拂在耳郭时,沈倾歌的身体已在他掌心的抚弄下轻轻颤栗。

    沈倾歌以为自己在前世尽知人事,今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她依然被百里尧主导着体验夫妻间最畅快淋漓的乐趣,极致之后百里尧轻轻叹息着:“我终于明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沈倾歌瘫软在百里尧的怀中,有气无力的嘟嚷着:“你那么瘦的,哪里来的精力?”

    百里尧听了在她耳边坏坏的一笑道:“夭儿若天天这般喂我,保准几天就胖了!”

    “登徒子!”

    沈倾歌骂了一句,脸颊更烧了,下意识的往里面挪了挪身子。她发现有了亲密后,身子越来越敏感,根本抵不住百里尧掌心的摩挲。

    “夭儿——”

    百里尧突然支起头,双眼波光琉璃,声音温润低迷,赞叹道:“夭儿这未长开了的小身板如此迷人,待日后丰腴了该是如何的**!”

    沈倾歌气恼的瞪了眼,他这算是夸自己呢还是嫌弃自己?

    “夭儿。”

    嗯?

    “你真美!”

    百里尧目光灼灼,巴巴的望着沈倾歌,让她的手轻轻拉下去——

    都说开荤的男人不知餍足,沈倾歌算是见识了。可是百里尧的身体状况又怎能让自己跟着他胡来。她将百里尧的胳膊拉过来枕在自己头下,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咕哝道:“这些日子好困,让我睡会儿好么?”

    百里尧想着自己蠢蠢欲动的身子,无奈的苦笑道:“好,夭儿多睡会儿,顺带把晚上的精力补回来。”

    沈倾歌听得腿子都要发酸了,脸颊又滚烫着,但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装了一会儿,竟真的睡了过去。

    【人这一生,总有这么一个人,想要让你守护,从此,恋恋不舍,刻进了骨子,融进了鲜血!】

    炎郡的气候在冬季尤其温润,到处是小桥流水,江面上几艘画舫传来动听的歌声,处处透着诗情画意的精致。这里的每一处宅院最不缺的便是草飞莺长的假山群,从‘山涧’潺潺流动而下的溪水。

    香山上的避暑山庄原本是炎皇的行宫,青雀将它重新修葺改名‘清水居’送给了沈倾歌。

    华盖下藤床上睡着的男子睫毛纤长浓密,鼻梁唇形精雕细刻般完美,只是脸色透着淡淡的灰白。他身侧的女子腹部高高的隆起,因躬着身子轻轻揉捏拍打男子的双腿,双臂,显然有些吃力,微微喘着气,每一寸揉捏都用心用力,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意。

    一个山羊胡子的小老头捧着一簸箕花花叶叶走出房间,看着女子轻轻叹了一声,想起二十多年那个美丽温软的女子,也是这般倔强。也不知道这父子两是几世修来的福分,都能遇到这般清丽脱俗又内心温婉的女子。他望着远处的云山,只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徒弟沈倾云身上,福宁王已经派亲信去接了,但愿能来得及。

    昏睡的男子正是百里尧,三个月前他终于毒火攻心,被百毒圣医护住的心脉俱受损,百毒圣医想用偏方,沈倾歌听了后便设计了这藤床,每日都会在藤床里用药物熏体。如今只是吊着一口气,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丫头,你这日子也快了,别太累着了。”

    沈倾歌依然乐观的微笑着应诺。知道药熏的时候自己不能在旁边,便缓缓走到了不远处的凉亭,困乏的靠着枕垫,目光却一直落在百里尧身上。在她身子最重的时候百里尧病倒了,也许他再也不会睁开眼,或许,她也不能长久这样凝望着那张俊美的脸。可是,她不后悔,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更不后悔孕育他们两人的小生命!

    有了孩子,就会觉得百里尧会一直在她身旁。

    “小姐——小姐——”小桃跑的气喘吁吁,还没到亭子里便又紧接着道:“大公子来了——”

    沈倾歌并没有小桃的喜报而失态,从听到大哥的消息她就知道,大哥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垂花门里走进来挺拔修长沈倾云,一袭白衣衬得他气质冷然,他身侧跟进来一个黄衫少女,十四五岁的年纪,跟着沈倾云寸步不离。

    大哥!

    沈倾歌身子重,只能缓缓起身往外走,醒过神来的小桃连忙走上平缓的台阶搀着。

    这时沈倾歌猛然止步,眼睛直直的盯着垂花门里走进来的一道水烟色的身影,一如既往的笔直傲立,随着他轻盈的步子,似有水天一色的光影流动,揉碎了一池的涟漪。

    阿璃!

    沈倾歌只觉得眼睛干涩,她好久没有流泪了,如今却似开了闸的洪水倾泻而出,哭的身子抽搐着,捂着胸口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魔风曾去过云族,他说鸢儿成了总护法,已经消除了云璃对自己的所有记忆。听说,他突破了玄力十重天,提升了灵源。这样的云璃,她便可以放心了。

    她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不要让云璃跟自己再有任何的交集,她只希望他平平安安,有一个心意相通的女子幸福一生,不用守在自己的身旁,这样对他太残忍了。所以,她强迫自己不去想念,不去探望。

    沈倾歌的目光又落在黄衫少女的身上,秋水一般的眼睛,透着一股精灵,她好像是遗落世间的仙子,眨巴着眼睛,一副懵懂的样子,蓦然,沈倾歌心中一咯噔,怪不得这少女会这般眼熟,仔细看着她的眉目,才发现她居然跟那副画像中的女子七分像!

    百里尧,你的父母真活着!你有救了,一定有救了!

    沈倾歌激动的抓紧了小桃的手,迫切的往沈倾云几人身旁走去,突然踩空了一个台阶,吓得小桃抱住了她,可是她身子太笨重,又感觉到下腹钻心疼,根本提不起力来,眼看着就要连同小桃倒下去。

    “夭儿——”

    沈倾云焦急的喊了声直赶过来,只恨自己不会武功。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水烟色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到了沈倾歌的面前,双手将她搀扶着,沈倾歌半个身子依着他,疼的直哆嗦,可她还是看清了是她的阿璃,虽然戴着面纱,但能清楚的感觉到他正在皱着眉头,有些嫌弃和自己的触碰。

    云璃忘了她,明明是该庆幸,可心底却似乎开了个小洞,有什么东西流逝了。那是一种淡淡的失落的感情。沈倾歌笑着流眼泪,只觉得身下有灼热的液体流出……

    整整一天一夜了,孩子还没生出来。百毒圣医无奈的摇摇头走出来,看着一张张焦灼的脸,低沉的说:“再这么下去,孩子大人都保不住了,如今只能舍孩子保大人了!”

    “师傅,难道没有办法了吗?”

    沈倾云不死心的又问了句,他懂自己的妹妹。百里尧虽然已经用‘冰雪圣莲’解毒了,虽保住了命,但他因为救云璃伤了心脉,能不能活过来还是个未知,倘若连孩子都没有了,妹妹的一生还能有什么希冀。一个人,倘若连希冀都没有了,不过是行尸走肉般活着。

    肚子突然不疼了,沈倾歌看着脸色灰败的的产婆,抹着泪的钟嬷嬷,心如掉进了冰窟。自重生后,她从没有过这般无力过。到底是人力,不能胜天啊!

    “去告诉先生,保孩子吧!”说完,她闭上眼睛,泪水顺着面颊落下。前世欠了她的都要回来了,仇也报了,可是她欠了别人的,都还没还清呢!所以,她注定是要以命偿还的。

    有大哥,有那五个结拜哥哥,有顾家,有青雀,她的孩子,一定会比自己要幸福,快乐!

    沈倾歌喃喃道:“如果是个男孩子,就叫他御宸,是个女孩——馨予吧!”偕同‘幸’,让她幸运温馨的长大!

    突然,她觉得肚子一阵灼烧的感觉,猛地睁开眼,却见是云璃,一只手掌按在自己的肚挤,一支手隔空按压,紫气不断的萦绕在她的身上,她直觉得瞬间恢复了气力,阵痛又来了……

    两个产婆看到沈倾歌来了阵痛,而且恢复了力气的样子惊讶的面面相觑,她们都记不起来刚才是怎么了,记不清要做什么?好像适才她们短暂的昏睡了似得。

    “哎呀,快,还愣着做什么!”

    钟嬷嬷也是一样片刻的失神,但她看到小姐的样子率先回过神来,呵斥两个还发愣着的产婆。

    “他(她)有了灵源,我会带去云族!”

    沈倾歌耳旁只落下清淡如水的几个字,她咬紧了牙关,使出浑身的力气。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传来沈倾歌的声音都愣怔了,就连百毒圣医半天没回过神来。

    “一定是姐姐坚持要生下来,先生,姐姐会不会有危险!”

    青雀率先想到适才百毒圣医说的话,焦急的问道。

    “生了,生了!——”

    突然传来产婆如释重负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清脆的婴儿的啼哭声。

    百毒圣医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直接给昏过去的沈倾云号脉,半响神情怪异,摸着胡须有些摸不着头脑,站起身又察看婴儿,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师傅,怎么样?夭儿她——”

    “她很好,孩子大人都平安!让他们都先别进来了,影响丫头的休息。”

    沈倾云立刻吩咐下去,又看了看小外甥,是个粉嘟嘟的小女婴,跟记忆中的夭儿似乎一模一样。钟嬷嬷谢天谢地欢欢喜喜的将

    婴儿抱去后面洗澡。

    百毒圣医坐在百里尧身旁,沈倾云走了进来,问道:“师傅,发生了什么事?”

    “那孩子,体内有股特别的真气,跟以前百里尧的相似,却比百里尧的更强,应该是,灵源!”

    灵源?

    这怎么可能?百里尧为了救云璃散尽了灵源,他和师傅都知道——等等,难道是,云璃?

    “沈大哥——”百里雲推开门喊道:“我刚看到那个怪人走了!”

    百里雲刚说完,又见鬼了似得指着沈倾云二人身后,瞪大了眼睛道:“那个人——呃,我大哥他,他醒了!”

    ***百里馨予可谓是天之骄女,集富贵一生。因为她一降生,百里尧醒了过来,身体一天天恢复了。尤其是他的父母带来了冰火岛上‘烈焰红’,服用后体格强壮,居然能够动用玄力了!

    先不说百里馨予原本就有的身世身份,但百日宴上,天晟帝亲封天元郡主,日益强大的沙陀国国王将其认了义女。而北辕的慕容景铄更是将接壤天晟北辕西边境地的新城平襄送与百里馨予,顺带封了个平襄公主,只要她人在北辕,即可享受北辕公主的待遇。这在历史上时从未有过的事,然而此举让天下百信振奋。这是不是说明天下将要太平了,北辕天晟不会再有战争了?就连沈倾歌都有一瞬间的恍惚,望着女儿粉嫩可爱的脸,居然也思忖着,或许这孩子是个福星说不准。

    福泽王夫妇的回来并没有宣扬出去。私下里,百里玄霁几次三番的退让皇位,均被福泽王义正言辞的拒绝,让百里玄霁莫要拿国之大统感情用事。在他用假死的手段骗过世人时,从未想过有一日回到皇宫,站在世人面前。当年,他离开时为了给王妃去寻冰雪圣莲。那一次,就在摘了冰雪圣莲的瞬间冰湖裂开,二人被浮冰带到了一出荒岛上。那荒岛很奇怪,朝南面气候炎热干燥,地面龟裂寸草不生,北面却是冰天雪地。他无意中将已经枯败了冰雪圣莲放在一处冒烟的龟裂地面上,却发生了奇迹,冰雪圣莲渐渐的恢复了刚刚盛开着的状态……后来生下百里雲,他们想要回去,可是福泽王妃一离开荒岛的南面就会头晕眼花,恶心呕吐。一直到沈倾云误打误撞的闯进来,才得知原来福泽王妃体内有蛊虫,它已经适应了这荒岛的南面,只要一离开就会让宿主身体严重不适。那荒岛被福泽王取名冰火岛,百日宴后他们留下百里雲又回了冰火岛。福泽王妃的身体因为蛊虫被强行取出来而亏损的厉害,如果没有烈焰红,是活不长久的。他们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说要带王妃去远游,过个三年五载的就回来。可是他们知道,能不能得到烈焰红,只能靠天意了!

    送走了福泽王夫妇,沈倾歌抱着百里馨予,眉头轻轻的颦着,云璃的话她从未忘记过,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看身旁的女儿是不是还在。明知道云璃不会伤害到女儿,可她怕极了他带走自己的女儿,再也看不到她。如今还能阻止云璃的人只有魔风,可是魔风终究也是要走的。从她和百里尧在一起后,已经开始部署西域。魔宫势力宠宠欲动,已经挟制了西域国王,大有一副取而代之的样子,引得西域人心惶惶,大臣们纷纷担忧。沈倾歌几乎用了一年的时间为魔风铺路,他很快是拯救西域的英雄,成为西域新的国王!

    “夭儿,这些日子你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沈倾歌看了眼百里尧,恢复了健康的他更加英气逼人,俊美迷人。尤其笑着的时候,掩不住眼底的万千风情。他的温柔,足够她余生相伴。想了想,沈倾歌便将云璃救了自己和女儿,又说了那句话。

    百里尧疼爱的摸了摸女儿软软的脸蛋,轻声说:“这孩子拥有强大的灵源,注定和云族脱不了关系。或许,她会是云族未来的圣女。夭儿,这孩子一生下,已非平凡之身,有些事有些命,不是我们想改就能改。”

    沈倾歌轻轻依偎着百里尧,目光豁然的瞟向远方。

    “顺其自然,是么?百里尧,其实,我已经很感谢上天垂怜,让我有了一次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机会。很感谢,此生,有你!”
(快捷键 ←)上一章:大结局 前世情劫今生殇 返回《乱世商女倾城妃》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