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叔能无过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570 爱意满满的一晚(八)

章节目录 570 爱意满满的一晚(八)

文/駒尼俄司
叔能无过 | 本章字数:6162 | | 叔能无过txt下载 | 叔能无过手机阅读
    隽颢极度后悔害小枫参加了这场比赛,如果不是他的关系,小枫根本不会在外展露他的聪明才智,一早俎击他们的凶手都还没找到,又引来新一波的杀机,这真是一趟祸不单行的旅程。

    从不信鬼怪传说的他现在也不由得开始怀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衰神,小枫总是怪自己招来厄运,但真正问题的根源该是他吧!没有他的树大招风,怎么会被歹徒盯上,更别说那些天天妄想着总裁夫人宝座的女人!

    看着隽颢铁青的脸,小枫的笑容渐渐消失:「布布!怎么了?」

    一声轻唤,把隽颢拉回到现实,「没事!」他忙驱散担忧的心思,移开话题,「宝贝这么厉害,上回我们在家玩拼图的时候,该不会是故意让我的吧!?」那时小枫贪吃那盘烤鸡腿,先偷了一片,害他怎么都找不到,原以为那只是凑巧,没想到小枫真有这本事预先想好了接下去的每一步棋。

    「才不是呢!家里的恐龙拼图比城堡难多了,何况还有鸡腿诱惑,我才不会让你!」小枫仰高了下巴,一副得意的语气对他说话,有布布的烤鸡腿做奖赏,他一定拿出浑身解术,放水是绝不可能的,就像第一次两人抢着烤鸡腿一样,想着布布四只鸡腿只抢到一张皮的哀怨脸,小枫忍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起来。

    「是吗?小子,吃了我那么多鸡腿都跑哪了?怎么都没长肉啊?真是浪费粮食,快还我鸡腿来!」小枫那笑声感染了她,不用多说,隽颢也能猜这家伙肯定又想到抢皮事件,故意狠狠的搁了话,伸手掐他敏感的腰,逗得他很没形象的咯咯大笑。

    「不还不还!哈哈哈!我还要把你的也全吃光!哈哈哈………哈哈哈……不要痒我……哈哈哈……救命、救命啊——哈哈哈……好痒!放手!」细腰被搔的难受,小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住在他怀里闪躲,可不管他怎么躲,也逃不了他的大手,只有呼救求饶的份。

    「怕了吧!怕就快说你好怕,不然,我可是让你笑到岔气!」隽颢缓下了手上的攻势,和侄子抢食是他觉得最挂不住面子的事,偏偏小枫一直记在心里,时不时偷笑又不能阻止,最让他气不过。瞧他躲都没地方躲,笑到没力,这才让他稍稍扳回一点当叔的优越感。

    「好!我说……我说,你不可以再痒我,手离开离开!」小枫用力喘匀了口气,把隽颢的十根指头抓紧,停了足足有三秒钟之久,正当隽颢满意地准备收手之际,他深吸一口气,然后鼓足力气一举推开他,抬头道:「我说我——才不怕你咧!」

    话落,马上准备逃跑,就算没有鸡腿当奖赏,他也绝不能败在大坏蛋的搔痒之下,不能跟恶势力低头,那会很没面子!

    偏偏,隽颢早就料到他会出怪招,这小家伙别看他单纯,心眼可多着。

    小枫才剛一有念头,就被看穿,立刻又落入他的手掌心,「想逃啊!看你逃哪去!啧啧,亲爱的宝贝儿,你-准-备-受-死-吧!!」隽颢坏心的奸笑起来,一手绕过他的腰从地上捞起,然后,腾出空着的手,五只手指头像只八爪章鱼在他眼前晃……

    「啊----不要啦!不要啦!布布,我怕痒,求求你、求求你,布布,最好了,不然,不然……以后我叫你大帅哥好不好?你不要搔人家痒啦!啊----」看着五指头朝自己来,还没碰到身体,小枫已经先吓得尖叫了。

    「不行,我本来就是帅哥,不差你一个说,你得叫我--帅老公才行!嗯!或者,亲爱的老公也行。」还没听谁这样叫过他,隽颢马上来了点子。

    这回说什么也得把为夫的尊严给讨回来才行,免得这小心机鬼时不时的在心里笑话他。

    一想到这儿,视线下不自觉地落到他红通通的脸庞,那因为计谋失败而微嘟起的小嘴,就像红润的樱桃般美味可口,让他想起几小时前两人的翻云覆雨,才睡下的猛兽又悄悄地苏醒。

    「老……老……」小枫以为这时候,只要布布别再痒他,要他做什么都可以,开口试了几声,却怎么也说不完整,「老…好恶心,我…说不出口啦,布布,可不可以换一个?」他不但说不出口,全身鸡皮疙瘩也跟着立正站好了。

    「换一个呀,我想想我想想,换什么好!」隽颢搓着下巴,一本正经的想着还有什么比老公更恶心的代名词,今天非让小枫肉麻一阵不可。

    他边想边坐回到椅子上,小枫眼看着双脚有机会碰到地,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双脚用力一蹬,果然脱离了恶手的掌控,却把隽颢吓出一身冷汗。

    某自觉聪明的小笨童险些倒栽葱的跌到楼梯底下,隽颢眼捷手快地抱住他,瞬间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却没来的及阻止他的膝盖撞上栏杆。

    「疼!疼疼疼!好疼啊!呜……」小枫摀着发疼的膝盖,使命地搓,眼泪差点不听使唤。

    「有你这么笨的嘛!说跳就跳,也不看看前面就是楼梯了!」隽颢忍不住朝他吼了几句,这家伙就没一天让人省心的,随便逗一逗都能玩出人命。

    「还不都是你吓我!」他嘟着嘴,不满地怪罪眼前的黄鼠狼。

    「我吓你,也没叫你跳楼啊!」隽颢单手帮他揉着,却没怎么见效,瞧他小嘴越翘越高,不由地担心起来。

    他可没忘这小捣蛋有多会折腾人,这不脱了裤子看清楚伤了哪,他不放心,便起身回房。

    小枫一路抱着膝盖,要哭不哭的模样,把隽颢心疼坏了。

    等不及回到房间,半路上他让小枫坐到栏杆面朝着他,正色道:「你这家伙以后想做什么事之前,能不能多考虑一下后果,看你疼成这样,知道我有多难受吗?」他真不想在这浪漫的夜里骂他,可不趁机说说他,就怕下次他真瘸了腿。

    小枫鼓着两个腮帮子听训,本是愉悦的夜晚因为他搞砸,他当然不愿意这样,他也希望自己少闯点祸,只是他好像就是少了根筋……

    他委屈地看着隽颢,答应不了,虽然他很想……

    这就如同隽颢永远也不会告诉他,心里所担心的事一样,难以改变……

    虽然布布总是掩饰得很好,但他确信布布刚刚突然猛搔他痒是为了转移话题,就像过去的每一次,话到嘴边就被推上床解决是一样的,一股固执劲缓缓冒出头来,这分明是两码子事,但却被他缠到了一块。

    有几秒钟的时间,两人僵持已见,就在隽颢脸色愈加阴沈的时候,小枫拉过他的手,捏在掌心里让隽颢顿时发不了脾气。

    欲言又止的他直到纠结的双唇抿到感觉红肿刺痛,才鼓足勇气开口,他话说的很轻,轻到几近乞求的无助:「那布布你呢……以后以后你遇到什么担忧的事,能不能也和我分享……好比刚刚你没有回答的问题…」

    好不容易把话从牙缝里挤了出来,小枫也是豁了出去,「………总是当那个最后被告知的傻子,其实,也是件很难受的事……」

    小枫的话狠狠地往隽颢心头一撞,害他楞了好半晌。一直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没想到早就被看穿了,而且是那么的轻易……

    隽颢心里喀噔一声,「宝贝……」已经习于隐瞒的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所以从刚刚你就知道我……?」计谋失败的大狐狸说不下去了。

    深知隽颢的骄傲本性,小枫笑而不答的响应他的问题。

    无法接受被看穿的事实,隽颢一会儿看向远方,一会儿扒着头发,最后挫败的搭上小枫的肩,幼稚道:「太反常了!这绝对不是我家的宝贝,怎么会一夕变聪明了呢?个性也不一样了!变得好凶!」隽颢捧起他的脸左看右看。

    「哪有不一样!而且我本来就不笨!别又带开话题,故意瞒着我!」他用手指戳戳他的胸口,满意的看着他瑟缩一下身子。变聪明!?小枫窃喜的笑漾上了嘴角。

    「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故意带开话题!更没有瞒着你!」某狐狸继续最后的掙扎,大言不惭的说。

    「有!而且每次都这样!」看不下去布布又想掩飾太平,就想戳破它。

    「真的?举例!」

    「太多了!」

    「有吗?」

    小枫咬咬唇,逼得不得不说出一两件,杀杀他的锐气:「例如你让纪叔叔处理的那份合约、例如香琪从你的休息室走出来、例如路上撞车那次、例如………」

    不等小枫接着说下去,隽颢已经脸色发白的摀住他的嘴。「你……你都知道!?怎么会!?为什么不说!?」一直以为自己隐瞒的很好,没想到,竟是……

    小枫拉下他摀住的手,双目炯炯的望着他,「我知道,可我帮不上忙,不想造成你的麻烦,才没有说。布布,就算没人告诉我,没亲眼见到,我们天天同吃同住,你有什么烦恼,我也会感受的到的,就如同,我的一举一动也逃不过你的眼一样,不是吗」

    小枫的話,让隽颢啞口。

    他昏迷的这一两个月,他那帮亲近的兄弟,到底替他揭发了多少谎话啊!自信的他开始担心小枫到底知道了多少!

    「你呀,就继续装傻下去不好吗!?非得这样一晚上连番打击我不可吗?」隽颢故作哀怨地揪着他,无奈一笑后,把人给搂紧了。此时,他百感交集,挫败的同时,又感受到小枫对他的忍让和理解。

    没有预期中可能的生气,小枫也就大起了胆子,「今天把憋着的话说完了,明天我再接着装傻好了!」

    「装傻还能预告的!」这都什么跟什么了!隽颢啼笑皆非。

    「能啊!」小枫自己也笑了起来,这种说法似乎很不给布布面子。

    「真是感动!你这么体谅我!」

    「不客气,你明白我的苦心就好了!」小枫得寸进尺地继续挖苦隽颢,感觉辩才无碍的布布今晚真的是自尊大受伤,害他笑着不停。

    「你这小浑蛋!」隽颢像只斗败的公鸡一样,输的彻底,但这样的他,又令他想不爱都难!

    「布布!别使诈,你还没说刚刚你想啥呢?」

    「你不是都猜到了还用的着说吗!?」隽颢双手环胸,故意望天。

    「布布!说嘛……」小枫摇着他的手求,话都说开了,不知道以后布布是不是就会对他说实话,或瞒骗的功力又更加升等,让他猜都猜不到。

    「不说!」

    「布布,说嘛说嘛!」小枫使劲的求,又是亲又是抱得直到隽颢软化。

    「以后知道就说知道,不准偷偷装傻!」

    「好,我发誓,布布快说!」

    隽颢被摇到快晕了,才不得不开口,「我感觉那个派翠不会这么轻易认输,像他这样连趣味游戏都这么较真的人,之后肯定会弄些小把戏来!」最后,隽颢还是没把实情说出来,对于一个他想要一辈子保护的人,他是绝对的专.制和坚持,并不是小枫所想的那么容易软化,隽颢这个性和言正簡直是如出一辙。

    小枫再同意不过的拼命点头,他从没见过谁像派翠一样,非要和人争个高下。

    「所以,宝贝!我想你还是委屈点,若有人问起,你就说在家已经玩过一样的拼图了,也免得言语上再次刺激他。」隽颢慎重其事地说,希望能骗过那些急于寻找大哥下落的人。

    「嗯!我知道。」本就不爱出风头的小枫立刻答应下,只是……「布布!你担心的就这件事?」

    「这很严重!像他这么小心眼的人……」隽颢回的有些心虚,但也没其他借口了。

    虽然小枫从没质疑过隽颢,但是这么简单的推理,谁都想得出来,「布布,在你心里,我真的有这么笨吗?」得要有多粗心的人,才会傻到再次用言语公开刺激派翠?

    「这……就很难说了!?有些人犯起傻来,什么事都可能发生……」隽颢忍不住酸他一酸。「比如像刚刚差点跳楼都有………」

    不等隽颢说完,小枫已经一拳往他胸口捶去,隽颢反应迅速地往后退了一步,以为肯定打的到人,小枫使劲力气倾向前,结果落空,忘记自己这是坐在高墙上,重心不稳地往前栽。

    「啊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在空旷无人的雪地回荡,在娇臀几乎要亲到地上时,”才”被人给捞起,惊魂不定的他看到某人想笑不敢笑,极尽扭曲的俊脸,恼羞成怒,用膝盖戳拐他弱处,满意的听到他闷哼一声,不禁笑开了嘴角。

    「哈,你好狠的心啊……」隽颢抱怨的抬起头,视线在触及他那灿烂得意的笑脸猛然顿口。

    「谁叫你那么坏?」边说,粉拳也同时送上。

    「我这样叫坏?」隽颢高高地托起他,倾身向前,「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坏!」说罢,就把自己不容撩拨的欲望给顶向前去,顺便封住引诱他多时的小嘴。

    直到被吻的吸不到气,小枫才反应过来,此坏非彼坏。

    呈现一片空白的脑袋,所有思维全集中到火热的唇上,跟着灵活的舌尖游走,男人的吻一如既往的激烈张狂,却又极尽温柔的呵护,像怕会弄伤他般的小心翼翼。

    站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冰冻世界里,该是冻得发抖的他俩,此时暖的发汗,紧靠着彼此相贴着的部位,火热地简直能溶化掉一座冰山。

    原本只想逗一逗呆蠢萌的宝贝,没料到,竟一发不可收拾。

    静得仿佛只剩他俩的旷野,教人心荡神驰,小枫紧紧地搂上他,忍不住响应他的吻,这或许是他们最大胆的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他恨不能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正当他被吻的喘息不止时,天边一道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光从天上堕落了下来,等两人终于反应过来,小枫惊得尖叫起来,「布布!这就是极光吗?是极光吗!」

    幽蓝的夜空从云缝里,透出一道道光芒,像极了飞梭飘渺的绿色薄纱在星辰间舞动,变换不同的形状,紧接着又变出了紫色的光,好似许多穿着轻纱的精灵在天上嬉戏追逐,彩色的光芒渐渐晕染整个天空,把群山给包裹住,在四周摇曳生辉,搭配着寬阔海面上的倒影,仿佛来到了无垠无际的外太空。

    小枫敛下了眼眸,低头和隽颢对望着,眼底全是心爱的人,衬着美仑美奂的夜空,一股莫名的感动充斥在心口,一时静默无语。

    回想着这一年多来,两人从相认,到相识,最后相爱,经历这么多波折,甚至差点天人永隔,

    他们都不愿放开彼此,太多说不出道不尽的感动,只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诉说.......

    「我爱你,宝贝!」

    「我爱你!」

    两人几乎同时道出了爱语,除了对对方的感动,更有着像誓言般坚定的执念含在里头,隽颢深情的目光圈锁住他柔情的眼眸,叫他不由得化被动为主动地吻住他微凉的唇辫,绵软的小舌在他极富技巧的挑逗下,丢盔弃甲。

    极光小屋里,等待着极光的人疯了似的冲了出来,可此时,他们俩谁都不想停下来,就算明日天塌地崩,谁也不愿放开彼此。

    火热又极具侵略性的吻几乎让他浑身无力,若不是布布强健的体魄托抱着他,恐怕已如一滩软泥瘫在地上,在他好不容易从热吻中醒神,一只手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隔着布料偷偷摸上他被折腾受伤的地方揉着。

    「宝贝,这还痛吗?」明显索爱的问句,让小枫羞赧的像个小女人般,回痛,就是拒绝的意思,回不痛,岂不是明白表示自己也很想要呢!?

    小脸在指头急切地探路下,变得更加地热了,热到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掉到了火焰山里。

    而某人则是快被自己将要爆发的欲望给烧死,「宝贝,再一次可以吗?」隽颢呼吸急促的问道,只是吻,只是隔衣物抚摸已满足不了他了.........
(快捷键 ←)上一章:569 爱意满满的一晚(七) 返回《叔能无过》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