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桑田人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卷结局章和番外 442 大结局

第四卷结局章和番外 442 大结局

文/云卷风舒
桑田人家 | 本章字数:7701 | | 桑田人家txt下载 | 桑田人家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正

    很快,就到了谢策要起身去金陵的日子,腾蜜帮谢策打点好了一切之后,便抱着孩子,交给了自己信得过的下人。

    并且,再三嘱咐,一定要好好看管。

    这边,等谢策刚一出门,腾蜜也是紧紧的跟了上去。

    清河县,春风醉人,金黄黄的油菜花遍满田野,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

    花丛中,蝴蝶和蜜蜂不停的来回穿梭,为自己的好名声努力奋斗。

    不远处的山脚下,那是另外一片景色。

    碧绿的桑林连成片,延绵不见边,那是杨端午的地。

    一阵风吹来,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很是清脆,犹如风铃一般。

    这时候,站在桑树林里的人,会觉得分外清爽,那大大的太阳,几乎都被桑叶给遮挡住了。

    因为有了两个孩子,杨端午已经不需要再经常去地里了,但只要时间方便,杨端午还是习惯性的往那地里去转转,但不是做什么,有时候甚至是带着两个孩子去地里边上转转,也跟在地里忙活的人们打个招呼。

    而此时,倪重阳一般都在忙着诊治的事情,偶尔有时间,也是在看看书什么的。

    两个人日子过的很有规律,虽然简单了些,但也是一片祥和。

    一日,午后,杨端午带着两个孩子外出去玩去了。

    倪重阳因为感觉身体有些疲惫,在家休息,也就没有跟着出去。

    而正当倪重阳准备午睡的时候,下人快步走过来。

    “倪老爷,有人找,他说自己叫谢策。”

    “谢策?”倪重阳恍惚之间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是陌生,但却感觉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一下子,竟想不起这人到底是谁。

    见倪重阳有些迟疑,下人又补上一句说:“他说自己是从西蜀来的,我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下人的意思,是希望给倪重阳找个理由,好让他去打发门口那个西蜀人。

    毕竟,在别人午睡的时候过来打搅,并不是懂礼貌的人做出来的事。

    “西蜀!”

    当这两个字出现的时候,倪重阳的眼前忽然一亮。

    “谢策,西蜀!”倪重阳突然一声惊叹道:“快,快快去请他进来!”

    此时,倪重阳全身的困意,也早已经烟消云散。

    当谢策被请进屋的时候,倪重阳早就穿戴整齐,坐在椅子上等候了。

    “倪大人,好久不见,可都好啊!”谢策未见其人,就先闻其声了。

    屋外实在太冷了,树梢挂下一串串冰棱,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闪闪发光。

    “好冷阿!”美丫贴着门缝,往外看了一眼,又马上缩了回来。

    “姐姐,我们弄点吃的吧。”

    杨端午也刚好有些饿了,这大冷天的,饿的也比往常快些。

    可如今这境况,可不比之前,杨端午找了好一会儿,也就只有些土豆还可以充饥。

    杨端午想了想,便把一家人都叫了过来,围成一圈,准备边生火取暖,边烤土豆。

    这想法马上得到了美丫的支持。

    “好,这个好!我都快被冻死了,赶紧生堆火!”说罢,美丫便自告奋勇,去找柴火了。

    这边,杨端午已经把土豆准备好了,聪明的阿圆,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些发簪,把发簪固定在木棒上,发簪的另外一头,扎着土豆。

    很快,暖暖的火光把屋子里烘的暖暖的,杨端午都觉得整个人的行动都要敏捷了很多。

    “美丫,小心看着点,你那土豆要烤焦了!”谢灵笑着说。

    原来美丫一心取暖,把土豆搁在了一边。都快着火了。

    “阿,我的土豆阿!”美丫大惊失色,赶紧把插着土豆的木棍重新捡起来。

    另外一边,杨端午烤的土豆最好看,黄里带着一点点焦,香气却是十足。

    “我的好啦,我先吃喽。”阿圆嘟着嘴,手上已经开始忙着剥皮了。

    撕开焦黑的外皮,里面金黄色的土豆煞是惹人馋。看着阿圆一脸满足的吃像,二丫也摘下了个土豆,跟着吃起来。

    “味道还真不错!”二丫一脸愉悦的说:“感觉比平时的土豆好吃阿!”

    美丫也早就按捺不住,连吃了两个,边咽边剥皮,好像刚饿了三天似的。

    杨端午觉得好奇,这平平常常的土豆,竟然被她们吃出了馐轸的味道。便也尝了一个。

    果然,这土豆竟然有股淡淡的花香,又甜又细腻。

    思来想去,杨端午最后确定,这奇妙的原因,应该是这柴火,原来,美丫拿过来的柴火,是果木枝。

    林家染坊在周炎的管理下,谢老爷和谢府强大的财力支持下,迅速就走上了正轨,竟然比林老爷接管的时候还给人蒸蒸日上的感觉。

    可是这时,林老爷忽然给谢灵下了邀请函,希望谢灵举家都过来吃个便饭。生怕谢灵不去,还让怀胎三月的林安静亲自过来请。

    谢灵虽不想去,可是看在林安静肚子里的孙子份上,答应过去。

    林安静又过来邀请端午。

    端午正站在池塘边,手里抓着一粒鱼食,在喂鱼呢。

    “怎么好端端地要吃饭?”端午让奴婢把鱼食收起来,拉着林安静坐在亭子里。

    “爹爹说,自从我们两家成为亲戚以来,从来没一起吃过饭,他想弥补点什么。”林安静其实也觉得奇怪,林老爷近来心情颇为不好,怎么请人吃饭却有心情。

    “你爹爹希望什么?我们也好备点礼物过去啊。”端午看来已经答应了。

    林安静笑道:“都是亲戚,客气什么,不用啦。”

    “一点薄礼也是应该的。要不然说我们没礼节可不好的。”

    林安静想了想,道:“我爹爹这几天说他喜欢吃酸的。端午我知道你手艺好,不如酿制点酸梅好了。”

    “哪有男人喜欢吃酸梅的?我倒是听过,孕妇喜欢吃酸的!我知道了,必是你自己想吃,却不好意思向我讨,便故意打着你爹爹的名头。”端午取笑道。

    “哪有,哪有。我是爱吃酸的,可最近我爹爹是真的爱吃酸的。吃着吃着,爹爹还会莫名其妙地落泪。嘀咕着什么当年没有准备酸食给恩人,如今只能他自己一个人吃了。古里古怪的,我都不知他怎么了。”

    端午按照时间推断,林老爷出卖杨康的时候,谢灵肚子里应该正怀着美丫。所以杨康一定是告诉林老爷,谢灵喜欢吃点酸的。可是林老爷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当然更没有给谢灵准备了。

    所以现在林老爷是悔恨难当。

    端午冷笑道:“他也知道啊。”

    “你说什么?”林安静问。

    “没什么。好了,我知道了。”端午说。

    送走了林安静,端午真的做起来糖酸梅。

    李延府上配料很齐全,很快端午就做了两大锅,杨二丫也是孕妇,过来吃了一些。然后端午把它们装进食盒里。

    “端午,其实,娘恨不得杀了林老爷这个混蛋。”谢灵说。

    “娘,说真的,我也很想这样做,可凭良心讲,这次,他是为了保护大哥和大嫂,才惹怒了谢家的人,要不然,林家染坊也不会这么快就变为谢家染坊。”

    如今谢家一手操纵了养蚕,缫丝,制布和染布四个步骤,并且,端午养优质桑蚕的技术也已经教给了他们,谢家的垄断地位更加巩固了。

    只怕是不出三年,大铭朝的经济也要被谢家人所控制了。

    手中握有实权,再加上有钱,到那时,大铭朝的天子不过是个虚设而已,谢家人才是真正的操纵者。

    天下若是有风吹草动的,就必和谢家人有关。

    “谢氏家族将史无前例地昌盛。”谢灵也赞同。

    林家今天的家宴,还是很丰盛的,林老爷特意让林安夜买的都是谢灵一家喜欢吃的,倪重阳也被请了过来,谢灵和林老爷见面时,林老爷双手都在抖动,他的眼神告诉谢灵,他已经认出他们了。

    谢灵想走,暗中对端午说:“端午,林老爷已经知道我们是杨康的家眷了。”

    端午看了林老爷一眼,“娘,不必理会。我们且看看他要耍什么聪明。”

    “家中略备了薄菜,还请诸位不要嫌弃。”林老爷说,“来,我先敬各位一杯。”

    众人举杯敬酒。

    热乎乎的烧酒下肚后,林老爷要大家都吃热菜。

    谢灵一家吃的很开心,林家的人除了散谈并没有说别的什么,似乎这次请他们过来,就是为了联络感情。

    “其实我们是亲戚,也是一家人,日后可是要紧紧依靠在一起,要多走动走动,万不可失去了和气。”林老爷边吃边说。

    谢灵和端午都不说话,美丫和杨宗闰都连连附和。

    然后是林家请来的戏子,在林家临时搭就的戏台上唱戏给他们听。

    端午低声说:“娘,林老爷这次还真用心,为了讨我们开心,还请戏班子来唱戏呢。”

    “谁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他一向都是伪善的很。”谢灵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可我看这次,林老爷是真心的。”端午判断道。

    如今林家已经是这么一副衰败的景象,似乎没这个必要再委屈自己讨好任何人了,除非是真的需要。

    戏子在台上呜呜咽咽,胡琴的声音抑扬顿挫,好像人生一样。充满了辛酸。

    “端午姑娘,我们老爷希望你过来一趟。”耳边的声音忽然传来,端午回头一看,是张叔!

    谢灵此时已经在专注于听戏,并没发现张叔来找端午。

    原来林老爷坐的位置,已经不见了林老爷。

    “你们老爷在何处?”端午问。

    “在灵堂。老爷有话要单独和姑娘说。”张叔一脸诚恳。

    端午于是跟张叔走了过去。

    只有林安夜和倪重阳两个人,看到端午离开了,于是一人也从一个方向跟了过去。

    灵堂里挂着白色的帐幕,洗得雪白,灵堂正中却竖着一个无子碑。

    林老爷屈膝跪在灵堂前面,哭的昏黄的眼白更加浑浊了,他的身体颤抖着,看着端午进来,就对端午跪下。

    “林老爷,你这是做什么?”端午冷冷地说。

    “端午姑娘,其实你已经知道了,你就是杨将军的女儿。而我,曾经对不起杨将军。我之前说的大恩人,就是杨康将军啊。”林老爷哽咽道。

    这么大的人了,还哭的好像个小孩子,端午见了还是有些心软,可一想到要不是林老爷去告密,至少,她现在不会和父亲失散了。

    恨意又从心头升了起来。

    “你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杨端午上前几步,把灵堂掀翻,“我爹爹还会回来的,你们谁都不许这么咒他。”

    张叔忙说:“其实端午姑娘,你一直是恨错了人了。多年来,我们老爷心里也是不好受啊。”

    “什么意思?”杨端午一怔。

    林老爷叹了口气,“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可我还是没忘记那一天,你爹爹带着一车的家眷来投奔我,希望我救救你们。我听了马上带你们来到当时我买下的一个乡村小宅子里。可是,我回家后,谢老爷正好来找我。我夫人看我身上沾着血迹,就问我为甚么。我千不该,万不该,告诉了我夫人你们的情况啊。可是当时,我真的是很相信我夫人。哪怕是现在,我也是深深爱着我夫人。可我夫人毕竟是谢老爷的亲妹妹,她一听说你们就住在乡下,马上就去告诉了谢老爷。我知道后很生气,就过去阻拦,当时我甚至对着谢老爷跪下了。可是谢老爷威胁我说,如果不帮他抓到你们,他就把我夫人带走。我犹豫着,最后,还是妥协了。”

    原来当年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端午长呼一口气,“原来是林夫人告的密。可是,她终归已经死了,我杨端午总不能怪罪一个死人。只是,如我所料,陷害我们的果然是谢家的人。”

    张叔说:“端午姑娘,这下你相信了吧。在当时那个情况下,你要我们老爷能做什么选择呢?”

    是啊,一个是爱妻,一个是恩人,这世间又有谁可以两碗水端平的?

    端午低下头。

    “这些年来,我夜夜梦里都是你爹爹的身影,我对不起他,可是我也是很痛苦的。我的年纪不过和你爹爹差不多大,可如今已经是白发苍苍,哪里好象四五十多岁的男子的样子,倒好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头。只怕也是因为愧疚过度有关的。”林老爷说的很诚恳。

    “端午姑娘,如果你还要怪责我们老爷的话,我再跟你说件事你就不会了。老爷知道了你们的真实身份后,对杨宗闰就好像自己亲生儿子一样,老爷甚至打算写下契约,林家的田庄财产,林安夜和杨宗闰各分一半。”张叔说。

    端午一怔,端午一怔,林家染坊虽然没有了,在娘的心里,端午永远还是长不得的孩子。

    端午心里一暖,“好吧,多谢娘亲。”

    然后她开始收拾行李。

    除了几件冬天穿的袄子,帽子,她几乎什么都不带。带多了繁重,她总是喜欢兮然一身。

    “你这个女孩子,怎么银子也不多带点,出门在外的,没有足够的银子怎么绑身呢。”谢灵说着,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放在了端午的行囊之中“”。

    “这些年来,我夜夜梦里都是你爹爹的身影,我对不起他,可是我也是很痛苦的。我的年纪不过和你爹爹差不多大,可如今已经是白发苍苍,哪里好象四五十多岁的男子的样子。“谁?”毕竟谢诰命夫人智商不够,竟然对谢策的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皇上,”谢策说,“当今皇上,最不喜欢的就是把他的妹妹嫁给我们谢家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当初,是我和太傅一起,杀害了皇上的父皇和皇兄,当今皇上,乃是亲眼目睹血流成河的景象。”

    是啊!那必定是皇上一生的噩梦,每次看到谢策,皇上一定会想起当初那一幕。他怎么肯和谢家的人联姻,自取其辱呢?

    再说了,谢策和长公主若是结合,只怕不知情的百姓会认为谢策和皇族已经和好,这对谢策是好事,对皇族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若是皇上希冀有一天,可以和谢策反目,就更没这个必要了。

    “你的意思是,皇上会百般阻扰?”谢诰命夫人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不要小看皇上的阻扰,如果娘逼迫他太紧了,他干脆放出谣言,说是我们逼婚,那可不好了。”谢策说,“娘,你总不希望为了一场毫无意义的婚姻,让儿子走上

    “是么?只怕是口说无凭。”端午说。

    林老爷坚定的说:“端午姑娘若是不相信,反正今天大家都在了,我就当众把家产给分了,我老了,也不中用了,林家迟早是你们年轻人的。这样可以骂?”

    端午有些感动,可她想到了一个计划。

    “既然你愿意,那不如快点证明给我看。”端午说。

    林老爷抚须点头:“端午姑娘放心,等下我们出去,我就给宗闰契约。”

    林安夜站在门口,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谁?”林老爷喝了一声,林安夜走了出来。

    “安夜,怎么是你?”林老爷垂下脸,愧疚地说,“爹爹害了你一生的幸福,爹爹当初不应该拦着你和端午姑娘的。如果爹爹早知道端午姑娘就是恩人的女儿——”

    “林老爷,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我现在过的很好,我很感谢你当初的阻拦。”端午打断了林老爷的话。

    林安夜两肩抖动着,喃喃道:“爹爹,原来这些年,你一直承受了这么多,可儿子却还总是不听话。儿子对不起你。”

    林老爷叹了口气,“安夜,那是我们欠人家的。你要记住,我们林家,欠了杨康一家人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帮他们,再不能出卖他们了。”

    林安夜重重地点点头。

    “不过,说起杨康这个人,我经商各地,好像在京城听人说,他去了西蜀卖盐,又好像说是去了北狄做生意。我所听说的,都是他还没有遇害。”林安夜回忆着。

    “真的?”杨端午一阵惊喜,“我就知道我爹爹还活着的。我真想去京城问个清楚。”

    “流言不足采信。”林老爷直叹气。

    “可是,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端午郑重说道。

    “可眼下,我最重要的,是保证你们安全。”林老爷说,“安夜,爹爹打算把现有林家的一半财产,都给杨宗闰名下,你不会有意见吧?”

    林安夜点点头,“爹爹,你也说了,这是我们林家欠杨家的。我怎么会不同意呢?”

    在门外的倪重阳,听到了这一切,他转身回到大厅听戏。

    林老爷和众人走了出来,戏子唱好最后一出戏,林安静给了他们赏金就让他们走了。

    然后林老爷当众宣布:“这是契约,一式三份,有老夫亲笔按压。从今以后,林家所有财产,一半归林安夜,另外一半归杨宗闰,至于小女儿林安白的嫁妆,则从两位财产中各出十分之一。这上面写好了各处田庄和珠宝金银的归属。”

    众皆哗然。

    谢灵也是大吃一惊。

    “不,岳父大人,我不能要。”杨宗闰连忙上前,“林家有困难,我反而过来分走这么多财产,我还是人吗?”

    “宗闰,这本就是属于你的。”林老爷深深叹了口气,“如果我这样做,可以平息你我之前的仇恨,却是再值得不过的了。”

    杨宗闰懵住了:“爹爹,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进去我告诉你吧。”林老爷看了一眼谢灵,“夫人,你也进来吧。”

    谢灵双脚却好像被钉住了,动不了。

    “娘,林老爷叫你了。”端午拉了拉谢灵的手,谢灵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端午说:“端午,娘是不是哪里错了?为何林老爷会把财产给我的宗闰?为什么?”

    “娘,您过去听听林老爷怎么说,不就知道了么?”端午柔声安慰谢灵,“林老爷今天做的,也是为了弥补我们,我们还是不要再恨他了,好不好啊娘。”

    人生已经是太多的凄苦,再多一份恨实在是太苦了。

    不如退一步,得海阔天空。

    谢灵苍白的脸上现出难以名状的痛苦来,杨宗闰扶着谢灵,跟着林老爷走了进去。

    端午坐下来,看着桌上的茶点,却没有心思品尝。

    奴婢们三三两两地在她身边打扫。

    倪重阳将手放在她手上。

    她凉凉的手好像盖上了一条轻柔而厚实的被子。

    “端午,跟我去京城吧。知府大人,倒真是难得一见的好官。”倪重阳说,“林安夜在京城生意网也比较多,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网,整顿力量。”

    端午想了想,说:“我知道,我们留在清河县,则会成为瓮中鳖,坐以待毙,并且,谢家现在变得空前强大,我们就算医馆做的再大,桑田买的再多,只怕也不们的对手,还不如去京城搏一搏。”

    倪重阳点点头:“林家若是和我们和好,其实我们实力也会变大。毕竟林家在全国,曾经开了这么多分部,也算是认识了很多人。

    
(快捷键 ←)上一章:441 番外八 返回《桑田人家》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