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梦入斗破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迟来的战斗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迟来的战斗

文/天涯边缘客
梦入斗破 | 本章字数:6971 | | 梦入斗破txt下载 | 梦入斗破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巡案府是每个帝国负责处理各种案件以及收集当地各种情报的机构,作为傲月国都的巡案府自然比之其他地方机构要气派的多。一直追随风逸脚步的岳霆发现突然他在巡案府前停下了脚步,忍不住上前问道:“王爷我们不是要去见侠王吗,为何会来到这里?”

    “是要去见他,只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要先弄明白一件事。这件事恐怕我们的侠王不会坦诚以告,所以还得自己花点心思。”风逸踌躇不前,似在思考着如何从这里面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岳霆是个很合格的意志执行者,知道风逸的用意后他直接迈步上前跟守卫的士兵交涉:“我们是来自紫晶帝国的使者有些事情需要跟巡案使大人交谈,希望两位可以代为通传一声!”岳霆也曾以使者身份来过傲月帝国,比起风逸他显得更加熟络。

    当得知风逸二人的身份,原本不以为然的守卫眼中突然一亮。接着其中一人略显为难的说道:“大人此刻正有其他要务需要处理,恐怕不太方便啊!”紫晶帝国那可是肥羊啊,由于需要借助傲月帝国的名头往来的使者通常会很识时务的打点上下。即便是替他们传话的守卫都会得到不菲的收入,想到今天居然交到如此好运两名士兵心头暗乐。

    不愧是懂得规矩的人,岳霆很自然的取出财物想要上前打点。不过就在此时风逸的声音突然从他背后响起:“你在做什么?”

    “王爷!”岳霆随着风逸的话落退了回去,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前。

    “我问你刚才是在做什么!”风逸的语气比之先前严肃了不少。

    岳霆刚要开口解释,被打断好事的士兵先不耐烦了:“我家大人现在没有功夫招呼你们,你们还是过段时间再来吧!”如果是其他帝国的使者守卫的士兵或许不敢如此放肆,但谁让紫晶帝国是看傲月脸色行事的帝国呢。长久的软弱已经让傲月帝国的人不对紫晶帝国前来的使者存在什么尊重观念了,而打点这些关节已经成了商君泽默许的规矩。反正紫晶帝国财大气粗,也没有必要为了省这点小钱伤了和气。

    “王爷有所不知,我们紫晶帝国历来出使这边都需要打通这些关节。不给这些守卫一点好处,他们是不会帮我们通传的。国主不愿在这些细节上计较,也就随他们去了!”没有理会守卫的话,岳霆恭敬的向风逸解释道。

    原本神色肃穆的风逸,因为岳霆的话突然笑了:“也是!形势如此,国主大人的做法也无可厚非。只不过现在的紫晶帝国我说了算,他那一套在我这里可行不通。你是个很细心的人,只是有时候细心过头了也未必是好事。看在你也追随了我一段时间的份上,你家王爷今天就好好给你上一课。跟上!”

    随意的吩咐完,风逸迈步朝巡案府门口走去。毫无意外他刚上前几步,就被守卫拦住:“我们的话你——”

    “啊!!”两名守卫在伸出手的瞬间便被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弹飞出去,随着一声轰隆的巨响森严的巡案府大门被倒飞而出的两人撞的粉碎。让人意外的是坚固的大门支离破碎,而两个实力并不算高的守卫还有力气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抬手止住了岳霆即将开口的话,风逸平淡的说道:“别说话也别插手,你要做的只是看着。记住这种废话太多的人,一般都是龙套宿命。即使出手惩罚了他们,也根本不用担心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巨大的动静不但引起了巡案府的注意,连周边往来的行人都被吸引了过来。风逸回头对着身后的人群微微一扫,顿时这些聚集起来的人马上一哄而散:“杀人啦,有人硬闯巡案府了!”

    随手一掌将大门上方烫金的巡案府匾额击落下来,风逸如同闲庭散步般继续向前走去。直到一声咔擦的响声出现,岳霆才发现象征巡案府地位的匾额已经被风逸踩作两段。岳霆刚张开口想起风逸的话又立刻闭上,叹息一声他还是跟了过去只是很谨慎的绕开了已经断裂的匾额。以风逸紫晶帝国摄政王的身份自然不必担心会因为惩罚两个守卫引来傲月帝国追究,但他这公然侮辱巡案府的行为会让傲月帝国善罢甘休吗?岳霆的脚步很沉重,他不明白为何向来很有分寸的王爷此刻会做出如此偏激疯狂的行为。

    “尊重是互相的,当别人对你失去尊重之时。你依旧选择去尊重别人,那么你在尊重别人的同时也是在侮辱你自己。我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但别人招惹上我,我就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人可以活得没有价值,因为大多数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但尊严是作为人的底线,正是有了这个东西你活着才会像一个人!”如果是前几天的风逸,大概还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只不过在见到洛轻盈的洛神画像之后,风逸的观念开始变得不同了。一个人如果面对自己所爱之人首先感到的是自卑,那他该是多么的悲凉。在她面前卑微也就罢了,如今连区区的守卫都在他面前高人一等。难道比起自己来这些守卫还与她更般配不成,想到这里风逸就有一种杀人的冲动。不得不说只要涉及到跟洛轻盈相关的东西,风逸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此刻他算是自己进了死胡同,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正好撞了上来。

    还在消化风逸这番话的岳霆被巡案府里一阵急促整齐的脚步声打断,这些赶过来的人气息都算不上弱。几十道气势凝聚在一起,已经算是相当可观的震慑了:“哪里来的狂徒,居然敢在我傲月皇城生事!”

    “蚍蜉撼树,自不量力!”不等这些守卫接近,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浪从风逸四周远远的荡漾开去。斗气外放是所有斗者都可以做到的,但能够让外放的斗气造成实质化的伤害,那唯有罕见的斗气属性觉醒的强者。风逸外放而出的能量气场明显比之实质化的火焰更甚,虽早听闻风逸的强大,但见到眼前这一幕岳霆依旧感觉很是震撼。

    铿锵有力的声音很快淹没在了这无尽的热浪之中,若非风逸手下留情恐怕这些人已经沦为一片焦炭。斗尊绝对属于四国范围的顶尖人物,这些常人眼中已经不俗的斗者面对风逸实在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不过这种现象也不尽然,一道凌厉的剑势破开热浪直指风逸。那是一名斗宗级别的强者,风逸收敛力量的攻击还不足以使其丧失战斗力。只不过这名斗宗强者的剑也只能抵达风逸面前三尺就再难寸进,面对由朱雀之力加持的火焰屏障这名强者手中的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这下对方彻底慌乱了,他手中的剑可凌驾凡品之上的宝器。能够如此随意焚坏宝器的火焰绝非凡物,于是对方惊呼道:“这是异火之力,这怎么可能!”

    但凡世间之事超出寻常便被视为诡异,而这条定律在修者之间同样实用。所谓异火其实算不得太过罕见的东西,只不过此物背后牵扯的关系网就不得不引起他人的重视了。修者之间的异常现象无外乎比之常见的力量更为强大,这种强大的定义是建立于传承的功法之上。一些极其强大的功法修炼到一定程度会衍生出一种凌驾于寻常力量之上的诡异力量,这种新生的力量便是所谓异的源头。诸如火属性的异火、金属性的雷罡以及木属性的风煞等称谓,便是世人强加给这些力量的名字。异力的掌控者未必就拥有不可战胜的实力,但他们的背后必然存在一个实力超然的大家族。眼前这位斗宗强者忌惮的明显属于后者,一个传承异力的大家族其实力甚至可以媲美一个帝国。

    关于这些异力还存在一个大陆异力排行榜,这份排行榜其实也是大陆各大势力间的高低划分。而参杂在这些异力中间的还有一些天之力,由于世人眼中并不具备这种观念而被统称为异。这名斗宗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此刻他所面对的正是这种不为人知的天之力,吞噬过九黎之伤而后觉醒的朱雀圣炎。单属性的九黎之伤尚且能够抗衡异火榜第二的紫心轮回火堪比昙花一现的玄净天火,那么进化版的朱雀圣炎恐怕拥有近乎超越天之力的潜力。

    没有理会这名一脸苍白的斗宗,风逸的视线落到了他的正前方。火浪平息,同样消失的还有风逸的身影。“轰!”一声巨大的轰鸣在周围带起滚滚尘烟,残破的假山上是那名气若游丝的斗宗狼狈的身影。

    “别担心,本王还不至于跟一个小辈动真格!你就是这里的管事吧,希望本王的到来没有打扰到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个小小的巡案使居然拥有斗尊的实力。不愧是傲月帝国的作派,当真是让人羡慕啊!”风逸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最后赶到的一行人面前,他随意之间展现出的力量顿时让其他人如临大敌。

    “保护大人!”锦衣男子周围的几名斗皇,下意识的朝风逸靠了过去。

    “聒噪!”随意的朝着几名斗皇扫视一眼,几人顿时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喷出,他们各自搀扶着后退到一边。玄妙的道术使得风逸达到面对实力弱小的对手已经不需要出手的地步,只不过这种不存在他人理念中的力量操控方式让他在常人面前更添一分神秘色彩。比如原本想要出手的这位巡案使,在明白彼此差距的情况下立刻老实了下来。

    平息了一下自己此刻激荡的心情,巡案使努力使自己语气显得自然:“不知尊驾究竟是何方神圣,来我巡案府又有什么目的?虽然尊驾实力强大,但也别忘了在西竹范围以内可不是你能胡作非为的!”

    “四大帝国的规定,从来就不足以成为你们放肆的理由。或许正是在这种稳定的环境中生存的太久,以至于让你们忘记了这个大陆的本质。强者为尊,而弱者是没有权力要求什么的!我的意思你清楚吧,嗯?”不带掩饰的嘲讽,风逸一脸讽刺的看着眼前这位巡案使。

    “我不否认尊驾的强大,只不过你的这种强大用于挑衅四帝的威严就显得太过自不量力了!”似乎有了四帝这块招牌,这位巡案使底气也变得很充足了。一股属于斗尊的气势从他身上弥漫开来,他毫不退避的回视风逸的目光。

    然而他的这份硬朗并没持续太久,面对风逸足以对抗斗圣的全开气场他连站着都异常困难。不仅是他,连同整座巡案府都在这磅礴的气势中摇摇欲坠。“轰!”挥手之际比之方才更加响亮的震动让其他人屏住了呼吸,踩着碎步风逸慢慢走向一边废墟中犹自咳着鲜血的巡案使:“别用四帝的名讳来抬高自己的身价,你不配!”

    没有再理会那将近半废的巡案使,风逸向着场中几位还有行动能力的斗皇吩咐道:“如果你们这里已经没有了足以反抗我的存在,那么别试图忤逆我就是你们此刻唯一的生存之道。现在我想要知道上个月我紫晶帝国使团在这边覆灭的详细信息,谁能去把这件事收录的卷宗拿过来?”

    “你凭什么——”一声不算完整的质问,换来的却是身边三名同伴的同时惨叫。吞了吞口水,这名唯一站立着的斗皇连仅存的一点勇气都丧失了。

    “我倒是忘记了,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似乎也用不了这么多人。既然你先开口了,这件差事就交给你去办吧!你刚才似乎还有其他话想说,现在你可以继续了。善意提醒你一句,我此刻造成的轰动性质上已经构成冒犯你们傲月帝国。所以在这个冒犯过程中有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根本无关紧要,你们现在之所以都还活着完全取决于我个人心情。想清楚这个问题,再来考虑要不要继续用你的愚蠢来挑战我的耐心吧!”风逸迈步走向近在眼前的大堂,他的一个个脚步如同惊雷击打在这位斗皇心头。终于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这位斗皇的心跳才逐渐平复。

    “你有半柱香的时间,这应该是我耐心的极限吧!”依旧是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但此刻这位斗皇却不敢有半分怠慢。他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甚至不自觉的用上了斗气。

    坐在巡案府大堂的高座之上,风逸平淡的看着堂下。这里是西竹,因此他并不在乎自己的举动会带来任何影响。规矩都是定下来给别人遵守的,而他是西竹的王是定这个规矩的人。他可以容许自己低调,但这并不妨碍他偶尔想要高调的兴致。平淡的目光逐渐出现焦距,他轻笑着看向走进来的岳霆:“比起往常恭维的走进来,这次昂首挺胸走进来有没有一种其他感觉?不是不可以弯腰,但偶尔也得把身体挺直了。不然一旦成了习惯,你以后都得抬头去仰望别人了!”

    “王爷的教诲卑职明白了,多谢王爷!”岳霆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这个时候跟风逸说什么大局是很愚蠢的事。而且他也愿意去相信风逸,能够在各大帝国混的风生水起的洛先生又怎么会是行事莽撞之人。

    风逸微微颔首,然后两人之间就彻底沉默了下来。那名斗皇比预期的时间来的更早,他拿着卷宗恭敬的站在堂下:“大——大人,这就是你要的东西!”不敢斥责风逸逾越礼数的行为,这名斗皇有些忐忑的说道。

    “很好,现在打开你手里的卷宗。然后我问,你答!”风逸平淡的下达命令。

    “是!”这名斗皇立刻打开卷宗。

    “先谈谈时间吧,案子发生在什么时候!”

    “是在上月十六日凌晨时分!”

    “地点是在哪里?”

    “晓雾峰山脚的晚枫林!”

    “凶手想必你们已经找到了,说说吧!”

    “是寒沧岭上的惯匪,已经在侠王殿下的命令下伏法了!”

    “时间!”

    风逸的话让这名斗皇愣了一下,随即他才醒悟道:“十六日正午!”

    风逸突然笑了:“不愧是傲月帝国,这办事效率当真神速。晓雾峰离皇城虽算不得远,但也绝对说不得近。从得到消息到解决问题前后还不到十个时辰,我好奇的是这么神速的处理方式你们巡案府是如何掌握到消息的?”巡案府调查案件其流程可是相当复杂的,这么迅捷的处理方式明显不属于他们的行事风格。既然这件事牵扯到了侠王,其结果就有几分耐人寻味了。

    “此事说来也有些巧合,当时侠王府正好因为王妃在悬空寺遭歹人袭击的事出动。在队伍返回时刚好遇到被袭击的紫晶使团,于是就顺便处理了一切。我们也是后来得到消息,就按照案发的情况记录了下来!”

    风逸露出一丝了然之色,而不等他再次询问一股具备压迫性的气势瞬间覆盖在了整座大堂:“我当是谁有胆量公然袭击我傲月帝国巡案府,原来是紫晶帝国摄政王驾临。小王真是有失远迎了,怠慢之处还请王爷莫怪!”虽是道歉的声音,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出半分声音主人的善意。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位身着玄色锦衣的英俊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堂中央。男子保养得宜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但却具备着让人难以直视的威严。

    “卑职见过侠王殿下!”堂下斗皇的称呼道出了来者的身份,此人便是傲月帝国的侠王莫君卿。没有理会这名斗皇莫君卿此刻眼中只有堂上的风逸,他没有料到他跟风逸的第一次会面会是这样的场景。傲月帝国皇城在他的治理下可是第一次受到如此挑衅,他看着风逸极力压制着自己愤怒的情绪。

    “原来是傲月侠王,王爷来的可正是时候。本王正在了解我紫晶使团在贵国出事的始末,既然此事是由王爷平息那么有些疑惑还得听听王爷解释!”绝口不提自己无礼之举,风逸抓住紫晶使团一事不放。

    “哼,此事本王已经跟你们国主交涉过没有再向王爷解释的必要。反倒是王爷一来就一副盛气凌人的问罪姿态,这份威风连本王都自愧不如。比起我的解释,我倒觉得王爷是不是应该对自己的无礼向我解释!”既然脸皮已经撕破,莫君卿显然已经失去了继续交涉的耐心。都是久居人上的人物,又有谁是吃的了亏的主!

    “呵呵,那可真是巧了,本王也没有心情解释什么!至于王爷所说的自愧不如,这没有试过又如何知道?我可以将这理解为王爷的宣战吗,那么本王就却之不恭了!”随着一声轻笑,风逸已然拍座而起。失去踪影的大殿中一声响亮的剑鸣让人格外心惊,风逸的出手过于突然,莫君卿显然有些始料未及。

    青莲剑典风逸已经运用的十分纯熟了,难得面对莫君卿这样的对手他可以做到毫无保留。影步配合仰天长笑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成了咫尺之间,莫君卿同样是用剑高手。实力强于风逸的他面对四周紧密的剑网仅仅只是一惊就展开了严密的防守,阻挡住风逸的攻势他冷然道:“早就听说王爷剑道造诣极高,能够见识我也是求之不得!”

    似有些不服师尊对风逸剑道的评价,莫君卿转守为攻长剑横扫逼退风逸。而风逸则剑势一转,一式碧落九天破开屋顶凌空而上。面对莫君卿这样的对手只有在足够辽阔的空间展开速度优势方可一战,眼下的环境明显对他不利。莫君卿果然不甘落后,一式大范围的攻击对着风逸斩去。他也认识到风逸速度的优势,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阻碍他的速度。不过他低估了青莲剑典的威力,风逸反手一式青天揽月顿扫莫君卿的攻势。在对方愣神之际已然踩着影步再度近身,莫君卿熟练的展开防守。然而他的脸色很快一变,此刻的风逸施展的已经不再是犀利的青莲剑典。连绵不绝的秋水剑法倾泻而下,莫君卿顿时处于完全被压制的状态。与克敌制胜的青莲剑典不同,秋水剑法是以持续性见长。一旦被秋水剑法压制就很难有反攻机会,而秋水剑法会随着施展变得更强劲不会存在招式变老后劲不足的缺点,可以说是越战越勇。

    青莲剑典跟秋水剑法是两套截然相反的极端剑诀,风逸之前用青莲剑典抢攻实则是在给莫君卿错觉。若是最开始运用秋水剑法恐怕绝难压制莫君卿的反攻,此刻的莫君卿显然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面对风逸越来越强大的压制,莫君卿终于明白师尊为何对此人评价如此之高。

    “精通两种截然不同的顶级剑法甚至修炼到优势互补的境界,虽然不清楚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承认自己小看你了洛逸,此刻你已经具备成为我对手的资格了。就让我们真正一战吧,虽然这一战来得晚了一些!”莫君卿突然笑了,此刻那股胸中愤怒的情绪已然不见。久违的热血在心头涌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对战斗的渴望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二章 侠王莫君卿 返回《梦入斗破》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