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最强法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4章 掏枪

正文 第24章 掏枪

文/二头鲍
最强法医 | 本章字数:4951 | | 最强法医txt下载 | 最强法医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任国金用力点头,转身去打电话安排人手去了。

    “二叔,现在怎么办?”一人上前询问道。

    任立文刚要开口,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翻出来一看,却是挖坟那两人。先前他们叫醒了那二人,让他们继续挖,一定要找到智云和尚的坟墓。

    “任老大,那老和尚的坟,我们找到了。”电话里传来兴奋的声音。

    不过任立文哪里高兴的起来,考虑了一下,嘱咐二人原地守着,就挂断了电话。

    “国金,你守着大哥,我和晨阳他们先去看看那坟。”任立文起身道。

    安排妥当,任立文立刻带着两人,原路返回。

    人死不能复生,报仇是一方面,另一边,那神秘人委托的事情也不能不做,因为神秘人允诺了重金。

    三人脚程极快,一刻钟的功夫,便回到了福泉寺。

    “坟呢。”任立文也没什么好脸色,沉着脸。

    那二人瞧出任立文脸色不好看,也不敢多说,连忙引着三人到坑前。

    当初,智云和尚下葬的时候,也没有立下碑,任立武也是费了好大劲,才探问到,智云和尚曾今嘱咐过,等他死了,就把他埋在福泉寺后院,可具体在哪里,恐怕只有当初埋人的那几个和尚知道了。

    但那几个和尚早就离开,任立武也只能雇用人,打算把后院空地全部挖一遍,想靠这样的办法找到坟墓。

    不曾想,还真让二人给挖到了。

    任立文走到坑边往下一看,就见足有三米深的坑底,露出半口棺材来。

    叫人奇怪的是,那棺材上竟然钉着两条黄色绸布,交叉成十字,绸布上,隐约还有一些红色的纹路痕迹。

    “任老大,现在怎么办?”二人中,稍年轻一些,塌鼻子的人问道。

    任立文一挥手,道:“挖,把棺材给我挖出来,晨阳,你们也帮忙。”

    四人立刻动手,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把整副棺材挖出来。

    任晨阳抹了一把汗,问道:“二叔,开馆吗?”

    虽然如今已经日沉西山,他们又在山的背阳面,四下里黑沉沉的,不过几人都是胆大之人,手下都见过血,自然不怕一具尸体。

    那塌鼻子的年轻人脸色发慌,嘀咕道:“真开啊,我听说那智云和尚死的好惨,死不瞑目,化作厉鬼了呢。”

    任立文狠狠瞪了他一眼,沉声道:“开!”

    几人不敢违逆,下到坑底,撕了棺材上的黄绸,四人合力,直接启开了棺盖。

    “咦,怎么没有尸体。”任晨阳借着天边最后一缕光亮,往棺材里一瞧,直接咦了一声。

    那塌鼻子年轻人浑身发抖,道:“没有尸体,那肯定是尸变了,变作僵尸跑了。”

    任晨阳听的心烦,一脚踹开塌鼻子,拿出手机往棺材里照了照,道:“二叔,这里有个玉盒子,好像不是骨灰盒,嗯,玉好像还不错,应该挺值钱的。”

    “玉盒子?”任立文一惊,也跳下坑去,探头一看。

    就见棺材里空荡荡,只在中央摆放了一方玉盒,玉质发黑,四四方方,上面有好多精美的雕纹,就如任晨阳所说,的确不像骨灰盒。

    “打开看看,说不定老板要找的佛像就在里面。”任立文想了想道。

    那神秘人曾跟他们说,他要找的佛像要么在姚慧慧身上,要么就在智云和尚身上,所以他们才来挖坟。

    任晨阳也没多说,探手抽调玉盒外的插销,打开了玉盒。

    就在玉盒开启的一刹那,一股浓重的黑气从玉盒中溢出,好似有灵性一样,一分为五,如利箭般的射向在场五人。

    “这”离得最近的任晨阳首当其冲,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那黑气便钻进他的眉心,人立刻没了声息。

    任立文武功最高,目力也是惊人,黑气出现的瞬间,就心血来潮,有一种危险的感觉,脚下一弯,立刻跳出了三米深坑。

    不过他反应再快,哪里又快过这黑气。

    黑气瞬间追至,从任立文后心钻入。下一刻,保持着转身逃跑的动作,僵了僵,闷头栽在地上。

    瞬息之间,黑气飞出,五人全部死亡。

    而取了五人性命,黑气又蜷缩回去,啪嗒一声,玉盒重新盖上,四下里寂静一片,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山下,镇上一家旅馆里,姚慧慧缓缓睁开眼睛,茫然了一下,猛的坐起身来。

    “你别乱动,小心伤口。”**边的张沐连忙道。

    姚慧慧四下一看,眉头皱了皱,探手就扣住了张沐咽喉,寒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

    “疼,你赶紧松手。”张沐连忙喊道,这姚慧慧手似铁钳,他又不敢运转魔功,要这么被姚慧慧给掐死了,那才叫冤枉呢。

    姚慧慧手上了松了两分力气,但还是紧紧锁住张沐喉咙,再次问道:“我晕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呢?你别告诉我,他突然好心,放过我了。”

    她警惕心不是一般的重,立刻怀疑起了张沐。

    张沐忙解释道:“他不是好心,是正巧有人过来了,他怕被人看到,就走了,然后我就带着你下山,帮你处理了伤口。”

    “就这样?”姚慧慧显然还是不信。

    张沐连忙点头,除此之外,他实在找不到别的借口,总不能说,那任立武是被我杀了吧。

    沉吟一下,姚慧慧还是松了手,一方面是先前张沐救过她,她还是有些相信张沐的,二来也是不太相信张沐出手赶走了任立武,她醒来立刻动手,也是有几分试探张沐的意思在。

    张沐反应迟钝,只知道喊疼,显然是不会武功的。

    “谢谢。”姚慧慧摸了摸泄,已经包扎好。

    张沐揉着脖子,道:“这还像句话,我说你这人也真是的,我好心好意的救你,你还老怀疑我。对了,那家伙是谁,为什么跟你动手?”

    姚慧慧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确,张沐好心的救了自己,而自己却那样对待他,的确不合适。

    不过听张沐问起任立武,姚慧慧还是干脆的摇摇头,道:“跟你没关系,知道太多,对你不好。”

    话到这里,姚慧慧突地脸色大变,一下子冲到张沐面前,探手在张沐脖间一扯,咬牙切齿道:“你还敢说跟他们没关系,这是什么!”

    她手中紧紧抓着的东西,正是张沐从黑金那里得到的玉佛。

    张沐犹在一脸糊涂,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没事儿抢我东西干嘛?”

    那玉佛,张沐戴在脖子上就难受,此番也是为了试探姚慧慧,才特意戴起来。眼下看到姚慧慧反应,几乎可以瞬间确定,玉佛跟姚慧慧有关,或者说跟那个智云和尚有关。

    “你的东西?”姚慧慧双眼通红,浑身都在颤抖。

    张沐道:“对啊,我的东西,前几年我来香山,去过那福泉寺,碰到个老和尚,是他给我的。”

    “当真。”姚慧慧厉声喝道。

    张沐用力点头,随后不耐烦的道:“说了你又不信,你既然想要,给你就是了,一块破玉坠嘛,也不是什么好玉,不值两个钱。”

    这玉佛,天生与张沐相克,若非要探查玉佛主人,张沐早就扔了。

    姚慧慧一屁股坐了回去,呆呆的看着手中玉佛,好半晌,眼圈突地湿红起来,把玉佛放在心口,低低的啜泣起来。

    山上给姚慧慧看伤口的时候,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好像不怕死一样,不曾想,也有这么柔软一面。

    “你怎么了,这玉佛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那智云和尚,你该不会认识吧。”张沐问道。

    姚慧慧抬头,已是泪如雨下,点点头,道:“你说的智云和尚,是我爷爷。而这玉佛,是爷爷的,他一直带在身上。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把玉佛给你,但爷爷既然给你了,那你肯定是个好人。你能把玉佛给我吗?对了,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名字。”

    现在才想起问我叫什么?张沐暗暗腹诽,大度道:“原来是这样,我叫张沐,既然这东西是你爷爷的,那给你就是了。”

    不过张沐也不免好奇,当初智云和尚为何要把这玉佛给黑金,说黑金是好人,那简直是笑话。莫非是想借助玉佛的力量,化解黑金身上的戾气?

    一时间,张沐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看姚慧慧小心翼翼的收起玉佛,道:“你该饿了吧,我们出去吃点儿东西吧。”

    因为玉佛,姚慧慧对张沐敌意大减,抹去眼泪,点了点头。一到水阳,她就被任立武的人追杀,一连几天,早就饿的不轻。

    带着姚慧慧找了个夜市摊,点了几个菜。

    姚慧慧也是饿坏了,没跟张沐客气,狼吞虎咽起来。

    张沐倒是没什么食欲,此番他来香山,主要目的是想找到这玉佛的主人。玉佛中的力量,是属于修真者的力量,虽然跟张沐相克,但能找到一个修真者,对张沐而言也是意义重大。

    如今人是找到了,可已经死了,张沐也准备打道回府。

    至于姚慧慧,还有任家,任家后面的神秘人,张沐却不怎么关心。这任家只要不惹到自己头上,张沐才懒得搭理他们。

    正胡乱想着,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

    “张沐,是你!”

    张沐扭头一看,果不其然,正是常静,看到自己,已经快步走了过来。

    “张沐,你怎么回事儿,下午集合的时候就没看见你,给你打电话又不接,害得我们差点儿打电话报警。”常静气鼓鼓的,上来就质问起来。

    下午集合上山的时候,常静就发现张沐不见了,罗志斌倒是跟她说了,张沐没打算跟团上山。不过常静心里还是有个疙瘩,担心张沐的情况。

    常静知道因为自己,让张沐惹上了任军,怕事后任军又找张沐麻烦。所以傍晚带团下山之后,就自己出来找,原本打算直接去问任军的,可不曾想任军也找不到,正苦恼,突然在夜市摊上看到了张沐。

    这事张沐也有错,便道:“不好意思啊,忘了跟你打招呼了,不过我不是跟老罗说了我不上山嘛,他没有跟你说?”

    常静一屁股坐下,道:“他倒是说了,不过我不是担心你吗?”

    “担心我?”张沐不明白了,心道我们也不熟吧,总共才见过两面。

    见张沐目光不对,常静顿觉口误,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是说,因为我你惹了任军,我怕他再找你麻烦。”

    原来如此,张沐明白过来,一时间对常静也多了许多好感,笑了笑道:“没事儿,他不敢再来的。”

    有中午那教训,张沐相信,只要任军不是猪脑子,就不会再来找自己麻烦。

    常静点点头,他可是见识过张沐身手的。

    这时,常静也注意到了旁边的姚慧慧,姚慧慧虽然换了自带的衣服,不过还是老样子。她那一身打扮,就算是在这偏僻的小乡镇,也显得极为另类。

    不过常静倒是发现姚慧慧长的很漂亮,甚至还不在自己之下,不免诧异,低声道:“她是谁啊,你朋友吗,怎么穿成这样,不过人倒是挺漂亮的。”

    穿成这样?张沐愣了愣,才醒悟过来,姚慧慧这打扮,的确有够另类的。

    姚慧慧的来历,张沐倒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随口胡诌道:“嗯,刚认识的,说被人骗了,没钱吃饭,我看她可怜,就请她吃饭。”

    常静点点头,没有任何的怀疑,道:“没看出来你还挺好心的。”

    “那是。”张沐不免老脸一红,撒谎,果然不是自己擅长的啊。

    正聊着,远处晃晃悠悠走来三人,哼哼哈哈的,一看就喝了不少,张沐打眼一瞧,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因为中央那人,竟是任军。

    “他怎么来了。”常静也注意到了任军,连忙对张沐道:“我们赶紧走吧,叫他看见了又麻烦。”

    张沐也是这个意思,倒不是怕被任军看到自己跟常静在一起,主要是姚慧慧,那任家在万安镇势力庞大,现在任立武死了,肯定发疯的在找姚慧慧。

    不过这有的时候,麻烦来了,便是想躲也躲不掉,张沐刚起身,就被任军看到了。

    或者说,任军一眼就看到了常静。

    “静静!”任军三两步就跑了上来,刚喊了一句,就看到了张沐,眉毛一挑,立刻骂道:“***,又是你小子。中午刚教训过你,你怎么又缠着静静,找打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23章 开棺 返回《最强法医》目录 下一章:第25章 动私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