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新郎旧夫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31.亲生父母

正文 131.亲生父母

文/安晓溪
新郎旧夫 | 本章字数:7795 | | 新郎旧夫txt下载 | 新郎旧夫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不想动索性就不动了,任由沈亦辰给自己弄吃的弄喝的,她只管乖乖地张嘴就好。躺在床上不动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安颜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快六点,还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沈父沈母和第一天去上学的小忆都回来了,而安大小姐还不自知的继续呼呼大睡呢!

    一进门就看到儿子神清气爽的坐在客厅里敲电脑,沈父一向严肃,没有说什么,不过沈母就不一样了,跑过去坐在沈亦辰身边。指了指楼上,悄悄的问道,“搞定了?”

    沈亦辰自然明白母亲的意思,露出一个狐狸般狡猾的笑,转头看着沈母点了点头,“嗯。”

    “好样的,真不愧是我儿子,效率就是高!”沈母拍了拍沈亦辰的肩膀夸赞道,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神秘兮兮地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沈母之所以会这么问,自然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这个问题,因为她不小心瞟了一眼儿子的电脑,还以为他是坐在这里专心工作呢,原来这小子居然在看婚纱!

    沈亦辰看着自己的母亲,认真的回答道,“婚纱我已经定好了,酒店也已经敲定了,蜜月旅行也已经安排好了,婚礼就定在半个月之后。”

    沈母:“”她的儿子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他们不就是出去一天吗,而且这一天他还生命发烧了。怎么这刚一回来,他不太搞定了自己的儿媳妇,居然连婚纱和举行婚礼的酒店都订好了,那她做什么呢?

    “剩下的锁事就请妈帮忙处理了。宾客名单、伴手礼、用什么牌子的酒等等这些,这半个月我可能会忙一点儿,提前把工作做完,我要腾出一个月的时间来去度蜜月!”沈亦辰搂着沈母的肩膀说道。

    他的时间真的不多,大的事情由他做主,小事就交给沈母去弄吧,反正沈母也乐得高兴。他还得赶紧把工作处理一下,上一次就没有度蜜月。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去度蜜月!

    筹备婚礼的事一直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唯独安颜自己被蒙在鼓里,她只知道自己那天两人有了那么亲密的行为之后,沈亦辰就变得非常忙,经常白天见不到人,早上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去上班了,而晚上她睡觉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

    一天之中他们见面的时候通常是在深夜,他工作完回到老宅,洗完澡便跑上了她的床,他自己的房间也不回了,直接把安颜睡的客房当成了他们的卧室。

    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了四天,终于第五天沈亦辰贴着安颜躺下,炙热的吻落在她的脖子后颈,意欲求、欢的时候,安颜再也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沈亦辰,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你金屋藏娇的情人吗,白天见不得光,只能晚上的时候你才能出现一会儿,施舍一点你的温柔?”安颜哭着问道。

    是的,她哭了,自沈亦辰吻上她脖颈的那一刻起,所以的委屈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说着说着眼泪便哗哗地掉了下来。

    看到她满脸的眼泪,沈亦辰彻底慌了,原本他还不觉得怎么样,经安颜这么一问,他才发觉自己做的好像是有点不太对,白天跟她几乎是零交流,而每天深夜却来和她做那事,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是冲她的身体去的,即便是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他却没有表达好。

    “对不起,颜颜,你别哭,是我不对,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沈亦辰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轻声安慰着,“你是我的妻子,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也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女人,我不准你这么说你自己。”

    直到沈亦辰说到‘妻子’两个字,安颜这才猛然间想起,那天去妈妈家的时候,妈妈给了她一本结婚证,她和沈亦辰的结婚证,她居然都忘了她是沈亦辰合法妻子的身份,自己刚刚居然还说了什么情人,真是掉价。

    想到这里,安颜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是自己忘了自己的身份,这大半夜的居然和累了一天的沈亦辰闹这出,这不是一个贤惠妻子的所为,那天妈妈一再的说,让她做好沈亦辰的贤内助,在家相夫教子,为沈家开枝散叶等等,自己居然忘了!

    看到脸红的安颜,沈亦辰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她水水嫩嫩的小脸,笑着打趣她,“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你可是我的正牌夫人,那可是有法律效力的。”

    被他这样一说,安颜的脸更红了,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自己的小舌头说道,“我忘了。”

    对于安颜的这个说法,沈亦辰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居然还有人忘了自己已婚的身份,却自发自觉得往‘情人’这个不太好听的名词上靠。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谁让自己根本就还没给人家一个盛大的婚礼呢?不然,她这辈子就是想忘也忘不了呢!

    想到这里,沈亦辰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安颜说一下了,而且他们婚礼还有十天就举行了,总不能让她稀里糊涂地跟他进礼堂吧?所谓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天话都已经说到这了,索性他就趁着今天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吧。

    于是沈亦辰一五一十的把计划婚礼、婚纱礼服、酒店礼堂、还有之后的蜜月旅行一股脑的全都告诉了安颜,安颜虽然震惊,但同样很惊喜,在这个世界上,能有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绞尽脑汁的要给她一个盛大而又难忘的婚礼和蜜月,她怎么能不开心,怎么能不感动呢?

    说完婚礼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开心又感动的安颜这一次主动扑倒了沈先生,而沈先生也乐的享受,不过也只是享受接吻的那一下下,虽然他已经很卖力的亲身教授了这么多次,但是他的妻子还是什么也不会,心痒难耐的沈亦辰,只好赶紧接过了主动权,继续教授他的独家密课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亦又去工作了,这一次是去美国出差,有一个合作案,本来是下个月才开始运作的,但是和他的蜜月撞期,他只好把所有的行程都提前了,婚礼前先谈好,签好合约,等到蜜月结事再具体执行、操作。

    没什么事做的安颜,买了几样营养品,去看妈妈去了。上次她就觉得母亲有什么事瞒着她,这一次她非问出来不可。

    去之前她没有提前打招呼,所以直到安母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才知道家里来了客人,而这两位客人里居然有一位是曾经救过她的城哥。

    “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家里有客人,你先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安母并没有让安颜进去,而是压低声音对安颜说道。

    对于安母这样的举动,安颜更是不解了,妈妈一直都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怎么现在家里有客人却不让自己进门了呢?没道理会这样啊,除非妈妈瞒着自己,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跟客厅里坐着的那两位有关!

    想到这里,安颜就更不能走了,她今天来就是想要把母亲要瞒着自己的事问出来的,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她当然要赶紧抓住才对。

    安颜连撒娇带撒泼的想让母亲开门放自己进去,可是安母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就是不让她进,无奈之下,安颜只好冲着里面喊道,“城哥,原来是你啊,你还记得我吗,五年前在机场,我晕倒了,还是你送我去的医院。”

    她这么一喊,屋里两个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安颜的外表比五年前有了点变化,而城哥只是觉得眼熟,一时没有认出来,刚刚她那么一喊,他忽然一下就想起来了,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没有认出来,真是该打!

    而一直背对着安颜坐着的那位女士,在看到安颜的那一刻,完全不淡定了,她倏地一下从沙发了站了起来,直直地朝着门口走去,起初眼睛只是红红的,可是还没走两步眼睛就哗哗地掉了下来。

    “颜颜,是颜颜来了吗?”她两眼直直地看着安颜的眼睛,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明显的有点过于激动、无法控制自己地表情了。

    见叶梦溪如此,安母也不好再阻挡什么了,打开门,放安颜进屋里来了。

    放下手里的补品,安颜有点手足无措了,她没见过这个妇人,可是明显这妇人是知道她的,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看了母亲一眼,想到她可能是母亲的朋友,所以安颜轻轻地喊了一声,“阿姨好。”

    叶梦溪并没有答应,她是她的亲生母亲啊,面对女儿喊的一声‘阿姨’,她怎么能答应呢?虽然没有答应,但也不是无动于衷,日思夜想了二十几年的女儿,此时就站在她的面前,甚至还跟她说话了,她回头看了城哥一眼,激动地她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这下安颜更加无措了,她也没说错什么呀,怎么就把眼前的高贵、美丽的妇人给惹哭了?

    正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城哥开口说话了,不过不是对她,而是对她母亲说的,他问,“你还没有告诉她吗?”说这话的时候,还瞟了一眼旁边的安颜。

    安母摇了摇头说,“还没有。”

    即使他不看自己,安颜也听得出来,他嘴里的这个‘她’,就是指的自己,果然妈妈真有事瞒着自己,幸亏自己来了,不然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呢。

    “妈,什么事你还没告诉我?”安颜看着自己的母亲问道。

    只是她问是问了,可是安母并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就在她想再次开口的时候,城哥又说话了,“也好,既然今天碰到了,那中午就找个地方坐下,好好的把这件事说开了吧,你自己一个人不好开口说的,由我和小溪在旁边帮着。”

    安颜云里雾里的不明白他们到底想说什么,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母亲瞒着自己的事,真的是和眼前这二位有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事,大概很快就会知道了。

    城哥打电话让人订了一个很好的餐厅,四人驱车前往,宋启明没有去,一来他身体不太好,不太适合去人多的地方,二来他说这是他们的家事,他不方便参与,虽然安颜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考虑,她也没有强求。

    四人落座,点了菜,效率还算挺高的,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菜便上齐了,其实安颜真的饿了,看着一桌她喜欢吃的菜,早已露出一副垂涎之色,只是其他三个人都没有要开动的意思,她一个晚辈就是再饿再想吃,也不能这么没礼貌!围狂布圾。

    安颜看着一桌子的菜,叶梦溪看着安颜,而安母却坐在一边发呆、出神,时间就像在这一刻被静止了一般,谁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终于安颜还是忍不住了,转头向安母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虽然她之前就和城哥见过一面,但终究是不熟,而且旁边那个端庄高贵的美丽妇人她也不认识,但是母亲就不一样了,既然能到家里去做客,自然是母亲的朋友,既然是朋友想开口说什么都是可以的,更何况他们又都是长辈呢?

    安颜原来是想让母亲开口说可以开动,可以吃饭了的,她相信以她们母女的默契,妈妈一定明白她的意思,但是事情却没有按她想的那样发展,母亲是开口说话了,但是却说了一句她这辈子都不曾考虑过的问题。

    安母抬头看了一眼叶梦溪和城哥,接着又转过头去看着安颜,凝视了好半天,像是在调整自己的情绪般,终于在她觉得自己调整好了以后,才悠悠地开口说话了,她指了指叶梦溪和城哥说道,“颜颜,这两位是你的亲生父母,他们找了你大半辈子了,你好好陪他们吃顿饭,我先回去了。”

    安母说着便起身离开了座位,剩下惊呆了的安颜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发呆,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妈妈会突然对她说那样的话,什么叫‘这两位是你的亲生父母’,明明自己就跟妈妈相依为命了二十几年,这时候怎么会突然出现什么亲生父母?

    安颜不信,看着眼前这两位,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刚刚还饿的前胸贴后背,一心只想要吃东西的她,现在却完全没有了食欲。

    忽然,她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在叶梦溪伸过手来抓住她之前,她提前一步跑了出去,追上刚要开门走出去的安母,抱着她的胳膊撒娇道,“妈,今天不是愚人节,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好不好,你要是不喜欢吃这家餐厅的菜,那我再陪您换一家。”

    安母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拍了拍她紧紧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抬头微笑地说道,“你知道的,妈妈从来不跟你开玩笑,所以听妈妈的话,好好的陪你父母吃顿饭,好好的让他们看看你,找了二十几年才找到,他们的辛苦和辛酸妈妈能理解,所以也请你理解,好吗?”

    “好了,快点坐回去吧,别让他们等及了,我不太放心你爸一个人在家,我先回去照顾他,你吃完了饭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好吗?”安母语重心肠地说道。说完这些之后,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安颜一个人站在门口呆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叶梦溪走过来叫她,她才回过神来,任由叶梦溪拉着她的手,跟着她一起坐回到了餐桌前。

    “颜颜,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叶梦溪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会惹安颜不高兴。

    “嗯。”安颜点了点头,轻声应道。

    如今她也是为人母的,自然知道孩子对于母亲的意义和重要性,现在看到叶梦溪在她面前如此小心翼翼地模样,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她相信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为人父母的总不会故意不要自己的孩子、不会故意把自己的孩子弄丢。

    她是一个成年人,有成年人的思想,所以在这件事上她还是比较理智的,想的也比较多。

    如果这件事安母早十年告诉她,她或许会使劲的哭,使劲的闹,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现在她不会,尤其是已经为人母的现在,她更是不会哭闹,即使自己现在一时还无法接受,她也会冷静的面对这一切,了解二十几年前曾发生的事!

    这顿饭吃的还算融洽,期间叶梦溪不断的给她夹菜,一脸慈爱的跟她说话,冲着她微笑,而城哥也把当年他们被仇家追杀,那些人把还在襁褓中的她抢了去的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安颜很平静的听着这些,却怎么都和自己联系不起来,这些曾在电视剧中出现的剧情,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她同样又不得不承认这件事的的确确是真的发生过,那一张亲子鉴定报告是骗不了人!

    也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妈妈曾经在电话里的紧急的事原来就是这件事,怪不得当初接到电话的时候,虽然妈妈的嘴上一直说着紧急,让她赶快回来,而之后的半个月内,却没有再打过一个催促的电话。

    安颜理解妈妈的心情,那种想见到她,却又有点不想让她回来,但是又不得不让她回来的心情!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了,她的心里肯定很难受吧?!

    饭后,叶梦溪和城哥本来是想送安颜回去的,但是却被安颜拒绝了,虽然现在她已经知道自己是安母在路边捡到的养女,眼前的这两位才是她的亲生父母,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儿,真正从心里面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即便是如她一样的成年人,也是如此。俗话说生恩不及养恩大,安颜现在的心里想的还是安母,想着失去了自己这个女儿的她,该有多么伤心、多么难过!

    虽然安颜很确定,自己会一直把她当亲生母亲孝敬、对待,但是自己亲生父母的出现,对于她来说,她们这对母女和以前肯定是不一样了。

    “颜颜,你能原谅我们吗,当年都是我们的错,才让你受了这么多苦。”叶梦溪抚着安颜的手,心疼的问道。

    “其实我也没受什么苦,妈妈对我很好,如亲生女儿一般。”安颜微笑的回答道,当然她嘴里这一声‘妈妈’,是指的安母。

    虽说安颜已经知道了叶梦溪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她还没有叫过她一声‘妈’,倒不是不想承认她,只是她从心里小矫情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叫出口。

    而叶梦溪也不急在这一会儿,二十多年都等了,现在女儿已经站在她面前了,而且两个相处的还算融洽,如此一来,她还有什么好着急的呢,只要慢慢等着,等着时机到了,她相信安颜会开口喊她一声‘妈妈’的。

    “嗯,我很感谢她,把你教的这么好,”说到这里,叶梦溪转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旁边的男人,转回头来继续说道,“本来我和城哥想给她一笔钱,好好谢谢她的,但是却被安女士拒绝了,要不你找个机会劝劝她,看看能不能让她收下”

    “我看还是算了吧,”安颜没让叶梦溪把话说完,便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妈妈的脾气性格我知道,她不是为了钱才收养我的,你们给她钱,反倒会让她有一种卖女儿的感觉,她不会高兴的。”

    听安颜这么说,沈梦溪赶紧澄清道,“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表达一下我们的感谢而已,绝对没有要让她卖女儿的意思,你是她养大的,她就是你一辈子的妈妈,我很高兴我的女儿有两个妈妈来疼爱,如果我们曾经带给她不好的感觉,我愿意去向她道歉。”

    如果没有叶梦溪的这番话,安颜或许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叶梦溪这话一说出口,安颜瞬间就从心底承认了她这个妈妈,她说她很高兴自己有两个妈妈来疼爱,这就表示她并不是来抢回自己的,而是来付出她那一份母爱的,如此一来,她便不会夹在叶梦溪和安母之间为难,既然能同时拥有两份母爱,她何乐而不为呢?

    安颜笑了一下,开口说道,“不用你特意跑一趟了,只要你从今往后再不提给她什么钱的事,我会跟妈解释的。”

    这是自安颜知道安母不是她亲生母亲之后,露出的第一个笑容,叶梦溪知道这个笑容意味着什么,虽然她还没有开口喊自己一声‘妈妈’,但是显然她已经从心里上接受自己了。

    看着安颜的笑容,叶梦溪也跟着扬唇笑了起来,原本还以为想要认回女儿的路很艰难很漫长的,没想到居然会这么顺利,她的女儿真是又善良又通情达理,她现在恨不能的向全世界炫耀,炫耀她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

    “你没开车过来,还是让我们送送你吧。”叶梦溪不死心的问道。其实她是想要多跟安颜待一会儿,想要多跟她说一会儿话,当年她被抢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婴儿,转眼已经这么大了,还有了自己的女儿,攒了这么多年的话,她真的想不眠不休的跟安颜聊上几天几夜,但显然这个想法没法付诸行动,因为他们根本不敢提让安颜跟他们一起住的话。

    “真的不用了,这里打车很方便,而且我想先去看看妈,然后再回家,所以我们就在这分开吧。”

    安颜边说着边走上前去抱了叶梦溪一下,“辛苦了,妈”,松开叶梦溪之后,她又转身抱了一下城哥,“路上开车小心,爸。”

    回到家里,叶梦溪抱着城哥高兴的又叫又跳,像个小孩子一样,没有一点她平时那端庄、高贵又优雅地模样。

    笑过之后,叶梦溪又伏在城哥的肩膀上哭了起来,她说,“城哥,她叫我了,她叫我‘妈’,她居然认我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嗯,我听到了”城哥拍着她的背,像哄孩子一般,轻声地哄着她,“乖,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好吗,明天我们还要去拜访沈家呢!”

    今晚叶梦溪太高兴了,一时有点得意忘形,开了一瓶红酒,不知不觉得喝的有点多,此时已经呈现了半醉的状态。

    “哦,对,明天我们还要去拜访沈家,还是去看我们的外孙女,不行,我得赶紧睡觉去了,明天我一定要美美的,不能给我们的女儿丢脸。”叶梦溪说着就乖乖地走进卧室去睡觉了,而身后的城哥看着如此可爱的娇妻,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着一起进了房间。

    另一边,安颜送走了叶梦溪和城哥之后,便打车来到了安母家。现在知道了妈妈一直瞒着自己的事,知道了妈妈为什么最近一直郁郁寡欢的样子,既然知道到了症结所在,想要哄安母高兴起来,自然就容易的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130.被吃掉了 返回《新郎旧夫》目录 下一章:132.再给小忆生个弟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