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论做梦与遗传的不靠谱性最新章节列表 » [综漫] 第九十三章 回不来就不要你了

[综漫] 第九十三章 回不来就不要你了

文/柳夕乔
推荐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没有了青梅竹马的捣乱,其他的情敌又全被幸村精市扼杀在了摇篮里,过的算是平淡却又温柔,之前在大阪时候幸村精市偶然的一手软似乎真的就像一粒小石子落进了大海里一样,只在当时泛起了小小的涟漪,但平静之后,谁都想不起来了。

    可谁都没预料到,这颗小石子居然成了引火线,在爆炸的时候,给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临近圣诞节,天气虽然越发寒冷,但节日的气息越发逼近,整个神奈川都显得热闹起来,各个商家张灯结彩,节日气息特别浓厚。

    这种时候安倍雪自然是想要拉着幸村精市多逛逛了。喜欢逛街是大多数女性的天性,哪怕她们只是看看并不买。安倍雪自然也不免俗。虽然幸村精市结束训练晚,每次都只能逛那么一两间店就不得不回家,但她每天还是乐此不疲。

    这天他们本来还是很平常的放学逛街,但从第二家店买了盒巧克力出来后,幸村精市突然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安倍雪尚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说着自己的计划,要几天之内把这盒巧克力消灭完,就听到很沉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她刚想拽拽身边人的袖子一起去看什么倒下了,抬手却扑了个空。

    ——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不远地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几乎是瞬间淹没了安倍雪所有的神经,她慌张的转过身,不意外的看到幸村精市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

    “阿市!”安倍雪立刻跑了过去,由于太过慌忙,差点被自己给绊倒了。

    如果是平时安倍雪这样,幸村精市一定会第一时间皱起眉让她小心一点,然后再扶着她慢慢走,可能还会弹她脑袋一记。

    可是现在,哪怕她真的要摔倒了,幸村精市还是紧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动作。

    安倍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哪怕在梦里发现丈夫出轨,被踹的小产也没有。

    她已经是大写的慌乱,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过好在他们走的这条路是立海大附中放学的必经之路,没过多久之前有事在活动室多逗留了一会儿的真田弦一郎和柳莲二就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了。

    “阿雪?”柳莲二还没看清楚地上的是谁,只看到安倍雪白着脸茫然无措的模样,好奇地问,“你怎么在这儿,精市呢?”

    “在地上。”说话的是真田弦一郎。他看的比柳莲二仔细一点,“他怎么了?”

    “不知道……”安倍雪茫然的摇摇头,“我只是一会儿没看到他,他就倒在地上了。”

    “叫救护车了吗?”柳莲二问。

    “救护车?”安倍雪好像这才想起来有救护车这个存在,然后立刻开始在自己身上所有口袋里找电话。

    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小声说已经叫了救护车。

    从救护车来到三人跟着上了车到了医院,安倍雪都是恍恍惚惚的,就连幸村精市被推进急救室的时候她也跟了进去,然后被忙乱的护士给推了出来。

    “家属在外面等着,不要进来。”护士推她出来的时候还皱着眉,不赞成的和真田弦一郎、柳莲二两个看着还清醒的人说。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柳莲二一把拉过还没回过神的安倍雪向护士道歉,等到人又回到急救室后才安慰安倍雪说,“阿雪,精市平时身体很好,这次也会没事的,你放心吧。”

    “可是他不回答我……”安倍雪被这句话戳回来神,一把抓住柳莲二的胳膊,说话的声音都在抖。

    “他突然就倒下去了,一点征兆都没有。我还以为是什么落地了,我怎么都没想到是他。我叫他他不理我,我推他他也不醒,他脸色好难看……”安倍雪边说边比划,说着说着眼泪不知不觉糊了一脸。

    她很难受。

    她不知道幸村精市有多难受才会脸色白成那样,平时他体质好到一场比赛下来对手都脱力昏迷而他也只是汗出的多了一点,神色疲累了一点,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却是从未出现。

    为什么自己没能早一点发现他的不对呢?为什么自己不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呢?逛街而已一天不去又不会死掉。

    安倍雪用刚修剪过指甲的手指抠着墙,她快要恨死自己了,这种类似自虐的行为才能让她好受一点。

    没多久幸村精市的家人也来了,在这小半年里两人也互相见过不止一次家长,一开始的一点小小阻碍也早被时间磨平,就算是幸村彩夏现在也承认了安倍雪准嫂子的身份。

    见面之后虽然安倍雪一个劲儿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但幸村精市的家人还是很体谅的在安慰她。

    毕竟生病这种事,没人愿意,也没人能完美闪避。

    幸村精市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医生的表情并没有和送进去之前差别很大,相反,看上去像是更加凝重了,语气严肃的和幸村娘说要谈谈幸村精市的病情。

    安倍雪下意识想跟着去听听,却被幸村娘给拦住了。

    后者摸摸她的头,笑得很慈祥:“你去看看精市吧,医生说他快醒了。我想,他醒来第一个想见的人一定是你。”

    安倍雪犹豫了一下,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她也很想确认一下,幸村精市到底怎么样了。

    其他的人默契的在病房门口停下,不约而同想给两人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安倍雪微微红了脸,原本打算矫情两下,但想到之前幸村精市苍白的脸,就什么都豁出去了。

    不就是被笑笑吗?能有什么!

    然后她动作很豪迈的抬起手,接着轻轻的推开了门——不知道幸村精市醒没醒,她还不想吵醒他。

    不过进去后她发现幸村精市已经醒了,看到她进来后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瞬间闪过一丝轻松。

    “你还好吗……”安倍雪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选了这句话问出口。

    幸村精市没回答,反而对她招招手:“阿雪,过来。”

    安倍雪本来想傲娇一下的,但是看着对方略显难看的脸色,还是撅了撅嘴,然后乖乖的过去坐在床边,接着被幸村精市揽进怀里。

    她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因为怕弄到幸村精市动作没太大,很轻易就让他压制住了。最后她闷闷的说了一句:“你干吗呀……”

    “阿雪。”幸村精市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刚刚失去意识的时候最后一个想法就是,我这么突然的倒下去,你会多慌啊……”

    安倍雪身体一僵。

    幸村精市自嘲的笑笑:“刚刚醒来后我想,我一定是太喜欢你了,才会想到这里。所以,阿雪,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不要想太多好不好?”他太了解安倍雪的想法了,自己突然晕倒她却没有察觉,这件事肯定会让这个傻丫头自责很久,于是他醒来后就在想要怎么安慰她。

    安倍雪很久没说话,幸村精市却发觉自己胸口濡湿了。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说这些话只是想让她不要多想,安心一点,没有想要让她哭。

    “阿市……”安倍雪揪着幸村精市的衣角闷闷出声,“我梦到过你生病的。”

    幸村精市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这半年没剪,她的头发已经过肩了,柔软顺滑,手感特别好。“然后呢?”

    “我梦到你病死了,为了不耽误我的青春,如果你病得很严重但你自己却又不努力的话,我就和你分手哦!”她抬起头,沾着泪水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幸村精市,又严肃又认真。

    幸村精市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什么想法,无非是变相的鼓励罢了。他宠溺的揉揉她的脑袋:“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我一定,健健康康的回来。”

    已经这么喜欢你了,怎么会给你机会让你离开我呢?毕竟未来还长,没有你,一个人多孤单。

    d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称呼 返回《论做梦与遗传的不靠谱性》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