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夫富何求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90章 番外

正文 第90章 番外

文/苏盎
夫富何求 | 本章字数:6001 | | 夫富何求txt下载 | 夫富何求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帝僵建国的第一日,上京逢宛池畔的兰花便开了。

    许多人都说,兰花清雅,君子以配,这是老天爷给的吉兆,它是在用这个预兆告诉率土之内的百姓,他们的开国之君有着芝兰一般的君子之风,是完全可以倚靠和信任的。

    宁初一建国之后也确实励精图治,减免赋税,明君二字却是当的上的。至于君子之风嘛,不肖说,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东西是个不着调的。

    只是这花开的正是时候,也连带咱们的宁大公子,现在的永昌帝博得了一个好名头,白玉兰花也因此成为了帝僵的开国之花。

    姹紫嫣红最是世间美景,然,同样作为花朵,封大谷主喜爱的桃花,遭遇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庄严大气的勤政殿内,永昌帝单手托腮看着跪在面前黑着脸的封涔,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重复这句话了。

    “早跟你说带兵打仗的时候不要熏桃花香,你偏是不听,现下搞得没人愿意跟你一起出征,你倒是有脸来我这儿闹。你便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便是了,凌源山的事情我会让刘翰他们处理的。”

    要说封涔跟他,那也是有着过命交情的,不说两人年少便相识,单说这个东西带兵打仗虽还不算纯熟,却是有几分能力。

    只可惜此人在祀风谷那古怪的毛病一直改不掉,即便上了战场也要将自己熏的香气袭人。

    前不久靠近淮河以北的鞑靼见帝僵刚刚建国,地位尚且不稳便动了歪脑筋,几次三番派兵挑衅。

    封涔自请带兵三万驱除鞑虏,且同老将刘翰商量的好好,暗地夹攻,迂回包抄。谁知封大谷主熏的那一身桃花味,大老远就让人闻见了味道,被发现之后还大张旗鼓的唤了四名侍女继续撒花瓣开道,你说这都叫什么事?

    虽说最后没有造成任何损失,但这场仗打得着实让刘翰气的胡子抖了好些天,说什么也不肯再跟封涔说一句话了。

    此事过得数月之后,关外收得情报,有一支神秘帮派蜗居在凌源山,显有不轨之势。宁初一原本想着照旧让封涔和刘翰同去的,哪知道刘翰一听说派的还是封涔,干脆两眼一翻回家装病去了。

    凌源山跟祀风谷的地形颇有些相似,封涔无疑是擅长这种地形的,但对战经验到底不足,身边能跟着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将总是万无一失的。

    这仗,也非是刘翰跟他一起不可,坏就坏在这孙子熏桃花的臭毛病,闹得其余众人没一个愿意跟他去的。

    用那些跟封涔一起打过仗的夯货的粗话来讲就是。

    “老子们那都是为拼命去的,不是去耍花腔的,将士们身上流的最多的就是臭汗和鲜血,就他一个人晚上洗个澡都要两三桶水,闻见谁身上臭了,还总往人家身上扔花瓣,上次一个小将士,无非就是汗流的多了点就被他插了满头的花,这事换谁谁受得了啊。好好一直队伍,出去一就一股子腻死人的娘们儿味,我们可丢不起这个人。”

    对此,封大谷主不满的皱眉。

    “嫌弃我香,我还没嫌弃他们臭呢,你可知道那些人多不讲究。”

    那军中的帐子,一打开便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他们还美其名曰:男人味。

    去他娘的男人味吧,不就是脚臭吗?

    永昌帝歪头。

    “打仗要讲究那么多做什么?左右这次的人选已经定了,你便也回府去吧,下次再有事儿,我再叫你。”

    挥手就要打发封涔走。

    封大谷主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急急忙忙的道。

    “别,别啊。初一,大不了我自己去呗,你用我吧~”

    宁初一但笑不语。

    要说封涔之所以执拗着非要去凌源山,旁人不知道缘由,他能不知道吗无非就是因着刘翰当着一众朝臣的面说了,剿匪他愿往,但恭请连尚书协同而去,不用旁人。”

    连十九的脑子可是到什么时候都好用的,山脉地形一眼就能辨识出方向,所以刘翰信他。

    一句恭请,一个不用旁人。

    放着武将不用,找个文臣同去,可以说这事儿办的着实挺打脸的。

    尤其这人还是封涔每逢遇见都要掐上一通的连十九,这货能乐意吗?就是为了脸上那不算厚的二两肉也得把这个面子挣回来。

    “皇上,你让我去吧,真的。”

    惶急之下,封谷主倒是难得正儿八经了一回。

    “初一,你让我去,死了算我的。”

    “什么叫死了算你的?”

    宁初一挑眉:“那里地势险要,我自是不怕你去了回不来,那拨下来的将士可还有着老小家眷呢,我能由着他们跟你一起送死?”

    封涔急了。

    “让连十九去就不是送死了?初二不是前两天刚生吗?你让他陪着媳妇做月子呗,反正我不用他。刘翰那边不肯去,我自带我的人去,朝廷的兵马一概不用,行还是不行你便给句痛快话吧?”

    朝廷的兵马都不用啊。

    宁大公子慢悠悠的走回龙椅,颇为将就的道。

    “那行吧。”

    他等的也是这么句话。

    祀风谷的人,也是时候拿出去历练历练了。好端端的一群练家子,随便扔出来一个在江湖上都是站得住脚的。生生让封涔用来捡花瓣,抬轿子,熏香薰,想想都觉得寒颤。

    凌源山的地形奇特,不熟悉的人很难摸得着头脑,但也并非十分凶险之地。

    封涔的资历还不够,多一些历练总是不错的。

    山间土匪皆粗俗,依照宁初一的想法,俗人堆里走一圈,也让封涔少折腾些广袖,熏香,桃花瓣的小排场能够收敛一些。

    没有主将在身边的封涔,就跟个不济事的孩子,由着自己性子折腾总要吃亏的。

    宁初一现下就是要让他吃一吃亏。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

    封涔这个亏,却是吃了,却吃的众人意想不到,朝臣瞠目结舌。

    风和日丽的一天,封谷主带着祀风谷众浩浩荡荡的启程了。

    行军当天,老百姓都看见了那位长得妖里妖气的将军迎着满地桃花飞身上轿的潇洒样子。

    没错,笔者并没有打错字,丫就是坐着轿子离开的。

    男儿流血不流泪,封大爷是宁可流血不流汗,骑马?那是粗俗之人才做的,他得坐轿子。

    一众朝臣无不摇头晃脑,实在对帝疆这位少将军的古怪做派不敢恭维。

    封涔进入凌源山的第一日,一切顺利,地形走向虽复杂,却能摸得一清二楚。

    封涔进入凌源山的第二日,发现里面帮众也并非想反了朝廷,只是想在武林中装装十三点才每日操练的。

    进入凌源山的第三日,封少将军发动了总攻,决定以围堵之势一举拿下尽量减少人员伤亡,抓活的。

    凌源第四日,却是没有什么太严重的伤亡,因为,只有封大谷主一人,被活捉了。

    “尊敬的皇帝陛下,我们愿意投靠朝廷,誓死效忠,但是唯有一个条件希望您可以应允。那就是让跑来撒花瓣的公子爷娶我们的帮主陌十七。”

    这一封简短的信件,是棺材帮副帮主陌六写来的,老人家今年已经六十七岁了,身体依旧矍铄,而且步伐稳健,根本没用什么飞鸽传书,而是直接命帮众亲自送进了皇城。

    他们对宁初一的态度极为尊重,且再三强调,他们此番并无造反朝廷之意,只是他们帮主对封少将军一见钟情,请求皇上可以准许这门亲事。

    宁初一的脸色怔忪而忧心,歪在龙椅上想了许久,问了句。

    “封涔有没有咬舌自尽?”

    “尚无。”

    “有没有上吊自杀?”

    “也无。”

    “那他是怎么被你们抓到的?你快跟我说说,哈哈哈哈哈~”

    而同一时间,坐在棺材板里画眉毛的封大谷主也正慢条斯理的询问。

    “你那天,到底拿什么砸的我?”

    要说封大公子这回,真格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平日征战沙场,虽说偶有经验不足,但是也从未被对方擒住过。就算被擒住,也不该被擒的这么没有还手之力。

    他已然觉得自己没脸了,已然能想象到京城里那些孙子看热闹看的有多么开心。

    于是,他释然了,脱离低级趣味了,然后在看见陌十七手上缓缓托起的骨灰盒彻底暴怒了。

    “老子告诉你啊,如果以后有别人问你是拿什么砸的,一定要挑天马流星锤,或者星月乔板斧这种江湖上有名头的物件说知道吗?”

    并不是封大谷主觉得骨灰盒,最关键的是,这古里古怪的棺材帮多数都是拿着骨灰盒当尿盆的。

    陌帮主听后老老实实的点头。

    “你怕丢人,我晓得的。”

    其实她这一个,也真的不是用来小解的。

    棺材帮虽说不甚讲究规矩礼仪,常年睡在棺木之中,但是也只有年纪轻的孩童会在睡着之后懒得出去用这个当尿盆。

    她如今想来也是有些后悔的。

    她识字不多,唯一记得的便是潘安掷果盈车的故事。那时候朝她纵身飞来的封封于她眼中便是标准的潘安之貌,为表心中激动之情,随手便扔了个骨灰盒过去。

    承然,这个东西是有些重了。

    承然,刚遇见心仪的男子就将他砸晕了是有些不够体面了。

    所以陌十七很乖巧的用绳子把他绑到棺材里,以免对方做出什么傻事。

    凌源山棺材帮,之所以会叫了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实是因为从前的帮主十分喜欢看一本名唤《神雕侠侣》的话本子,上有古墓派,下有棺材帮,虽说有些牵强附会,但帮中人人都有一口棺材,也算是向前辈学习了。

    这也是为什么封涔在第二日派兵围堵之时,发现山上竟然空无一人的原因。

    大家都在棺材板里睡觉呢,只有陌十七起的早了点,睡眼惺忪之间就看见封涔那张清秀俊逸的脸。

    “我喜欢你的眉毛。”

    这是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封涔只当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邻家小姑娘,不由纵身越过去道。

    “这里要打仗了,你家住在哪里,我派人送你回去。”

    “我今年叫陌十七。”

    小姑娘捂着心口,一双大眼亮的好像能看见星星。

    面前的这个将军,真的好帅啊。

    “|今年叫陌十七?”

    封涔觉得好笑,蹲身下来与她平视。

    “那你明年叫什么?”

    “明年叫陌十八啊。”

    “那后年岂非要叫陌十九?”

    他不喜欢十九这个名字,不!应该说尤为讨厌。

    小姑娘点头,一双小手都因为他的靠近而紧张的手足无措,她就那样看着,一直看着,然后控制不住的从棺材里划拉出一只骨灰盒,猛地砸上封涔的脑袋。

    “将军,你长得真好看。”

    潘安上街,喜欢他的姑娘都是这么做的吧?陌十七自出生之后便没再出过凌源山,不知道这样的表达方式对还是不对。

    但是将军显然不能回答她:你他妈这个方法是会砸死人的。

    因为将军已然晕死过去了。

    对于这件事,封大谷主真的挺恼火的,不过最闹心的却是,自己谷中的那些部众竟然只顾看热闹,完全没有营救他的意思。偏生凌源山棺材帮也确实邪门,地下机关做的不是一般的精巧。待到他的手下看足了热闹,他也被陌十七用绳子拖着拽到其他棺材里去了。

    “封封,嫁给你好不好?”

    三天,陌十七重复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封涔拿着小镜子继续画眉。

    “嫁你妹,老子有喜欢的姑娘。”

    “那她喜欢你吗?”

    封谷主继续画眉毛。

    “她不喜欢你你还死命喜欢她对吗?”

    “。。。。”

    “对吗?”

    “。。。。”

    “对吗?”

    “对!!”

    封大谷主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腰间一只棺材帮独有的麻绳的一端还拴在桌子边上,十分恶劣的吼道。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

    陌十七一手托腮,深情款款的说。

    “封封,你好深情哦~。”

    没人知道,在被‘困’在凌源山的这几天,封涔是怎么过来的,也没人知道,那个话多的甚至有些话唠的姑娘究竟是怎么跟着封涔回了上京的。

    总之,祀风谷的众人在救了封涔出来之后,他的身边就多了一只小尾巴。

    她叫陌十七。

    一张巴掌大的娃娃脸,个头不算高挑。今年十七岁,等到明天,她就叫陌十八了。

    就是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姑娘,为了封涔竟然离开了居住了整整十七的凌源山。很多人都觉得,小姑娘人是挺好,一说一笑之间眉目如画,笑容总是甜甜的。

    但是要说真喜欢封涔到非嫁不可的程度,他们也是不信的。

    十七岁的年纪,能懂得什么。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陌十七当真陪在封涔身边整整十年不离不弃。

    封涔遇上陌十七那年,将将二十七岁。

    两人相差十岁,陌十七却是傻傻的等了他十年。

    封涔说:“你今年都二十七岁了,再不找个男人嫁了可就晚了。”

    小姑娘仰着脸看他,笑容依旧甜甜的。

    “我嫁,你娶我么?”

    封涔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拿起眉笔继续画他的眉毛。也不知道是太过放不下,还是太过习惯了青黛在眉间划过的感觉。

    陌二十七笑笑,眼底甚至一丁点的小落寞也没有,偷偷拉了下他的衣角,见他没有甩开,神情满足的像得了糖吃的孩子。

    她说:“你不娶啊,那我就再等等吧。等陌二十七变成陌三十七的时候,如果你再不娶我,我就再等你十年。封封,你猜我能不能等到你娶我的那天?”

    那一日的桃花开的正好,女孩眼中的期盼和痴恋便像是刀子一般深深刻在封涔的心里。

    他看了她一会儿,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心脏竟然因着这个笑容而跳动的有些急促。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吃错药了,别扭的伸出手指要拂掉她扯住他衣袖的手。

    然而,挥下去,她抓上来。

    再挥下去,再抓上来。

    他拿眼瞪他,三十七岁的大男人居然晒红了脸,然后在陌十七意味深长的笑容中狼狈的落荒而逃。

    之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究竟陌二十七有没有从三十七岁又等到了四十七岁,也是不得而知。

    我们只是知道,当那样别扭而容易害羞的男人,突然遭遇到这样一个阳光般的姑娘时,他的岁月便注定不会孤孤单单的度过了。

    不论如何,我们都希望封封能够幸福,都能够如连十九一样,找到独属于自己的‘宁初二。’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九章 大结局 返回《夫富何求》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