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高门嫁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083章 婚了

正文 第083章 婚了

文/兰陵孙氏
高门嫁 | 本章字数:4451 | | 高门嫁txt下载 | 高门嫁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等送走了紫椿,玉喜便让绿桑把洗兰苑的人都喊来,解决众人去留问题。

    她其实早先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可今日紫椿她娘来叫,她才发现丫鬟的去路是个大问题。京郊那个小院子,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人。该去的,该留的,她不能妄加判断,也得问问各人的意愿。

    绿桑和小鲜儿两人是铁了心跟她一辈子,也没地方可去,所以,玉喜去哪她们就跟去哪,没地方睡,打地铺也行。

    这倒让玉喜有些哭笑不得,“地铺就不用了,咱们三个人挤挤就成了。唔,不过,小鲜儿你得减减肥才行。”

    剩下两个小丫鬟,大概在本地都有家,不想跟着进京。孔氏院里的下人,因为他们大房的出继,也得重新分派,她便一人给了二十两银子,把人送到孔氏院里去了。

    剩下扈妈妈和老太太房里分过来的春眉两人却有些难办。

    扈妈妈虽不是本地人,但闺女嫁在了本地,儿子也娶了本地媳妇,基本就算在兰陵县安家落户了。她虽想跟着玉喜一起走,但家里却放不下。

    玉喜觉得自己都十五六了,没有奶娘护着也吃不了亏了,况且奶娘年纪也大了。再者说了,她还有武力值爆表的小鲜儿。于是,玉喜也私下给了她一百两。另外的,就是孔氏看着给了。

    而一向与小鲜儿等人不对盘的春眉,一听可以跟着姑娘去京城,眉眼间那□□啊,简直藏都藏不住,一个劲儿表忠心,要侍候她一辈子……

    玉喜一瞅她那个样子,就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于是便对紫椿、小鲜儿、春眉道:“我这个人,好嫉妒,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你们跟着我,若是想着有朝一日能飞上枝头,我劝大家趁早死了这条心。”

    别说不要小妾,就算到时候真的迫于无奈必须给折颂纳妾,她也不会抬举自己身边丫鬟,伤主仆情,又伤夫妻情。还不如直接从外面买一个呢。

    愤愤的小鲜儿则转头狠狠瞪了春眉一眼,叫你心眼多!自找难看!

    而春眉被猜中心思,脸色羞愧涨红。

    趁玉喜午休的时候,绿桑悄悄对她说,春眉本来就是老太太房里的人,她们如今过继出去了,自然该把借用的丫鬟还回去。对春眉不用客气,直接打包送回老太太院里就行。

    玉喜虽然觉得有点不地道,但为避免日后麻烦事,就默认了绿桑的做法。于是,春眉哭哭啼啼收拾好了包袱回了孝善堂。

    可明老太太不愿意了,好不容易能在未来的折兰王妃身边安插一个耳目,她怎么能放过呢。于是乎,春眉又被打回来了,这回还带着身契。老太太的意思,她出嫁,做祖母的本来就应该给几个丫鬟作为陪嫁……

    算了,玉喜也不想再推来推去,反正去了京城,她出嫁带不带,也没人管得着啊!

    于是,她的身边剩了绿桑、小鲜儿、春眉三个人。外加一个在外跑地小厮兼车夫小六子。

    孔氏身边也只留了几个得力的,如陪嫁过来的宋嬷嬷、张妈妈、夏芍、翠蝶,胖爹身边的人倒是没怎么变动。

    另外,孔氏还把一直在庄子上的顺娘接了回来,到底是闰喜的亲娘,不能真扔在外头不管了。于是一行人,趁着秋高气爽,天还没变冷的时候搬进了京郊橘子小院。

    十一月,玉喜及笄礼一过,折颂就迫不及待送来聘礼。聘礼之多,就不再赘述了,总之聘礼过后没几天便送来了日子,腊月初十。

    建武四十五年,冬,腊月初十,折兰王府世子娶妻兰陵明氏。

    众人都疑惑,这兰陵明氏,没听说过啊。既不是开国元勋,也不是大梁权贵,怎么就忽然凭空蹦出来,嫁了这大梁第一美男世子了呢!于是,便有好事之人开始打听这兰陵明氏。

    不打听还好,这一打听,倒给厉侯爷生出诸多麻烦。

    比如厉侯随意出个门,总能那么赶巧的碰上个姑娘就倒在车轿前头不远,开始的时候,厉老侯爷还吩咐随从去救助。可这一救,就非得要巴着厉侯爷要报恩,要为徒跟在身边侍候他。

    这可吓坏了厉老头,从此后出门都是披星就起,戴月才归。

    彼时已嫁入折兰王府的玉喜,正陪着折兰太妃和厉侯夫人吃着岭南荔枝,听师母说了此事,挺着直直的腰杆,抿嘴憋笑。

    她真是十分能想象师父那那被吓得脸色煞白的样儿!

    太妃看她憋着笑,佯怒道:“师父都被你带累了,你还有脸笑呢!明儿就给师父请罪去!还得负荆!”

    玉喜使劲憋住,正经无比应下:“是。”

    “你呀!”太妃哭笑不得,转头对厉侯夫人道:“这丫头啊,太会哄人。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可面上却真真是按你说得来。还一点都不错。你说她有心眼吧,心眼又那么实。说她没心眼吧,却又把我那小魔王孙子收的服服帖帖的。”

    厉侯夫人也回笑:“玉喜这孩子,不是心眼实,是孝顺,所以才对长辈的话有样办样儿啊。只是……”

    只是折兰王妃迟迟不肯上奏,给玉喜求一个诰命。

    世子正妻,本该过门就封超品诰命——世子妃。只是,折兰王妃对玉喜还是不满意,临回云中也没有给她上奏。折颂本打算自己上奏,被玉喜拦住了。

    有没有这个诰命,对她影响并不大,不过就是不参加皇家庆典呗,她本来也不愿意去。若再为一个她不在乎的虚名,进一步惹恼折兰王妃,这就有点不值当的了。

    “太妃娘娘,少夫人,世子回来了。”门外丫鬟轻声回报。

    玉喜一听折颂回来了,头一低,拉住太妃衣袖,“祖母,我再多陪你一会儿吧。”

    她不想回去啊……回去要面对糖衣炮弹啊……

    太妃撇开她的手,道:“你们小夫妻,新婚燕尔,整日跟我这老太太跟前呆着做什么!快点回去!”

    玉喜领命,拜别太妃和师母,一路缓步挪回西院。

    折颂已换下朝服,梳洗完,正伏在小炕桌上,不知道在写什么。

    “师兄,你回来了。”她打招呼。

    成亲已有两月,可她还是不习惯叫他夫君,叫名字吧,太妃听了又说她,而且也显得不尊重。所以,她还是习惯叫他师兄。折颂也无所谓,反正人都在他家里了,叫什么还不都是一样!

    听见她软糯的声音,折颂惊喜抬头,忙招呼她:“快过来,我有东西给你看!”

    玉喜皱眉,警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上次他哄她说有东西给她看,然后从裤裆里掏出那么个吓人的玩意,想霸王硬上弓……好在她跑得快,不然就叫他得手了!

    见她连连后退,折颂苦笑,“别害怕,是好东西,不吓你。”

    玉喜双手抱胸,鼓嘴:“你上次也说是好东西!臭流氓,滚蛋!”

    “我那不是喝酒了嘛!你过来闻闻,我今天可没喝酒,一定不吓你了!再说了,你已经嫁给我了,那事早晚都得办,你怕个什么劲啊!”

    玉喜嘟囔:“办也得等我过了十八,这身体现在才十五岁,你是□□少女你懂不懂?”再说了,她和他的三年之约,她可记得清清楚楚。三年之后,她不过才十八岁,处女身还在的话,是不是二婚更好嫁一点?

    “好好,答应你,不碰你行了吧!”

    他不耐烦了,跨下木榻,伸手去拉她,才觉她满身寒气,“祖母屋里不是有烧上地龙了吗,你身上怎么还这样凉?”

    呃,她敢说是一步五厘米挪回来的吗……不敢。

    折颂也没多问,就把她往炕沿推,“快去炕上捂捂去!”

    说着就把她拽上了木炕。

    玉喜挣脱不过,只能扯过炕上的棉被把自己裹起来,保暖又防敌。

    折颂又好气,又好笑,戳戳她的小脑袋,“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

    外人面前,知书达理,规矩做的十足十。可一在他跟前,就原形毕露。初成亲时,还对她在屋里立下的诸多规矩十分不解。

    比如,卧房内除非她发话,任何人不得入内,连她自己带来的贴身丫鬟也不例外。可后来看她的小孩子样儿,便明了了。好歹也是世子嫔了,怕被下人看见她无理取闹的小样儿,丢人呢!

    笑着刮刮她的鼻子,折颂从桌上拿起一支短笔给她,“知道你不会用毛笔,找工匠给你做了这个,你试试好用不?”

    玉喜狐疑地接过笔,发现这支笔虽然笔管仍是紫竹,但笔尖却不是软趴趴的狼毫、鼠毛,而是金黄色的硬笔尖。

    “师兄,只是钢笔啊!”钢笔啊!她终于要脱离写大字的苦海了吗!

    折颂点点头,看她那么高兴,就知道这一个月的功夫没有白费。他尝试了很多次,光是笔尖就尝试了五六种,最后还是定了金的笔尖,比银质硬,又比铜软容易塑型。

    “这个内胆用的是猪膀胱,而且是一次性的,不能换墨水,等用完了这一支,我再重新帮你灌吧。”折颂顺势就握住她的手,去试钢笔。

    钢笔出墨有点多,需要写的快才不会漏出大墨蛋,玉喜写了几行字,非常满意。如果改进改改进,推广使用,她是不是能称为一代“笔神”?

    看她走神,折颂从背后戳她,“又想什么呢?”

    玉喜笑笑,“师兄,如果啊,我是说如果,我玛丽苏一下下,会不会被当做妖怪烧掉?”

    折颂目露疑惑,“玛丽苏?mary苏?人名吗?”

    玉喜无语,这娃竟然连玛丽苏都不知道!!!

    “不是,不是。”她又耐着性子给他讲解了一番啥叫玛丽苏,说的口干舌燥,最后却被折颂一句,“这不是说你吗?”气得一口老血吐了他一脸……

    虽然她是女主光环有点点过了,而且抱上了折颂这样的大粗腿……可是,她不至于玛丽苏吧……

    “师兄,我除了漂亮,还有没有别的闪光点吸引你啊?”

    折颂挑眉:“漂亮?你有吗……比如?”

    “比如……呃,比如……”她还真是一时比如不出来。这样一想,她好像真是没什么闪光点啊!也难怪云曦对她能嫁给折颂如此不爽了,好歹云曦还是一才女啊,诗词歌赋张口就来,古琴箜篌,到手即出妙音。

    “脸皮厚……算吗?”想来想去,她自觉自己定力还不错,当然她的定力,都来源于她的厚脸皮。

    “应该……算吧。”折颂看她简直要哭了,拉过她的手,笑道:“在我眼里,你全身都是闪光点,我都快被闪瞎了。我爱看你眼儿弯弯的笑,不是因为我爱眉眼弯弯的笑容,而是爱眉眼弯弯的你。”

    他不是照着自己喜欢的模子找她,而是照着她的模子找喜欢的样子。

    玉喜点头点头,坏笑道:“所以你屋里的丫鬟清一色都有一双笑眼?”各个都笑的那么招人烦。

    “所以你才把她们都撵到外屋去了啊?还说不是吃醋吗?”他蓦地心情大好,吃醋,就代表在乎他。

    使劲从他怀里钻出来,玉喜举着自制钢笔道:“谁吃醋,我可没有。我把她们都打发出去,那是为你好,怕你被人看穿身份!”

    折颂摇头苦笑:“看穿?我可是胎穿的,要说怕被看穿,应该是你才对。”

    玉喜不再理他,整整衣衫,端出优雅端庄模样,开门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082章 一吻 返回《高门嫁》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