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宠妃使用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71章

正文 第171章

文/风荷游月
宠妃使用手册 | 本章字数:5764 | | 宠妃使用手册txt下载 | 宠妃使用手册手机阅读
    【番外:赵玠&阿箩篇】

    晌午稍热,微风透过槛窗的绡纱卷入室内,清凉中带着一丝闷热。赵玠躺在浮雕龙纹的罗汉床上午休,他的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剑眉紧蹙,许是梦到了什么,脸色很不好看,眉头越蹙越紧,最终双手拢握成拳,狠狠地砸在床板上:“阿箩!”

    床板发出一声巨响,赵玠也随之清醒。

    他额头沁汗,双目幽黑,缓缓从床上坐起来,一边揉眉心一边道:“来人。”

    一个穿青色曳撒的小公公闻声汲汲皇皇地走进,掖着两手恭敬道:“陛下。”

    赵玠道:“皇后呢?”

    小公公道:“回禀陛下,皇后正在后花园陪伴太子和小公主。”

    赵玠垂下眼睛,仿佛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许久,他才挥了挥手道:“退下吧。”

    小公公弯腰退下。赵玠的拳头握紧又松开,他乌沉沉的眸子紧紧盯着某一处,情不自禁地回想起方才梦中之事。

    那对赵玠来说,无疑是最可怕的噩梦。

    梦中没有赵曦,没有他和魏箩的女儿,甚至没有他自己。赵玠看到了小阿箩,看到她被杜氏卖给人牙子,看到她拼命逃跑,最后逃到一个名叫龙首村的地方,看到她被养父养母逼迫结阴魂,看到她一路蹒跚来到盛京城认亲……再后来,赵玠把拳头捏得骨头喀喀作响,后面的事情他几乎不愿意回想。他始终没办法出现,既说不出话,也现不出身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颂出现,李颂做了他想做的事,帮助那个可怜无助的小阿箩回家,给她锦衣玉食,给她荣华富贵,最终把她娶到手。

    赵玠闭了闭眼。那个梦太真实,以至于他至今没法从方才的激荡中回神。

    梦中的无力和愤怒之感,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那种看着他的宝贝落入旁人手中的滋味儿,太过真实。赵玠走下龙榻,随手披了一件紫金色的龙驾祥云纹袍子,唤来朱耿和杨灏,站在窗边道:“调查李颂的行踪,朕要知道他眼下在何处。”

    朱耿、杨灏如今是赵玠的御前侍卫,品阶颇高,平时无事的时候,便在近前当差,一旦有要紧的机密事务,赵玠便会安排他们两个去办。两人听到赵玠吩咐,先是怔了一下,毕竟李颂这个名字已许久没被人提起过了,也许早已被人遗忘了,若非赵玠提起,他们几乎快忘了这么一号人物。

    朱耿和杨灏到底是尽职尽责的暗卫,只疑惑过一瞬,很快颔首道:“是。”

    赵玠规定了一个期限后,便挥手让他们退下,独自在窗边伫立片刻。他想起小公公说魏箩和儿女都在后花园,没有多想,大步往后花园而去。他这会儿迫切地想见到魏箩,想抱抱他的小姑娘,确定她确实是在自己怀里的,而不是李颂的,他才能安心。

    八月的盛京城仍有一些闷热,但也仅限晌午这一会儿,过了这段时间,傍晚便会凉快许多。魏箩不睡午觉的时候,便喜欢带两个孩子到无双殿后面的花园玩,这里有秋千和花架,还有一条蜿蜒流淌的河流,赵曦和苒苒最喜欢到这里来玩儿。

    赵玠到时,魏箩正坐在紫藤花架下纳凉,怀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娃,女娃娃穿着粉色绣百蝶纹的襦裙,头发梳成两个小鬏鬏,两边各缠两个攒珠金链子,正仰着头咿咿呀呀地跟魏箩学说话。那张侧脸跟魏箩很相似,同样的大眼睛,同样的小鼻子,同样的雪肤红唇,只不过一个是美貌娇媚的少妇,一个是稚嫩可爱的小丫头。

    魏箩腿边的榉木凉榻上还坐着一个。赵曦手里拿着一个鲁班锁,正认真地摆弄,他手边还有好几个形状不同的锁,有梅花锁、八角锁、二十四锁等等……这小家伙玩得极顺溜,仅仅用了二十四下,便将一个鲁班锁拆卸完又重新装好。装好以后,他仰起俊秀精致的小脸,眨巴眨巴乌黑水亮的大眼睛,一笑露出俩酒窝,把鲁班锁举到魏箩面前邀功:“娘亲,我拼好了,我厉不厉害?”

    赵曦刚出世时长得像魏箩,如今脸蛋慢慢长开了,倒是跟赵玠很有几分相似。

    魏箩看向他手中的鲁班锁,长睫轻垂,虽年满二十,但皮肤仍旧跟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一般,青葱水嫩,细腻柔滑。她摸了摸赵曦的脸蛋,笑着称赞:“厉害。”

    赵曦的眼睛一亮,小脸渐渐露出一点自豪,期盼地又道:“比父皇还厉害吗?”

    在三岁半的赵曦眼里,父皇是世上最厉害的人物,不必动手,只用动动嘴皮子,便有无数大臣和百姓听他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谁都不敢有二话。赵曦认为,就算父皇想呼风唤雨,也是没有问题的。

    魏箩轻笑,哄道:“曦儿跟父皇的厉害是不同的。曦儿很厉害,他也很厉害,只不过曦儿现在还小,等你以后长大了,跟父皇比试比试,便能知道你们谁更厉害了。”

    赵曦立即扔下鲁班锁,趴在魏箩的腿上,一手牵着妹妹肉呼呼的小手,一手抓着娘亲的手,道:“等我长大了,比父皇厉害,娘亲可以让我抱抱妹妹吗?”他年纪太小,力气不足,魏箩担心他摔着苒苒,便很少让他抱苒苒,他倒记着呢,一心想多抱抱粉团子似的妹妹。

    魏箩道:“自然可以。”

    赵曦高兴极了。两个小家伙一个坐在魏箩腿上,一个趴在魏箩腿边,对着脸,兴致勃勃地跟对方说话。苒苒刚满一岁,只会说简单的词语,性子很乖巧,有些腼腆,外人逗她她不怎么说话,但是在父母哥哥面前,却是极喜欢笑的。目下赵曦跟她玩,她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弯成月牙儿,咬着下唇,咯咯轻笑。

    赵曦握着苒苒的手,问魏箩道:“阿娘,我可以带妹妹去摘葡萄吗?葡萄熟了,我剥给妹妹吃。”

    苒苒尚未学会走路,只有大人牵着她的时候,她才会踉踉跄跄地学着走几步。大部分时间都是走着走着便扑到魏箩腿上了。是以魏箩有些不放心,想了想道:“让金缕陪你们去吧,小心一点,别摔着妹妹。”

    一年前魏箩做主,把白岚嫁了出去,金缕却是死活不肯,仍旧留在魏箩身边伺候。如今金缕年纪也大了,魏箩不想耽误她,最近有为她觅一门好婚事的打算。魏箩留意了一下,每当朱耿跟着赵玠一起过来时,目光总会有意无意间落在金缕身上,金缕却是低着头不看他,魏箩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心中也差不多有了主意。

    目下金缕抱着苒苒,跟在赵曦身旁,往对面的葡萄花架下走去。

    没走一步,赵曦一抬头便瞧见对面芭蕉树旁站着的人。他收起脸上的笑意,立即变作一副规规矩矩的表情,快步走到赵玠对面,道:“父皇。”

    赵曦虽调皮活泼,但还是打心眼儿里敬畏赵玠的,他能在魏箩面前撒娇卖乖,也能在赵玠面前收敛天性,换做目下老实稳重的模样。并且有赵玠在场的时候,赵曦可不敢跟娘亲太黏腻,盖因每当这时候,赵玠便会拿那冷森森的眼睛看自己,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退怯。后来赵曦才知道,是因为他刚出世的那阵子,娘亲总是抱着他,心里眼里也只有他,父皇是吃醋吃狠了,一直到这会儿都没缓过来,这才会一看见他便露出那副表情。

    赵玠点点头,道:“去哪儿?”

    赵曦指指前面的葡萄花架,“我带妹妹去摘葡萄,妹妹喜欢吃葡萄。”

    赵玠看向金缕手中的粉团子,相比之下,他对苒苒的态度柔和多了,许是因为苒苒长得像魏箩的缘故,他常抱苒苒。眼下也一样,赵玠从金缕手中接过苒苒,抱在怀里刮刮她的小鼻子,弯唇跟小苒苒说了几句话,小苒苒听不懂,只会软软糯糯地叫“爹爹”,一身的奶香味儿,冲淡了赵玠方才心中的焦躁不安,让他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赵玠问道:“苒苒喜欢吃葡萄么?”

    小苒苒眨巴眨巴大眼睛,粉嘟嘟的唇瓣嗫嚅两下。“喜……欢,吃吃。”

    赵玠低笑,亲亲她的脸颊,“跟你娘亲一样,都是贪吃鬼。”

    小苒苒轻轻地“唔”一声,只听懂了娘亲两个字,见爹爹笑,也跟着笑起来,露出两颗糯米似的小兔牙,张开两手咿呀学语:“娘亲……贪次……”

    父女俩说了会儿话,赵玠正欲把苒苒交给金缕,一低头,恰好看见地上另一个小萝卜头。赵曦仰着小脸,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那双大眼睛却流露出了期盼,小嘴微微抿起,露出一丝丝笑意,大抵是觉着妹妹的模样太可爱,忍不住跟着笑。赵曦一对上赵玠的目光,呆了呆,很快绷起小脸,乖乖地叫了声:“父皇。”

    赵玠动作微顿,然后道:“去玩吧。”

    赵曦点头“嗯”一声,领着金缕和苒苒到对面的葡萄架子前去。尽管小家伙掩藏得很好,但是赵玠仍旧捕捉到了他眼里的渴望。想必这些年对他太严苛了,赵玠想。

    赵曦没走两步,便被赵玠重新叫住,他回头,三步并作两步走回赵玠身边,“父皇还有什么事?”

    赵玠抬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顶,叮嘱道:“别吃太多葡萄,当心吃坏肚子。”

    想当年有一回魏箩就是因为葡萄吃多了,回到家后上吐下泻,足足躺了几天才好。

    赵曦的大眼睛里闪过亮光,小嘴一咧,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重重地点头道:“好!”

    赵玠微笑:“去吧。”

    小家伙儿心满意足地跑开了,走路时的步子都带着风。赵玠看着赵曦的背影,弯了弯唇,这才转身朝魏箩走去。魏箩坐在紫藤花架下,将方才的一幕看在眼里,待赵玠走到跟前,她有些心疼道:“你别对小西瓜太严厉,他还小呢。你总是抱苒苒,不抱他,他心里会不好受的。”

    赵玠坐在一旁,把她抱到腿上,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道:“他是男儿,本就该严厉一些。”日后才能长成出色的男人。

    魏箩却不赞同,这两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哪一个她都爱得不得了,赵玠这样偏颇,她委实看不下去了。“那也不成,他现在还不满四岁,什么都不知道,有时候只想让你抱抱他而已。你却总对人家摆着一张脸,我看着都替曦儿觉得委屈,你若是再这样,我当真要生气了。”说罢,她斟酌一下又道:“我知道你想锻炼他早些独立,可是不是太早了?等他十岁以后不行吗,况且他现在也不怎么缠人了,他只对苒苒一个人热情,琉璃家的小锦儿找他玩,他都会摆架子了呢……”

    琉璃河杨缜两年前生了一个女儿,小名锦儿,每次入宫便喜欢找赵曦一块玩。

    赵曦跟锦儿的关系原本很不错,只是上一回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两人闹了别扭,这不,两个小家伙好几天没说话了,锦儿也有半个月不曾入宫。

    赵曦嘴上不说,但是魏箩看得出来,他肯定是想锦儿了,只是小小年纪爱面子,不好意思问出口“锦儿怎么不来”这种话。

    赵玠从后面把魏箩圈进怀里,下巴贴着她的脸颊,懒洋洋地嗯一声,失笑道:“好,都听你的,阿箩说什么就是什么。”

    魏箩嗔他一眼。

    赵玠心知她肯定又在心里说自己不正经,低声笑了笑,蹭了蹭她的脸颊道:“还不是你当初对他太好,冷落了我大半年,我这心里至今仍不好受。”

    魏箩拿胳膊肘捅了捅他的胸膛,含笑睨他:“大哥哥怎么这么小心眼儿?都过去好几年了。”

    赵玠不置可否,想起另外一件事,凤目沉了沉,缓慢说道:“跟你有关的事……我不可能大方。”

    魏箩没说话,对他这副小心眼儿的模样早已习以为常,撇了一下嘴角,旋即又轻轻一笑。

    过了许久,赵玠仍旧是这副姿势抱着魏箩,手臂犹如铁钳,紧紧箍着魏箩不松手。魏箩不舒服地扭了两下,奇怪道:“热。你怎么了?今儿好像有些不对劲?”

    赵玠不动,嗓音低低的:“阿箩,若是没有我,你会嫁给李颂么?”

    魏箩立即不动了,诧异地睁大眼,扭头相看赵玠的表情,可惜转不动身子,只道:“你说什么呢?”

    赵玠一言不发,额头抵着她的颈窝,明显在压抑着情绪,抱着她的手臂越收越紧。

    魏箩察觉到他的反常,又问了一遍:“你怎么会这么问?”

    赵玠沉默一瞬,便把方才梦中梦到的一切跟魏箩说了一遍。魏箩听罢睁大眼,很有些不可思议,她没想到赵玠竟会梦到她的前世,除了她来到盛京城以后的事,每一样都跟她上辈子的经历完全吻合。好半响,魏箩才中震惊中回神,抓住重点,“所以,你梦到我和李颂在一起了?”

    赵玠皱了皱眉,连听到那个人的名字都不痛快。

    魏箩思索片刻,忍不住“扑哧”一笑,转身搂住赵玠的腰,脸贴着他硬邦邦的胸膛。“我也曾做过一个梦,大哥哥想不想听?”

    赵玠道:“什么梦?”

    魏箩娓娓道来:“我做的梦跟你很像,六岁时被继母卖给人牙子,十五岁时从龙首村逃了出来,然后进了盛京城……”她想起上辈子,仿佛已是很遥远的事,却因为赵玠的提起,记忆变得清晰起来。“可是我没有遇见李颂,也没有嫁给他。我梦见李襄为了跟常弘退亲,联手毁了常弘的前程。后来我也没能见上爹爹一面,被魏筝和杜氏毁了容,再后来,我就死了。”

    说完,她停了一下,仰头看向赵玠:“梦里的我是不是很可怜?”

    赵玠垂眸,一只手捧起她的小脸,“所以你七岁时,才求我带你去龙首村?”

    魏箩点点头,眼里满是信赖,“我想去证实一下,看看是否跟梦里的一样……没想到是真的。”她往赵玠怀里拱了拱,仍旧不忘安慰他,“梦里的事怎么能当真呢?我现在已经嫁给你了,还给你生了小西瓜和小苒苒,我这辈子就跟着你了呀。不会嫁给别人的,别人都不如大哥哥好。”

    赵玠抱着她转过身子,让她跨坐在自己腰上,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是我的。”

    魏箩抿唇轻笑,点了点头。

    赵玠啄了啄她的唇瓣,不过瘾,便又一口含住,撬开她的牙齿深深地吻住她。

    魏箩“唔”一声,稍稍后退一些,睫毛颤了颤道:“曦儿和苒苒还在呢……”

    赵玠哑声:“他们看不见。”

    魏箩的抗议声逐渐被赵玠吞下去,两人吻得难分难舍,耳鬓厮磨,远远看去,两人好得就像一个人。

    赵曦怀里捧着两大串儿葡萄往回走,正准备洗洗给娘亲和爹爹吃,没走几步,停了下来。赵曦看着前方不远处缠绵的两个人,父皇咬着娘亲的嘴唇,半个身子都压着娘亲,好像在品尝什么珍馐玉馔一般,吃得津津有味。而娘亲呢,脸色绯红,双眼迷离,连他回来了都不知道。赵曦看了一会儿,扑闪扑闪长长的睫毛,很识趣地转身跑开了。

    嗯,父皇和娘亲在办正事儿,他还是先找妹妹玩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0章 返回《宠妃使用手册》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