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唐朝童养媳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十章 长安

正文 第七十章 长安

文/子一十四
唐朝童养媳 | 本章字数:4290 | | 唐朝童养媳txt下载 | 唐朝童养媳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长安,隋之都城,如今唐之国都。

    虽然天下未定,但长安依旧繁华。

    是以,尉迟恭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城并不显得突兀,来来往往长安的人实在太多了,每天都有商贾大队车马进出,全家老幼前往长安投亲的每天也都会遇到好几起…因天下未定,身份验证基本形同虚设…

    黄三带了两人先行一步进城,去寻苏宽。

    因此,尉迟恭等人在城门便遇到了泪汪汪的苏忠以及激动的韩宾。

    “娘!叔!”韩宾冲在了最前面。

    “宾儿!”韩娘子也很激动,上前拉着韩宾左看右看。

    尉迟恭带着宝林下了马,“宝林,这是你宾哥。”

    “叔,这就我那兄弟?”韩宾看着宝林,满脸喜色,“额头可真象你!”

    尉迟恭一听,那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你小子好眼力啊!”边说边拍了拍韩宾的头,那份亲近不予言表。

    “兄弟,改天我带你四处玩去!”韩宾冲宝林拍了拍胸脯,兴高采烈道,“保你喜欢,东市我最熟,咱们先从东市逛起!”

    宝林笑眯眯着,“谢谢宾哥。”小孩子都很喜欢玩伴的,尤其喜欢和比自己大的小孩,宝林也不列外,何况,韩宾还这么的热情。

    苏忠一旁抹着眼泪,“小少爷…”

    “叫忠叔。”尉迟恭介绍着。

    宝林很听话的唤道:“忠叔。”

    苏忠忙摆手,“不敢,不敢,可当不起这称呼。”

    尉迟恭笑道,“行了,你受得起,对了。苏宽呢?”

    “少爷在衙门当差,还没得到信。”苏忠抹了抹眼泪,“要知道姑娘不仅平安回来了,还带回了小少爷,不知道会多高兴呢…”

    尉迟恭笑道,“快把你那眼泪收起来,若惹得我媳妇眼泪汪汪,我可饶不了你!”

    苏忠又哭又笑道,“是呢,可不能惹姑娘哭。小少爷长得可真象姑娘。这个子象你…”

    “行了,先带路吧。”尉迟恭笑道,“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哎,那个,我先给姑娘问声好去。”苏忠应了声,却还是先跑到马车旁去给苏好好问安,见了趴在马车里的十五一家。苏忠又大惊小怪了一番…

    耽搁了些许功夫,大队人马才开拔。

    苏宽在南面的一个坊里买了一座大宅子,一群人住进去竟然也不觉拥挤。

    尉迟恭啧啧道,“苏宽是打算将苏家人全接过来啊?”

    苏忠笑着解释道,“少爷说如今价格便宜,买了总不亏。”

    “他没帮我买一处宅子?”尉迟恭问道。

    苏忠陪笑着。“大人你的宅子肯定是朝廷赏赐的,哪用自己买啊…”

    “大人这两字,你可别叫了。这可是长安,我啥都不是呢。”尉迟恭正色道,“唤我老爷就是了,哈哈,我喜欢当老爷。”

    苏忠忙点头。“大意了,一时大意了。”

    跟在一旁的马欢立即道。“我马上约束大家,叫大家称呼上注意。”

    苏忠在路上已知马欢是黑妞丈夫,打心眼里就生出了几分亲近,“家里人手少,马兄弟,你看看你那边先安排几个人在厨房帮个忙?”

    马欢忙道,“我这就去。”

    等苏忠张罗着给大家将茶水饭菜都上了,苏宽才满头大汗的跑了回去,“好好找到了?我侄孙也还活着?”

    “什么侄孙啊?”尉迟恭笑着给了苏宽一拳,“侄儿!”说完扭头对宝林道,“宝林,唤大伯。”

    苏宽叫道,“什么啊,乖孙啊,别听你爹的,我是你堂爷爷。”

    宝林嘿嘿笑着看着苏宽,“大伯…”

    苏宽跺脚,“我真是你堂爷爷啊,孙子哎…”

    “我怎么觉得你象是在骂我呢?”宝林皱了皱鼻子。

    苏宽哑然。

    苏好好不由扑哧一笑,苏宽这才看向苏好好,“好好,你回来,就好,回来了就好…”说着眼眶就红了。

    苏好好点点头,鼻子也有些酸,却不想让气氛显得那么悲伤,便笑道:“听说你还没娶媳妇呢?”

    苏宽笑着,“忙啊,没时间,呵呵…也是,这事得抓紧了,孙子都有了,儿子还没影,的确不象话…”

    “少占我儿子便宜啊,”苏好好笑道,“你如今在哪个衙门办差啊?你衙门的同僚眼睛都长哪儿去了?怎么没人找你当女婿啊?”

    苏宽苦笑了一声,“在太仆寺管马…九品参事…”

    尉迟恭和苏好好都楞了…

    苏宽解释道,“秦王推荐我去户部,可太子却将我安排去了太仆寺,要不是为了等尉迟,我早走了,如今你们回来了,我明儿就去衙门请辞去!”

    …

    “秦王就没过问?”尉迟恭问道。

    苏宽道,“秦王哪里知道,刘武周逃到突厥后,他就去打洛阳王世充了,没回长安。”

    “行,那你明儿就去辞了吧,过几日,跟我一起去洛阳。”尉迟恭道。

    “好嘞!”苏宽笑道,“就等你这句话。”

    “先帮我寻处宅子…”尉迟恭道。

    “就住这儿啊!”苏宽道,“还找什么宅子啊!”

    “你姓苏,我姓尉迟,你说,我找不找宅子!远近不论,总之,要大,我这人可不少呢…”尉迟恭笑道,“对了,再在这附近帮韩娘子母子找个宅子,你们挨得近些,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苏宽转了转眼珠子,看了看苏好好:“韩娘子还得有个宅子啊?”

    尉迟恭点点头,“她和黄三他们不一样,当然得有自己的宅子。”

    苏宽又看了看苏好好,“是嘛?”

    尉迟恭用胳膊肘碰了碰苏宽,“干嘛呢,老看我媳妇干嘛?”

    苏宽笑了笑,“这么多年没见,还不许我多看看啊?”

    尉迟恭白了苏宽一眼。“我身上没钱了,你先帮我垫着。”

    苏宽双手一摊,“我也没余钱。”

    尉迟恭叫道,“怎么可能?这些年你弄的金银珠宝呢?”

    苏宽语重心长道,“我这宅子,虽然在南门,离皇宫有些远,去衙门应卯不方便,价格在长安不说是最便宜的,起码也算是便宜的。可是,尉迟,这是长安呢。再便宜能便宜到哪儿去?一大半的钱都花在这宅子上了…”

    尉迟恭忙道:“那不还剩了一小半嘛?”

    苏宽摇头,“那点钱,在南门这带最多买个两进的小院子…”

    尉迟恭想了一下,“那你先给韩娘子买吧,我这边先租着。”

    苏宽迟疑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当晚,尉迟恭和苏宽秉烛夜谈,直到天亮。

    然后苏好好就被告知,“好好,李家这几兄弟怕是已在明争暗斗了,我打算去投奔秦王…”

    苏好好讶然。“不会吧?他们几兄弟一向很好的…”

    尉迟恭道,“苏宽说的,太子最近老在打压秦王…齐王和太子好得穿一条裤子…给秦王寻了不少麻烦。好像说,连军粮的主意都打了…”

    苏好好楞了半天,“那元霸呢?”

    尉迟恭道,“苏宽说,赵王只管领兵打仗。旁的都不怎么在意,太子和秦王的话。他是高兴了,谁的都听,不高兴了,谁的都不听,不过,齐王经常找他…”

    苏好好叹了半天气,才道,“这天下还没定呢,怎么自家就闹起来了?共富贵真就这么难嘛?”

    尉迟恭摇摇头,“谁让那富贵太大了呢…”

    苏好好想了一阵,“黑大哥,能不去投奔秦王嘛?太子本事不小,又名正言顺的…”

    “我几次三番投唐营,都是他们给拦着…”尉迟恭道,“我怎么可能再去投他们?再说了,是秦王的人帮我打探到了寻你的线索,秦王还给了我粮草让我带着亲兵去突厥寻你…这恩情,我得报…”

    苏好好沉默了一阵,“黑大哥,那你去洛阳帮了秦王后,咱们就离开吧,回鄯阳去,咱们的打铁铺还在呢…”

    尉迟恭仔细想了一会儿,道:“可咱们如今要养这么多人…”

    苏好好道,“如果你在洛阳立了功,什么都不要,就要钱。”

    尉迟恭有些为难,“让我想想吧…”

    苏好好握着尉迟恭的手,“黑大哥,太子是名正言顺的储君,秦王怕没什么希望,我也不想亲眼看到他们兄弟相残,太残忍了,以前的兄友弟恭好似都成了讽刺,而且,我也不想为你担惊受怕,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守着你,守着宝林过日子…别让我天天吃个饭都胆战心惊的…”

    尉迟恭沉默良久,“好好,我答应你。”

    苏好好笑了,“黑大哥,谢谢。”

    尉迟恭搂住苏好好,“说什么傻话呢,这几年天天厮杀,我也厌倦了,只是想着你寻回来了,也该为跟着我的兄弟们谋个前程,呵呵,既然你这么说,我在洛阳就将他们托付给世子吧…”

    苏好好道:“让你为难了。”

    “哪有,”尉迟恭笑道,“只是眼下倒要让你为难一下,你能不能等我走了,再去找齐王妃,我不想节外生枝…”

    “好!”苏好好一口答应下来。

    而苏宽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三天,就寻合适了一处小院落,但却没给尉迟恭说,而是特意找到苏好好,“真给韩娘子买个宅子?”

    苏好好笑道,“有什么不妥?”

    苏宽犹豫了一下,“你是我侄女,虽然不是嫡亲的,可咱们毕竟没出五服,我绝对不会帮外人,而不帮你,可是,好好,这事你真得再想想,这么些年韩娘子对尉迟可是情深义重…”

    苏好好板起脸,打断苏宽,“苏宽,她情深义重,我就该将丈夫分出去?谁规定的?…”

    苏宽苦着脸道,“不是,可,可…”

    苏好好没好气道,“可是什么啊?你是不是想比一比我和她谁对黑大哥好啊?这是不是想说,她能帮上黑大哥,而我,却只能拖黑大哥的后腿?我告诉你,这没法比,黑大哥愿意被我拖累,怎么了?不服气啊,那你找他去!”

    苏宽叹了口气,“男人但凡有点出息,谁不是三妻四妾…没有韩娘子,也会有李娘子,张娘子…”

    苏好好冷冷笑着,“苏宽,我在刘府当过三夫人,我知道三妻四妾的后院是个什么样,如果说以前我还觉得小妾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现在,我实话告诉你,但凡我还是尉迟家的媳妇,这个家,就休想冒出什么小妾来!”

    “如今尉迟听你的,可十年以后呢?”苏宽问道,“你能担保他依旧会听你的?我就是男的,男人喜新厌旧是天性…”

    “我担保不了他一定不会喜新厌旧,”苏好好道,“但我会努力让他不厌烦我,可如果我努力没用,我就当我的苏好好!”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 路途 返回《唐朝童养媳》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一章 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