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结婚先试用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11章 (全书完)

正文 111章 (全书完)

文/半染胭脂
推荐阅读:
    北堂离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他才哈哈地大笑起来。

    “顾倾沫,你以为我最重视的真的是权利吗?”北堂离张狂的笑声,如同是小小的海啸,她真的不知道吗?他最为重视的东西不是权势,权势对他来说,不过是从一开始到最后都跟着他的东西,似乎是必不可缺少的。不过那些并不是他生命的全部,因为他天生就不会缺少权势,就算此刻没有了,他还有可以得到。只是有一样东西,现在丢失了,却永远都找不回来。只有爱,爱一个人,却得不到她的爱的时候,才是最为痛苦失败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知道,完全没有发现,她夺走的是他最为渴望的东西。

    “难道不是吗?”顾倾沫反问,心中却有点难受,因为有些答案似乎模模糊糊地在流动。

    “哈哈,哈哈……。”北堂离以为顾倾沫是真的不懂,或者说她真的是从来都没有爱上过自己,如果她真的爱上了他,就会明白一个人心中最为重要的感情是什么。原来她真的从开始就没有爱过自己,真的没有,从来都没有。

    心中撕扯的痛,叫北堂离竟然说不出话来,他只是望着远处的人笑着。那笑声是苍凉的,甚至是悲痛的,几乎要让人的心都跟着冻结起来。

    顾倾沫怎么会不知道,她当然是知道的,只是她不想叫自己知道。如果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才是最好的,所以她可以装作不知道,从来都不知道他爱上自己。

    笑声渐渐的消失了,直到北堂离眼中只剩下了冷酷和冰冷。

    顾倾沫看着北堂离眼中的冰冷,竟然感觉到害怕起来,这样的他比以前更加令自己觉得恐怖了。

    北堂离的内心也发生了变化,他是一个如此高傲的男人,他甚至已经算是低声的求她,求她爱上自己。如此的事情在顾倾沫的眼中就是一个笑话,而他竟然如此的愚笨,她不会爱自己,也许真的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心中的火焰一团团地点燃起来,他心中出了恨意就已经撑不下去了。如果爱的如此痛,不如就让他们在这里做一个了结。

    “尧尧的事情,你也不在乎了吗?”北堂离冷冷地扯了扯唇,一步步地朝着顾倾沫的方向而去。他压制住了心中所有的情感,叫一切失控都得到了最好的控制。他已经不会再为了眼前无情的女人感到心情,甚至是伤心了。此刻的他,只是一个没有心的男人。

    顾倾沫眼中里有点眷恋,不过立刻就消失了。她抬头望着北堂离,冷冷的笑道:“尧尧是你的孩子,你就算再恨我,也不会去恨自己的亲生孩子。不是吗?”

    “你真的是把我看透了,所以才如此的胆大妄为。”北堂离恨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以所以她才会如此的毫无顾忌吗?

    “如果我看不透你,又如何能够活下去。”

    “你真的以为你自己可以活下去吗?”北堂离冷了下来,双眼透着几分狼一样的凶猛目光,像是要撕裂眼前的人,“你别忘了,就算我现在没有任何权利,想要杀死一个女人,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以为你真的会有活路吗?还是你以为你有本事可以在伤害我以后还可以全身而退,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北堂离,就算是没有任何权利,也可以叫你生不如死。你知道的,不过我觉得你会更加深刻的再次体会一次。”愤怒已经冲破了人心中所有的爱,北堂离也是这样。他现在是真的恨了眼前的人,因为爱的深刻,所以恨的也极为的深痛。心中想要给与的爱,都变成了最为浓烈的恨意,只是想要眼前的人生不如死。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顾倾沫反问,她心里自然明白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男人。如果真的叫自己生不如死,她一定会再那么痛苦地体验一次。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她知道最令自己生不如死的不是说在他的身边受到折磨,而是自己心中明明爱着却不敢去爱,他们是兄妹啊!

    “比起没有尊严的活着,你选择自由活下去的路只有一条,看来你很是明白,也很是清楚。”

    “对,我知道,一直都知道。”顾倾沫淡淡的一笑,心中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心里暖暖的,甚至觉得有点舒适了。恨吧。就这样恨着自己,永远的恨下去。只要恨了,就不会再那么痛苦吧!

    顾倾沫脸上为所谓的笑容令北堂离的眼睛深深的刺痛了,难道她就这样的一点都不在乎死亡吗?还是说她在赌一场,以为他真的会因为她而感到痛苦,或者是下贱卑微地去求她不要死。心里的恨意浓浓,北堂离狠下心来吼了一句,“既然如此,你现在可以去死了,现在就去。”

    指指一望无际的大海,这里也许是最好的场所。如果真的试探自己,就叫她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个容易被试探的人。他不是,如果爱就爱的浓烈,如果恨也恨的深邃,这就是他自己。

    顾倾沫转身,苍白的脸上笑容灼灼,就好像是盛夏里盛开到最后的一支莲花。即使孤寂,却依旧如此的想要绽放最后一次。那样的美丽,如同是没有一点污垢般,漂亮的令人睁不开眼睛。

    “我其实一直都知道,就算是到了最后,我也不可能有一条活路可以走。你的恨如此浓烈,如同我一样,我也是。不要以为我是在试探你,我从来都没有奢求你会给我一条活路,尤其是在我欺骗了你以后。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我会给你。我会将一切都变成初初相遇,那时,我们没有相遇就好了。起初我是你手中没有心的玩偶,可是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想要的,想要给与的。”顾倾沫淡淡地笑了,粉白的脸上似乎有一份满足。她知道自己会令北堂离痛恨到自己到极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要求爱。只是最后的最后,她想要给他的是重生,想要给他的是一切从零开始。如果没有她的出现,如果没有血缘关系,如果什么都没有,他就不会再去追求,只会按照自己的路走。

    顾倾沫心里十分的明白,北堂离是一个绝对不会放手的男人。就算是世界都反对,他也会追求到最后。直到她明白他们身份的那一刻开始,她听到他的话就已经明白了。如果有他,他们的罪孽就永远都不可能消失贴身妖孽。叫北堂离放弃,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因为知道了,所以她才会将以前丢弃的计划从新的动用了起来。

    如果这样可以叫他恨自己,永远地恨下去,是不是可以为他们父子两人创造一个未来呢?

    望着远处的人,顾倾沫唇边有一丝满足的笑容。她用唇语说了最后的三个字,一直一直都想要传达给他的三个字。她的爱不如他那般浓烈,也不如他那样的执着和疯狂,不过她的爱可以换来孩子与他的重生,这是最好的结局,是她想要的。10nlk。

    “……”北堂离愣愣地站在悬崖边上,他的脚步在她飞出去的瞬间就不由自主地移动了过去。只是她的身形很快,快的就像是一片飘落的雨,令他抓不住。不知道为何,她的笑容看的令他感到心痛难忍,甚至是痛苦不堪。

    那样的笑容,为何似乎将他的灵魂都已经抽走了。在最后,他看见她的唇似乎用力地想要说些什么,最后的最后,只是眼泪划过脸颊,随着风而飞去。

    看到海中翻卷起来的一个浪花,北堂离心痛的几乎要不能呼吸,只能用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手臂,就怕自己会冲下去。

    浪花卷走了一切,将顾倾沫卷的不见了人。

    如果这就是他犯下的错误,就用这个来惩罚自己。

    不能拥有她,他要她做什么呢?伤害自己吗?他不是傻瓜,绝对不会叫任何人伤害自己。人可以伤害他一次,但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第二次。

    风还在呼啸,似乎烦躁不安起来,如同是撕裂开的痛一点点的蔓延了出来。

    北堂离站在悬崖上,好久好久,久到自己全身冰冷,他却离不开峭壁。眼中湿漉漉的,似乎有什么滚落,似乎又失去了什么。心空荡荡的,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填满了。

    …………………………

    北堂离如幽灵般地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他已经忘记自己好久没有回来了,似乎只要手指轻轻地颤抖一下,车子就会开到顾倾沫的家中。

    刚到了别墅,车子停下来的瞬间,房门就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快地奔了过来。

    “爹地,你救救妈咪……。”顾夏尧哭的满脸都是泪水,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双眼红肿肿的,显然是哭了很久很久。一向都不会叫北堂离的人,现在忽然开口叫了一声爹地,令北堂离也震惊了一下。不过下一秒钟,他心中父爱就被理智取代了。孩子也是一样吗?见到可以利用了他,就会叫自己一声,要不然都不屑叫自己一下。

    “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有他一个人见证了顾倾沫的死,所以没有人会知道她死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为什么尧尧会知道。他觉得奇怪,至少她只消失在了他一个人的世界了。

    “呜呜……,爹地,你救救妈咪……。”顾夏尧拉着北堂离的手,用力地往房间里拉。

    北堂离觉得奇怪,只是脚步不稳,跟着尧尧进了自己的别墅。

    到了别墅内,北堂离顿时不能动弹了。

    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具水晶..棺。棺材里面躺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倾沫。那个已经沉到了海底的人,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脚步一个不稳,北堂离差点跌倒在地面上。他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明明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要出现自己的眼前。不知道为何,看到她安详的面容,他心中竟然有一股什么狠狠滴扯痛起来,令他又是痛苦,又是有点庆幸。

    站在阴暗处的东方夜缓缓地走了出来,他乌黑的长发,极为漂亮的丹凤眼,黑色的眸子如同是黑珍珠一样的深邃。在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鬼魅和邪气,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惊讶吗?”东方夜声音里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邪魅,轻声地问道。

    北堂离这个时候才发现东方夜,“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看见东方夜,北堂离顿时就觉得一切不可以解释变得可以解释了。东方夜一向都是一个怪人,甚至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说不清楚的人。

    “没有什么,只是在游泳的时候,听到了这个女人低鸣悲伤的灵魂。”

    “什么意思?”北堂离一直都知道东方夜似乎有点所谓的心灵感应能力,不过他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说。

    “你想要知道的话,我可以叫你听见。”东方夜手指拍了一下一边的顾夏尧,顾夏尧顿时昏了过去。

    “这个时候,你的儿子最好还是别听见的好,因为这个是你女人最后的希望。”东方夜噙着笑,黑色的眼眸忽然散发出一点点琥珀色,璀璨耀眼。

    按照东方也得指示,北堂离的手放在了顾倾沫的心脏位置。只是碰触一下,顿时顾倾沫全身的情感都流到了北堂离的身上,令他全身都动弹不得,却痛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开始是恨的,真的很痛恨,到了后来她发现自己也爱上了。爱的那么深,深刻都自己完全不知道事情发生以后要怎么办,只是深思熟虑以后,她立刻就下了决心,要叫孩子跟他可以有一个快乐的后半生,所以她选择让他恨她。

    好痛,好痛,这样的话她真的不想说,一点都不想说。痛到四肢都已经麻木,最后心都冻结了,她还是说了出来。

    深海的水侵蚀着她的全身,她痛的难受,任由空气从自己口中一点点的挤压出去。她是渴求死去,却没有想到如此的痛苦,如此的冰冷,如此的孤独。想要见他们,可是见不到,所以她会一直一直痛下去,痛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痛。

    东方夜一把拉开北堂离的手臂,他觉得如果继续下去,北堂离自己都可能会崩溃。他的脸色惨白,明明干干净净的脸上竟然有血泪流出。只有痛到心肺才会任由情感冲破心脏流出血泪来。

    一点点殷红的血泪布满了北堂离的脸孔,他几乎要不能呼吸。她很痛,痛的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痛,很孤单,很寂寞,却只能将灵魂封印在深海的冷泉中。他想要拥抱她,想要碰触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碰触不到她一分一毫。

    “这个女人,已经算是半死了。我只是用了一点古代的束魂法将她的灵魂捆住,不能让她飞到地府里。这个法术也不能停留太久,如果太久的话,这个女人会因为太痛灵魂碎裂的,所以我只是希望你能稍微化解她的一点痛楚,叫她没有痛苦的离开。”东方夜在见到顾倾沫的第一面时候,就知道自己以后跟她还有一面之缘。不过这个一面之缘的以后,他就看不到了。举凡是看不到的缘分,那就说明只有死亡的时候才能见一次。没有想到他还真的是在她死的时候见了一次,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在她的痛苦里面看见了自己的好友。也就是看见了自己好友,他才决定自己多事的帮忙。至于尧尧,是他找徐晨皓带过来的。举凡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在身边,就会令灵魂有点渴望,甚至有点磁场,会多停留一会。毕竟束魂法也不能停留太久,久了的话,只会伤害到女人的灵魂。14967626

    北堂离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双眼里还透着血红,“你带她来,就是要我叫她安心地去送死吗?”

    “你以为死的人可以活过来吗?”东方夜送顾倾沫的尸体过来,就是要叫北堂离明白顾倾沫的感情。虽然知道伤他会很深,总比顾倾沫的灵魂投胎不成好。因为身上有过多痛楚的前世,就算投胎,也会因为太过于痛苦和执着而无法进入轮回。

    “难道不行吗?0”北堂离双眼紧紧地盯着东方夜,声音是飘渺的哀伤,甚至是渴求了。他希望东方夜能够救救顾倾沫,就算是要了他的命都可以。原来他一直都爱着她,而她也爱着自己。就因为血缘的关系,她如此的固执,固执到用自己的命来换他跟孩子的未来。这样的事情,他不要,他就算是没有未来也只要她陪在自己的身边。

    “当然不行,她现在有的只是死魂。你留她在身边,她会一直都痛下去。如果这样的话,你要害她转不了世了。”东方夜觉得自己真的是做多了事情,早知道就别管了。

    “转不了世,我会陪着她。”握住顾倾沫的手,北堂离觉得意识已经飞离了自己。

    东方夜无奈地叹口气,他觉得自己真心是多事多到家了。

    “如果你想陪她,也不是没有法子,不过你也要付出点代价。”

    “只要能叫我陪着她,什么都可以。”北堂离几乎是义无反顾了,只要可以叫她不那么的痛,不要离开他,他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又过了一个月,北堂离的别墅很少有人能进,因为一直都门卫森严。

    别墅的下方多了一个密室,密室的中央放着一个水晶玻璃棺。

    水晶..棺内的人闭上眼睛,还在熟睡中,似乎什么都没有打扰到她。

    顾夏尧眼睛都红肿肿的,趴在棺材边上如何都不愿意走。他不想走,想要跟爹地一起陪着妈咪。

    “喂,徒弟,要出发了,还不走。”东方夜很是无奈,他都已经拖了三天出发了,小家伙硬是能在棺材边上哭上三天。

    北堂离跟顾夏尧都付出了点代价,北堂离的一只眼睛,还有他魂的三分之一都送给了顾倾沫。至于顾夏尧魂的三分之一,加上一辈子只能跟随东方夜,做东方夜的徒弟,还有就是一生都不婚才换来顾倾沫。

    人虽然看似活着,不过由于起初就已经算是死了,所以具体什么时候醒过来没有人知道穿越之极限奇兵。

    哭的昏天暗地,顾夏尧一见自己要真的走,就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了。

    北堂离抱了一下儿子,然后将顾夏尧直接丢出了密室。

    “我儿子,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了。”

    东方夜笑米米地点点头,然后将顾夏尧捆成了粽子拖了出去。他还要去见美女,怎么也不能停在这里。

    又过了半个月,北堂离的别墅忽然发生火灾,自此北堂离彻底的消失在大众的眼中。据说大火是疯狂了的北堂离自己点燃的,也有人说他招惹的仇家,也有人说天上有陨石降落忽然着火。

    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北堂离是消失了。至于是死了,还是活着,没有人知道。不过也有谣言,或者是小报纸宣称看见过北堂离。北堂离已经颓废到自生自灭了,还有人说在南美洲遇见过北堂离,更是有人说北堂离已经出家当了和尚。不管是谁的谣言,都没有人再见过北堂离。

    只有北堂凌才知道,北堂离没有死,他还活着。北堂集团的账户里少了十个亿,这个钱数正好是北堂离多年来辛苦所得。

    三年后,北堂凌体力不支中风瘫倒。北堂集团却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出来主持大业,北堂家从来没见过人的少爷从美国回来,总算是撑住了北堂集团,新任总裁名叫北堂昊。

    又过一年,北堂凌去世,临终说北堂离只是离开了北堂家,他的子孙一定会完成北堂家的梦想。不过北堂昊听了以后并没有多说,只是将遗言留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北堂家老宅自从北堂凌去世以后,就变成了祠堂,后来年轻人都居住在大城市中,再也没有多少人回到北堂家老宅居住。

    只是有一年,北堂昊清明祭祖回到北堂家老宅。远远的他就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老宅门外,他叫了一声,那少年回头冲他一笑。那面容竟然如北堂离一般,只是多了几分狡诈和神秘莫测。

    再次回神,北堂昊才发现那少年已经在无迹可寻。

    ……………………

    徐晨皓怀里抱着两个孩子,累的气喘吁吁的,很是埋怨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

    “我们能不能计划生育一下,下次别生这么多可以吗?”

    徐太太冷冷的眸子瞪了一眼厚颜无耻的男人,“你以为是我愿意生吗?要是知道你们徐家有三胞胎的历史,我宁愿嫁个鳏夫,都比嫁给你好。”

    此刻徐太太显然也不是很舒服,她怀中也抱着一个。因为生了三胞胎,所以她从此以后就没有了安宁的日子,尤其是生产的时候,几乎没死在手术台上。播种的人开始说计划生育,她这个结果的人自然是一肚子火气。

    心虚地看了一眼老婆,徐晨皓有点欲哭无泪,他也不想有这样的基因。都说孩子一个个来,是最好的。至少他们养大了一个,下一个就知道如何养,可是现在一下三个,完全就是一头雾水。别说孩子了,连他们自己都快要垮了。堂北势东倾。

    两人一步一步地走到海边的小别墅里,徐晨皓松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到了。

    “是这里吗?”徐太太脸上有点尴尬和别扭,抱着孩子的手微微的有点颤抖。

    徐晨皓有点打趣,“你现在是做什么,害羞吗?不过也确实是,以前大家都以为你是男人,没想到是个女人。你现在见到以前的上司自然是有点害臊,不过没啥害臊的,有我在,老公我可是很强壮的。”

    作为别人的老公,徐晨皓娃娃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靠谱的地方,不过他还是有把握保护身边的一家五口人。

    只是徐太太狠狠滴看了一眼徐晨皓,徐晨皓顿时没有了底气。

    “我自己进去,你把孩子也抱着。”将手中的孩子递给徐晨皓,李远熙走了进去。她就是李远熙,做了几十年的男人,最后还是恢复了女儿生。不过现在的她,还是一身西装,两人如何看的都像是一对兄弟。

    当初她从来没有想多自己会跟徐晨皓生了三个小鬼,只是北堂离似乎是已经将她逼到一定的程度,那个案子几乎要了她的命。好在徐晨皓后来救了她一命,不过也发现她是女子的身份。北堂离忽然的消失,令徐晨皓也陷入低谷。而北堂凌猜忌心太重,将他们两人都调到了马来西亚,在那里两人倒是过了几年的安稳生活。直到最近,北堂凌去世,她也算是从枷锁里解放了,后来加上怀孕的事情,只好嫁给了徐晨皓。现在,她都称自己为徐太太,虽然衣服有点不对劲,不过她也在努力调整。

    亏的北堂昊将他们调回了总部,不过两人都已经远离了北堂家的权利中心,所以两人一起辞职。北堂昊也没有阻拦,他们都明白,整组的北堂集团并不需要以往的老臣。

    辞了工作,徐晨皓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北堂离的住址。虽然已经过了四五年,但是能够再次见到北堂离一面,这令李远熙相当的感激。她想要见的人是顾倾沫,只是想要见见她,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李远熙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她也不打算去辩白什么,更不打算在牢0房里蹲一辈子。她想要做的是偿还,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也正是如此,她与徐晨皓两人已经开始筹办自己的公司,想要帮助别人,而不是伤害他人。

    推开门,李远熙走在前面,徐晨皓走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到了二楼。

    落地玻璃宽大明亮,海风吹动窗帘,窗帘掀开,一张躺椅上交叠着两人。

    男人奋力而起的身躯如同是蛟龙过江,女人柔媚的轻轻申银伴着点点快乐和娇羞。

    “你说过补偿我的……。”男人不满地吼了一声。

    女人媚眼如丝,红霞染满脸颊,唇角满满的都是笑。

    门外的两人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徐晨皓摸摸鼻子拉了拉妻子下楼。

    李远熙毕竟是当了多年的男人,对这样的画面似乎免疫力足够强,完全就没有啥不适应。倒是徐晨皓脸都红了一圈,他很是幽怨地看了一眼妻子。

    “你眼睛都看直了。”

    “是吗?我只是在比较而已。”李远熙淡淡地笑了,一脸都是满足。看见他们如此相爱,她真的很开心。

    “比较什么?”徐晨皓傻傻地问道。

    李远熙眼角微微上挑,有点坏笑,“觉得总裁确实比你要凶猛很多。”

    “老婆,我想现在就证明一下。”徐晨皓哀怨地看着自己的老婆,明明就是一个女人,偏偏比男人的他还洒脱。

    “免了,三个都够受了。”李远熙打住,很是不满地说道。

    “好吧,我看到这三个小鬼,也觉得前途一片灰暗。”徐晨皓无奈地皱皱眉头。

    “他们两人不是兄妹吧?”李远熙不确定的又问了问,毕竟当初的事情她多少也从徐晨皓口中听到过一点。

    “具体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据说应该不是,毕竟顾凤喜都已经远离是非地了。只是我有偷偷地又给总裁他们在美国做了一次dna,等会总裁一定会惊喜一下。”

    “难道说?”李远熙立刻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没有捣乱的人在,自然一切都不会有事情。”

    “原来这样,不过看他们那样,不管是不是血缘关系,都无所谓了吧!”李远熙抬头看看天花板,心中有一点点的甜蜜。

    “是啊,爱的那么惨烈,估计答案是什么对总裁来说都不是太在乎了吧!”

    李远熙看了一眼徐晨皓,她忽然察觉到什么,“你实话给我说,北堂离是不是还有投资?”

    “啊!”徐晨皓顿时有点吓到了,这个事情他都是偷偷地办理的。

    “果然你连我也瞒着,今晚你就去睡客厅。”李远熙佯装生气,直接转身出了客厅。

    “老婆,不要这么残忍,我是被冤枉的。”徐晨皓真的很想哭,为什么李远熙察觉到了。果然要骗自己的枕边人,是最为艰难的事情。尤其是自己的枕边人,简直比自己还要精明。她这么说,是不是早就发现自己为总裁做期货交易了。

    李远熙远远地迎着海风,她的唇边是笑容。看看二楼还在纠缠的身影,她觉得他们是幸福的,至少北堂离没有白白地去等一个人,甚至为了一个人付出那么多。这样的幸福,她希望自己可以为他们守护,如同徐晨皓给予她的那份爱一起。

    全书完

    文文到今天算是彻底完结了,胭脂虽然荒废了一个月,不过不会不填坑的。虽然有点仓促,不过我心中想要表达的都算是表达出来了。其实想要多写点李远熙与徐晨皓的故事,不过由于文文实在是免费的没啥两样,所以还是算了。

    下一本书是什么,胭脂自己也没想好,不过希望亲们可以继续支持。

    祝愿大家儿童节快乐,永远保持一颗童心!!
(快捷键 ←)上一章:110章 (大结局) 返回《总裁,结婚先试用》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