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妙手戏谪仙:凤舞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877章 久别,重逢。

正文 第7877章 久别,重逢。

文/楒慕
    寂尘身上的那种傲气在凤舞看来总有些鲁莽笨拙,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样就忍不住了,怪不得在小禅寺的时候斗不过寂天。

    寂尘咆哮着满腔的不爽,脸上憋得通红,如一只金毛猎狮般扑了出去,虽然他是光头,但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炸了毛的狮子,拦不住,凤舞也不打算去拦他。

    在寂尘冲入某个方位的同时,密林的深处也爆发一声怒吼,嘶哑的声音极其可怕,那个一直躲在暗处不愿露面的老者终于怒了,只是这嘶哑的声音中总让人觉得有些不自然。

    寂尘冲了出去,凤舞也不能真的不出手以防万一,所以她脸上露出淡淡微笑的同时,一只手摸向了另一只手的中指,乳白色的光晕渐渐浮现,妖皇剑随时都能够出现在凤舞手里,如果寂尘真有困难,她不介意直接使用最强手段来解决这个麻烦。

    寂天声势浩大的冲进去,进去了许久,凤舞摸了摸嘴唇,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果断甩了甩手掌,将乳白色光晕散去,在附近找了一个快大石坐了上去,耐心的等待了起来。

    结果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寂尘密林深处走了出来,一摇三摆很是惬意,在他的肩上还扛着一个身穿褐色长袍的人,凤舞眯眼一瞧,果然是一个老头子,只是这老者面如实在是太老了,无数道沧桑的沟壑密布在巴掌大小的脸上,看起来更像是一只苍老无比的猕猴。

    老者浑浊的双眼毫无生气的抬头望着凤舞所在的位置,仿佛死人一般的褶皱突然一裂,仿佛在笑什么。

    凤舞早已收起微笑,看着寂尘将那老者面无表情的扔到了一边,随后拍了拍手,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凤舞的面前,指着身后像一拖泥巴一般的老者说道:“是这老小子躲在一旁装神弄鬼,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居然隐藏的那么好,要不是刚才他虚张声势之时泄露了一丝破绽,我们还真拿他没辙。”

    此时的寂尘因为出了一口郁闷之气,所以变得清爽了许多,那老者观了一眼寂尘与凤舞,然后迅速的叹气,眼里的警惕之色更重了三分,更多的则是杀机,所谓的叹气并不算在他的情绪之列。

    凤舞没有理会得瑟的寂尘,而是一直观察着这个老者的一举一动,脸上的表情因为满是褶皱的脸皮反而表达的更加生动了,她就纳闷了,这老头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还有如此强烈的杀意,而非恐惧之类的清晰。

    发现自己的猎物并没有一点当猎物的意识,寂尘挥了挥手中的棍子,狠狠的戳在老者的眼前,一见棍子那老者好像耗子见了猫一样,立刻收回了刚才那种怨毒是神色。

    凤舞面带笑容,从大石之上走了下来,双脚在地上**的枯叶上小步挪动着,只有几步远的距离凤舞偏偏走了十几步,那老者只觉身上压力越来越大,心里头有种说不出味道的恐惧,恐惧一起,老者立时恐慌了起来,褶子般的老脸贴在地上,不敢抬头。

    “呵呵,老前辈果然是老前辈,隐藏气息的功夫当真是入了化境,刚才的事,我二人多有得罪。放心,我二人不会伤害到前辈的,还是那句话,您底有没有我刚才形容的人路过此处,如果有的话,还请前辈坦诚相告。”

    凤舞依然是彬彬有礼,做足了一个好人该有的本分,而且还将一边的寂尘拉了过来,一同与她“赔罪”。

    身后的寂尘听到凤舞没有一点胜利者该有的傲气,反而将他的面子也落下了,于是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声哼了一声虚伪。

    凤舞懒得跟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计较,依然是满脸无害的笑容来面对这个老人,老者心怀忐忑,终究是服了软,看了看面前的凤舞,再看了看凤舞身边的怒目而视的光头和尚,老者心中暗暗的琢磨起来,眼前的这个漂亮女子倒是挺容易亲近,只是她身边的和尚有些凶狠,虽然他能看出来这个凶和尚是唯眼前这位女子是从,但那是凶和尚的棍子离自己太近了,万一真砸上一下半下,他可就完了,想到这里,只感觉头顶部凉风四起,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沉闷了片刻,老者突然抬起了头:“罢了,如今老夫已经是阶下囚,老夫说了便是,的确,老夫前两日的确看见有一俊生怀抱一幼子另携一小僧从我这里穿过,当时老夫也看那俊生拖家带口蛮狼狈的,也就没有吓唬他们,诺,直走便是,至于他们到底去了何处,老夫可就没能力知道了。”

    老者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任何景物,哪怕是被棍子砸烂了脑袋也不打算在睁开了。

    凤舞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老者,然后递给了寂尘一个眼色,二人势如秋风从老者身边扫过,向老者所指的方向快速行去,良久良久,老者发现自己的双膝都有些麻木了,于是他才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转过了身看向凤舞二人渐渐方向,褶子脸上恐慌已无,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诡异的笑容……

    …………

    …………

    “凤舞,你真是太仁慈了,在小禅寺你都敢大杀四方,如今居然连个纸老虎都放了?难不成你真怕他是十万大山某宗派的人物?就算如此,你我二人也可以将其毁尸灭迹,免得再留有后患,这是最基本的道理。”

    一路奔跑着,寂尘气喘吁吁,尽管如此他还是将心中的不解给吐了出来,然后果断呛了一口风,一下子将脸憋得涨红。

    侧过头来,无辜的看着笨的可以的大和尚,修行者居然能被风呛到,真是笑死人了。

    “在小禅寺杀人那是该杀,此次不同。”

    “咳咳……为何该杀?有何不同?”

    “你们都是敌人,阻我取舍利,所以该杀!有何不同?呵,他身老无力,我自然不会因为一时不快而杀生,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你的性子似乎早随你师兄的性子了,佛性去哪儿了。”

    听到凤舞的话,寂尘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心中翻腾,有些气结,有些悔恨。

    …………

    老者说两日前司空竹一大两小才出现过,而且形象相当的狼狈。

    凤舞一路狂奔,顺着寒冰之力的感应居然用了大半天就感知到了小蘑菇的位置,很近了!

    半日的功夫便追上了行进两天半的司空竹,这般速度已经表明司空竹一路上确实有事情发生。

    转眼之间,凤舞的视线里便出现了几个模糊的身影,一个高高的白衣年轻人双手束于胸前,背对着,怀里似乎还护着什么,在他左腿边,一个娇小的身影仅仅的抱着年轻人的大腿。而他们的周围则是围着一群黑衣人,为首黑衣人脸上遮了半块血色面具,狰狞的模样让人不愿去多看一眼。

    凤舞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既然师叔与那些黑衣人僵持着,她若突然冲进去反而会增加变数。

    远远地,凤舞将仓促赶上来的寂尘拦下,两人收敛气息躲在一旁的大树后,小心的查探着周围的情况。

    “大和尚,那就是我说的师叔,待会儿我先隐身过去,若真打起来,你负责偷袭援手,我需要你的帮忙,我也知道你不会推辞的,好了,就这样决定了。”

    凤十分严肃的看着寂尘,都不容寂尘点头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司空竹,该说的老子都已经说了,剩下的你自己掂量吧!别让老子等烦了!”

    凤舞轻轻绕到司空竹身前,紧张的看了一眼司空竹怀里的孩子,此时众人之中除了安睡的婴儿之外,也只有司空竹眼睛亮了一亮,俊朗的令人发指的面孔上浮起了一层笑容和一抹担忧。

    凤舞没有去趁着隐身优势偷袭任何一个黑衣人,若刚才他出现在那黑衣人头目身后捅上一剑,凤舞可以肯定那黑衣人必死无疑,可是此时司空竹周围围着的是一群黑衣人,每一个人都不是弱角色,为了小蘑菇和尚是婴儿的小妖孽的安全,凤舞最终选择冒险的绕过黑衣人的封锁,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司空竹身前,挡在了婴儿之前。

    “师叔!我来了!”

    凤舞直接在司空竹身前显出身形,嘴里的呼喊声其实并不是给师叔说的,而是在提醒远处潜伏的寂尘该出手了。

    寂尘闻声而动,在听到凤舞的声音之后猛冲了出来,手中的长棍化作一条长龙,闪眼之间就出现在了一名黑衣人的后脑,那黑衣人并没有任何的慌张,而是微微侧身便让开了寂尘的棍影,而后化成了一道残影,将寂尘随之而来的后续来势全部躲了过去。

    寂尘没有想到这个黑衣人如此灵巧,竟然将他十拿九稳的一记偷袭给躲开了!而且看摸样还躲的十分轻松!寂尘心里瞬间就起了火,那种被压抑了十多年的好胜之心瞬间被引动,再次挥动棍子,向着刚才的黑衣人轰杀而去。

    一众黑衣人见到突然冒出一个女人之后又钻出来一个杀红了眼的疯和尚,于是迅速默契的围攻了上去,此时什么境界修为都是浮云,连寂尘都忘了自己可是九州之上排得上号的渡劫期高手,此时数名黑衣人根本就无视修为级别的将他围住,两者之间一方是杀气十足,另一方一群人则是像看傻子一般就这么将对方圈着。

    寂尘这一路上不知道憋了多少闷气,眼下差点吐出血来,于是故作镇定地冷哼一声,杀气凛然的吼道:“哈哈,你们都给我一起上吧,今天我就要大开杀戒了!”

    此时寂尘无比疯狂,可是黑衣人只与寂尘维持着剑拔弩张的姿态,并未出手的意思。

    “你们到底打不打?”

    寂尘砸了两棍,见这些黑衣人只是闪避却没有出手对付他的意思,而他们身后背着的大剑更无使出的架势。打又不打,围着到底是什么意思,寂尘有些恼火,所以瞪了这些黑衣人一眼,求助般的看向凤舞。

    可就在此时,凤舞才干笑了一声,脸上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不好意思,各位前辈莫怪,这大和尚其实是我的朋友,刚才我还以为我师父他们有危险……所以才让大和尚在一旁候命偷袭……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凤舞满脸笑容,其实心里乱极了,刚才是因为紧张所以没有注意到师叔和这些黑衣人其实是在谈话,只是气氛有些不对而已,更让凤舞感到窘迫的是,她居然大意的将这些黑衣人背后的大剑无视掉了,这种一大剑一轻剑的装束只有一个宗派有,那就是九州之上的藏剑山庄!

    凤舞心中忐忑自己居然隐身出现,毫无疑问,这名藏剑山庄的前辈必定会瞧出她身藏异宝,至于会不会猜出是盗门至宝,那可就不是凤舞敢想的了。

    当下凤舞只好装作没事人一般,表现的与面前的黑衣人头目十分熟络一般。

    见到凤舞反应,寂尘顿时懵了

    “和尚?呵呵,司空兄,你的徒弟可真有趣,一个女娃娃居然结交了一个和尚朋友,哈哈,有趣有趣!”

    那黑衣头目却从人群之中大步的走了出来,走到了凤舞的面前之后,深邃的目光透过半幅面具扫过凤舞,然后落在了寂尘的身上。

    “这位藏剑山庄的叶副庄主,你先前便见过,只是他此时的样子倒真像是坏人。”司空竹冷冷的提醒了凤舞一句。

    眼前的黑衣头目,居然是藏剑山庄的那位副庄主?当初凤舞曾在太一道门见过此人,只是除了声音没变之外,外表相差未免太大了一些。

    凤舞面瘫了似得忙作揖问好,然后迅速转身回到了司空竹的面前,与司空竹和小蘑菇分别了一段时间,如今团圆,凤舞打心眼儿里感到高兴。

    “师姐,你总算是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他非被师父饿坏不可,这地方真怪了,连只山羊也没有,那些大野兽居然没有奶,真是闹心。”

    小蘑菇松开司空竹的大腿,快步的冲到了凤舞的面前,狠狠的抱住了凤舞的腰,不停的摇晃着,一边嘟囔着,一边又对着司空竹怀里的襁褓撅了撅嘴。

    凤舞瞬间感到大窘,她又不是羊,难不成小蘑菇一直以为小妖孽的“母亲”是她?凤舞瞄了一眼自己高耸的胸,有些羞涩的想到,如果自己有奶水那道也好……

    摸了摸嘟着嘴不停撒娇亲昵的小蘑菇,凤舞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将心中的小邪恶藏了起来。

    凤舞蹲下身,捏了捏小蘑菇的小脸蛋;“小蘑菇乖,师姐这不是回来了么,以后师姐再也不离开你了好不好?”

    听到凤舞的话,小蘑菇猛的点了点头,挥手向着身后的师父喊道:“师父,你不是总念叨着让师姐喂小弟.弟吃奶吗,现在她回来了,你快把小弟.弟抱过来呀!”

    小蘑菇此话一出,一旁的叶庄主率先的大笑起来。而司空竹却紧绷着脸,忍住那身边刺耳的笑声瞪了一眼天真无邪口无遮拦的小蘑菇。

    凤舞面色一红,那儿能不知道他们是何意,心中嘀咕着童言无忌,脸上强作镇定,牵着小蘑菇的手,凤舞大步走到了司空竹的身前深深的施了一礼:“师叔,徒儿幸不辱命,将东西弄到手了。”

    凤舞也懒得再遮掩什么,本该在外人面前喊司空竹师父,可是此时她觉得自己在这个仿佛什么都知道的叶庄主眼里再隐藏下去就太显得拙计了。于是索性改口为师叔。

    说着,凤舞镇定的又转身将呆呆的寂尘拉过来,向师叔和叶庄主介绍道:“这是寂尘,是我在小禅寺里认识的朋友。”

    司空竹一直都很平静,即使听过凤舞的介绍之后也依然表现的波澜不惊,而一旁的叶庄主却有些好奇,,走到了寂尘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寂尘一番,随后点沉声闻到:“佛号寂尘?小禅寺寂字辈分的?寂尘我倒是没听过,不过你既然是寂字辈的,那你一定是小禅寺方丈的师兄弟,呵呵,不知道你们寂天方丈近来可安好,自从小禅寺与众门派断交封山自治之后,我对于贵宗之内的情况已经不是十分的了解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786章7 我不开心 返回《妙手戏谪仙:凤舞妖娆》目录 下一章:第7第89章 余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