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人漂江湖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江南五老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江南五老

文/兰馨笃请
人漂江湖 | 本章字数:3308 | | 人漂江湖txt下载 | 人漂江湖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我从怪老头儿的茅草屋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被其用来垫了桌脚两本剑谱,看着这两本做工粗糙字迹歪斜难认的剑谱,我真怀疑这那是剑谱啊?简直比那江湖第一娱乐刊——《人漂江湖》写的还要乱,我真担心照着这两本剑谱练下去会不会经脉逆转血气狂晕最终七孔生烟而死校园全能高手。

    但又一想,也许这就是精妙的秘籍,越是写的乱七八糟让人难以琢磨说不定就越厉害,老方丈也曾经告诉过我,最厉害的内功心法莫过于《易筋经》,但起初也是用谁也看不懂的梵文写的,后有好事者在学懂了梵文之后才将此书翻译成了汉文版本并对外发行,并且发行量也是少的可怜,以至于江湖中出现多个《易筋经》盗版版本,更有甚者比正版的包装字款更为精美,可一旦练习便知悔恨已外,所以老方丈一般在看经书方面很舍得花钱,即使正版再贵再包装简朴也一定是非正版不要的,为什么呢?安全啊!

    想到这里我将两本剑谱中的《粟海苍茫剑》拿出,一手翻阅一手拿剑比划着上方面的剑招,不一会儿只觉得置身在了这剑谱中的世界了一样,眼前的剑谱所绘人物仿佛一下子便成了于我交战的一个个侠客,瞬间各种剑式向我杀了过来,我忙举剑招架,就这样我已不知不觉中走进怪老头这本《粟海苍茫剑》剑谱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耳畔传来了江婉瑜和张龙的呼喊声才恍然间从刀光剑影的剑谱世界里走了出来,当我猛然间惊醒的时候只感到浑身上下一阵酸痛,仿佛我挥剑的胳膊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一样,我原因为坏了一定是又遇到了盗版剑谱!可就在我担心之余,一股真气不由自主的从我的头顶百会穴直接冲到了两脚涌泉穴,于是所有的不适也随着真气的走动一扫而光了。

    当我正打开屋门要走出茅草屋的时候,便见江婉瑜与张龙焦急的向这边跑来,边跑还在变呼喊着我的名字,很显然他们一定是久久不见我与那怪老头回客栈,所以才不得已进来找寻的。

    张龙见到我忙问道:“大哥,三大伯人呢?怎么只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啊?还有客栈后面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一个山洞,山洞后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一个山谷,山谷中怎么还有有一间茅草屋,还有就是三大伯叫你来这里干什么呢?”

    我听这张龙这般多的疑问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索性直接走到了江婉瑜身边将《落英飞花剑》剑谱交到其手中并对其说道:“三大伯让我将这本剑谱转交给你,客栈柜台下还有一把玉雪剑,他叫你拿去,并好生习练此剑谱,闯荡江湖没有一点武功是一定不行的。”

    就在我将剑谱转交给江婉瑜手中的时候,张龙又一次说道:“大哥,你也太重色轻友了吧?你眼中只有婉瑜妹子,我可是你兄弟啊!找不到你我有多担心,可以倒好见了我就当没看见似地!”

    “色你个头啊!要不是你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我怎么会不理你呢?”我对在一旁埋怨着的张龙吼道。

    江婉瑜见状微微一笑对我说道:“好了天明大哥,张龙也是关心你才这么多问题的啊!再说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将整个事件添酱油加米醋的向张龙和江婉瑜说了一遍,当说到怪老头是要询问我对江婉瑜的感情如何的时候,我分明看到江婉瑜一脸期待知道答案的眼神和已经泛起红晕的脸颊,郁闷!姑娘,咱能矜持一些嘛?你这般表现别人还不知道我的回答就都已经知道你是怎么回答得了。

    当我说完整个来龙去脉的时候,婉瑜已经泛红着脸盯着我在崖壁上写的诗句很久了,这时候张龙在一旁瞎嚷嚷地说道:“嫂子,请受小弟一拜!”说完便向江婉瑜拱手行礼。

    江婉瑜见状更是羞得不知该说什么,只见其“我……我……我”的像要说什么但终不知此时该说些什么是好,只得一转身羞涩的跑进了茅草屋中去了,留张龙在那儿摸着脑袋傻乎乎的笑着。

    当晚我和张龙还有江婉瑜三人便露宿在了这山谷之中,江婉瑜后来告诉我和张龙说,其父亲和这个奇怪的老头儿并非亲兄弟,而是向我与张龙一样,是无血缘关系却又胜似亲兄弟一般,他们这样的兄弟一共五人,其父江震在这五人中年龄最幼,也是这五人人中唯一一个不愿习练武功的人,用江婉瑜的父亲的话说那就是“学武只能做到一人无敌,无法致国无敌,商则可富国安邦,平定天下”随即弃武而转为行商,并用所用经商所赚取的钱财竭力帮助着落难的武林豪杰,所以人称“震江南”,虽不是武林中人却被武林人士所敬仰。

    而我们遇见的这个怪老头,在五人中排行老三,当年人称“江湖第一剑痴”凭借一柄七尺长剑打遍江湖无敌手,可后来却因为亲眼目睹自己的红颜知己,在自己练剑时被自己发出的剑气所伤毙命,嚎啕大哭数月终因眼部红肿溃烂不得不摘去了一只眼珠,从那以后便封剑退隐了江湖,如今隐蔽在此开客栈维生。

    五人中的大哥便是那大明第一猛将中山王徐达,据说其当年雄姿英冠,手持一丈八錾金枪,万军之中可取上将首级,当年更是在九华山下设伏,一举斩杀敌军数万人,被太祖皇帝誉为“万里长城”,可惜也因其功高盖主的功绩最终招来了杀身之祸。

    五人中的二哥人称“神偷一枝花”上偷皇宫贵族,下头贪官污吏,并将所得钱财全部分发给了贫民百姓,所以一直虽为盗贼却依旧享有很高的声望,就连皇宫的锦衣卫也不敢轻易动其一个手指头,可真正原因不是我猜想多半是源于此人轻功了得,那帮吃皇粮的锦衣卫哪能追的上啊!别说手指了,恐怕就是一片衣角也未见这般家伙能摸到摸不到,很因为年岁已高退隐江湖,不过听说这些年也收了一些弟子,其中有个年仅数岁的天才神偷小子,绰号“一枝梅”的貌似很有前途。

    这老四最为神秘,没有人知道他的背景,除了其兄弟四人便没人知道其底细,传说此人功夫极高,即使三兄弟功夫加起来也未能涉其一二,但此人从未以正面示过人,但每当江湖出现动荡此人便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江湖,并用自己的办法将在江湖中惹事之人处理的连骨头都不剩。

    但那也只是在十多年以前,如今的江湖无论再起什么波澜也再没有人见过此人的出现,仿佛此人就像是一个江湖退去已久的传说一样,很多人说也许他以死去,也有人说也许他以厌倦了处理江湖琐事,也有人说他从未出现过,那些与其有关的事件只不过是江湖好事者的炒作罢了。

    这便是曾经叱咤江湖的“江南五侠”神秘中不失传奇,传奇中不失神秘,也许与其相比我与张龙也只是在这江湖中的两只微不足道的小虾米而已,我们追寻着他们的江湖梦,并在这个梦中揭示着江湖的原貌,也在这个梦中漂荡着自我。

    此刻我看着漫天的繁星便在想,江湖岂不是就像这浩瀚的银河一般呢?那一个个豪侠英雄就像是这银河中的星星,纵然有过璀璨,但终有一天会变为流星划过天际,也许那一刻才是他人生中的最辉煌吧。

    “天明大哥,你在想什么?”站在我身边的婉瑜突然问道

    “我在想你二伯父和你三伯父为什么最终选择了退隐江湖,难道就只是因为年事已高,厌倦了江湖的打打杀杀吗?”我说道

    江婉瑜抬头看了看那美丽的星河后说:“江湖又有几个人是愿意真正去闯荡的?也多半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而已,人在江湖漂,谁人不挨刀?想要不被他人飞来的刀子伤了性命,那么自己就必须会飞刀,并且还能有比别人更准更狠的飞刀绝技,为此多少人明争暗斗,多少人陷入杀戮,可又有谁能阻止这一切呢?弱肉强食的江湖,本就如此,没得选者,二伯父他们选择归隐,可又有谁能真正隐得了呢?退隐江湖也只不过是对外的一个幌子罢了,否者二伯父也不会晚年收徒,三伯父也不会躲在这山谷中自创剑法,总之他们是想归隐却又终无法隐去”

    听着婉瑜的一番话我心中仿佛豁然间明白了些什么,是啊!有又谁真的愿意踏足在这江湖之中呢?不是我们选择了江湖,多半是江湖选择了我们而已,作为被选择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要求退出,没有退出就必须继续走下去,而继续走就意味着必须使自己更强,想退出的唯一方法只能是被另外的被选择者剥夺去生命,否者永远也无退出的那天。

    也许当初江婉瑜的父亲江震的选择是对的,永不习武,也就永不涉足江湖,可是他又可曾知晓,不是只有不习武就能远离了江湖,经商也依旧脱离不了江湖,只怕也是没有明面的打打杀杀刀光剑影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山谷琴瑟 返回《人漂江湖》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