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楚校官,吃完请负责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飞燕卷):燕飞天下 10,皇位之争

番外(飞燕卷):燕飞天下 10,皇位之争

文/许然
推荐阅读:
    快天亮时,紫萱回来了,让我松一口气的同时,给我带来个惊喜的消息,她和海打探到了江云翔派来的将领的底细,那将领叫王博,是江云翔的心腹。

    王博这个人,我印象很深,他是将才,更是敬母爱妻的模范儿子和丈夫。

    “老大,我和海决定让我回来跟你汇报情况,而他快马去了邺城,因为事出突然,我们来不及请示你,就擅自行动,你不会怪我们吧?”紫萱问我。

    “当然不会,只要你们做对了,”注意到紫萱越来越苍白的脸,我忙为她搭脉,心突地一跳,“你和叶绝交手了?”

    紫萱的武功在“影”里是较强的,敌军里能伤她那么重的人,除了叶绝,再也没有别人。

    “没有,是和他手下的风使交手,若是他,我恐怕回不来了,他……很强。”紫萱沉声道。

    “比我还强?”

    紫萱沉默一会,看着我,“老大,我说实话,你可不要生气啊。”

    “说。”

    “此刻的他,确实比你强,不过,假以时日,就难说了。”

    “难说?”我对这个词,很不满,不过我知道紫萱说的是心里话,不再这个问题和她说下去,依照她的伤情,先输真气给她疗内伤,然后帮她配药。

    “你先好好休息,其他的,都不许想,不许做,因为身体不好,事倍功半不算,还很可能拖大家后腿。”见大家都会紧张的战局忙碌着,紫萱不愿一个人休息,一定也要做事,听到我说的话,她安静地回了房间。

    我带着人,密切观察着迈城的情况,防止被敌军偷袭。

    第一个夜晚,平安度过。

    白天时,敌军发动了四次进攻,我都带领下属将他们击退,到了夜晚,我更是不敢大意,眼睛就没合过,又安然度过了一夜。

    到了白天,依旧是激烈的战斗,连续两夜都没睡的我的士兵们,有了明显的疲惫,不过还是有体力的,抵挡住了敌军的攻击。

    到了晚上,有将领提出让士兵们睡一会,我没有应允,现在是关键时候,不能有丝毫的大意,要是夜里敌军偷袭,打我们个措手不及,我们会非常的危险。

    我给他们鼓舞士气,说再坚持一夜,援军就要到来,让他们的精气神提了起来,可是等这一夜过去,特别是白日再度经历激烈的苦战,还是没有见到援军,他们的士气低落很多。

    我只能继续想办法给他们提气,“你们想回家见亲人吗?”

    “想!”

    “当然想!”

    从军后的他们,只有很少的假期,可以回家一趟,当我问他们想家人时,每个人都脱口而出,然后陷入了思乡之情。

    “我知道,大家都惦记着亲人,正是因为这样,我们这场战争,绝对不能输,要是我们输了,敌人就会踏入我大夏的国土,杀死我们的亲人,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怎么见亲人?”

    一听我的话,士兵们颓败的眼眸突然亮了。

    我知道,他们心被触动。

    “只有大家团结一心,充满信心,才会抵挡住敌军,如果这次战争胜了,我放你们一个月的假,让你们能够回家陪家人。”既让士兵们明白利害之处,又给他们诱惑和希望,他们低落的士气一扫而去,接下来的两天,他们全都精神高昂,作战勇猛。

    第六天深夜,我发现有巨大的孔明灯出现,我忙通知蓝山、清尘按原计划就行事。

    看到在城墙前方被击落的熊熊燃烧的孔明灯,我无声地笑,叶绝,同样的招式,你以为第二次还能有效吗?

    你想要烧死我们,送来那么大礼,我也该给你回回礼了。

    看着城墙上插的旗帜被风吹向东方,很好,这东风来的时间和我预测的吻合,并且看样子,风势将越来越大,我会好好利用的。

    当风力到达我要的强度后,我下了命令。

    很快,蓝山和清尘率领一队精兵带着我们的孔明灯,飞向了位于东方的敌军兵营。

    同样的,孔明灯遭到了敌人的射击,不过,因为风势大的缘故,我们还是有几盏灯闯进了敌营,因为之前有过查探,目标直接对准敌人的粮仓投放燃油和火药。

    轰鸣声响起,火光冲天。

    我站在城墙高处,遥看着那火色,笑得舒心。

    被叶绝压制了那么久,总算舒了我一口气。

    但是等蓝山和清尘带回确切的消息,我那刚舒掉的气重堵回胸口。

    叶绝那只老狐狸,早就把粮草换了地方,我们烧掉的,只是很普通的帐篷。

    我在暗中调查他的情况,他也一样调查我的。

    这次过招,算是平手。

    “蓝山,清尘,我要你们让士兵们都知道,我们烧掉了敌军的粮草。”迈城是边境小城,食物本就不多,突然多了我们这批军队的用度,经过这六天,食物所剩无几,士兵们大都吃不饱,我要让士兵们心理有优势,认为敌军没粮食可吃了,而我们自己却还有粮食,尽管是少量的,但是胜于没有。

    在敌军被火袭后不久,叶绝就发动了对我们的再一次进攻。

    我们的城楼几次被敌人攻上,近身肉搏,鲜血流成河。

    我的士兵们死伤无数,当然,敌军也是尸体遍地。

    这次战斗的惨烈,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甚。

    费了很大的精力,我们终将登上城楼的所有敌人杀死,并且有效地防止了城外的敌人再度攻上来。

    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久到我觉得敌军不会停歇的时候,他们竟然撤退了。

    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明白,经过这几日高强度不眠不休的战斗,我的士兵们大多到了强弩之末,要是敌人再持续攻来,他们很可能撑不下去。

    我明白的事情,叶绝肯定看得更清楚,我实在想不通,占据优势的他,为何撤兵?

    难道有什么其他的阴谋?

    这一夜,我依旧没有合眼休息,就怕一个不留神,被叶绝破城。

    思考良久,我觉得自己亲自出马。

    “老大,你是我们的统帅,必须坐镇军中,还是交给我去做吧。”清尘劝阻我。

    “对,你不能离开,否则会军心大乱的。”蓝山也劝我。

    “我必须去,你们的任务就是掩护我,不让士兵们知道我离开。”我意已决,援军迟迟不到,迈城的粮草稀少,士兵们在我的不停鼓舞下,精神尚好,可是体力明显下降了,我不能再困守在迈城里,要想办法瓦解敌人。

    穿着夜行衣,我悄悄出了迈城,偷潜入敌营。

    我的目标,是王博。

    当我找到他时,他正在查看慰问伤兵。

    等他一个人回了帐篷时,我剑尖直抵他的咽喉,“不想死,就别动,别喊!”

    在刀尖上历练多年的他很镇定,“你是谁?”

    “慕容飞。”没必要对他隐瞒,我直截了当地说,“王勇,你可知犯了叛国罪是什么下场?”

    王勇脸色骤变,却强作平静,“什么王勇,什么叛国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嗤笑,“人人都颂赞王将军是我大夏国最正直忠心的将领,他敢作敢当,没想到此刻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认,还暗中和我大夏的劲敌西凉勾结,攻我大夏国土,杀我大夏子民,看来那些赞扬,都赞错了人。”

    王勇脸上的羞愧一闪而过,“我不是什么王勇,我为什么要承认?”

    “那柳元君也不是你的母亲,何素梅也不是你妻子了?”

    王勇眸一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我笑,“那我就说得明白些,听说王将军非常孝敬母亲和宠爱妻子,如今我正好好招待着他的母亲和妻子,她们极度思念王将军,让我来劝王将军早点弃暗投明,回到她们身边,若是明日等不到王将军,她们将因思念太甚而死。”

    “你威胁我?”王勇脱口而出。

    “对,路在你脚下,她们是死是活,就看你怎么走。”

    我看出王勇的心在激烈斗争,在我想推他一把的时候,他忽的笑了,“慕容飞,我早就知道你这人诡计多端,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在我离开邺城时,齐王早就将我的家人安顿好了,你根本找不到他们。你别妄图来攻心计,没用的,你来这招,恰好证明迈城撑不了多久了,只要我在这场战争中把你打败,你就会失去皇上的宠信,齐王自然东山再起,你将被我狠狠踩在脚下,看你还怎么嚣张!”

    “呵呵,现在我只要一剑就能取你性命,你还妄想有一日可以踩我?”我一个无权无势、无帮无派的人能够在等级森严的大夏国异军突起,让很多人看不惯,这我知道,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遭人嫉恨。

    “你要杀我,就不会和我那么多废话,你是想通过牵制我,从而牵制我的部下们,现在杀我,对你没什么好处。”王勇很聪明。

    想不到这个武将也有那么细腻的心思,也是,若是他有勇无谋,也不会被江云翔那么看重,不过,他太低估我的“影”的手段了。

    海给我飞鸽传书,说已经找住王勇的母亲和妻子,明日就可抵达迈城。

    迈城如今被敌军重重围困,要进去很难,我出来的目的,除了找王勇,还有就是去接应海和黄龙。

    “王勇,我是想通过牵制你一人,然后牵制住你手下的千万人,这点你猜得没错,可是有点你错了,那就是你的齐王江云翔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厉害,他保护不了自己的权位,更保护不了你的亲人。在大夏国土,我慕容飞想要找什么人就一定能找到,我的实力绝对超出你的想象,你不信你的母亲和妻子在我手中,那我就带你亲眼去见一见。别以为我骗你,除非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你母亲和妻子的命。”“我收回了剑,王勇立刻对我反击,我闪电般将他的长剑夺过,冷眼看着他,”你打不过我,没必要白费力气。“

    ”你真的抓了我母亲和妻子?“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点了王勇的几处大穴,让他身体不能动弹,并用布蒙住了他的眼睛,虽然我可以制住他,但是出去的话,他弄出动静惊动叶绝的话就麻烦了。

    带着王勇离开敌营一段距离后,我向天空发了信号弹,然后迅速向反方向移动。

    一路上,我都密切注意周围的情况,防止有人跟踪。

    到达浓密的树林深处,我每走十步,就击一次掌,这样三次以后,我听到了远处的掌声回应,我带着王勇朝响声地走去。

    很快,我看到海和较早被我派去邺城的黄龙,而王勇看到他的母亲和妻子真的在我手下手里,精神瞬间有些崩溃。

    他的母亲出身青楼,在这个时代,是非常低贱的,为了抚养他长大,吃尽各种苦头,待他功成名就,他不忘母恩,对她极其孝顺。有一次他母亲深重病发高烧,请遍所有名医都治不好,他不知从哪个江湖术士那里听到用自己的血肉做药引可以救活母亲,他毫不犹豫地从身上割下肉,熬药汤给母亲喝下。

    我当然不认为是他的肉起的药效,但是他的孝心是有目共睹的,或许是他的至孝,感动了上苍,还他母亲生命。

    而他的妻子是大家闺秀,在街上给几个流氓调戏,当时还未从军的他救下了她,从此她一个心投在他身上,不顾和家人断绝关系,也要和微寒的他在一起,他从军后,无依无靠的她因为美貌,常被人骚扰,为了名节,为了不让他蒙羞,她用剪刀划破了自己的脸,因为毁了容颜,再也没被人侵扰过。等他身居高位,她觉得残破的自己配不上他,给他娶妾,被他拒绝,她偷偷离开他,他苦寻一年,将她寻回,并立下誓言,说此生他的妻妾,只有她一人。

    由此可知,母亲和妻子,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重。

    江云翔也是知道这点,才先行控制了王勇的母亲和妻子。

    ”王将军,江云翔为了重得权位,不惜叛国投敌,是大夏国的罪人,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誓死效忠,只要你悔过,我定给你自新的机会,你的家人也会安然无恙,否则……“我承认自己这次威胁的方式有些小人,可是面对着江云翔这个更小人来阴招的对手,我只能小人了。

    在迈城困守的这几天,我走遍了迈城的每一个角落,偶然间发现了一处密道,这个密道,让我和海他们躲过敌军的那么多双眼睛,将王勇的母亲和妻子带进了迈城。

    从黄龙的口中,我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援兵过来。

    为了讨好江沧羽,我费尽心机整成迦云模样送给江沧羽的那个女子李姚,没想到那么快怀了孕,她肚子里的孩子若是男的,被江沧羽许诺会是太子,为了那至高无上的皇位,加上江云翔的挑拨,她把官员百姓们交口称赞的”贤王“江云轩当成了敌人,江云轩请求江沧羽立刻派人增援我,她就反着来,让江沧羽绝不派兵增援我。

    不知道是江沧羽真的老了脑袋残了,还是他被美色迷得失了神智,竟然不顾国土被侵占,子民被屠杀,大夏国的尊严被践踏,听了李姚的话。

    江云轩为了派兵增援我的事情,长跪在金銮殿一天一夜,却被江沧羽怒斥,说目无君主。

    在谋臣的一再劝说下,江云轩不再去求江沧羽,决意私自带兵来支援我,没想到却被江云翔发现,禀告了江沧羽,江沧羽这个昏君,竟然下令软禁了江云轩。

    我越听越气,手一拍,前面的茶几刹那裂开。

    李姚,你过河拆桥,我就让你溺死河中。

    江沧羽,你神志不清,连流血保护你国土的将士们都漠然不顾,这龙椅该换人了。

    至于江云翔,你的帝王梦,该醒了!

    ”虽然楚王明里遭软禁了,可是暗中他仍是活动自由的,不过做戏给皇上看。楚王还想出办法帮我们,逼得叶绝不得不退兵。“在我的盛怒下,黄龙赶忙说到。

    ”什么办法?“我立刻问到,直觉昨日叶绝突然撤兵和江云轩有关。

    ”叶绝深受西凉皇帝的宠爱,自然遭到很多人的嫉恨,而西凉的皇太子尤甚,把叶绝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时时想要除之,这次叶绝是私自出兵,并没有西凉皇帝的准许,而叶绝与江云翔的勾结,也是瞒着西凉皇帝的,楚王把这一消息通过特殊渠道透露给西凉皇太子,皇太子自然会拿此大作文章,让西凉皇帝认为叶绝有不臣之心,西凉皇帝虽然深宠叶绝,但是对于叶绝的妄自行动肯定会如鲠在喉,毕竟那皇位他还想继续坐下去。楚王这一招借敌制敌,很高。“黄龙说到。

    听完黄龙所说,我心中赞叹,昔日羸弱稚嫩的江云轩,真的彻底蜕变了,如今的他,能够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审时度势,谋算人心,他掌握在手,出手果决利落,跟楚云霄也越来越像了。

    这么想下去,我的情绪突然有些低落,黄龙接下来说的话,我都没有听进心里,因为我不可遏止地想着上官烨。

    来这里十七年了,那么漫长的寻找,我却没有他的一点点消息。

    在我成立”影“后,我给了情报部门关于上官烨的画像,让他们到处寻找烨。

    我手下的”影“搜人能力很强,要找什么人,从来没有失败过,可是这上官烨,却怎么也找不到。

    很可能是烨跟我一样,都变了容颜,我给的画像,根本没用。

    十七年的苦寻和等待,我从刚开始笃定能够找到上官烨,到现在变得不确定了。

    ”老大,你在听我说吗?“黄龙问我。

    我终于回神,”我在听,你继续说。“

    *

    黎明时分,远处敌军的帐篷伴随着炫目的朝阳燃烧起熊熊红光,看着那边乱作一团,叶绝的士兵和王勇的士兵兵刃相接,我的眉眼都在笑。

    果然,在王勇的心中,再高的权位财富都比不上他的母亲和妻子。

    这样的男子,尘世太少,值得尊敬。

    身后,我的士兵们都整装待发,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神情坚毅。

    ”给我冲出去,杀了那些踏入我大夏国土的西凉兵!“我手一挥下,城门放下,士兵们如箭般冲向了敌营。

    按常理说,我应该怀疑王勇是不是演戏给我看,实际上他还是效忠齐王的,等我带兵出来后,他会联合叶绝围击我们,在还没弄明白的情况下,我该紧闭城门观察的,可是我潜意识里选择了相信王勇。

    我知道自己在赌,这赌注太大,赢了,改天换地;输了,万劫不复。

    或许王勇不足以让我彻底相信,可是对江云轩,我深信不疑。

    当我的士兵和王勇手臂上绑着红带的士兵们共同对付叶绝的士兵时,我知道这豪赌,我赢了一半。

    当远处来了一队西凉国的人马,带给叶绝圣旨,命令叶绝撤兵时,这豪赌,我全赢了。

    叶绝一走,东海国失去靠山,马上投降,我凯旋回朝。

    江沧羽假惺惺地赐我一等大将军高位,庆功酒还没喝完,就下了圣旨,说犬戎族又在边境作乱,命我立刻率兵镇压。

    ”父皇对你有了忌惮,你一切要小心。“临行前,江云轩叮嘱我。

    ”你也一样。“权势来之不易,却能轻易间烟消云散,只因身居高位者有一双翻云覆雨手,我看似军功显赫,却因在军中时日善短,势力不够深厚,江沧羽要除我,并不难,同样的,江云轩如今炙手可热,是皇上之下的第一人,可是皇上说软禁还不就软禁了。

    尤其是,还有着江云武和江云翔的前车之鉴,他俩权势最盛的时候,把握着大夏国,可是说失势就失势了。

    江沧羽十岁登基,朝堂风云诡辩,血腥无数,他能在龙椅上稳坐了四十年,岂是等闲人物?

    他牢牢掌握着大夏国全部的政权,三分之二的兵权和财权,还有一支上万人的死士队伍,朝中最要害的部门都直接听命于他。

    这些,虽然在他中毒昏迷后,被江云武和江云翔分了些去,可是待他醒来后,快速夺了回来。

    他是一个对权力控制欲极强的人,他若是真的认准将皇位传给李姚腹中之子,那么江云轩的不断强大,江沧羽绝对不会听之任之。

    好在,我和江云轩的交往都是秘密的,要是被江沧羽知道我和江云轩的关系,恐怕早就容不下我们了。

    ”保护好自己,我不允许你有事。“江云轩一把将我搂入怀中,我错愕片刻开始挣扎,因为他搂得我太紧,让我有种怪怪的感觉。

    ”飞燕,别动,就一下,你知道,当得知你被困在迈城,我有多担心你,我多害怕……现在抱着你,才能让我感到安心,你就让我抱一下,好不好?“江云轩将头埋在我颈窝。

    前世,我和楚云霄等兄弟们没有男女之分,因为胜利也会拥抱相庆,此刻我也该觉得正常的,可是我的心跳突然加快,想要推开江云轩,却在听到他说”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不能失去你“后心头一软,全身放松下来,任他搂着。

    兄弟这个词,让我很安心,很温暖。

    在这个异世,我的亲人不多,而他,是最特别的存在。

    *

    到了边境,我依旧是用了速战速决的方式,将犬戎击退。

    犬戎一族非常凶悍,大夏国出兵多次,胜负各半,要想彻底解决掉犬戎,除了战争,还要想其他的方法。

    我将自己的想法写了封密信,让江云轩以自己的名义上奏江沧羽。

    江沧羽接受了江云轩的提议,命江云轩亲自来边境执行。

    我在江云轩来之前,就做好前期工作,他一来,我们开了个讨论会后,就开始施行。

    以前,大夏国在边境是施行闭关锁国政策,不许大夏子民和外国人有任何往来,而现在,我们打破这一政策,允许边境百姓和外人通商,甚至通婚。

    刚开始,人们都持不信任态度,朝中也有人反对,可是两个月过去,通商渐渐起了效果,而通婚更是让边境百姓和外族成了亲人,缓和了以前剑拔弩张的关系。

    随着时间的流逝,通商通婚政策的效果显著,越来越紧密的亲缘关系,有效地制止了战争。

    让大夏国头疼百年的犬戎族安分了,江沧羽重赏了江云轩,而江云轩处理政事的”贤王“美誉再度传遍大夏国土。

    十月怀胎,李姚生下了个皇子,江沧羽兴奋至极,立刻下旨,举国同庆,大赦天下。

    李姚成为大夏国最尊贵的女人,被封云皇贵妃不满一年,就被江沧羽力排众议,执意册封为皇后。

    她的上位,让我心中忌惮,我曾蒙面夜闯皇宫,想取回李姚的脸,让她失去帝王宠爱,我很顺利地躲过防守在云霞宫外的上百名大内侍卫,却被隐藏在云霞宫中的数十位身手诡异的高手围攻。

    江沧羽给了她最好最严密的保护,近不得她的身,我只得作罢。

    因为封后一事,刚平静的朝野再次震荡,李姚在众人眼里,是来历不明的低贱女子,就是靠美色诱君,还屡次干涉朝堂政事,她为后,引起很多人的愤怒,尤其是那些后宫嫔妃们,她们大多出身高官将门显贵之家,精通琴棋书画,如今却被一个徒有美貌的粗俗女子踩在脚下,她们哪能甘心?

    她们不甘心,她们在朝堂任职的父亲、兄弟等也不甘心。

    那不甘如雪球越滚越大,后宫中,曾经勾心斗角的嫔妃都联合起来,互相帮助对方亲近讨好皇上,因为她们有了共同的敌人;朝堂上,那些政见各异的大臣们也都暂时放下分歧,联名上书皇上,想给皇上造成压力,达到劝说皇上收回成命的目的。

    然而,江沧羽心意已定,不容更改。

    李姚听说众人不想她为皇后,整天哭泣,为了让李姚舒心,江沧羽将后宫挑头的妃嫔废去封号,打入冷宫,那些为首劝阻立李姚为后的臣子降职的降职,入牢的入牢,处死的处死。

    这次打击面很广,寒了后宫妃嫔和朝堂大臣的心。

    我的”影“里的情报部门探知,被打入冷宫的德妃的亲哥哥是江沧羽手下死士队伍的一个副将李祥,管着两千多人的死士,德妃的遭遇,让李祥心中怨愤。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江云轩,他暗自和李祥联系,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了李祥,而通过李祥,将势力渗入了力量强大的死士队伍。

    因为立后一事,江沧羽失去了很多朝臣的忠心,而风光无比的封后大典刚过去三天,他又说要立李姚的儿子江云帆为太子,这重磅炸弹震蒙了群臣。

    这次,没有人敢再挑头去劝阻江沧羽,大家都敢怒不敢言。

    尤其是之前因为劝江沧羽不立李姚为后的嫔妃和大臣,心中都非常惊怕,李姚有仇必报的狠辣手段,让他们觉得很危险,想着要是江云帆成了太子,日后登基为皇,李姚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我和江云轩有效地利用了这些嫔妃和大臣的心理,拉拢他们。

    江云帆成为太子的三个月后,我和江云轩在大夏国的势力已经扎得很深。

    在连续做好几个有利于民生的事情后,从朝堂到民间,人人都对江云轩交口称赞,有人开始偷偷传希望江云轩继承皇位。

    这种消息,不知怎么入了李姚的耳朵,她竟然大胆到在皇家宴席的时候,指使人给江云轩的酒里下毒,并且下的还是见血封喉的鹤顶红。

    江云轩从小就被人用毒,我费了很多心力才将他体内的毒逼出,为了不让他继续中毒,我曾抽很多时间教他辨认各色毒物。

    别看他学武功一点不行,这辨认毒物的学习能力却超强,鹤顶红、七星海棠这类天下剧毒,更是我教他辨认的重点,在举杯时,他就已经闻出来了。

    当朝皇后亲自敬他酒,他不能直接拒喝,因为他无法确定,是不是江沧羽也想要他的命?

    江云轩只得装醉,在喝酒时身体不稳,一不小心将酒洒到地上。

    他告诉我,当时他看到父皇的脸色变了,他的心,寒透了。

    ”李姚杀我,是怕我夺她儿子的皇位,父皇是我生父,竟然纵容她杀我,还对出宫的我设埋伏杀我,虎毒尚且不食子,父皇比虎还毒千百倍,我好恨,自己为何要生在这毫无人性的帝王家!“当我从庆丰门将被御林军包围的江云轩救出来,他的墨眸寒如万年冰川,整个人阴冷至极。
(快捷键 ←)上一章:09,踏上夺权之路 返回《楚校官,吃完请负责》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