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黄门女痞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卷 番外 是 最后的最后就是尾巴后

第二卷 番外 是 最后的最后就是尾巴后

文/风之灵韵
黄门女痞 | 本章字数:2981 | | 黄门女痞txt下载 | 黄门女痞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他知道李浅会来,只是没想到楚天歌会跟着,这两人站在一起还真让人看着心情不爽。. 冰火!中文

    外面紫衣卫已经和王府的守卫打了起来,齐曦炎整了整身上衣服,对那打斗倒不是十分在意,只看着李浅,“跟朕回宫吧。”

    李浅迟疑。

    他又道:“跟朕回宫。”

    他的眼眸深沉,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李浅望着他,下意识地道:“诺。”

    她一应声,后面的楚天歌便颤了一下。他对她的爱已经深入骨髓,永远无法摆脱。

    爱这个字实在是太沉重了,要对它付出一辈子,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记得受伤的那段时日,醒来时总是浑浑噩噩,恍惚间听她在耳边喃喃自语:“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亲弟弟抛下了,只剩下你,不管你要去哪儿,我都陪着你,上天入地,与君相随。”那时手掌间有温热的液体,是她的泪,到现在他还能记起那眼泪的温度,把他整颗心都给烫熟了。

    现在才知道,烫点没关系,要是真的“熟”就不行了,因为太熟就意味着太疼。

    是她给了他太多希望,难道这会儿就要放弃了吗?心疼如绞,几乎对着他们吼道:“不行,她只能跟我走。”

    他终没吼出声,不是不敢,而是知道这时候说这些没有半分好处。或者等一会儿打斗的时候,他能想法子先把她拐跑。即便他是皇上,即便刀架到脖子上,他也绝不屈服。

    闪神的功夫,西鲁王府侍卫已经包围了这里。他们人数越来越多,堵得他们根本没办法出去,齐曦炎被一干紫衣卫护着往外冲,却正遇上匆忙而来的西鲁王。

    这位年过五旬的王爷。看起来精神矍铄,但到底是年纪大了,身形有些佝偻。他背着手,宛如闲庭漫步般走到眼前,满脸堆满了笑。

    “皇上,莫不是美人们伺候不周,您这是想去哪儿啊?”

    齐曦炎也背着手,闲适一笑,“夜晚景色不错,出来走走。”

    “皇上一不小心可别走错了路啊。”

    “皇叔才是别走错路。”

    两人对着一笑。好像真的是感情颇好的叔侄,一扭脸却各自变了颜色,齐曦炎只一个字:“打。”

    西鲁王也不二话。手一挥,身后无数侍卫涌上。两相战在一处,一阵乒乓的刀剑响,瞬间打得难解难分。

    紫衣卫人数少,不一会儿就被逼得到了墙角。四周全是侍卫。房顶上还站着一队手持弓箭的,每一支箭都对着下面人的咽喉。

    李浅不禁一叹,或者这样死了也好,也省得苦恼如何自处了。

    西鲁王挥了挥手,最前面的弓箭手退下,一时间整个院落静悄悄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以及冬风吹打树叶的沙沙声。

    看那意思西鲁王并不想弑君,至少今天不行。他还没做好万全准备。就算杀了皇上也登不上那个位子,所以一时未下狠手,只让人逼着他们不得动弹。

    他对着他们阴阴一笑,露出狰狞面貌,“皇上。皇位自来是能者居之,不如皇上写下退位诏书。或可能保住性命。”

    齐曦炎轻笑,“皇上偌大岁数,也不怕做不了今天那位置,就逢阎王召见?”

    西鲁王咬了咬,“皇上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

    “那就劳烦皇叔抬棺材来吧。”

    齐曦炎不愧是齐曦炎,噎起人来也是一愣一愣地,李浅有些好笑,扭脸看见楚天歌站在一棵小树旁,神情有些萧索,仿佛这里的纷争与他没丝毫相干。生便生,死便死了。

    她心中一痛,终究是放不下他啊。

    西鲁王下令活捉众人,正在这关头,忽然府外一阵骚乱,却是李美带着人冲了进来。

    这也是齐曦炎洪福齐天,命不该绝,李美刚出了乌苏就碰上齐曦鹏的西北军。皇上匆忙离宫,连句话都没留下,朝中大臣都急得火上房了。齐曦鹏本就在靖州视察军防,听闻此事,立刻点齐人马前来乌苏。

    关外之地一向不服管束,皇上这要有个三长两短,可如何是好?因此他连夜赶路,千里奔袭,这才在晚上赶到乌苏,或者再晚来片刻,齐曦炎已经变成刀下亡魂了。

    齐曦鹏一马当先冲进来,远远看见齐曦炎狼狈地站在墙角,忽有一种痛快感涌上心头。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皇上这回可是对牡丹花下了大工夫了。千里奔来只为她,好一段人间佳话,只是看意思这牡丹花好似不领情呢。

    眼看着救兵来了,李浅也放了心,轻轻走到楚天歌身边,在他手掌勾了一下,并使了个“快跑”的眼色。

    楚天歌心中一喜,拉起她的手赶紧溜了。

    跑到外面,楚天歌还不放心,问:“你不是说要和他回宫吗?怎么改变主意了?”

    李浅被他纠结不已难以置信的表情逗乐了,挑眉道:“我若跟他走了,你怎么办?”

    楚天歌顿时神情一黯,“你要走了,那我只有死了。”不是被齐曦炎杀,就是自杀,二者选其一。

    李浅心中感动,她依偎进他怀里,伸指在他胸口戳了戳,调侃道:“有你这样一个男子对我好,我若不珍惜,岂不太傻了。所以我不会走,要走也是和你走。”

    楚天歌脸现笑容,“你是挺傻的,不过,我喜欢。”他在她鼻尖轻点了一下,若不是地方不对,时间不对,好想一口咬下去,尝尝咸淡。

    李浅也不知选择他对不对,但既然选了,就不会后悔,她的一生只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楚天歌心里如调了蜜,早甜得几乎晕眩过去。嘴上却道:“还有齐曦炎呢,他对你也好。”

    李浅好笑,猜到他在想什么,无非是想亲口从她嘴里听到对齐曦炎的否定。便不愿顺了他的心,只道:“他有他的国家,还有一堆的后宫女人,而你,只有我……。”

    楚天歌轻笑一声,似想到什么,揶揄道:“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喜欢我女人少。”

    心事被他说穿了,顿时有些赧然,便不讲理地揪住了他的胸口衣襟,“是啊,那又怎样,你以后敢找别的女人,我会把你阉了。”

    他笑,大笑着抱住她,让她伏在自己胸口,听着自己幸福而愉悦的心跳,也让她看不到此时眼中的那层薄雾,他一忍再忍,却未能忍住,一滴泪不受控制的滑落。

    这不是第一次哭,却是第一次用眼泪证明他的心。他爱她,一直爱。

    等齐曦炎摆脱困境,哪还有李浅两人的影子,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怒火,比知道西鲁王谋朝篡位还要来得强烈。这个臭丫头居然敢跑,居然敢扔下他一个人跑。

    他吼,“来人,把他给朕大卸八块。”

    “诺。”一群紫衣卫涌上去,对着被抓的西鲁王一阵乱刀怒砍,不一刻便当真大卸八块了。

    望着一地血肉模糊的东西,齐曦炎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乐,西鲁王还要带回京都受审,他说的是楚天歌,那个王八蛋的楚天歌,敢拐他女人的楚天歌。

    这次叫他们跑了,不会再有下次,就算追到天边,追到地狱,追到太上老君那儿,穷尽一生,他也要把他们追回来了。

    嘴角轻扬,露出一抹笑,他的狩猎才刚刚开始……

    站在他身边的李人忽然打了个寒战,胳膊肘碰了碰李美,小声问:“你看皇上是在笑吗?”

    李美莫名,“不是笑是什么?”

    “我怎么瞧着像是吃屎的表情呢?”

    李美狠狠在他后脑勺拍了一下,这个脑子叫驴踢了的混蛋才吃屎呢。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 不一样的结外局 八 返回《黄门女痞》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