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食锦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番外 二:十年后,再聚首(上)

章节目录 番外 二:十年后,再聚首(上)

文/梨花白
食锦 | 本章字数:3934 | | 食锦txt下载 | 食锦手机阅读
    “老太太,太太,敏太太,大奶奶,**奶,侯爷和苏将军已经到了二门外,估摸着用不上一刻钟,就到咱们这儿来了

    管家喜气洋洋禀报完,房老太君就连连点头,命人打赏了管家,就开始抻脖子望,又对一旁苏暖暖感叹道:“当日你那姑姑,虽是庶女,可认准了事情,哪怕撞上南墙也不肯回头的。全家都不肯同意她的婚事,她就敢私奔,谁知她看上的那个男人,虽是江湖上草莽,却也是个本事通天的。有了个儿子,如今也建功立业了,可见她眼光不错。如此,将来我去地下,也能和你那爷公交代了。”

    苏将军就是苏东楼,自从皇帝因为身体不好禅位于太子后,不出几年功夫,襄阳王因为纵奴行凶,被贬为庶民,圈禁在原先的襄阳王府,彻底倒台失势。对于一个曾经有雄心问鼎天下的人来说,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偏偏他还不舍得死,到现在听说是整日酗酒,醉生梦死的活着。

    而在那之后,因为北疆战事吃紧,苏东楼带着原先明玉楼的势力毅然北上,投身三军,因为贡献太大,所以一开始就封了个三等将军,四年仗打完,北匈逃窜到莫干山北,诺大草原划入大印版图。

    没有了草原,北匈人的生存都成问题,南侵就更不可能了,大印朝终于迎来千百年不曾有过的繁荣安定局面。而苏东楼也因功勋卓著,封了大将军。此前段庭轩透露过:皇上的意思,过两年再给苏东楼封爵,毕竟因着这一场大战,他的蹿升速度已经够快了。现在封爵定会惹来非议。

    原本苏暖暖还以为苏东楼母亲是公主,所以当日段庭轩才会说对方是太子的表弟,后来才知道,原来对方母亲是安平侯府的庶女。

    故事很狗血烂俗,英雄救美后以身相许,却被女方豪族阻拦,于是两人毅然私奔。之所以这出狗血戏出人意料的没有以悲剧收场。是因为苏东楼他爹深藏不露。拐跑了侯府女儿后就如鸟入深山再无踪迹。侯府都是在苏东楼十岁后才知道还有这么个骨肉流落在外的。

    因此太子的表弟什么的,都是从当初的皇后娘娘这边论起。当日皇上皇后可怜苏东楼一个人在江南,数次想要将他召到京中好好培养。均被拒绝,如今,这个愿望总算是达成了。小苏同学不愧是朝里有人自身又硬,一场北匈之战。就成功将自己洗的白又白。

    果然,段庭轩和苏东楼很快进了北院。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苏暖暖只觉着一阵阵恍惚,直到苏东楼来到她面前行礼,口称“表嫂”时。她才感叹笑道:“一别十年,我时时想着你们怎么样,如今看见了。你倒是没怎么变,如何?那位陆先生可还好?”

    苏东楼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还好。他也很想念表哥和表嫂,看看找个时间,我带你们去见见他?”

    “好啊。”

    当着众人的面儿,苏暖暖也不好说太多,只能轻轻答应一声。

    不过等长辈们嘘寒问暖完毕,又说了些话后,段庭轩便和苏暖暖起身告辞,顺便也带着苏东楼离开北院,只说晚饭时再过来,一家人吃顿团圆饭。

    回到春风苑,没了外人在身边,在人前规规矩矩的少年们立刻围上了苏东楼,七嘴八舌打探北匈这场历时四年的大战具体情形。其中尤以九岁的段茂铮态度最是积极。

    好不容易应付了孩子们,又散出去无数珍稀物件儿做礼物,三个当年在江南搅风搅雨,最后拔掉了襄阳王根基的好搭档终于可以坐在一起畅叙别情。苏暖暖便笑道:“你如今几个孩子了?可能比得上我们家的?不是我夸口,我们繁哥儿去年中了秀才,是第一名哦,明年秋天就要参加乡试了。”

    苏东楼诧异道:“繁哥儿才十五岁吧?明年就要参加乡试?了不得,真不愧是表哥这个禽兽的孩子,我以为表哥那成绩已经很禽兽了,万一繁哥儿十七岁中个状元榜眼什么的,那可是比他爹还要禽兽。”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段庭轩啐了一口,这边苏暖暖一嘚瑟起来就停不下了,满脸得意笑道:“繁哥儿也就罢了,毕竟十五了,川哥儿也是去年考中了秀才,排在他哥后面,第二,明年也要参加乡试,那孩子才十四呢。”

    苏东楼:……“哦,表嫂,十四的话,比十五只差一岁,似乎……也没什么吧?”

    “多什么嘴,你嫂子难得这么高兴,这一年京城的勋贵人家都被她显摆遍了,好容易来了你这么个不知情的,好好儿听着就是。”

    小侯爷一本正经地训斥着,顿时让苏东楼下了一头黑线雨:这两口子什么人啊这是。

    “名哥儿虽然文学这方面不太行,但是块练武的好料子,不是我说嘴啊东楼,你这幸亏是赶上机会好了,上了北匈战场建立了大功勋,要是这场大战再等几年,估计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苏东楼:……喂喂!你夸孩子就夸孩子,能不能不要通过打压别人来显摆?这不厚道啊这。

    “还有森哥儿,这孩子对功名不感兴趣,可小小年纪,诗词书画无一不精,满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们侯府老四无心功名,可将来在书画诗词方面,必成一代宗师,全才懂不?”

    苏东楼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心想合着你们侯府就没有一个坏孩子是吧?

    “两个女孩儿也很好,可惜你表哥说女孩儿不用声名在外,不然……哼哼!那也是一代才女来着。”苏暖暖说到这里,不由哀怨瞪了丈夫一眼。

    “那铮哥儿呢?”苏东楼好奇:“表嫂对这些孩子都如数家珍,没道理漏掉亲生儿子吧?”

    “所以我说你的机会好啊。我们铮哥儿,也是如他爹一般文武全才,且最喜兵法。每日里和他二哥鼓捣着战阵杀敌有模有样的。你说,这要是你没有抓紧时间建功立业,大战再拖延个几年,那时还有你什么事儿呢?”

    苏东楼:……“那个……表嫂我觉得你不能这么说。战阵凶险刀枪无眼啊,你该感谢我们浴血奋战,结束了这场战争,不然就以您那两个宝贝儿子的性格。一旦在战场上出了事。你哭都没地方儿。”

    话音落,苏暖暖歪头想了想,点头道:“嗯。没错,是这么个理儿,这么说来果然要感谢你。”

    苏东楼没想到苏暖暖这么痛快就承认自己的“功绩”,一时间就有些发愣。忽然又听这女人好奇道:“快说说,你有几个孩子了?那个……你说陆风羽还好。可怜的家伙,他是真的……还活着吧?”

    苏东楼苦笑摊手,好半晌才轻声道:“表嫂,我没孩子。”

    “啊?”

    苏暖暖震惊了。就连段庭轩都大惊失色,失声道:“胡说,你不是说和一个侠女成亲。有了两个儿子吗?又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们自去北海转了一圈。这就是成婚了,不用我远道参加,怎么……莫非侄儿们都……都夭折了?”

    “不是。”苏东楼苦笑道:“那些话都是我害怕你和皇上逼我,所以骗你们的。那个……我说这话的时候皇上还是太子,所以不算欺君之罪啊。”

    “混账东西,重点是这个吗?”段庭轩气得头都昏了,指着苏东楼咆哮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你到底为什么……”

    不等说完,小侯爷忽然醒悟过来,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看向苏东楼,喃喃道:“你……是为了那个……那个陆风羽?混蛋,你不说只是玩玩儿的吗?谁让你动真格的了?妈的你还能不能有点儿出息了?”

    “庭轩,消消气消消气,我早就说过,东楼这笨蛋对陆风羽绝对是动了真心,你偏不信,如何?被我言中了吧?也难怪,你们男人就是粗心,哪里知道这‘爱情来了就像龙卷风’的道理?它根本不和你讲理的好不好?”

    段庭轩头一次对妻子的劝慰置若罔闻,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双眼死瞪着苏东楼,恶狠狠叫道:“我不管,这一次你封了大将军,不知有多少名门官宦想和你结亲,你给我找个中意的娶了,不然我就宰了陆风羽那个祸害。”

    他不等说完,便见苏东楼也站起来,特别坦然地看着他,轻声但坚定道:“表哥,若是有人让你休掉表嫂另娶佳人,甚至威逼你若不从就杀了表嫂,你会怎么做?”

    “你……混账!那陆风羽能和你嫂子比吗?你把你嫂子当成什么人了?简直是混账透顶。”

    小侯爷难得失态,暴跳如雷,却见苏东楼斩钉截铁道:“在你心里,自然表嫂是第一人;同样的,在我心里,他也是第一人。除此之外,再无容人立足之地。若有人逼你休掉表嫂另娶佳人,你会杀了他,和他不共戴天不死不休,是不是?那我也一样。”

    “你……你怎么这么倔强?简直是油盐不进。”段庭轩跺脚,却见苏东楼笑道:“你忘记我是谁的儿子了吗?当日若不是我的父母都倔强,这世间压根儿就不会有我的存在。”

    一句话堵得小侯爷没了话,好半晌才坐下来,却转过头去不再理睬苏东楼,倒是这边苏暖暖对这对*cp充满好奇和期待,含笑问了许多话,让苏楼主跟刺猬般警戒防范又苦涩难言的心情好受了许多。

    听说陆风羽瘦了,精神也不是很好,苏暖暖便奇怪道:“十年了,你竟然还没把他给掰弯?这不应该啊。他从前连妻子都没有,可见也不是直的那么彻底,就算始终不能对你产生情愫,可襄阳王都倒了,如今有你这样的超级大金龟保证他生活无忧,他没道理不好好把握啊。”

    苏东楼苦笑道:“就如表嫂所说,我能感觉得出来,他不是很讨厌我,我们最开始在一起,他……他一直像死鱼一样,但后来……也慢慢得了趣味……”不等说完,就见小侯爷一记眼刀杀来,当下只好举手做投降状,苦着脸道:“反正……就是……表嫂你懂得对吧?”

    “嗯!我懂。”苏暖暖点头,心想如果陆风羽对床第之欢都不排斥了,他应该是喜欢苏东楼的吧?就算不喜欢,以那厮的贪婪心机,也会做出喜欢的样子。再说襄阳王也没死啊,他也不用为旧主兔死狐悲,更何况他有那份儿忠心吗?

    ps:本文今晚就是真真正正的完结了!嗷呜!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 一:抓周趣事(下) 返回《食锦》目录 下一章:番外 二:十年后,再聚首(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