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非做不可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9章

正文 第69章

文/唯其
非做不可 | 本章字数:4519 | | 非做不可txt下载 | 非做不可手机阅读
    苗婷赴美产子,住在洛杉矶一家月子中心,苗母前去陪护,宋里父母和他本人因为工作关系,未能一同前去。直到临近预产期,宋里才订了机票,飞去美国。

    得知生的女儿,宋里心中难免失落,家族企业将来需要继承人,女儿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木已成舟,他表面还是没流露任何不满,跟苗婷和岳母一起带着女儿回国。

    走进久违的家,屋里一片漆黑,苗婷摁亮客厅的灯,问宋里:“你爸妈怎么不在?”

    她不敢相信,刚出生的孙女回国,爷爷奶奶竟然没有在家里迎接。

    宋里轻咳一声,敷衍过去:“他们在忙生意。”

    宋家生意是宋里父亲白手起家打下来的,宋里虽然是继承人,但企业还没交到他手上,实际掌权者依旧是宋里的父亲,可以说苗婷现在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宋里父亲挣来的,因此也不敢太放肆,嘟囔了句:“生意有那么重要吗?孙女回国,他们连来看看的时间都没有?”

    宋里拎着手提婴儿篮进屋,听见苗婷的抱怨,但没回应什么,苗婷妈背着奶粉尿布,瞅着姑爷反应不对,在后面拉了苗婷手肘一下,小声:“你少说两句,亲家都是做大生意的,忙一点也很正常,等忙过了就会来看孙女的。”

    接下来半年,宋里父母只来看过孙女两次,虽然象征性地送了些婴儿用品,但几乎没怎么抱过孩子,更别提帮孩子冲奶粉换尿布之类的了。

    苗婷不傻,看得出宋里父母不爱这个孙女,她当时知道自己生的是女儿时,也曾担心过会不被宋家喜欢,但她着实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两老不来,那她就带着孩子去看他们,哪里知道他们有空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分明有心避着她。

    热脸总是贴到冷屁股,久而久之,苗婷脾气也上来了,心里赌气想着,谁要在乎那两个老家伙,反正年纪也大了,从一把手的位置上退下来是迟早的事,以后宋家的家业就都是宋里的,也就是她的,将来就是自己女儿的,自己犯不着上赶子去讨好他们。

    可是赌气归赌气,她还是寻思着生个儿子地位会更稳,古时候那些嫔妃不都眼巴巴地想生个儿子来改变命运嘛,搁现在道理还是一样。更何况自己的万年死对头苏有有,竟然光速生了个儿子,嫁得比自己还要风光!本来以为嫁给宋里,自己就算把苏有有那厮给踩在脚下了,哪知道让她咸鱼翻了身,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眼下生儿子就成了苗婷无所事事的生活中,唯一重要的事,女儿扔给自己老娘带去了。

    宋里平时工作忙,经常出差,苗婷寂寞难耐,好不容易逮到宋里在家,就使尽浑身解数地诱他上|床造人,尤其是那对f杯的人间胸器,她可是一点都不吝啬拿出来当武器。

    以前宋里见了她那对大胸,就跟饿极了的狼一样,双眼冒着绿油油的光,但现在他只翻了个身,背对苗婷,扒开她钻到他裤子里的爪子:“我累了,明天还要早起开会。”

    苗婷一滞,合上胸前的衣襟,从床上坐起来,杏眼圆睁:“宋里,你是不是在外边有人了?” 她在美国待产时,曾经担心过这个问题,那时总给宋里打电话,宋里便会好言好语地安慰她。回国后夫妻生活的确少了很多,因为她刚生完小孩,对那事儿提不起兴趣,但她恢复以后,曾多次主动和宋里求欢,可不知怎么回事,总感觉宋里挺敷衍的,找不回他最开始那种在床上的激情了。

    宋里动了动身子,把头更深地埋向手肘:“你总这么瞎想,有意思吗?”

    苗婷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这么想没意思?我凭什么不能这么想?你都多久没碰过我了?以前一上床你急得跟那啥似的,现在你正眼瞧过我吗?!”

    “我都说了明天要早起开会,哪有时间折腾。”

    苗婷都气笑了:“没时间?你少拿没时间当借口!我还不了解你们男人?!你们要是想上床,通宵都没问题,你现在分明就是不想!”

    宋里突然蹭地从床上坐起来,撩开被子:“行,我就是不想,你满意了吧?!” 说着趿拉上地上的拖鞋就往外走。

    苗婷紧着问:“你去哪儿?!”

    “去客房!” 宋里扔下这句,砰地摔上卧室门走了。

    苗婷本来还打算追上去,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能把宋里惹毛了,索性就待在主卧,两人分开睡了一晚。

    宋里家虽然有点钱,但在京城这个卧虎藏龙的地方,还不算太能排上号的,宋里自身的条件也不算过硬,长相一般,身高也一般,所以苗婷一直有种吃定了宋里的感觉,毕竟她那对天然的f杯,那可不是人人都有的,一般嫩模小明星啥的,除非整形,否则还真长不出她那样的。

    因此她一直很自信,就算宋里偶尔出去瞎搞,但只要不伤她的面子,她也不会主动问起,就假装不知道了,毕竟嫁给有钱男人,就得面对他会受很多诱惑的事实,所以他偶尔失足一下,逢场做个戏神马的,她都说服自己不去介意。

    但现在问题大了。如果一个男人开始持续对一个女人在床上冷淡,那就说明他在外面已经发泄过了,而且很有可能是有了固定的对象。

    苗婷心里寻思,像这么逼问宋里,他肯定是不承认的,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

    于是她偷偷在外面找了个私家侦探跟着宋里,这一来二去的,果然小三就曝光了。

    对这个意料之中的结果,苗婷不大能接受,就算养条狗,时间久了也有感情,更何况她还给宋里生了个孩子,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可宋里是她的金主,她的丈夫,她女儿的爸,她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跟宋里离婚,于是苗婷就抱了孩子,带上自己老娘,和在帝京的表哥等亲戚,先发制人,浩浩荡荡上小三家闹腾去了。

    按苗婷的思路,对付小三就是比谁更贱更狠,气势上一定要猛,把对方吓得屁滚尿流,再威胁要搞臭她,弄残她,让她屁都捞不到,这样才算行,那种咬牙在家忍着的事她做不出,这人都骑到自己头上来了,任凭她再好的尿性,也受不了地位被威胁。

    到小三家时,苗婷把门铃按得跟催命似的,一伙人骂骂咧咧地在门口,苗婷站最前面,她娘抱着孙女在旁边,大家肚子里都预先准备好一火车皮的骂人台词,等着那门缝一开,火箭炮似地往里砸,结果当那棕红色的防盗门慢慢拉开,门外一下安静得像冰封了万年的荒原,谁也说不出一个字。

    门口端庄地站着宋里的母亲,滚黑边儿的香奈儿米色套装,领口一条莹润的珍珠项链,头发盘得齐齐整整,连一丝凌乱都看不见,就那么沉稳地站着,高深莫测地看着苗婷。

    苗婷也头脑发空地和她四目对望,有点儿缓不过神来,身后的亲戚在那场盛大的婚宴上见过宋里母亲,所以此刻都愣住,不明白为什么亲家会在小三的家里。

    良久后,宋母先开口:“其他人都在外面等。” 然后眼神示意苗婷:“你,进来谈。”

    苗婷懵着就进去了,苗母抱着孙女也紧着跟了进去,宋母手一用力,门便合上了,将其他一干人等都关在屋外。

    屋内卧室走出来一个长发飘逸的年轻女孩,睡衣贴身,小腹已经明显隆起,苗婷一眼就认出那就是宋里的小三儿,当下清醒过来,火气腾地升起,快走几步过去,指着女孩鼻子就开骂:“你算什么东西,就敢抢我的老公?!” 女孩肚子凸出的部分,更是让苗婷看得脑部充血,差点晕过去。

    小三没料到正房找上门来,当下怯生生地后退了几步,咬着下唇,惊慌地看着宋母,宋母随即走到二人中间,挡在女孩身前:“事情已经这样了,就没必要再去追究,谈谈接下来怎么办吧?”

    苗婷难以置信地望着宋母:“妈,难道你一直都知道这些?”

    宋母微微颔首:“宋里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只不过念在你们夫妻一场,你又替他生了个女儿,才一直没提离婚。”

    苗婷都气笑了:“宋里想跟我离婚?”

    苗母也惊慌地上前:“亲家,你是不是搞错了?这这这,这女儿都还没满周岁啊!!!”

    宋母只是微微地笑着,没再说话,浑身柔和的装扮下掩着一副蒸不烂煮不熟的铁石心肠。

    苗婷安静地盯着宋母半天,忽然说:“她怀的是儿子,对不对?”

    宋母怔忡片刻,颔首,末了又补了句:“宋里如果不是喜欢她,也不会让她怀上孩子。”

    苗婷自嘲地笑着摇头,对宋母道:“你休想说这些来打击我,我死都不会同意离婚!” 跟着恶狠狠地盯着宋母背后的小三,咬牙切齿:“你别做白日梦了,我不会让你这种女人得逞!想抢我的位置,门儿都没有!” 说罢拉着自己娘就夺门而出。

    一出去苗婷就开始给宋里打电话,婆婆不站在她这边不要紧,关键是宋里的态度,她现在必须得沉住气,不能跟宋里闹僵,一定得顺着他的毛捋。

    手机拨过去,对方是忙音,她不耐烦地掐断,再拨了一次,还是忙音,苗婷娘紧张地在旁边问:“怎么样?姑爷的电话通了吗?”

    苗婷烦躁地摇头:“没通!”

    苗婷娘安慰道:“兴许是在开会吧。”

    身后亲戚叽喳地问:“小婷,这到底咋回事啊?亲家怎么会在三儿的住处?” 大家都不希望苗婷在宋家的地位受威胁,表哥之前在帝京买房,首付差二十万,还是苗婷问宋里借的,也没催着他们还,他们在这个时候自然要两肋插刀。

    苗婷回头白了他们一眼,愤愤地扭过头,没有接话。

    几分钟后,宋里电话通了,苗婷愣了会儿,嗓音立刻甜腻起来:“老公,刚刚是在开会吗?电话一直占线。”

    宋里口气很淡:“你都知道了。”

    苗婷安静片刻,装傻:“知道什么?老公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啊。”

    宋里轻笑两声:“你刚才见过我妈了吧?”

    苗婷脸色一僵,原来刚才占线是因为宋母在给宋里打电话,她晚了一步,被恶人先告状了:“嗯,见过了。”

    那头顿了顿:“我妈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苗婷,我们找个时间签离婚协议吧,好聚好散。”

    苗婷握着电话的手顿时紧起来:“宋里,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给你生了个孩子!”

    “孩子的赡养费我会出,但这婚得离。”

    和所有女人一样,苗婷问出那句:“为什么?”

    “我对你没感觉了。当初结婚你看上我的钱,我看上你的人,也算是各取所需,但现在我爱上别人了,我妈也喜欢她,所以我们的婚姻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苗婷沉默良久:“我不同意离婚。”

    宋里笑笑:“我知道,不过如果你同意离婚,还可以拿一笔分手费,不同意我们就只有用别的办法,到时候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说完便掐断了电话。

    苗婷自然不甘心,去宋里公司闹过,也服过软,说愿意给他生个儿子,也再去找过小三,可是都无法改变宋里离婚的决心。她彼时才明白,离开宋里,自己什么都不是,她努力运动,保持身材,就为了取悦宋里,可是一夕之间,这些都可以被颠覆,弹指间他就能将她打回原形。

    原来依附于一个男人而活着,就等于自愿把自己的咽喉送进他的掌心,将自身的生杀大权交予他的手里,让他成了自己的主宰,把自己变成了他的玩物。而女人一旦成为玩物,就失去了价值,最终走向被人丢弃的命运。
(快捷键 ←)上一章:第68章 返回《非做不可》目录 下一章:第70章 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