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玉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文/沐乔
玉人 | 本章字数:3964 | | 玉人txt下载 | 玉人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连三躲在屏风后听了一耳朵八卦,等阳夏大长公主走了之后,她兴奋地冲出来,窜进刘延怀中,仰着张粉嫩嫩的小脸问:“顾恒有心上人?是谁是谁?快告诉我!”

    刘延下头好不容易软下去,被她这么一坐一蹭,又有了抬头的趋势。他一手环住小宝贝,一手扶额叹气,还要回答这个好奇宝宝的问题,“一个出身乡野的女子,对他有救命之恩。”

    连三姑娘的眼神高深莫测起来,严肃地盯着他,“你怎么知道的?顾恒可没来求指婚,他也不可能将这事告诉你。”

    “顾恒手上带的兵虽不多,也尚未成气候,但总是顾老将军的儿子。”刘延捏着她的小手笑,“在他身边突然出现一个来历不明行止古怪的女人,我怎么都该查探一番,以防万一。”

    “也是。”连三点点头,兴致却丝毫不减,眉眼弯弯地笑,“那这回他也将那个女子带回来了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我从前只在话本里瞧过呢,难道这回要亲眼看一次热闹?”星星眼地将他望着。

    刘延被她逗笑了,宠爱地捏了捏小鼻子,笑道:“恐怕这热闹你是看不成了。照暗卫传回来的消息看,那女子虽容貌姣好,却是个粗直的性子,不识字也不甚知礼。顾恒至今未将她带回顾家,只是在外头寻了个院子安置,只怕是打算娶正妻后再纳回去了。”

    “这样啊……”连三皱了皱眉,想到在青州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俊美小将军,心里颇有几分失望,却又有种意料之中的了然。

    她难得被他人的事引动情绪,沉默了好一会儿没说话。刘延对她的情绪变化何其敏感,顿时就醋了,故意哼哼了两声,见她还没将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忍不住凑到她脖子上蹭了几下,温热的大掌也握住了小细腰,挪移摩挲。“对顾恒就这么上心嗯?他比我还俊么?”

    连三回过神,有些感伤,道:“也不是。只是,上辈子他和林越表哥一样都是阵亡疆场,这辈子,林越表哥还是没避过,我难免多关注他一些。偏偏他活下来了,高官厚禄、风光无限,很快还会有娇妻美妾……”

    刘延心一疼,忍不住将她抱紧了些,却又不敢贸然开口。连三叹了口气,靠进他怀中,轻声道:“表哥在幽州的时候,我舅妈相中了刘太傅的孙女,想给他订下一门婚事来。当时我家都在为重黎哥哥的婚事着急,我想着,表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早早定下了,万一表哥拖个好几年不回家,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功夫?且那位刘姑娘很合我眼缘,于是我便……我便撬了表哥墙角。”

    “结果,重黎哥哥无意婚事,表哥也再没能回来。”连三眼中浮起一层雾气,韩林越的死终究还是在她心头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这种时候,纵然刘延是一国之君也束手无策,只能紧紧抱住她,无声的安慰。

    万众瞩目下,顾恒的婚事最终还是落下了帷幕。顾恒的大伯母到刘太傅府中喝了一回茶,回去后便从顾家传出消息,顾恒的亲事有了着落,对象就是刘太傅唯一一位至今仍待字闺中的孙女刘瑶筝。

    顾恒在宣室殿跪着求指婚时,恰好碰上连三抱着大白鸡去寻刘延,张福躬身迎着连三进了门,连通报都省了,只是到了殿上才象征性地说一句:“陛下,公主来了。”

    顾恒依旧刚跪下说清来意,刘延还没来得及叫起,所以此时他依然跪着。

    “父皇,顾小将军为什么跪着?”抱着大白鸡的连三开始进入角色,天真又可爱地冲“父皇”眨眼睛,笑容甜蜜蜜的。

    “咳……涵儿怎么来了?”

    连三很顺溜地走到殿下手一张椅子上坐下,乖巧道:“我来陪父皇用点心。”

    “咳咳咳咳……”刘延被她的回答囧到了,不住干咳着,连三赶忙放下大白鸡,乖巧地端了杯茶递上去,忧心忡忡地瞪大眼,“父皇,你没事吧?”

    被她那么一看,刘延便是有事也没事了,“……无妨。”

    成为人肉背景板的顾恒默默垂着头,听到连三那清甜的嗓音时,他挺想抬起头来看一看的。那一夜,青州大火印红了半片天空,这位美得像个小仙子的少女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有连三在的地方,刘延满心满眼就只有她了,哪里还记得什么指婚的事。倒是连三有心,她就是冲着这事儿来的,当下重新问了一遍:“父皇,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叫顾小将军跪着呢!”

    刘延摇头笑道:“这我可不好同你说。”转向顾恒,“顾卿,你起来罢,自己同她说。”

    顾恒谢了恩,站起身,终于见到了那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俏郡主。此时她已经是公主了,身着一身银边白底金线绣凤凰的公主常服,清丽典雅,正笑吟吟地将他望着。

    “禀公主,臣心仪刘太傅之女孙,正求陛下为臣指婚。”中规中矩的回答,一切再自然不过,可在那双水润黑眸注视下,顾恒却答得十足艰难。他忽然就想起在青州的那个夜里,这个美得像梦一样的尊贵女孩儿也是这样瞧着他,认真地告诉他——“待你凯旋归京之日,我会去城门口看热闹的。”

    他想问问连三:我归京那日,你去了吗?

    果然是刘瑶筝。连三眸色渐深,笑意也减了几分,“顾将军,刘姑娘同本宫有些渊源,这里本宫便多嘴替她问一句——既是要娶妻,你打算如何安置你那位救命恩人?”

    顾恒倏地抬起头,脸色一变再变,终于,他明白了事情的关键,这定然不是小公主自己知道的,八成是她父皇同她说的。他急忙掉头“噗通”一声向上首的刘延跪下,“陛下恕罪!”

    “哦?卿何罪之有?”刘延饶有兴趣地看他。

    顾恒语塞。

    连三淡淡道:“顾将军不必惊慌,这本就是你私事,纵是圣上也没道理插手。你只说说你的打算,本宫曾唤过刘姑娘一声姐姐,若同你成亲会叫她过得艰难,本宫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顾恒似乎很犹豫,不过最终他还是拿起了男子汉该有的担当,“阿萝于臣有救命之恩,又不顾千里之遥随臣入京,臣已许她终身,是待正妻入门后便将她纳为贵妾。”

    “哈!”连三笑出了声,“顾将军的命这么不值钱?一个妾位就打发了?”她眼中再没了之前的笑意,只余嘲讽与轻蔑。

    顾恒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心下有气:先是给刘瑶筝出头,后又为阿萝不值,这位公主殿下到底是帮谁呀!被这喜怒无常的公主搞糊涂了,他干脆给英明的圣上磕了个头,“陛下恕罪,先前是臣考虑不周,拿了婚事来叨扰陛下。此事暂且作罢,待臣理清家事后再理论。”

    刘延没说话,只是瞧着小心肝,连三给他使了个眼色,冷声哼道:“你说作罢就作罢?这桩婚事如今叫你们顾家人一宣扬,满京都谁不知道。这会儿你嘴皮子上下一碰,来句婚事作罢,你叫瑶筝姐姐的脸面往哪儿搁!”刘瑶筝也真是够倒霉的,上辈子就被韩林越闹了一出退婚,这辈子又摊上这么个乱糟糟的未婚夫。

    顾恒少年得志,心气也高,先前被连三那三言两语就惹出了一肚子气,这会儿更是恼,差点就要脱口而出“那公主要臣怎么做?!”

    幸好,在他开口前,刘延低沉威严地声音压了下来,“顾卿回去罢,好好理清家事。”他深沉的眸光直盯顾恒,盯得他冷汗直冒,“家事国事天下事,小家都安置不好,被这些儿女情长纠缠住,何谈国事天下事!顾卿,莫让朕失望。”

    顾恒有一瞬的窒息,那是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沉沉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等到刘延说完,他仿佛劫后余生,磕头后便急忙退下了。

    “宝贝儿怎么样?我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很有气势?”刘延很得意。

    连三抱起在她脚边转来转去的大白鸡,不高兴地揉了一把,“你这么快叫他下去做什么!我还想再奚落他两句呢。这种男人一看到就烦!”

    这话说出来,刘延彻底放心了,眉花眼笑地下了台阶,凑到她身边讨好道:“可不是嘛!又想要大家闺秀当正妻,又想要心下怜惜的女子做贵妾,享尽齐人之福,哪有这么美的事!”毫不留情的批判!

    “哎哟,听你语气,怎么有点儿羡慕嫉妒恨的意思呢?”连三最擅长的就是胡搅蛮缠,鸡蛋里挑骨头,迁怒。当下斜起眼瞥他,冷笑连声。

    刘延大呼冤枉,“这可冤死我了!”见连三还要作,他赶紧用嘴堵上去,阻止了她接下来有可能的借题发挥。唉,真是甜蜜又折磨!

    *

    顾恒最终还是将那位救命恩人的事同刘家坦白了,刘太傅自然是大怒,敢情他孙女都还没嫁进去呢,里头就定好一个贵妾的位置了!这像什么话!

    刘太傅是怎么也不同意这桩婚事了,好在先前刘顾两家指望圣上指婚来添些荣耀,所以诸事都还没开始操办,只是名声上不好听,那订婚一事却还是没影的。但就是这样已经足够叫刘瑶筝名声扫地了,如果说先前同谢安的事还只有她自己知晓,这次就是满京皆知了,刘瑶筝的母亲到刘太傅跟前哭了又哭,闹得刘太傅也犹豫了起来。

    连三插手的事遮盖不住,还是叫刘家知晓了,刘家人心下也感激这位公主殿下,却仍要为这桩婚事头疼。刘瑶筝心里有了主意,寻了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进宫求见永宁公主。

    连三看到刘瑶筝就想起韩林越,心下不可避免地涌起一阵愧疚,对待她的态度就柔和了很多。

    刘瑶筝是个温柔平和的好姑娘,端庄秀丽,说话也是轻言慢语:“……公主好意,瑶筝心领了。婚事当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无我置喙的余地。”她垂眸一笑,有些感伤,“越矩说句不当说的,便是没有这位阿萝姑娘呢,日后他纳妾也是省不了的,男人三妻四妾太过平常,我早就习惯了。”

    如刘瑶筝这种女人,从出生开始就受着罪正统的大家闺秀教育,母亲教她如何做好一个主母,家庭环境教她如何处理内宅阴私。正妻,妾,通房,嫡子庶子……从出生开始,就注定她要走上这条路。

    或许曾经她有过一个很好的选择,那个男人光风霁月、羞涩腼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章 返回《玉人》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