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玉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文/沐乔
玉人 | 本章字数:3293 | | 玉人txt下载 | 玉人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刘延在宣室殿内坐立不安,听到张福来报“公主将殿内的女官宫女都赶了出去,偏殿里只留下老公爷说话。”顿时坐不住了,起身抖抖衣服,雄纠纠气昂昂地往前宫去。

    到了偏殿外,他却立着不动了。外头战战兢兢地跪了一地,其中还包括那个被砸得头破血流的中年女官,刘延扫了她一眼,冷声吩咐:“拖下去,别搁这儿碍眼。”那女官连求饶都不曾发出,就被堵了嘴拖了下去,刘延巡视一眼,冲身边张福道:“看来宫里确实该放出去一批人了,宫里主子少,这一个个的都闲着,养得比主子还要有脾气。干脆挑拣一番,吃闲饭的都放出去,刁钻的打一顿再放出去,也省下一笔花费。”

    张福满头是汗,连连躬身应是。

    里头说得正欢的祖孙俩可不知道圣上正在外头给他们守门,兀自商量着接下来的行事,又有安国公不放心,再三叮嘱孙女儿在宫内要小心行事,并细细说了些宫内忌讳和阴私之事。

    待连三送祖父出来时,恰好就碰上刘延含笑的眼,她愣了一愣,旋即垂下头,福了一福,闷声道:“见过陛下。”在内宫她要怎样骑到刘延头上都可以,可这是未央宫前殿,人多口杂,面上她总得顾及一下。

    安国公也忙给他行礼,刘延甚是和气地笑道:“安国公想是同永宁谈完了,倒是朕还有些事欲同卿商议。”安国公一愣,连忙应下,随着他一道再入偏殿。

    进殿前,刘延对连三露出慈爱的笑,道:“永宁回去罢,朕回来同你一道用晚膳。”

    “……遵命。”

    刘延不知和安国公说了些什么,很快便结束了,几乎是连三前脚回了昭阳殿,刘延后脚就赶上来。这昭阳殿也在未央宫内,恰好就卡在清凉殿和温室殿中间,本来换做临华殿,可却在去年被刘延改成了昭阳殿,算是纪念上辈子住在昭阳宫的皇贵妃娘娘。

    一进殿内,刘延就屏退了所有宫人。连三半卧在美人榻上不理他,刘延无奈地走上前抱住香香软软的身子,笑叹道:“还同我生气呐?从来闲事不爱挂心上的,怎么对上我就气性这么长呢……”

    连三往里翻了翻,仍是不愿意转过头来看他。

    刘延抱着她哄了又哄,一双手在腰上揉搓,揉着揉着,就绕到了软馥馥的小腹上,细细梭巡摩挲。那是连三身上很敏感的地方,从前床笫之间刘延便常常搓弄那儿,这会儿被他这么刻意一弄,没多久,原本还强忍着不吭声的小姑娘呼吸就重了起来。她气恼一翻身,伸手要把男人推开,却被趁机捉住了红润小嘴,连牙关都失了守,被男人窜了舌头进来,卷着她香舌缠磨着,在一片温软湿热中四处挑动戏弄。

    连三多时不曾同他亲热了,一时招架不住,少女的身子敏感得过分,没一会儿她便觉得下头有湿湿热热的液体流出,沾湿亵裤,小腹空虚得发痒,叫她忍不住动了动娇臀。刘延放开小嘴,又是痛苦又是舒爽地呻·吟了一声,向上挺动了一下,那热烫的玩意儿直直穿过两瓣嫩桃儿,戳进湿热柔软的谷地,戳得连三小小叫了一声,身子抽搐起来。

    刘延真是爱死她这要命的身子了,俯下头含住白嫩耳垂,吮一会儿笑一声:“怎么这样没用?小裤子还没脱下来呢……”连三羞得呜咽一声,伸手捂住脸。

    刘延失笑,趁她还羞着,伸手将她剥了个干净,浑身上下只留了个嫩黄色的小肚兜儿。小姑娘年纪不大,却发育得极好,胸前两团白嫩乳儿颤巍巍的,已经十分有深度了。刘延眼中只差喷出火来,隔着软绸就含上一处尖端,一只手顺着小腹游上,握住另一团嫩乳,用了些力道揉捏搓弄,才几下就弄得她哼叫出声。

    “好孩子,这样可舒服?”这样的时候,刘延总爱问她些羞人的话。

    连三也不羞怯,伸手环住他脖颈,一手探入他发间无意识揉搓,低低哼道:“嗯……用力些……另一边也要亲亲……”挺了挺身子,另一边被大手握住的乳儿娇弹弹地动了几下,惹得刘延心痒痒,松开这头,解下小肚兜的系绳一把扯开,直接含上那雪峰之上的小樱果儿。

    一路又亲又舔又轻咬到了白软小腹,在这儿停留的时间最长,吮下第六个红印时,香馥柔软的的小腹又是一阵抽搐,刘延赶忙伸手往下头小缝处一堵,果然,一股热烫汁液浇在手指上,淋得他湿了一手。

    连三还在云端极乐中,缓过神来才发现下头被含住了,温热的舌头穿花戏蕊,先是舔·弄外头花瓣,又探进花·径内穿刺,进进出出弯来折去。连三实在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眼中满是雾气,湿漉漉的无神,在末了叫他狠狠吸了一口后,脑中再次亮起一阵白光,仿佛飞上云端,脑中除了那极乐再记不得其他。

    接连泄了几次,连三有些虚软无力,脑子反应都慢了半拍,被刘延抱起往浴室走时才回过神来,软软地叫了一句:“不去浴室,要在床上。”

    刘延快被这小妖精给折磨疯了,他本来打算继续忍着,抱她道浴池里洗个澡,然后自行解决。没想到小妖精来了这样一句话,这不是存心勾引是什么!

    几步走进内殿,刘延刚刚将小姑娘放下,就见她一双白嫩长腿勾了上来,环住他精瘦的腰,眼如桃花带水,汪汪地漾着,瞧着他,娇斥道:“你要去哪儿?吊得人不上不下的,讨厌死了!”

    刘延半伏着身子,贴着她的唇戏谑道:“好孩子别急,父皇去拿点儿东西,要不一会儿得疼了。”连三这才松了腿放过他,却因下头痒着难耐,还是有些不舍,临了还用粉润如珍珠般的脚趾头挠了挠他的腰。刘延差点没守住,恨恨地掐了娇颤颤的乳儿一把,飞快奔去寻找自己早就在昭阳殿预备下的“止疼药。”

    这止疼药其实含有助兴功效,算是皇室秘藏。上一世连三初承欢时,刘延还是个威严持重的皇帝,连男女之事都提不起几分兴致,更别提用上这药了。后来自是疼得连三嗷嗷叫,又踢又打地把个陛下踹了“出去”,好在当时刘延心下也羞愧着,又早对她上了心,这才没计较。

    给心肝儿上药也是个折磨。药膏是清透的绿色膏脂,刘延用右手中指沾了厚厚一层,左手轻轻将那粉嫩小缝撑开了些,中指一点一点旋入,药膏被内里热力一蒸,通通化作粘稠液体,被刘延均匀地抹在了娇嫩的内壁上。

    他就坐在床沿,小姑娘羊羔一样白嫩的身子就躺在他面前,光裸着,双腿大开,红着脸,闭着眼由他手指探入双腿间,刘延坐着看这淫邪的场面,呼吸越来越急促,手指也越探越深。“止疼药”的功效立竿见影,才抹上一会儿,下头小嘴吐出的湿粘就浸湿了床褥,上头那张红润小口还时不时溢出一丝难耐的吟叫。

    最后刘延几乎是颤着手扔掉那翠玉瓶,褪去一身衣物,将早已硬的发疼的东西戳开湿腻蚌缝,一点点推进,再三确定小妖精真的没有一丝不适,他这才狠下心重重顶入——时隔多年,终于再次进了这人间销魂处!

    他再也忍不住,一下下深突浅挑起来,连三被他弄得花心乱跳,柳腰几折,眼中汪着水,颊上飞霞晕,一浪又一浪地潮头打来,一次又一次被送上云端仙境。

    “床头打架床尾和”这话真真不是胡说的,那一天云消雨散后已是深夜,连三直接睡了过去,再没精力同刘延计较其他。一觉睡到第二天,再见到他时,竟也不那么生气了……

    刘延自是欣喜万分,他早就发现这丫头对床帏之事有奇异的热情,有什么事能在床上谈的尽量都在床上谈,尤其是在她餍足之后,这会儿吹吹枕边风效果特别好。

    只是连三的气说真消了也没有,除了第一次乖乖地任他摆弄了一夜,之后便皆是由她掌握主动权了。她腰肢软,体力好,就算没有内力也禁得起长时间房事,花样百出得差点没将年过三十的圣上榨干。有时更是因行动不能自主心下恼怒,弄了不少器具来使在刘延身上,折腾得他苦不堪言却又乐在其中。

    就在连三开了荤,开始夜夜折腾天下之主的日子里,楚王谋逆案彻底落幕。该砍头的砍头,该发配的发配,该抄家的抄家,查明无辜的人也被尽数释放,其中就包括无辜入狱的连二爷一家三口。

    没过几日,边疆就传来戎狄投降的消息,一众浴血奋战的将士终于踏上了凯旋而归的路途,还捎带着上千俘虏、来求和的戎狄使者,并戎狄送来的公主。

    作者有话要说:嘘,大家低调!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ps:谢谢小叶爱书的地雷!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 返回《玉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八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