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金銮风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23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大结局)

正文 第623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大结局)

文/肖某某
金銮风月 | 本章字数:3772 | | 金銮风月txt下载 | 金銮风月手机阅读
    冰宫一出,不知全天下有多少武尊会折在里面。这样一来,大秦因折损高位武尊而大跌的武力实力,就会慢慢被拉平。    幸好,三天以后,就有一个消息飞快传开——金帐高原的那座炼气士遗珍,轰然倒塌,砸死砸伤无数。但也有不少还来不及到达冰宫的人们,因此而返回。    宗政恪长舒了一口气,虔诚地念了一声佛。    得到消息的李懿也念了一声佛。此时,他正走在东唐的国土上。他走了一条经过东唐回佛国的路,他觉得,有些事情,他要和贞观陛下说清楚。    当李懿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兴宫宫门之前,正在等候通传觐见皇帝的几位皇子和大臣都惊呆了。负责宫门戍卫的羽林军大将军敲也在此处,一张本来就黑的大脸膛越发黑得不能看。    李懿笑嘻嘻地对众人拱拱手,诚恳道:“以本座如今的实力,便是四海升平殿也是来去自如的,所以各位不必惊讶。本座来见一见皇上,说几句话就走。”    众皇子中好巧不巧,正有李信。闻言,他踏前一步,厉声喝斥道:“李懿,你拖累得东唐还不够,居然还这般放肆?还不速速离开!”    李懿却连眼风都不给他一个,对他的疾声厉色更是置若罔闻,只是顾自微笑。又有两位皇子也出来斥喝,他却压根不予回应。    片刻,众人觉出不对来,怎么李懿的模样在慢慢变得浅淡?羽林军大将军幽幽道:“七殿下说完话便走了,此时留下的只是残影而已。”    如此骇人听闻的修为,真叫众人心头大震。羽林军大将军瞧瞧李信和另外几位皇子,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在彻有几位重臣,约摸也能知道羽林军大将军的想法——以李懿如今通天的修为,他若成了东唐的继承人,东唐的光明未来可期!    在李懿和宗政恪成功逃离大秦的追杀,平安回到东海佛国之后。关于李懿的种种负面议论,在东唐渐渐被平息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些别的声音。尤其是在崇尚强者的军中,李懿居然有了极高的呼声。    就连一些高级将领,也在朝会之上或者旁敲侧击小心试探,或者直言不讳开门见山,请求贞观陛下将李懿接回东唐,并且给他相应的地位。    因此,众多皇子都心有戚戚,反而比从前更加嫉恨李懿。这其中,尤其以李信的心情最为复杂。    他从母亲的日益沉默里,品出了不一般的滋味。母亲她毕竟深得父皇宠爱,是能够看出一些父皇的想法的。    李信很惶恐。就凭他在李懿落难时不顾同胞兄弟身份做出的那些事情,如果李懿成功登顶,很难说他会有好日子过。    可惜,只怕李信不会相信,他的这位好兄长,对东唐的皇位并没有想法。    从前,李懿不感兴趣。后来,受到大秦的压迫,他需要一些背后的力量来支撑他完成心愿,才不得不打算加入权势之争当中去。但事实证明,没有到手的东西永远不能倚为依靠,还是要看当下手中的力量。    站在贞观陛下面前,任由笑容诡异的老头子打量,李懿坦然自若道:“我这次来,是想与您说一声,最多半年,我就要与宗政三姑娘成亲了。”    “哦?不带儿媳妇来见见?”贞观陛下笑吟吟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李懿摇头道:“成亲的时候,自然能见到。不过,我们会在东海佛国成亲,并不会到东唐来。”    “混帐东西!”贞观陛下的笑容消失得飞快,勃然大怒,“你的意思是你以后不打算回东唐了?”    “不回!”李懿摇头,目光清明又坚决,“父皇,我知道您的苦心,但我要回您一句,我不想要这个皇位!我也不能成为东唐的皇帝!否则对东唐而言,不是福,是祸事!”    贞观陛下眯起眼睛,淡淡问:“什么意思?”    “现在的大秦几乎快成了众矢之的,但如果我当了东唐皇帝,也许登基的第二年,东唐就会成为举世之敌!”李懿郑重道,“不单是大秦容不了这件事,就连东海佛国也会改变立场。我与阿恪,要么死,要么永远缩在洞天里。”    “佛国?”贞观陛下咂摸着意思,慢慢问,“这是普渡的意思?他不是受伤极重,不久于人世?”    李懿笑道:“已经找到了药,神僧会好起来。”    “炼气士本就不该再出现在这个世上,是因为我与阿恪都是清心寡欲、对权势无心之人,神僧才容许我们活到了现在。徜若我二人之中,有任何一个人野心勃勃,那么大秦的神巫祭大典,结果必定不会是现在这样!我知道您的意思,但那绝无可能,神僧若是不好,阿恪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李懿低沉的声音在殿中回荡,也让贞观陛下陷入了沉思。    很快,贞观陛下便回过神来,脸上竟没有多少遗憾之意,好似早就料到了会有这种结果。他叹了口气,低声道:“既然如此,那么如果以后你们有了孩子……”    李懿吃惊地看过去,却见贞观陛下异常认真地道:“你老子我是先天武尊,不多说,正常情况下,三十年寿元应该还是能保证的。到时候,把你一个儿子秘密送来,假称我哪一个孙子,我栽培他当皇帝。”    苦笑两声,李懿有点明白父皇为何如此执著,但他知道这也行不通。他只能再次摇头拒绝:“父皇,就算我同意,阿恪她也不会同意的。她对宫廷深恶痛绝,绝不会答应让他的儿子来受这种苦楚n况,我的儿子,也必定是炼气士,如何能当皇帝呢?”    贞观陛下脸色铁青,额角青筋直跳,咬牙切齿道:“自你出生的第一日起,我就在给你的未来铺路。懿儿,无垢儿!”    李懿脸色不变,瞅着他的父皇,轻声道:“父皇,我与阿恪曾经同探过天幸国鱼川郡鱼岩山底下的一座地宫,那是一百多年前天幸国的天德帝与董贵妃的避世之所。阿恪之所以会去那里,是受澄静神尼的嘱托。”    “去岁神巫祭,澄静神尼用刹那芳华秘术拥有了先天大圆满的境界,她也因此重返青春。世人,这才得已知晓,原来董贵妃还活着。”李懿微微一笑,“父皇,董贵妃既然还活着,那么天德帝有没有可能也活着呢?哪怕,是以另外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方式?”    贞观陛下脸色不变,以他的城府,如何会因这几句言语便动容呢。他这个聪明过人的儿子,能猜到那里去,他也并不奇怪。    “父皇,后来在佛国无事时,我查阅了一些资料。由此,我知道,天德帝与董贵妃那个未长成便夭折的儿子,其实是有名字的。”李懿笑容很淡,眼神却非常温和。他想起那本神尼的手书,里面写着那个孩子的名与表字。    刚出生,便拥有了名与表字,足可见这孩子的父母一番拳拳挚爱之心。只是,如果这个名不是“懿”,表字不是“无垢”,李懿会更高兴。    他注视着父皇,试图找出一丝半点破绽,无奈父皇的段位太高,他最终失望了。向贞观陛下深躬身一礼,李懿认真道:“父皇,放我自由吧!”    贞观陛下沉默。李懿直起腰身,静静地等待。    窗外阳光渐渐黯淡下去,殿内最终陷入一片黑暗。李懿看见,他的父皇不知何时泪流满面,却终于对他挥了挥手。那一瞬间,父皇瞬间苍老。    李懿垂下头,心里也有许多惭愧。但现实如此,容不得他有别的选择。炼气士只能成为人们口口相传里的传说,若现于人前,便是公敌。    伽叶尊者的那番话,既是警告,也是对他和阿恪的爱护。    “你不必再上天门山,天门真人已经死了,我会尽全力让天一真宫的人执掌天一真宗。”贞观陛下沙哑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如叹息一般,“懿儿,你们便在南山成亲安家吧,既然东唐不容你,你也就不要再顾及东唐了。此后是好是歹,不必过问。就如同天一真宗一样,再无牵扯!”    “父皇!”李懿并没有打算做得这么绝,如果大秦与东唐发生战事,他是一定会出面的。    “走!你走!永远都不要回来!”贞观陛下的咆哮蓦然如雷,震得大殿簌簌作响,整座皇宫都似乎因此而摇了一摇,晃了一晃。    李懿双膝跪地,对贞观陛下重重地叩首,含泪道:“父亲大人保重,不孝儿就此拜别!”他的父皇,还是他的父亲。这一刻,李懿的心很暖。    离开东唐,李懿日夜兼程,通过大昭帝国的海港乘坐海船前往东海佛国。在大昭等船时,他通过友人打听了一番嬴寻欢的事儿,却得知她居然已经莫名其妙失踪了好久。萧凤衡为了找她,几乎快把整个大昭给翻过来。    大半个月之后,李懿成功地踏上了东海佛国的海岸。他寻到了药师陀尊者和伽叶尊者,讲述了前往冰宫的诸事。两位尊者听说尸毒之事后,很是担心,唯恐余毒祸害世人,立刻遣派人手出发打探。    普渡神僧龟息术造诣深厚,总算支撑到了李懿重返佛国。两位尊者便亲自去筹备各项准备事务,李懿便来到了南山悬崖之上宗政恪的住所里,通过洞天呼唤她。    虽然早就试验过,但此次距离如此之远,李懿的心不禁忐忑起来。    幸好,没多久,他便感觉到了一阵奇异的波动。随后,他看见,虚无的高天里,慢慢出现一个闪烁金紫色泽的光洞。渐有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由虚到实,渐渐变得清晰。    李懿深吸一口气,迫不及待地一跃而上高天,在光洞消失那人影出现的一刹那,他及时抱住了她,双双往地面降落。    他在她耳边嘻嘻笑着说:“阿恪,我也成了天德帝啦!”    他对贞观陛下说来说去那么吓人的理由,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    宗政愎在适应遥远距离的传送晕眩感,闻言,她低笑一声,眼波流转,凝睇着他,柔声嗔怪:“还是这么混不吝!”    李懿紧紧地抱住她,握住她的手。从此以后,他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只要想一想未来****与她耳鬓厮磨的好日子,他心里简直能美出蜜来啊!    宗政恪亦低喟出声,将头贴在李懿的胸前。从此以后,她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她前世的苦,今生受的这些磨难,竟然都有了意义!    苦尽,甘来!    (完结)(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622章 一场空空(中) 返回《金銮风月》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