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恐怖小说 » 鬼瞳狂妃:妖孽王爷休想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79章 云舞中毒

正文 第279章 云舞中毒

文/枫桥朱砂
    她的话,让徐子凝变了脸。

    “他也知道了。”

    “你觉得我是这么善良的人,会帮你瞒着你派人刺杀我的事情。我还可以告诉你,第二次刺杀,你派人埋伏在我府门口,还是慕容笙告诉我的,我毫发无损,他可以姑息你,但凡我有一丝伤痛,他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如何恩爱,你应该也有所耳闻吧。”

    徐子凝只觉得浑身一颤。

    竟然给一个小自己差不多十岁的丫头,给说的毛骨悚然。

    她害怕,对,她在害怕。

    云舞把她的表情竟收眼底,轻笑:“谢谢你的茶,试试我说的法子,放点糖,去掉茶叶,会更好喝。还有,有空仔细想想,过去造过多少杀孽,那些杀孽,又该如何补偿,不然,你能活三年,都可能是奇迹。这肺咳坏了一个了,另一个,撑不住三年。”

    徐子凝脸色一白,身侧的拳头捏的紧紧的。

    云舞淡然一笑,转身而去。

    走到门口,腹中一阵疼痛难忍,大秋天的,疼的她额头都渗了汗水。

    赶巧,有个宫女路过,看到她在甘泉宫门口扶着墙捂着肚子,忙上前:“六王妃,你怎么了?”

    “肚子疼。”

    “是要出恭吗?”

    “没,不是要拉,是肚子疼,嘶,肚子怎么会这么疼。”

    “六王妃,我送你去太医院吧,你这样不大好。”

    这宫里,看个大夫是方便的很。

    云舞疼的难受,于是点了点头。

    “好。”

    一路往太医院去,云舞疼的额头上落下大颗大颗的汗珠。

    特么的吃坏了什么啊?

    难道是那奶茶?

    不至于啊。

    还是那茶?

    可是,这种疼又不像是吃坏了肚子。

    她并不认为,徐子凝会愚蠢到在宫里对她下毒。

    因为她跟着徐子凝的仪仗队到甘泉宫,一路上可是很多宫女太监都看到了的。

    她要是在甘泉宫出了事,徐子凝难辞其咎,甚至可能被打入冷宫。

    徐子凝虽然对她起了杀意,但是绝对不会蠢到这么急不可耐。

    终于到了太医院,云舞疼的咬牙切齿。

    太医给吓坏了。

    “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六王妃吗?”

    小宫女忙道:“是啊,六王妃说肚子疼,奴婢就带她过来了,张太医,你快给六王妃看看是怎么回事,我去找六王爷过来。”

    被叫做张太医的一刻也不敢耽搁,小心的把云舞放到椅子上,拿了丝帕搭上云舞的手腕:“六王妃,你要实在疼别忍着,喊出来,微臣给你把把脉。”

    云舞是想喊出来,可是嗓子却像是在火烧一样,疼的都嘶哑了。

    她只能虚弱的不停喊着慕容笙的名字。

    意识有些微微的涣散,疼的锥心。

    最后一点点意识里,是看到慕容笙快步跑进来,后面跟着慕容墨,两个男人眼中,都是惊慌失措。

    “怎么回事。”

    “呜呜,慕容笙,我疼,肚子疼。”

    看到慕容笙,云舞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张太医忙站起身:“微臣给皇上,给六王爷请安。”

    “张太医,怎么回事?”

    看着云舞痛的满头大汗,慕容墨心口一阵阵抽疼。

    他终究,是忘不了她,是深爱着她。

    就算,她的眼里只有慕容笙。

    张太医一脸严峻:“六王妃好像中毒了。”

    “中毒!”小宫女一惊一乍叫了起来,“怎么会中毒呢,奴婢刚刚看到,六王妃是从甘泉宫出来的啊。”

    慕容墨眼神猛然一凌:“子凝。”

    慕容笙此刻,却只听得到看得到云舞。

    “小舞,小舞。”

    “呜呜,肚子疼。”

    “别怕,我在。”

    一双宽厚的大掌,轻轻的揉上了云舞的小腹,也是神奇了,竟然没那么疼了。

    云舞的甚至也清晰了一份,感觉到小腹上阵阵暖意,她心里满满都是安全感。

    老公不是人,也是有好处的,比如这种时候,还能帮她治治。

    慕容墨,却只能站在一边。

    宫女的话,让他心怀愤怒,看着云舞在慕容笙的安抚下渐渐平静下来,但是那张惨白的脸依旧让他疼惜:“去把皇后找来。”

    “是,皇上。”

    小宫女领命下去。

    慕容墨皱着眉看向张太医:“查不查的出中的是什么毒?”

    “这个,得找到毒源,才能知道。”

    “来人,搜皇后宫,把六王妃吃过的用过的东西,都给朕拿来。”

    “是。”

    有侍卫领命去办事。

    云舞在慕容笙的安抚下,已经平静了许多。

    肚子还是疼,可好像是吃了什么不好吃的东西,渐渐也就被消化了,没那么难受了。

    慕容笙的一只手,依旧轻轻揉着她的肚子,暖意一阵阵,从她的掌心渗入小腹,她疲累至极,轻轻闭上了眼睛。

    好像只是打了个瞌睡的功夫,就听见了一阵哭声,把云舞给吵醒了。

    醒来,人在一个陌生地方房间,慕容笙坐在床边,太后和慕容墨站着,地上,跪着泣不成声的徐子凝。

    “母后,皇上,真的不是臣妾,你们要相信臣妾,真的不是臣妾。”

    “还说不是你。”

    太后冷着脸:“侍卫去的急事,你还没把老六家的用过的茶具毁尸灭迹,老六家的用过的茶杯上,其中一个里面加了鹤顶红,你要怎么解释?”

    “母后,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皇上,皇上你知道的,安阳和云舞关系甚好,我怎么会对云舞下手,就算,就算退一千万步来说,我真和云舞结了私怨,想要了结了她,我也不会在自己宫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啊,皇上,请你明察啊,皇上。”

    云舞被吵的不胜其烦,轻轻拉了拉慕容笙的袖子。

    慕容笙才发现她醒来了,却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好吧,那就不说吧。

    这出戏,都不知道演的是什么,她理了一理,总觉得哪哪也说不过去。

    徐子凝对她下毒说不过去,一出来就遇到个完全面生的小宫女还能叫出她六王妃说不过去,小宫女见她那个样子没进去甘泉宫叫皇后帮忙而是直接把她送太医院也说不过去,小宫女出去没多久就叫来了慕容笙显然是知道慕容笙在哪里这也说不过去。

    哪哪哪哪,看起来,徐子凝都像是被陷害了。

    鹤顶红,真他妈狠毒啊,徐子凝不可能做的,颜姝娣?

    可是真是颜姝娣,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云舞看向慕容笙,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出戏,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快捷键 ←)上一章:第278章 用人要走心 返回《鬼瞳狂妃:妖孽王爷休想逃》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