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百兽争鸣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二一三章 结局

正文 第二一三章 结局

文/春溪笛晓
百兽争鸣 | 本章字数:7201 | | 百兽争鸣txt下载 | 百兽争鸣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阿道夫很快发现自己完全是引狼入室。

    樊冬抵达天都之后,这摸摸那看看,很快把不少灵兽异兽哄走了。阿道夫严重怀疑,要是让樊冬在这边留上几天,天都会被他直接搬空!

    樊冬无辜地跟在阿道夫一行人身后,表示自己纯参观啊纯参观。

    阿道夫当然不是让樊冬来参观的。

    樊冬有幸看到了普里莫曾经追寻许久的天都秘辛。

    隐藏在灵山异峰之下的,居然是枯萎已久的双生树!

    双生树,一树花开一树死。如今深渊里的双生树正在生长和开花,地面的双生树自然早已枯萎。而天都,正是建立在枯萎的双生树之上!

    即使早已死去,双生树依然拥有比其他地方更加丰裕的灵气,所以才有了天都的特殊之处。

    跟着阿道夫一行人走进天都城的秘境,强烈的熟悉感让樊冬和祝咏之书都为之恍惚。果然是同根之树,给他们的感觉那么地相似。为了孕育地面和深渊的生命,它们一次次地经历生死,两树同根却永不相见。

    真是无奈的宿命。

    樊冬看着秘境中漂浮着的光点,无声地说:“放心,你的同伴过得很好,它已经活过来了。”

    光点突然剧烈地波动起来,它们像是有生命似的朝樊冬聚拢。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灿烂的光点将樊冬团团围住,其他人几乎已经看不见樊冬。

    樊冬身处光点中央。

    他感应到双生树传递过来的话语。

    它真的过得好吗?

    它长多高了?

    有我那么高吗?

    好想见见它啊……

    樊冬顿了顿,在前方放出一面光屏。在光屏记录的画面中,双生树缓缓舒展枝叶,往更远的远方延伸。它的身姿那么挺拔,撑起了整个深渊;它的光芒是那么耀眼,驱散了所有黑暗。

    樊冬听到光点发出的哭声。

    已经那么高了啊。

    真好。

    “谢谢你,亲爱的朋友。”

    “帮我告诉它,”光点高兴地哭泣,“我爱它,就像它爱我一样。”

    樊冬来到这个时代后,最经常听见的就是哭声——来自土地、来自森林、来自草原、来自无数生灵的哭声。如果说他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那就是他能比别人感受到更多的痛苦和绝望。

    樊冬抬手轻轻触碰那散发着温柔光芒的光点:“我会告诉它的。”

    光点缓缓在虚空之中消散。

    秘境在一瞬之间变得光亮无比。

    那朦朦胧胧的光点不复存在。

    事实上它们本来早该消失了,只是有人凭着一丝执念将它们囚锁在这里。不等阿道夫招呼,樊冬已经走入秘境深处。

    在那里,存放着一批百兽卷轴。

    光点消散前已经将百兽卷轴的存在告诉樊冬。这些卷轴往往是用来锁住力量的阵法,各族卷轴中囚锁着的是无数强者的灵魂,他们本该早已消散,却被人强行留了下来。

    樊冬走上前,抬手拿起秘境中漂浮着的卷轴。

    看到樊冬轻松地触碰到百兽卷轴,阿道夫等人知道自己没有弄错。

    樊冬果然是大地之神选中的使徒。

    参与建立天都的预言家曾经说过:一切谜题,都会在使徒到来之日解开。

    现在,谜题即将解开了。

    樊冬独自站在秘境中央。

    浮空的卷轴在他周围绽放出莹白色的光芒,竟与祝咏之书极为相似。

    祝咏之书中的图腾正迅速拼凑完整。

    泰格、沃夫、莱恩、贝尔——还有许多其他知名或不知名的种族,都在祝咏之书上莹莹泛亮。樊冬感受到一种温暖的感觉围绕在自己身边,像是一双温柔的手掌。

    它仿佛在轻轻抚摸他,又仿佛在向他道别。

    樊冬浑身一震。他蓦然喊道:“黛娜阿姨!”

    爱德华怔立原地。

    一阵风从虚空中卷来,缓缓拂过爱德华的脸颊。没有语言、没有精神联系,爱德华和樊冬却都感受到那充满爱意和眷恋的存在。

    “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做到的。”有人亲吻着他们的发顶,如同当年一样抚平他们的不安,“我可爱的雷恩,我可爱的科林,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做到的……”

    秘境之中的光芒越发炙亮,像是在对他们说出最后的告别。

    樊冬站在原地,有些茫然。

    祝咏之书却惊喜地说:“是她!多么美丽的灵魂啊,她曾经唤醒了我!科林陛下,是她将我唤醒,让我来到您的身边!”

    樊冬明白过来。

    一切好运并不是从天而降的。它总有它降临的原因,比如一直追随在他身边的祝咏之书,其实是黛娜夫人将它唤醒、让它选择他为宿主。黛娜夫人早已死去,但因为强大的灵力而不曾消散,始终在他们身边注视着他们——不不不,或者应该说,为了让一切走向不同的轨迹,黛娜夫人选择了付出生命代价。

    她救了罗伦·爱德华,把身体让给了艾丽莎王后,然后用她的灵魂唤醒祝咏之书。她将所有能够交付的东西统统交付,只为了改变那个惨痛的未来。那个未来里,她死了,罗伦·爱德华死了,艾丽莎王后死了,国王陛下死了——文森死了,菲尔死了,最后连科林和爱德华也死了。

    对于黛娜夫人来说,献出生命、献出灵魂,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如果只牺牲她一个人,一切就可以改变的话,无论重来多少回她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祝咏之书已经彻底完整,她的使命已经结束。

    “再见,我的孩子。我爱你们,也爱罗伦、艾丽莎,还有彼得和霍伯格哥哥——”樊冬和爱德华周围的光芒渐渐趋于平静,“再见,我可爱的雷蒙;再见,我可爱的科林。”

    樊冬静静地站在原位:“再见,黛娜阿姨。”他顿了顿,走上前搂住爱德华,把脑袋埋到爱德华怀里。

    爱德华察觉樊冬正微微发颤,不由伸手搂紧樊冬。

    樊冬这个人,什么都看得清楚,什么都看得透,所以很多时候他只相信自己。他看起来做什么事情都从容自若,让人不由自身地心腹,可事实上,别人的一点点善意都会让他受宠若惊。

    更何况是黛娜夫人这种献祭式的付出。

    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樊冬不得不面对无数险恶。父子情淡,兄弟情薄,危机四伏。对于一个曾经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来说,这样的时代是残酷而危险的,要是他稍稍不在意就会横死异乡。

    可是,还是有很多很好的事情,很好的东西,很好的人啊……

    樊冬把脑袋埋得更深。

    有一心一意追随着自己的凯希、亚瑟、迪亚,有真心实意关心着自己的霍伯格公爵、雅各亲王,有不少有点可爱又有可恨的官员,有不少热情又淳朴的平民——还有像黛娜夫人这样,为自己在意的人而不惜牺牲一切——

    爱德华抬起手,轻轻揉着樊冬的头发。

    黛娜夫人的出现和消失都很突然,他还来不及高兴,又必须面对永远的诀别。但是,他并没有多痛苦,也许是因为早已做好了永远无法再见的准备,能这样见上一面,爱德华已经非常满足。

    这是大陆上极具意义的一天。

    国王陛下正在马斯特的草场里歇脚,突然感到一阵暖意袭上心头。那熟悉到令他想要流泪的感觉瞬间填满了他的心脏。

    国王陛下站了起来,猛地往四周张望。

    见马斯特疑惑地看着他,国王陛下说:“你发现了吗?刚才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马斯特摇摇头。

    国王陛下说:“我感觉到了,马斯特,我感觉到了。是黛娜在向我道别,我绝对不会认错,黛娜她刚才回来了……”

    马斯特没有说话。

    当年的绯闻其实他也没弄清楚过,不过他觉得,也许国王陛下、罗伦·爱德华以及艾丽莎王后,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而黛娜夫人却爱着所有人,她温柔而善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好好地生活——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收获最多爱意的人。

    与此同时,艾丽莎王后也察觉了黛娜的归来。

    她掩面哭泣:“黛娜,我后悔了,你回来吧,黛娜,我已经后悔了。”和煦的微风,仿佛给了她一个温柔而温暖的拥抱。

    黛娜,黛娜,黛娜。

    艾丽莎王后想喊住黛娜夫人,却又清楚那么做只是徒劳。国王陛下说过,即使她后悔了,一切也已经无法改变——比如她让黛娜代替自己嫁给罗伦,比如她让黛娜让出自己的身体。她会活下去,拥有黛娜永远无法再拥有的生命,在痛苦与愧疚之中度过漫长的岁月。她可以远远地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但是永远无法再亲近他,因为她占据了爱德华母亲的身体——

    她会一直这样活下去。

    孤独和悔恨会永远伴随在她左右。

    这是大地之神对她的惩罚,惩罚她的贪婪与自私。

    艾丽莎王后无声地哭泣着。

    对不起,黛娜。黛娜,黛娜,黛娜……

    深渊之中,罗伦·爱德华静静望着双生树。

    双生树的光芒那么美丽,仿佛能照亮所有的一切。

    罗伦·爱德华坐在一棵茁壮成长的大树下。

    风轻轻拂过他的脸庞。

    罗伦·爱德华目光平静。

    他说:“黛娜,你终于来见我了。”

    回应他的只有虚空。

    罗伦·爱德华并没有沮丧。

    他说道:“我一直以为你不爱我。但是后来我知道了,你是爱我的,你对我的爱,和对彼得,对霍伯格,对艾丽莎她们的爱都不一样。我们是情不自禁地被彼此吸引,在结婚后很快就生下了爱德华……黛娜,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个时候,我觉得你整个人都在发光,根本没看见旁边的艾丽莎。就是因为那一次,艾丽莎很不喜欢我……”

    罗伦·爱德华伸出手,与周围的风轻轻相握。

    他说:“但是,我不在乎。黛娜,自从遇到你,我再也不在乎别人了。别人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说完他又非常自责,“因为这个原因,我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儿子,我无法面对他。我一次次地抛下他,完全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你看到的时候,是不是很生气?”

    罗伦·爱德华感觉有人亲吻他的眉宇。

    罗伦·爱德华伸手想拥抱住什么,怀抱却和过去无数次一样落空了。

    罗伦·爱德华语带哽咽:“再见,黛娜。”

    世间总是有许多漫长又短暂的离别。

    樊冬和爱德华离开天都时,天都的秘境正在一点点坍塌。

    曾经让无数人神往的神圣之地,已经快要失去它的光环。就像贝尔帝国一样,曾经让贝尔族人誓死守卫的家园,突然被他们弃若敝屣。

    海鸟们四散开去。

    鹏鸟载着樊冬一行人,飞往莱恩帝国。

    莱恩帝国依然安宁和富足。

    为了不吓坏其他人,鹏鸟收起了羽翼,藏身于祝咏之书中。

    樊冬没有回王都,他带着阿道夫等人进入深渊。

    深渊自双生树苏醒以来,再一次迎来了一批新的客人。

    和“光点”交流时,樊冬已经知道了双生树的秘密。

    所谓的一树花开一树死,其实并不代表着真正的死亡。准确来说,应该是地面的树之一会往深渊生长,从深渊吸取能量滋养地面“活着”的树。同样,当深渊的双生树感知到深渊面临危机时,也会让其中一半往地面延伸,吸收地面的能量送入深渊。

    但是在过去千万年里,双生树根本无法在深渊生长。也就是说,只有地面的双生树能够吸取深渊的能量,深渊却永远只会被掠夺!

    事实上地面拥有两颗太阳,完全有能力让深渊活过来!双生树只不过是地上世界对当年的“开荒者”说出的谎言而已。

    樊冬走到双生树前。

    他伸出手按压着树身,将在天都秘境里感知的话告知他。

    双生树静静地伫立在天穹之下,仿佛在撑起整个深渊。

    它垂下莹亮的枝条,用叶子将樊冬包裹起来,像在拥抱它的孩子。

    一株极细的嫩苗,在双生树身侧长了出来。

    鹏鸟在蚀蛇的引领下翱翔,引得深渊生物们纷纷抬头观望。

    火苗般的光芒洒落在深渊的峰峦间。

    黑色的土地微微泛出了几份红褐,仿佛蕴含着无数的能量。土壤变得蓬松,越来越多的幼苗钻出地面。在它们的周围,潺潺溪水围着它们欢腾跳跃,最后欢呼着汇入江河,流向湖海!

    深渊之中再也不仅仅是双生树的光亮。

    土地像是被人点燃了似的,折射出漂亮的光芒。

    双生树中,缓缓浮现一个陌生的身影。

    他看了眼充满生机的深渊,对樊冬说:“谢谢你,孩子。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是,我感激你为深渊所做的一切。”

    沈无言猛地走上前,死死地盯着双生树上出现的身影。

    就算这个人化成灰,他也认识!

    这是他的父亲——也是他的仇人!

    沈无言喉结滚动了几下,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骂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深渊之主在虚空中凝望着沈无言。

    他说:“对不起,孩子,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双生树上慢慢回放着深渊之主的回忆。

    他们在这个地方已经游荡了上万年,他们将深渊的每一寸土地都翻了过来,还是没找到什么出路。

    最后,他们想办法将一些人送到了地面上,让他们学习知识、学习技能,找出改变深渊的方法。

    可是,这批人很快发生分裂:一部分人因为终于脱离深渊,再也不愿意和深渊扯上关系;一部分人依然牵挂着深渊,痛恨这些人的卑劣和自私。

    深渊之主是负责“清除”的人,凡是背叛深渊的,不管走到天涯海角他都会将他们杀死,以此警告其他利用夺舍方式回到地面的深渊生物不要背叛。

    他已经活太久了,心越来越硬,“清除”的手段也越来越残酷。

    直至遇到沈无言的母亲。

    他被那个美丽而善良的灵草师吸引了,和她生下了沈无言。他将自己的身份告诉沈无言的母亲,沈无言的母亲与他感情已深,决定和他一起培育双生树。

    当初他们进入深渊时,被委托的任务就是“让双生树生长在深渊,将深渊变成一片适合生存的乐土”。

    这个“任务”早已根植在他们心中,让他们熬过了苍茫岁月,始终坚守在深渊之中。他们痛恨过欺骗自己的人,但是他们不愿意就这样放弃——毕竟,这是曾经他们甘愿付出生命的事情啊!

    可惜的是,双生树还没培育出来,他的身份就被发现了。沈无言的母亲不愿意和他走,他当时带着点赌气的意味,头也不回地离开那个地方。

    当他再次回去的时候,才知道沈无言的母亲已经被族人杀死了,而在死去前夕,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

    他怒红了眼,屠杀了整个部落。

    可是他的儿子,却把他当仇人来看。

    他并不在意,沈无言是他的儿子,但他没有看着他出生、没有看着他长大,对他毫无感情。他放任沈无言离开他,带着沈无言的母亲为他培育的双生树幼苗回到深渊。

    沈无言的母亲说过,双生树的生长,需要靠强者的灵魄去滋养。他杀死了不少强者,用他们的灵魄培育双生树。

    最后,他献上了自己的灵魄。

    可是不够,不够,远远不够。

    即使他献出自己的灵魄,依然无法让双生树真正苏醒。

    本来他都已经绝望了。

    没想到双生树竟真的苏醒过来。

    这个莱恩族少年,来到深渊还不到一年。

    深渊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他在少年身上看到了许多东西。在他身边,总能看到不少令人动容的东西,友谊、亲情、爱情——这些很难让人相信的东西,却始终在他的周围熠熠发光。

    看着沈无言痛苦的模样,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多么糟糕的父亲。

    只是,已经没有办法再弥补了。

    他存在的意义,就是延续千万年前带来的使命。如今他看见了完成使命的机会。

    为此,他愿意献出自己的灵魄。

    深渊之主闭上眼,强大的灵力缓缓散开,化为了双生树上的一片片叶子。

    双生树,开花了。

    在地面上,一株小小的幼苗迎风挺立,贪婪地吸收着地面的阳光。

    两个太阳悬在天上,毫不吝啬地播撒着金黄色的光芒。

    光明总会驱散黑暗。

    樊冬将深渊通道开得更大。

    他亲自邀请一大批灵兽和野兽们进入深渊,白鸟和飞禽们自然也跟在樊冬身后迁徙。

    不久之后,樊冬在主页上发布了一条消息。

    “今年的百兽节将在深渊举行,希望大家都能到场。”

    在消息后面,樊冬亮出了许多完整的图腾。噢,泰格、沃夫、莱恩、贝尔、玛奇——

    深渊非常适合图腾中囚锁着的强者们,所以他们都在深渊之中现身了,站在巨大的图腾之下朝着他的族人们微笑致意。

    到深渊去不仅可以看到图腾,还有机会让传说中的强者前辈亲自指导!你还等什么?赶紧拿起你们的武器,赶紧到深渊来吧!

    极具煽动性的宣传词迅速在各大主页上蔓延。

    很快地,凯希收到了各国的确认回函。

    等各国来使都到齐之后,凯希亲自领着人走入深渊通道。

    沿着花团锦簇的道路前行一段时间,凯希看见了并肩站立的樊冬和爱德华。

    在他们背后有光、有流水、有青草绿树——

    百花争妍,百兽争鸣。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一二章 鹏鸟 返回《百兽争鸣》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