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妻子的面具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大结局(合并加更 为uuuuu115南瓜马车加更)

正文 大结局(合并加更 为uuuuu115南瓜马车加更)

文/莫颜希
妻子的面具 | 本章字数:12850 | | 妻子的面具txt下载 | 妻子的面具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陈希柔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不可能,她明明就是夏七月!昨天她还亲口向自己承认了!对,这一定是她故意装出来的,好让她误以为她就是李安然!她在心里想着。

    看了下她朝自己伸过来的手,她的心里顿生一计。她把手伸过去。假装想要去拉她的手,可是在两人的手触碰到的那一瞬,她猛地一使劲,想要把她摔倒。

    李安然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她只是趔趄了一下,然后便重新站稳了。

    “你这是想干什么?我好心拉你,你却想要把我摔倒?是想证明你刚才说的我怀孕了吗?”她一眼就看穿了她的诡计。

    “你本来就怀孕了,这是不争的事实!”陈希柔很肯定地说道。

    “虽然你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我也不介意向你证明一下。”李安然说着,举起手臂,大力地往腹部拍了两下。

    她用的力道很大,如果真的怀孕了的话,这样拍打一定会出问题的!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看着她仍像个没事人一般站着,陈希柔不停地摇着头。

    “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李安然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十厘米的高跟鞋鞋跟在对面女人的眼里异常显眼。

    “不会的!你不可能是李安然!李安然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陈希柔不停地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看来我没死真是让你失望了!”李安然的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却让她对面的女人看得毛骨悚然。

    “你真的是李安然!”这下,陈希柔彻底相信了。

    “终于认出我了!也没白费我们认识了几年!”李安然的脸色瞬间变暗,“叙旧完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算一算我们之间的账了呢?!”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陈希柔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你千方百计地设计。制造我跟顾琛之间的误会,让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恶化,最后还导演了一出出轨的闹剧,让我以为你们两人同时背叛了我,直接导致了我选择轻生,你说说看,你做了这么多坏事,让我要怎么惩罚你才好?”李安然步步逼进。

    陈希柔被她逼到了主席台的墙角,她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以前那个温柔娴静,说话从来都轻声细语的那个女人。

    “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的?”原本她以为她的计划天衣无缝,却没想到事情在两年后会败露。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安然的眼里全是对她的恨意。因为她的一己贪欲,害得多少人受罪!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并不觉得我做的有什么错!”陈希柔一直信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做这些都是为了想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她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陈希柔,到现在了你还执迷不悟,你真是让人觉得可悲!”李安然不想再继续跟这样的女人多费唇舌,她转身,朝着主席台下走去。

    “既然我不好过。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们逍遥!”陈希柔说着,从衣服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就想往李安然的身上刺去。

    “安然,小心!”站在主席台下的顾琛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大跨一步便跳上主席台,将身体挡在了她的前面。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定格,水果刀从他的背部刺进他的身体。

    “快把那个女人抓起来!”顾胜杨见自己的儿子中刀了,赶紧向一旁站着的安保命令道。

    安保们立刻上前,将陈希柔的双臂死死地擎住。

    “我没有错!你们全部都得死!得死!”陈希柔像是疯了一般,嘴里一直念叨着这句话。

    “顾琛!”李安然眼看着他的腿软了下来,然后朝着地上倒去,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了他倾斜的身体。

    “我没事!”顾琛笑了一下,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对不起,以前都是我错怪你了。”

    听到刚才她们两人的对话,他才知道以前的自己做得是有多过分,他自诩聪明,却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对她做出那么多过分的事情来,甚至还差点害死了她。想到这里,他的心里是对她深深的歉意和对自己的自责。

    “你怎么这么傻。”李安然紧紧地抱着他,眼泪扑簌直下。

    “这是我欠你的。”顾琛虽然身上痛得他几乎快要忍受不了了,但他的脸上却笑着,他终于为她做了一件事情了!

    “不,你不欠我。”李安然使劲地摇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早就看开了。

    “谢谢你能平安回来。”顾琛说着,因为伤口太过疼痛,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顾琛,你忍住,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李安然伸手想摸一下他苍白的脸,却发现此时她的手上沾满了他的鲜血。

    “安然,对不起!”顾琛眷恋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顾琛,你醒醒啊!顾琛!”见他失去了意识,李安然内心是从未有过的慌乱,“顾琛,你别吓我啊!”

    原本她以为她对顾琛的感情早就淡了,最初的那份对他的执着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归于平淡,可是现在她才知道,那只不过是她在自欺欺人,她对他的爱,从未减淡过半分!

    “救护车呢?怎么还没到!”杨帆见儿子这样,顿时吓得惊慌失措。

    场面一时混乱成一团。

    ********

    时间倒退回昨天----

    夏七月以为自己撞到了行人,于是赶紧下车查看。

    “小姐,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好吗?”她边说边想要去把地上的人扶起来。

    听到她的声音,坐在地上的女人抬起头来。

    “怎么会是你!”当夏七月看到那张脸时,因为震惊,她一时愣在了那里。

    坐在地上的女人看到她,显然也露出吃惊的表情,但很快她便回过神,然后从地上爬起来,便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等等!”见她要走,夏七月赶紧追了上去。

    “我没有受伤,只是吓到了而已,不用去医院的,你不用担心。”那个人说着,继续低头往前面走。

    “安然姐,真的是你!”夏七月拉住了她的胳膊。

    “这位小姐,真不好意思,看来你是认错人了。”前面的女人说着,想要把她的手松开。

    “你说谎!”夏七月很肯定地说道,“你明明就是我的安然姐,为什么要装出不认识我的样子来呢?”

    “这位小姐,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知道你嘴里说的安然姐是谁。抱歉我还有点急事要去处理。”那个人说话的时候始终低着头。

    “你骗我!如果你真的不认识我的话,为什么我有一张跟你一模一样的脸,你却一点都不惊讶?”夏七月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没有死,而且也没有失忆,却不跟她相认。

    “七月,既然现在我们大家都过得很好,就按现在这样继续过下去吧,忘了今天见到过我的事。”见已经瞒不下去,李安然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说完这句,她便大力地甩开她的手,然后朝着前方快步走去。

    “我过得一点都不好!”站在雨里,夏七月大声地说道。雨很大很急,混合着她的泪水,汩汩地往下淌着。

    听到她说的话,李安然停下来,回过头去看她。她怎么会过得不好呢?这一年以来,她不是都以她的身份过着的吗?

    “你怎么会……”她不解地问道。

    “谁跟你说我过得很好了?知不知道这两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夏七月站在原地,委屈和喜悦交织在一起。

    两人一起坐进了车里避雨。

    外面的雨依旧下得很大,雨刷不停地左右摇晃着身体,可即使如此,视线还是一片模糊。

    车里一时安静得出奇,大家都静静地坐着,很默契地选择了沉默。

    “姐,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最终还是夏七月先沉不住气,她转身,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还好好地活着,而且也没有失忆,却选择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活着,断绝了与以往的所有联系。/

    “我现在这样挺好的。”李安然有些避重就轻地说道。

    “你是很好地活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活得很辛苦呢?亲眼看到你跳海的那一刹那,你有没有想过会在我的心底留下多大的阴影?我是抱着怎样一种复杂的心情整容成你的模样,发誓要回来给你报仇的?”这些委屈她从来都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因为她知道从姐姐惨死的那一刻起,她就必须学会坚强,学会独自承担。

    “七月,对不起,都是姐姐不好,我以为……”李安然愧疚地看着她那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

    “你以为什么?”她流着泪问道。

    李安然转回头,看向前方,思绪飘回两年以前。

    “那天我看到顾琛和陈希柔一起在床上的情形,我是真的完全崩溃了,我最信任的两个人竟然同时背叛了我,所以我选择自杀。我自杀的另一个原因,是我觉得我占据了爸爸的爱太久了,你也有权利享受到父爱。如果我死了的话,迫于没有继承人,他一定会千方百计把你带回李家的。当时我就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我选择了跳海,但是我没有想到当时你亲眼目睹了那一幕。”

    “你怎么会这么傻,你以为没有你了,我就可以取代你在爸爸心目中的位置吗?”听到姐姐的解释,夏七月的眼泪流得更疯狂了。

    “七月,知道吗?每次看到你在我面前笑得那么灿烂,说你有一个很好的姐姐的时候,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高尚,虽然我给你提供了我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我却不敢向其他人提起你的存在,觉得如果别人知道我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会用异样的眼神来看我。”李安然向她坦白那么多年来自己心里的一个心结。她可以尽她所能地给她提供物质条件,却从来不带她到人多的场合里去,因为她怕别人会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

    “不,在我心里,你就是我最好的姐姐,如果没有你的话,说不定我早就死掉了。”夏七月使劲地摇了摇头。

    “这些话一直压在我心里很久,现在跟你说出来,我的心里好受多了。”李安然看着她笑了一下。

    “后来呢?你跳海后被人救了?”夏七月很想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嗯,”李安然点了下头,“那天我很幸运地被人救了起来,但因为头部撞到了礁石,所以失忆了一年多的时间,等到我恢复记忆的时候,我才知道有个‘我’回到了李家,我找人调查,发现那个人是你。其实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差别了,我本来就是希望你能回去的,只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去,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希望你能得到家的温暖,能够光明正大地叫‘爸爸’。”

    “姐,不要再说了!”夏七月打断了她的话,她没有想过事情的经过竟然是这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以我的身份回来是想为我报仇,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李安然原本以为她整容成她的样子,是想更顺利地回到李家,却没有想过竟然是为了她。

    “既然现在你已经回来了,我会把你的位置还给你的。”夏七月说道。

    李安然摇了摇头,“我不想再回去了,那里已经没有我眷顾的东西了。”

    “你是说顾琛吗?姐,我们都误会他了!”夏七月说着,把刚才接到的电话内容全都跟她说了一遍。

    “你是说,顾琛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一切都是陈希柔的阴谋?”听完她说的话,李安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点了点头,“而且现在陈希柔也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明天她就会当众宣布我是夏七月的事实了。”

    “既然这样,看来我不得不回去跟她算这笔账了!”想着原来所有痛苦的根源竟然是陈希柔,李安然握紧了拳头。

    ********

    洛辰在亲耳听到了夏七月说的那些伤他的话后,他开着车在马路上飞驰了很久,却怎么都不愿意回家,那个家里到处都充满了她的气息。他很难把今天这个狠决的女人跟昨天那个一脸幸福,单纯笑着的女人联想到一起。夏七月,到底哪一面才是你真正的样子!

    想到这里,他关掉了手机,将车朝城外的墓园开去。

    买了一束洁白的菊花,他来到母亲的墓碑。母亲的年龄永远定格在了三十六岁,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

    他跪下来,把花放到她的遗照前。

    “妈,对不起,最近都没有时间来看你。”他说着,静静地凝视着母亲年轻的容貌。她真的很美,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明亮了一般。

    他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听母亲讲完睡前故事后他问,为什么她姓王,父亲姓顾,而他却姓洛,母亲回答说因为他是上天赐给她的孩子,所以用了她最喜欢的一个“洛”姓。

    他知道那只是母亲为他编织的一个善意的谎言,虽然到现在他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他能肯定的是,母亲被顾胜杨伤得很深,否则,他也不会经常看到她偷偷地抹眼泪了。

    那么美丽的一个女子,生命却永远地定格在了三十六岁,她还那么年轻。如果没有遇到顾胜杨的话,她应该会很幸福的吧?

    “妈,我现在又一无所有了。”看着照片上笑得温柔的女子,洛辰的心就像是曾经亲眼见到母亲走时那般心痛,痛得他几乎快要无法呼吸了。

    一阵风吹过,像是王欣在给儿子安慰一般。

    不知道在那里跪了多久,天空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接着,雨越下越大,几乎快要淹没人的视线。

    “小伙子,下这么大的雨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人死不能复生,看开点!”一个看守墓园的工作人员经过附近,看到他还在雨里淋着,于是走过来劝道。

    可洛辰就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一般,就那么木然地盯着雨里母亲的笑脸。

    “快找个躲雨的地方吧,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去世的亲人要是看到了,他的心里也会不好受的。”那个工作人员继续劝着他。

    劝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把他劝到了墓园附近的一个小旅店。

    因为淋了很久的雨,再加上他的精神几近崩溃,当晚洛辰便发起了高烧。

    恍惚间,他看到夏七月的笑脸:“洛辰,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他正想伸手去触碰她,却发现她越走越远。

    “夏七月,别走!”他的声音里全是彷徨。

    “洛辰,你只是我的一颗棋子!你以为我是真心想要跟你在一起的吗?你这个人这么无趣,一点都不会哄女人开心,除了帅一点外还有什么优点?”接着,夏七月回过头来,换了一副他很陌生的表情对他说道。

    你只是我的一颗棋子!你只是我的一颗棋子!你只是我的一颗棋子!整个晚上,他的大脑里都在不停地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我不是!”洛辰大叫了一声,然后坐起身来。

    窗外已经透亮,阳光通过不大的小窗将温度毫不吝啬地送进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现在几点了?他翻出手机,却发现因为昨天被淋了雨的缘故,手机已经无法开机了。他翻身下床,有些吃力地走到前台。

    “帅哥,你醒了!”前台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见到他,眼睛瞬间放出电来,说出这句话后,她才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对劲,于是又关心地问道,“天啦,你这是怎么了?发烧了?”

    “现在几点了?”洛辰捂着像是要被炸开的头,虚弱地问道。

    “早上十点一刻,我看你好像病得不轻,要不要我帮你熬点小米粥呢?”前台十分殷勤地看着他。即使病得很憔悴,他看起来还是帅得一塌糊涂!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帅的人呢?她还在犯着花痴。

    都十点一刻了?他到底睡了多久!听到她的话,洛辰来不及再说什么,便飞快地跑出了旅店。

    “帅哥,你要去哪里啊?你的押金还没有退呢!”身后,前台扯着嗓子喊他。

    可他就像是没听到一般,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

    今天顾李两大集团举行的桃花源度假村主体大楼完工仪式在上午十点半举行,他已经来不及了!想到陈希柔已经知道了夏七月所有的事情,她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的,他必须在她伤害她之前去到她身边!

    这样想着,他一脚把油门踩到最大。洛辰,你还真是犯贱,那个女人明明亲口承认是在利用你了,你却还一心想着她。他很恨自己此时的不果断,但是他却没办法说服自己把她放下。即使她伤害了他,他也绝对不允许别的人动她一下!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活动的现场,他顾不得身体的不适一口气跑进去,却发现现场只剩下少有的几个工作人员在清理了。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他抓住一个人问道。他开得很快,应该没花一个小时就到了,照理来说,活动应该还没有结束才对。

    “顾总裁被刺伤送去抢救了,其他的人也都跟了过去。”工作人员解释道。

    顾琛被刺伤了?那夏七月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扯着那个人的衣领,“李安然呢?她有没有事?”

    “今天有个女人到现场来捣乱,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因为顾总裁为李小姐挡了一刀,所以李小姐并没有事。”那个工作人员被这样的他吓了一跳,颤抖着回道。

    她没事就好。听说她没事,洛辰这才放心了下来,他忽然眼前一暗,便朝着地上倒去。

    “先生,您没事吧!”工作人员见他这样,赶紧将他扶住。

    等到他再次醒来,已经是黄昏了。糟糕,夏七月!他掀开被子,就往医院赶去。顾琛为她挡下了那一刀,她现在一定在那边!

    在住院部的时候,他先向护士问清楚了情况,才得知顾琛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那一刻,他的心也放了下来,再问了病房号后,他便来到了那里。

    来到门口,他正想敲门进去,却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此时里面的情况。

    顾琛躺在床上,夏七月侧对着他坐着,此时正一脸忧伤地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她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顾琛,不时地用另一只手抹一下眼睛。

    她在为他伤心难过吗?看到她把顾琛的手抬起来,然后亲吻了一下,他几乎要抓狂了!夏七月,难道真正让你心动的男人是他吗!

    洛辰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他把放在门把上的手缩了回来,没想到到最后,她的选择竟然是他!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地走出了医院。或许,他真的应该离开这座城市,去别的地方走一走了吧!

    李安然正抹着眼泪,她放在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她打开房门,走到天台上,这才接起了电话。

    “七月,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现在在外面,顾琛……我是说姐夫,他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夏七月想了想,还是把称呼换了回来,大致的情况她已经看了新闻了,所以知道他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嗯,还好没有伤到要害,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李安然回道。

    “对不起,姐,我不应该自以为聪明地以你的名义回到这里,把所有的事情弄得一团糟,还害得姐夫受了这么重的伤。”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夏七月就很自责。

    “七月,我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或许我跟顾琛就会永远误会彼此下去了。”李安然很感谢她为自己做的这一切。即使当初她没有冒充她的身份回到李家去,她也不会再回去了,因为那里对她来说是一个伤心的地方。

    听到姐姐说这些,夏七月抬起头来,想要抑制住不停往下掉的眼泪。有姐姐的原谅,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七月,我想过了,等我做完了鉴定,我会把我现在的这个位置还给你的。”李安然迟疑了片刻,这才说出了这些话。

    “为什么啊?那个位置本来就是你的,我已经占据了太长的时间了。”夏七月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看得出来,顾琛现在喜欢的人是你。”想到刚才活动现场顾琛看自己时那宠溺的表情,还是他极力护她的样子,她的心里既高兴又难过。在她消失之前,她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看来这一年的时间,他对七月产生了感情。

    “姐,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姐夫是因为他认为我是你,所以才对我好的,而且他曾经对我说过,在你们结婚后,他有段时间是真的想跟你好好过的,只不过后面因为陈希柔从中作梗,才使你们的关系越发恶劣,他心里的那个人其实一直是你。”夏七月解释道。

    “可是让他重新心动的人是你。”李安然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那你问一下自己,你现在还爱他吗?”夏七月问道。

    “我……”她正想否认。

    “你不用告诉我,只要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夏七月打断了她的话。

    是,她真的还爱着他,这样的爱与两年前相比丝毫都没有减弱!李安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不用担心我,其实我有一个深爱的男人,他叫洛辰,昨天我没有跟你细讲过他,我现在肚子里怀的孩子就是他的。”夏七月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她的小腹。

    “那他呢?他爱你吗?”李安然很关心妹妹的终身大事。

    “姐,好像我把他丢掉了。”夏七月的眼泪开始止不住地掉了下来。她真后悔昨天跟他说的那些话,本来她是故意与他撇清关系,好保护他的,她也没有想到后来会在那么关键的时候跟姐姐重逢,后来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姐姐后,她就开始给洛辰打电话,可是他的电话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后来她又跑到他的公寓门口等他,可是她一直在这里等了一夜,却仍然没有把他等回来。

    “你别着急,怎么回事呢?”听到她哭,李安然又开始着急了起来。

    “我不停地给他打电话,不停地给他发消息,可他就是不回我,一定是我把他的心伤得太深了,所以他打算再也不理我了。”夏七月想着以后可能都见不到他了,她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着。

    “你先别着急,我会帮你找他的。”李安然隔着电话安慰着她。

    “嗯。”夏七月不想让姐姐太担心自己,于是擦干眼泪,勉强止住了哭泣。

    可是她的等待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地消耗怠尽。

    夏七月一直在他的公寓门口等了一周,却仍然没有等到他,李安然去顾氏打听,才知道他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不见了。

    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夏七月觉得她的天都要塌了。姐姐现在已经回归了原位,她不想再继续打扰她的生活,于是在一个清晨,她只给姐姐留下一封信,然后带上不多的行李,便踏上了远程。

    洛辰是在一个月后才回到a市的。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忘掉那个女人,却发现那只是徒劳,于是他认命了,既然无法忘掉,那就永远记住!他选择回到这里,想要远远地看着她。

    李安然正准备去集团上班,刚想要迈进大厅,却发现似乎有个人在注视着她,于是回过头去。

    洛辰发现她回过头了,于是想要走开。

    “请等一下!”她追上去,叫住了他。

    洛辰本来想走的,可是他的身体却一点都不听使唤。

    “请问你是洛辰吗?”因为调查过他,所以她对他有印象。

    听到这话,洛辰回过头去,她的语气怎么像是不太认识他一般?即使她想要忘掉他,也不至于对他这么残忍吧!

    “看来我说的没错。”看他一脸惊讶的样子,李安然肯定了她的猜测,“介意跟我喝一杯吗?”

    两人一起来到了附近的咖啡厅里。

    “我是夏七月的姐姐李安然。”喝了一口咖啡,她便一语说出重点。

    “你说什么?!”仿佛是没有听清一般,洛辰吃惊地问道。

    “我没死,七月找到我了。”李安然继续说着。

    “夏七月,你开什么玩笑!即使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也不用说这么荒唐的话来吧!我已经放弃你了!”洛辰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虽然听起来很匪夷所思,但事实确实如此,我是真正的李安然!”她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自己是夏七月的人是你,现在又说自己是李安然的人又是你,夏七月,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就那么好骗吗!”洛辰把这一切归结于她想重新跟顾琛一起生活,所以才编造出这样的谎言来。

    “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是李安然,这是前段时间我跟我父亲,也就是李擎华做的亲子鉴定。”李安然说着,将一份dna鉴定报告递到他面前。这份报告她一直带在身上,为的就是有一天如果遇到他,可以向他解释。

    “不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洛辰看着那份报告结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真心爱我们七月的吗?”知道他已经相信了,李安然又问道。

    “爱又怎么样?不爱又怎么样?我只不过是她复仇的工具而已!”想到那天她对自己说的话,顾琛就觉得很心痛。

    “以你对七月的了解,你觉得她是你说的那样的人吗?”她继续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洛辰觉得她话里有话。

    “因为当时陈希柔已经知道了她所有的事情,而那时我跟她还没有碰面,所以她才故意说出那样一番话来,只是想要保护你,这下你应该明白了吧!”李安然解释着。

    那个女人……他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联想起前因后果,洛辰终于把所有的问题都想通了。

    “安然一直在你的家门口守了整整一个星期,却仍然没有等到你,你知道她的心里有多失落和自责吗?”想到妹妹默默地蹲在他的房门口时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地心疼。

    “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洛辰站起身,想要马上去找她。

    “太晚了,她已经一个人静静地离开了这里,连我都没有告诉。”李安然说着,把妹妹留给她的一封信递了过去,“这里面是她给你写的几句话,你可以看一下。”

    说完这些,她起身,先离开了那里。

    洛辰颤抖着手把信打开,里面是夏七月熟悉的字体。

    【洛辰,如果你有幸能看到这封信的话,那就太好了,首先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那天我说了那么多伤害你的话,你不理我我能理解。感谢你曾经给我带来的那么多美好回忆,还着有你的这些回忆,我会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好好地活下去的!真心地希望你能幸福!】

    只是短短的几行字,他却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看完。夏七月,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可能会幸福!

    他收回眼泪,站起身,大步往门外走去,夏七月,无论你躲到世界的什么地方,我都会找到你!!

    ********

    四年后----

    “洛总裁,航班还有十分钟就可以降落了。”一旁的助理提醒道。

    “好。”洛辰应着,视线仍然看着手里的文件。

    四年前他从顾氏集团辞职后,独自创业,经过艰难的打拼,现在的他已经成功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ceo兼总裁。

    航班准时抵达机场,两人从航站楼走出来。

    “爸爸!爸爸!”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叫着,朝他扑了过来。

    洛辰本来要赶时间去参加一个会议,可是听到小女孩的声音,他却没来由地停了下来。他低头,看着只到自己膝盖以上一点的小不点,竟然在那一刻就喜欢上了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女孩。

    “你叫我什么?”他蹲下身,难得地展露了他的笑容。这四年来,他已经很少再笑了。

    “爸爸呀!我认得妈妈手机里你的照片,你就是我的爸爸!”小女孩眨巴着她大大的眼睛,很认真地对他说道。

    听到她这么说,洛辰的笑意更浓了,现在的小孩子难道连自己的爸爸都认不得吗?

    “你家里人呢?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妈妈在这里工作,喏,她就在那边!”小女孩胖胖的小手指着很远地方的一个小点。

    “洛总裁,时间不早了,我们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去参加会议了。”一旁的助理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对他说道。

    “爸爸你别走!”小女孩一听说他要走,赶紧伸出一双稚嫩的小手把他抱住。

    “我先带她过去找妈妈。”洛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很有眼缘,说完这句,他便把她抱起来,按照她指的方向,把她抱了过去。顺便他还要再提醒一下孩子的妈妈,怎么会这么大意就让孩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呢?万一碰到了坏人怎么办?

    “洛总裁!”助理在他的身后叫了一声。

    “阿姨,我妈妈呢?”走到那边,小女孩问着一旁的李娟。

    “小小,你去哪里了啊?你妈妈没看到你,现在正在焦急地到处找你呢!”李娟见到她,赶紧拉住了她的手。

    “这个是我爸爸!”小女孩很自豪地指着洛辰说道。

    “谢谢您把小小带回来。”李娟直起身,很认真地向洛辰道了声谢,“我替我的朋友谢谢你,小小是她的命根,如果她不见了,她真的会崩溃的!”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既然你认识她,麻烦你带她去找她妈妈吧。另外请转告她妈妈,以后要看管好小孩,这样跑出去太危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洛辰说完,便想要离开。

    “谢谢您,我们以后会更加注意的。”李娟再次向他道了声谢。

    “爸爸别走!”小女孩伸手伸他拉住。

    “小小,他不是你爸爸,他只是路过这里的叔叔,快放手!”李娟想要把她的手掰开,可她却死死地拽着他不放。斤刚池才。

    “不要,我不要爸爸走!”小小摇着头,然后哭了起来。

    “小小,你去哪里了?你不知道你把妈妈吓坏了吗?”一个女人说着,跑过来抱住了小女孩。

    这声音!

    “夏七月!”洛辰失声叫了一声。

    怎么会是他?夏七月缓缓地站起身,却正好对上了洛辰一双如同女儿一般清澈的眼眸。

    “真的是你!”洛辰再也抑制不住,一把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虽然她又改变了样子,但是他还是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她跟他少年时代遇到的那个夏七月长得很相似!

    “洛辰!”此时夏七月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敢相信她还能重新见到他。

    ********

    晚上,把小小哄睡着了以后,夏七月细心地帮她盖好被子。

    洛辰的吻落在她的颈上,一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别这样。”夏七月想要把他推开。

    可是洛辰哪里还能忍得住,他禁欲了四年的时间,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他的吻从颈部一直往下,手很自然地将她的衬衣钮扣解开,然后覆在她柔软的胸部上。

    “嗯……”她被他吻得全身酥麻。

    怕打扰到女儿,洛辰把她抱起来,边吻边把她抱去了客厅的沙发上。

    “不要,女儿会听到的。”她伸手挡住他想要压下来的身体。

    “那你轻点声音好了。”说完这句,洛辰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俯身将她的双唇吻住。

    两人一直奋战到深夜,夏七月喘着粗气。

    “今天够了吧,我太累了。”连续进行了好几次,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要散架了。

    “这可不行!”洛辰又压了上来,揉搓着她身体敏感的部位,“四年,按照平均一周四次计算,一年五十二周,就算二百二十次好了,四年的时间,你一共欠了我八百八十次,想好一天还我几次了吗?”

    “什么?”夏七月瞪大眼睛。这种事情难道还要还吗?

    洛辰笑着,继续封住了她的唇。

    夏七月,谢谢你,谢谢你为我生了一个这么健康漂亮的女儿,也谢谢你……一直在远处等我!

    他把对她的爱,全都化进了这温柔深情的吻里。

    (全本完)
(快捷键 ←)上一章:105 真相大白(为“石头557767”南瓜马车加更) 返回《妻子的面具》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