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闲王赌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东方笑遥之红花开过半夏

正文 东方笑遥之红花开过半夏

文/白糖糕
闲王赌妃 | 本章字数:3244 | | 闲王赌妃txt下载 | 闲王赌妃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半个夏天的鲜红,你舞成花。

    ***

    “笑遥,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顾绫萝?”

    “皇兄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告诉我吧,你是不是喜欢她?”

    “不喜欢。”只是她与沁仪很像很像而已。

    ***

    华夏京城郊外某个掩藏在草堆树丛里的破庙。

    一个身形健硕夜行衣装扮的男子,从容地拿着一个方形黑布包走进破庙。

    正躺在破烂佛像下的,嘴上叼着一条狗尾巴草的身影悠然地直起身,吹了两声口哨,问道:“交易吗,兄台?”

    来人并未说话,只是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以及一张纸,搭在方形布包之上,以内力拨送推给那月色下脸上有条怖人疤痕的男子。

    李响瞄着上面写着的送去宝亲王府字样,以及高面额的银票子,眼睛瞬时放光:“好的,交易接受,兄台你……”

    话音未落,来人一个转身已然消失在李响跟前。

    “我去,是鬼么!”李响叨念了一声,低头瞄着黑色方形布包,反正钱收了,为防有诈,还是拆开来看看吧,毕竟送去的是宝亲王府。

    李响摇了摇黑色方形布包,三下两除二的把布包擦掉,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精致的锦盒,再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张写着“素花毒叶”的纸……

    ***

    鲁汉城郊外百里崖下树林,凤沁仪的墓碑前。

    碧鲁格苏一袭黑色银绣祥云锦衣袍越过重重屏障走至坟前时,一抹浅蓝夹带灰白裹银边锦衣袍的男子,已站在了墓前。

    “东方笑遥,我说过,你没有资格站在沁仪坟前。”碧鲁格苏眼眸稍冷,声音也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东方笑遥头也未回,静静地望着在阳光下剔透得闪闪发光的墓碑,唇角微扬:“夏至是我与沁仪作过约定的日子,我答应过她,那一天会去看她舞。”

    碧鲁格苏神色渐沉渐冷,所有的回忆都在脑海中翻飞,那喜爱穿着红衣起舞,宛如花一般的女子,他的太子妃,却因为他的失策,沉睡在这冰冷的崖底里。

    东方笑遥能清晰地感知地到身后碧鲁格苏散发出来的冷意,那些冷意穿透阳光的温暖,直直地插入他的心底,让回忆随同着血色一般的长裙衣袂起舞,那银铃般好听,像歌一样的笑声,已在脑海中重复千百遍,每一遍都在撕扯着他的心:“可我却在夏至到来之前,亲手……杀了她。”

    他的太子妃不是东方笑遥杀死的,只是他亲眼目睹沁仪堕崖,却不能向她伸出任何援手。

    因为东方潇然要她死,从来不会抗拒东方潇然话语的东方笑遥就这般,亲眼看着那些杀手将沁仪逼迫到崖边……

    回忆太痛,痛得他太悔恨。

    终究有一天,他会让东方潇然将他失去的还回来。

    他要等他坐于高座之时,再将他摞翻在地,要他死进比地狱还深的黑暗里,让他向沁仪忏悔!

    ***

    “哈哈哈哈~”肌肤如雪,容颜绝色,身穿红色长款水袖舞衣的女子,在悠扬的曲调里笑着旋转,那翻飞的红色水袖时而如海浪,时而如游龙。

    “沁仪,夏至之礼,你想要什么礼物?”东方笑遥席地而坐地欣赏着女子肆意地起舞。

    “礼物吗~唔~你到场便好!”凤沁仪将甩出的长袖收起,皱皱眉头又展露灿烂笑颜道。

    ***

    “皇兄,为什么——为什么非得沁仪死?”

    “凤家老头太顽固了,不给点厉害他不知道该听谁的话,还是说你情愿死的是碧鲁梭月?他们母子两,二选一!”

    ***

    “笑遥,别伤害他,求求你,梭月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你不能伤害他——”还是那一袭随时就可以起舞的红衣,凤沁仪泪流满脸,伤心欲绝地望着拿着匕首,一脸冷然杀意的东方笑遥,她的半个青梅竹马。

    “沁仪……”东方笑遥眼底是挣扎,是难过,是看得心眼女子悲伤的受伤。

    他不想他们死,不论是沁仪,还是梭月,他只想他们好好的,即使他们不是在他的身边,他也只是这样守护着他们,可他答应过母妃,这一生都要追随皇兄,这一生都要陪伴皇兄!

    “没关系,我死吧,只要我死就好了,能够陪伴阿苏至此,我已经很开心了,能够为阿苏生下梭月,我已经满足了,这像偷来的时光,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

    与她相处的每一个片段,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就连她跳崖之时,朝他扬起的那一抹完全不怪罪于他的宽恕笑容。

    痛。

    心痛得快要无法呼吸。

    东方笑遥抬起手,疼惜至极地抚摸着心心念念过无数遍的名字。

    碧鲁格苏一个旋身走过去,冷漠地推开他的手,望着东方笑遥丝毫不掩饰悲伤难过的眼眸,他道:“事已至此,你还这般模样,不觉得很可笑吗?”

    “如果可以,我情愿死的那个是我。”东方笑遥望着碧鲁格苏,却在透过碧鲁格苏望着从前喜欢挽住碧鲁格苏手臂的凤沁仪。

    ***

    “沁仪,你为什么要喜欢碧鲁格苏?”

    “嗯?为什么啊?我也不知道诶,只是自我怀疑我是不是喜欢这个面瘫怪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

    ***

    “沁仪。”

    “嗯?”

    “沁仪。”

    “干嘛啦?”

    “沁仪。”

    “东方笑遥,你怎么啦?”岛双斤亡。

    “没什么。”不要嫁给碧鲁格苏好不好?

    望着她幸福得好像拥有了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一样的神情,他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

    “哎,你们两个干嘛啦?这么大块地方,一个坐一边就好啦,干嘛要抢——”凤沁仪气鼓鼓地瞪着眼睛,睨着在一旁争吵个不休的东方笑遥和碧鲁格苏。

    “沁仪,你是本殿的太子妃,怎可以随意在别的男子跟前起舞?”碧鲁格苏斜睨着在太子府,早已经不把自己当客人的东方笑遥。

    “笑遥不是别的男子,他是我弟弟。”凤沁仪瞄着吃醋也还是面瘫样的碧鲁格苏笑起来:“好啦,你们不要这样嘛,待会一起去清风湾吃饭好不好——”

    ***

    “笑遥,笑遥,我有了,大夫说我有了——”

    “那不是很好吗?”

    “嗯!我想生个男孩呢!”

    “你太为碧鲁格苏那死面瘫着想了,按我说生个女娃娃比较好,像你。”

    “诶~我可不想有个小娃子和我抢风头~~”

    ***

    “呜呜呜——”

    “碧鲁格苏那死面瘫还没挂呢,你怎么就提前给他哭丧了?”

    “你干嘛要这样说话,都说他受伤了,还是很严重的伤!”

    “孕妇不能太过伤心,好啦,我代你跑一趟,去看看他的情况严重不严重行了吧!祖宗!”

    “还是笑遥最好了,你快去快回,我等你消息!”

    “等什么,孕妇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和无忧无虑,你该吃吃该睡睡!”

    “好嘛好嘛,你路上小心——”

    ***

    “太后说我肚子尖尖的,一定是个男孩儿,你说,孩儿唤什么名好?”

    “先取个朗朗上口的乳名吧,像小贵子之类的。”妖孽王爷小刁妃:t/mv

    “哎,东方笑遥,你找揍是不是!”

    ***

    回忆真的,真的好美好美。

    可就是因为太美,他至今还不能忘记。

    梭月唤顾绫萝娘亲的时候,他竟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

    就因为梭月的喜欢,所以他愿意就这样相信着,顾绫萝就是凤沁仪派来安抚他们伤痛的。

    所以,就算为了找素花毒叶几乎死掉,他也无悔,因为,他竟然想就此还碧鲁梭月一个情,就这样离去,去陪伴一个人在另一个世界孤单寂寥的凤沁仪……
(快捷键 ←)上一章:端木恒之步步梦归尘(4)我会等你回来 返回《闲王赌妃》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