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在隔壁最新章节列表 » 高冷男神在隔壁 小叔,你亲亲我(6000+)

高冷男神在隔壁 小叔,你亲亲我(6000+)

文/顾笙歌
高冷男神在隔壁 | 本章字数:7647 | | 高冷男神在隔壁txt下载 | 高冷男神在隔壁手机阅读
    陆筱的话商商听进去了。

    并且毫无意外的隐隐心动……

    但也仅限于心动,并未付诸任何行动。

    想想初衷,一并想到他们这次吵架的原因。

    的确。

    从头到尾她目的单一,任何方式都好只是简单的想和他在一起,但她也是凡人,没有安全感就会草木皆兵。

    也因此更加贪心。

    贪恋这东西,贪什么都能断掉。

    唯独贪图一颗不爱你的心,那些细小的渴望缠绕在心上,伺机而动,一旦倾巢而出,只会叫人变得无比疯狂。

    就像犯了毒瘾的瘾君子,你和他讲再多道理都没有用。

    唯独给他更多的毒品,才能真的叫他平静。

    结婚协议,钻戒,可能到来的婚姻。

    曾经梦寐以求的一切,真的到手又被她一手摧毁化作乌有。

    签协议的那会,她也想过随心而走。

    哪怕用婚姻将彼此捆绑,以为只要在一起就能不贪心,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甚至演变成如今的境地。

    真的,这种装聋作哑自欺欺人的方式,一旦触及他不爱她的内心,就会彻底土崩瓦解绝望的再难维持。

    又哪还有勇气再来一次?

    何况,她不觉得那天宿舍的事情之后,年慕尧还会回头……

    *********************************

    那天的谈话点到即止。

    之后两人都很有默契的,对‘年慕尧’这个名字只字未提。

    中间,沈听荷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她住院消息,来过几回,每次都大包小包一堆精挑细选的营养补品。

    此外再没有人来过。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在期待着些什么,只是等她意识到自己是在期待,满腔的希望已经幻化成一肚子的浓浓失落。

    转眼两周。

    商商身体渐渐稳定。

    只是孕吐反应严重,经常吃不下什么东西。

    倒是睡眠质量有所提高,住院这段时间里夜夜好眠,之前惧怕黑夜,如今到了夜里反倒变得无比安心。

    这一切还得归功于那只神奇的枕头。

    每天早晨好眠醒来,怀里无一次不抱着那只雪白枕头。

    到后面一周,已经知道主动抱着那只枕头入睡,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这么抱着倒的确更容易入睡。

    神奇的枕头。

    有次吃饭时无意间和陆筱提了这略荒唐的‘枕头效应’,陆筱当即一口汤毫不含蓄的从嘴里喷出,废了一桌饭菜,更有几滴溅到了她那只枕头上。

    当时瞧着商商一脸紧张,视枕头如命恨不得找她报仇的模样,陆筱只觉得无比心累。

    这二缺的想法,年慕尧要知道了,作何感想?

    每天来无影去无踪的陪睡。

    一天三餐不间断变着花样的伺候着。

    到最后竟被一只破枕头抢了功劳?

    真的,她其实有点同情年慕尧了……

    当然,商商并不知道陆筱心里所想。

    只一脸紧张抽了纸巾用力擦掉溅在上头的几滴汤汁,满眼‘你们这些凡人懂个屁’的小傲娇,然后心里盘算着出院的时候怎样将这只枕头偷偷带走……

    至此,吃饭彻底没法继续。

    陆筱大概收拾了下,临出去前冷笑着白她一眼丢下句‘我要是这只枕头肯定娶你回家’,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

    陆筱当天晚餐前就和年慕尧声情并茂的陈述了枕头事件。

    当时,年慕尧的脸色瞬间就黑沉了透底。

    沈听荷也在,没心没肺差点笑岔了气。

    当晚,等到商商睡着,年慕尧进去后瞧着她怀里抱着的白色枕头只觉得无比刺眼,怪不得小东西这两天夜里消停了也不哭闹。

    他起初还以为是自己夜夜过来拥她入眠起了效果。

    感情一切都是自作多情!

    功劳苦劳全被一只破枕头占了……

    夜色静寂一屋子睡意浓重里,年慕尧牙痒痒的抬手在她最近稍微长了些肉的脸上恶狠狠捏了下。

    竟然没醒……

    索性一把夺了枕头,甩手直接丢掉。

    可这动作根本就是某种连锁反应的开始。

    他才将枕头抽掉,她手臂落了空,不安的舞了舞,没能找着满意的支撑点,上一秒还睡意香甜的小脸。

    这一秒嘴一撇,已然嘤嘤哭出声来。

    年慕尧,“……”

    她是真哭,两眼紧闭着抽抽噎噎的哭。

    眼角两滴晶莹说来就来半点也不含糊。

    年慕尧有过一瞬坐等她哭醒好为自己平反的幼稚想法。

    但是一秒两秒……

    时间过去一分钟之久,c上的人仍旧在哭。

    哭,可没醒!

    倒是他将她小脸紧皱的模样收进眼底,心里不舍渐渐加重,最终无奈叹一口气将那只破枕头丢出去老远,自己躺了过去。

    她立即熊抱上来,舒心的叹了口气,哭声渐止。

    某年过三十的老男人瞥一眼地上往日都会被他枕在脑后,如今失c的枕头,若有似无的冷哼了声,眼底闪过一点小小得意。

    怎么可能是因为枕头?

    但很快,这点隐隐约约的小骄傲瞬间被人打回原形。

    睡梦中,商商似察觉了一些不对。

    先是安安稳稳的抱了会,后又觉得有些……硌人。

    小爪子肆无忌惮的在他xiong口捏了捏又捏了捏,硬邦邦的,简直和枕头的绵软触感差太多了好吗?

    而她同样无觉,自己睡梦中不经意的动作对一个刚开荤不久惷心荡漾的老男人来说,是种多大的挑衅和引诱。

    上方,年慕尧眸色毫无意外的加深。

    偏偏她两只小爪子仍旧不知安分。

    绵软的触感一路揉*捏打探着,简直是在撩拨。

    软软力道隔着他xiong口有些发烫的皮肤落进心里,撩起了热血沸腾,一路翻涌着直奔小*腹方向而去。

    而后下面某处绷紧,无耻的有了这会不该有的反应。

    视线落在她粉嘟嘟微启的唇上,像是饿极的凶兽见着诱*人美食,完全移不开视线,喉结咕噜翻涌。

    用力闭了闭眼,难以自持的呼出一口滚烫浊气。

    真的,她睡着之后无比萌傻的蠢样,落进眼底,烙进心里,只叫人无比的想要……借机行凶狠狠将之蹂*躏!

    ‘陪睡’这么多晚。

    从前瞧着她安静睡颜,只觉无比满足。

    今天大抵是进来时就带了难以压制的燥热火气,加上她睡梦中无意的‘撩拨’,他根本没法睡着。

    只有煎熬。

    小东西太能折腾人。

    虽然从前对此就深有觉悟,但那些觉悟远没有今晚来得沉痛。

    这种香软在怀的甜蜜折磨,根本是在引火烧身……

    连带着理智都一并被焚烧了个干净!

    深呼吸,压制住身体里不断翻涌的燥热,然而那只小手却仍在他身上惹火作祟,并且探寻着一路往下过去。

    真的,睡梦中的商商半点邪念没有。

    要说有,只有执着……

    无比执着的mo索着,为的不过是找到熟悉的关于枕头的绵软触感。

    好奇怪。

    明明上一秒还深抱在怀里的东西,这一秒怎么就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她似有着某种意识。

    可这种意识却难抵抗眼皮厚重,睡意沉沉。

    始终没有醒来,动作却倒没停。

    终于……

    似探寻到一处叫她满意的地方,捏了捏又捏了捏,手感不错,温温热热绵软又不那么绵软的,正好一手握*住。

    她很喜欢。

    然而,她并不知道,这种喜欢是建立在某人意志力几乎垮崩的痛苦之上。

    彼时四下静寂里,突兀溢出声似痛非痛的沉重闷哼。

    年慕尧全身神经紧绷。

    偏偏罪恶的源泉被她握在手里,并且还好死不死的动作不断,或揉或捏总之力道半点也不知道控制。

    虽然隔了裤子,仍叫人无比的心猿意马。

    好几次力道重的,他都头皮发麻的差点直接交代在她手里。

    事实上,他完全可以躲开。

    但转念一想,将这看做被她当成枕头的补偿也不错。

    瞬间就又心安理得起来。

    呼吸愈发不受控的沉重……

    他静静躺着没动,暖黄灯光下,对面就是商商沉睡时候红唇微启的小脸,嘴角有点碎碎晶莹,是她睡得香甜的最好证明。

    多不平衡啊。

    深夜里,老男人心里突兀生出些幽怨。

    这么多天默默付出,一天三餐亲手准备,还又夜夜陪睡的。

    就这么点儿福利?

    不够!

    绝对不够!

    “呜,小叔……”

    冷不防,小东西红唇轻启着溢出声模糊不清的呓语。

    年慕尧起先以为她是醒了,身体轻微僵了下……

    但很快凝神,她还是那副沉睡的模样。

    应该只是做梦。

    心跳才刚平缓,猛地小丫头手里动作又是一重,然后竟是很不纯洁的,虽不明显,但的确是上下挪动了下。

    一下,两下……

    年慕尧额上青筋毕露的,呼吸更沉。

    那块已经在她手里明显的胀大……

    可她动作却突然停了,似是不满的撒娇一样轻轻晃动。

    哼哼,“呜,小叔,你亲亲我……”

    “……”

    年慕尧瞧着小东西沾了口水的红唇晶亮嘟起着往前凑了凑,眸底深谙更重,却是突兀挑了挑眉。

    好奇,他的小姑娘,此刻梦里是什么样的画面。

    叫他亲她?

    好……

    求之不得!

    想法才一落定,一低头,含着笑的薄唇径直将她红唇擒住。

    一瞬,嘴里全是她香甜的味道。

    不多久这香甜开始膨胀,幻化成绵软撩人的触爪,缓缓在他口腔之间伸展开来,软软碰撞着,蔓延。

    这一吻,香甜漫进xiong腔之间。

    加上她又睡着,希望她醒来尽兴,又害怕她醒来发飙。

    这种矛盾的更加叫人心里痒痒的心情,折腾着带起种难以描述的紧张,偷偷。

    偷*qing……

    怎么就窝囊到了这个地步?

    好吧,就算是偷*qing。

    那也是叫人瞬间兴奋暴增的偷*qing。

    这一想,足够叫他彻底沉溺进这一吻里。

    辗转纠缠着,不断汲取她嘴里取之不尽的香甜,可动作又不敢太大,厮厮磨磨的到底叫人难以尽兴。

    “呜……”

    力道稍微重了,小丫头不安的哼哼了声。

    年慕尧停住,观察她脸上的表情。

    可这片刻停顿,倒更叫她不满起来,试探的吮了吮,又舔了舔,嘴里吧唧吧唧的,脸上神情十分惬意。

    绵软的舌探进来,瞬间被人捕获。

    年慕尧瞬间‘从良’,眼底深深笑意弥漫。

    真的……

    她要的,尤其是这种事情。

    他给,而且很愿意翻成十倍百倍的给。

    少了几分温柔,开始攻城略地。

    那架势,像是恨不得一下尝遍她所有香甜,舌头深深卷进去,纠缠着,肆虐着,飞快印上自己的印迹。

    商商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却早就沉溺进这片熟悉的味道里头。

    下意识配合着,更深沉的意识正在自我催眠的一遍遍提醒,这是她想要的东西,更是她熟悉不过的气息。

    身体都开始跟着升温,动了情。

    年慕尧瞧着她突然嫣*红无比的脸颊,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有了她其实并不那么排斥他靠近的认知,深吻的更加卖力。

    他深谙眸底,只剩一片好看嫣*红。

    心里有了琢磨,准备等她醒来,就从幕后转到幕前。

    之前是真还有一些不够确定。

    害怕她会排斥,更害怕她见到他情绪就会变得不够稳定,会影响她正在康复的身体。

    然而……

    如今他确定,她心里还在想他,加上她腹中胎儿渐渐已经稳定,若是再见到他,大抵也就闹闹小性子,很快就会由阴转晴。

    想至此,愈发兴奋的难以自持。

    “呃……”

    呼吸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xiong腔间氧气愈发稀薄。

    下意识想要转过身去,可身体像是被什么死死固定,动不了,只能被动承受这种痛并快乐的甜蜜煎熬。

    她梦里——

    那时候才刚确定自己喜欢年慕尧的心意。

    很小的年纪,大概还是初中吧,然后她主动讨吻,年慕尧竟也配合的将她用力拥抱入怀,深深吻下。

    好甜……

    甜蜜,却又不安。

    这么吻下去,自己会不会就此断气?

    会的,一定会的!

    人怎么能不呼吸?

    呜……

    一下就慌了,想推开又推不开,只能抽抽泣泣以此表达自己内心翻腾的深深恐惧,手里拽着的什么东西成了最后的依托。

    救命稻草一样,死撑着快要溺亡在此的她。

    可是好讨厌……

    那什么东西?

    明明是枕头,可为什么却渐渐的没了她喜欢的绵软触感,反而触手掌心一片滚烫,甚至那团东西在她手里渐渐狼变起来。

    紧绷、滚烫、坚*ying……

    捏了捏,最后做了确认。

    的确不是她的枕头!

    奇怪死了。

    不是枕头都滚开好吗?

    年慕尧吻得入迷,却被她突然嘤嘤假哭的嗓音叫停,瞧着她小脸紧皱却根本挤不出眼泪的模样,喉口间溢出淡淡一声浅笑。

    嘴里含*住的她两片红唇却没有因此得到自由。

    这招没用,也就没有继续。

    年慕尧放她喘了口气,呼吸都还没有来得及彻底平复,他又重新吻了过来,比上次更加猛烈的攻势。

    却很有闲情的捉住她才离开那片滚烫的小手,不容拒绝的重新按了上去。

    至始至终,商商并不知道反抗。

    于是大手带着她小手,循循善诱的带领着她一/圈一/圈打/磨起来,如此,或轻或重,力道全由他怎么舒服怎么来。

    脸上太热了……

    加上又完全透不过气来,商商直觉很不舒服。

    好几次挣扎着想要醒来,可挣扎无果,不知是梦境太美,还是睡意太深,总之眼皮千斤重的,怎么也都抬不起来。

    但真的受不住了。

    她肺活量死撑也就只能撑到这步。

    但最不能忍受的还是手里那块……

    这块硬邦邦的什么东西?

    还她枕头!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加上喘不过气的躁动所致,一片沉重又烦闷的心情里,手想挪开又被什么死死按着,作罢,腿一弯,膝盖重重顶了上去。

    这些天能看能抱不能吃。

    好不容易得了这么点儿福利,某人正吻得无比投入。

    完全ying/了的情况下,冷不防遭受这沉重一击,即便隔着彼此的手背,仍是阵直窜天灵盖的疼痛来袭,眼前阵阵发黑。

    仍是一声闷哼。

    但这和之前那边被她一手抓住时的享受不同,根本是种灭ding之灾般的沉重打击。

    好死不死,牙齿咬到舌头。

    一嘴的血腥味里,无比幽怨的瞪她一眼,瞧着她眼睫隐隐的颤动,不解气的在她唇上狠咬一口,落荒而逃。

    几乎他才离开,她就吃疼醒来。

    哀怨的揉了揉唇,揉到一手猩红。

    定睛一看,彻底清醒。

    连忙拿了手机调到自拍模式张嘴看,但奇怪的很,除了唇瓣略微红肿,其余嘴里并没有任何伤口。

    那血是哪里来的?

    下意识环顾一周,病房里没有别人。

    脑袋里适时闪过些电影里的恐怖镜头,医院这个地方最不缺灵异事件了,肩膀哆嗦了下有些恶寒。

    漱了口,心跳仍旧难平。

    恐惧这东西一旦产生,只会愈演愈盛的一发难以收拾。

    原本想着给陆筱打个电话压压惊,但再一想想这些天已经麻烦她够多了,这个时间再去打扰很是过意不去。

    那就只剩那只神奇的枕头了……

    奇怪,c上没有。

    她每晚入睡都紧紧抱着的东西,此刻却静静躺在不远处的墙角里。

    是她睡梦里那脚踹的?

    想想应该是了……

    绝对是只有灵性的枕头,踹了它一脚而已就遇上了这么恐怖的事情。

    “呜……”

    回过神,哀怨的呜咽了声,无比虔诚的扑过去,就差五体投地,对着那只枕头煞有其事的赔礼道歉求原谅。

    “枕头大人在上,我真不是故意踹你的,求原谅……”双手合十拜了拜又拜了拜,感觉还是没有被原谅,兀自对着一直枕头提议,“要么我也让你踹踹?”

    之后,耳朵凑过去。

    没听到声音,琢mo着是自己听不懂枕头语,愉快的当它是在默认。

    于是圣物一样抱起那只枕头,往自己脸上拍了两下,又自我配合的做了个倒地的凄惨动作,扑在地上久久没有起来。

    不久又爬过去,演的无比敬业的对着只枕头做了个抱大腿被拖着走的姿势。

    快哭了,“那我们就算扯平了吧?以后我还抱着你睡,枕头大人一定要帮我赶走那些烦人的妖魔鬼怪,尤其啃我的肯定还是个色鬼,小女子的人生安全节操桢洁全都交付给你了,呜,我怕鬼,拜托拜托~”

    年慕尧,“……”

    病房门并未完全关上。

    门外有人将这一幕尽数收进眼底,沉沉探出一口浊气,抬手重重揉了下太阳穴位置,无比心累。

    到此刻才深深醒悟过来,他就是输给了一只枕头……

    如果那只破枕头真有灵性,那他也想许愿。

    真的,赶紧将那死丫头给收了!

    ********************************

    ps:

    今天两更合并成了一更,所以只有这一更,不用等二更了哈~(づ ̄ 3 ̄)づ继续求月票求推荐票求留言各种求~
(快捷键 ←)上一章:速度点,我缺男人(3000+) 返回《高冷男神在隔壁》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