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舍我娶谁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00章 花好自然月圆(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100章 花好自然月圆(大结局)

文/第九公子言
舍我娶谁 | 本章字数:10829 | | 舍我娶谁txt下载 | 舍我娶谁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当云幕凡冷傲的脸隐在聚光灯下的瞬间,当曼妙灵动的音符从他指尖跳跃而出的瞬间,当他细腻空灵的歌声划破空间寂静的瞬间,凌曼感觉自己像被时空偷转了一般,身体失重,脑海里全部都是音乐拼凑而成的画面感。

    那些画面像影集里的扉页,一页一页翻过的时候,她的心也如潮起潮落般,此起彼伏。她看过云幕凡的演唱会,却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享受过属性他一个人的音乐。

    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他就是一个天才,可以那么轻松自如地把个人情绪融入到自己的音乐里。让她时不时地随着他的声音情绪起伏,波动,那偶尔的忧愁,那突然的激昂,那时不时出现的愤怒,还有那说不清楚的无奈与惆怅。

    他的音乐,就像一个有着很多经历的老者,在诉说着属于他的人生,又似一个新生儿,带着一颗好奇宝宝的心正在探索着未知的将来。

    凌曼就这样,全身心地投入了他的琴里,歌里,还有他的情绪里。

    她曾以为,他只是声音好听,可是却没有发现,原来,他的琴比他的歌声还要唯美。而作为一个通音识律的姑娘,凌曼自然明白他的琴技达到了何等的水平,只不过,她不明白,既然他有着这样的能力,为何当初非要她当他的钢琴伴奏不可。

    音乐还在慢慢的流淌,空间里除了琴声和他的歌声,再也没有别的干扰,仿佛在这一刻,时间都静止了。

    “下面这道歌,是我昨天晚上新写的,它将作为我新专辑的主打曲目,在此,我要把它送给我心目中最美丽善良的姑娘,这首歌的名字叫《说不出口的爱》。”

    因为云幕凡一直以冷傲示人,很少会在类似于演唱会这样的诚说话,所以当他突然开口,整个现场便爆发出了如雷鸣的尖叫。

    而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凌曼的目光却是不由得往云幕凡所在的方向看去,眼神投过去的瞬间,便撞上了他那双冰眸里发出的焰火。于是她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静静地等待着音乐声起。

    蝴蝶嬉戏忙

    银瀑似千丈

    你带着鸟儿

    教她展翅飞翔

    我站在你们身旁

    默默地凝望

    这么善良的姑娘

    来自何方

    此生是否有缘

    看看你的模样

    春风十里长

    不及你发香

    那回眸一笑

    叫我今生难忘

    只叹人间夜未央

    云卷风亦狂

    这么美丽的姑娘

    让我彷徨

    来世可有荣幸

    让我坐心房

    我亲爱的姑娘

    有你的地方

    美得似人间天堂

    而我

    只能站在门外

    独自忧伤

    我会和我说不出口的爱

    去到你看不见的远方

    ……

    曲风时而高昂时而低沉,但里面却写满了忧伤。再加上云幕凡那全身心投入的演绎,以致于现场不多时便有了抽泣之声。

    不得不说,云幕凡这首歌写得极为唯美动人,虽然没有过分地阐述自己的感情,却把一个男人的对一个女人的爱意用音乐表达的淋漓尽致,使人可以不由自主地融入他的歌声里,然后感同身受着他爱而不能说的悲伤与难过。

    可对要表达的意思,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她懂音乐,更明白歌词里面赋予的深意。虽然没有表白,但是这样的方式已经足矣让她看清他的心意。

    她当然也清楚,他会选择这样委婉的表达,就已经说明他不会再觊觎和渴望。这一刻,她觉得既欣慰又难过,云幕凡没有让她成为那粒夹生饭,而是自己退出让她不用做选择,不用愧疚。而难过的却是,她虽然无心,却还是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一个对她非常关心的人。

    音乐还在继续,但是凌曼的思绪已经伴着这首曲子飘得很远很远……

    凌曼不知道歌友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知道当她抬起目光再看向舞台的时候,上面已经没有了云幕凡的人影,而现场的观众也都已经开始离席。

    也许,这就是她和他之间最好的结局,凌曼想。

    在回寝室的路上,凌曼收到了一条简讯,是云幕凡发过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我未曾输给他,只是败给了自己,我善良的姑娘,你要幸福。”

    凌曼握着手机,盯着这句话看了很久很久,然后十分果断地按下了删除键。

    有些人,有些事,出现过,经历过就好,因为未来,她要留给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而那个人,此刻,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楚玄倚在昏暗的路灯下,并不明朗的光线隐了他精致的半边脸,那一身的慵懒,那浑身散发出来的优雅高贵,都是这漫漫长夜里的风景,迷了她的眼睛,乱了她的心神。

    凌曼慢慢走近,一双眼睛里尽是愧疚,待到她走到他的跟前,终于可以看清楚他的模样时,突然发现身下以他为圆的地方爆出一片烛光,那烛光在暗夜里异常夺目,而更抢人眼球的却是上面用烛火拼成的‘soy’的单词。

    在她觉得自己已经很混蛋的时候,他依然愿意以这样的低姿态来向她示好,这更让她觉得自己小心眼,当然,感受到最多的还是来自他满满的爱意。

    下一秒,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扑进了他的怀里,然后用泪水表达着自己的感动与歉疚。

    楚玄一把将凌曼搂紧,低下头闻着她的发香,然后温柔地安抚道:“乖,不哭,以后,我再也不会做让你伤心的事情。”

    凌曼摇头,从楚玄的怀里挣扎出来,抹开眼泪道:“没有,这次是我的错,是我太任性,太不懂事,太作,太自私。”

    楚玄两手捧起凌曼的脸,然后笑道:“傻丫头,你会这么做,那都是因为你爱我,你在乎我,如果不爱,不在乎,你拿什么去作,去任性?”

    凌曼用刚哭过的眸子愣愣地看着楚玄,过了好半晌,才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他说得确实是对的,如果不是对他太在乎,太爱,她不会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不堪。能入心者,侍以君王,不入心者,不屑敷衍。说得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好了,不要哭了,明天还要去见人呢,若是哭肿了眼睛,不好看,那可就不好了。”楚玄说道。

    “见人?见谁啊?”凌曼问道,心下却是狐疑。

    “丑媳妇总是想见公婆的。”楚玄说得漫不经心,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次的事情让他产生了多大的恐惧,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决定还是早点把事情定下来,在她脑袋上扣上一个楚大少奶奶的头衔。

    “可是……”凌曼两手来回搓着,有些不安,她从来没想过,事情会来得这么快,她完全没有准备,如果他的父母不喜欢她要怎么办,毕竟大户人家喜欢门当户对,而她这样的出身,明显就是高攀。

    “你放心吧,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楚玄信誓旦旦地安慰道。

    “呃?你怎么这么肯定。”凌曼一脸迷茫。

    “因为连我都喜欢你,他们又怎么会不喜欢呢?”楚玄的嘴角再次划出一道狐狸般的笑意。

    虽然楚玄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但是凌曼依然带着不安失眠了一个晚上,以致于第二天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了门,然后又捧着一颗忐忑的心跟着楚玄进了楚家的大门。

    楚家的比凌曼想像中的还要豪华大气,只看着那栋建筑别具一格的外表,就已经让她瞠目结舌,而当进到里面,感受着那低调奢华却又极尽品位的装潢时,她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也是在这一刻,她终于真正明白贫富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这样的人家,定是要求极高的,凌曼长叹了口气,然后以一种视死如归的姿态,等待接着未来公公和婆婆目光的凌迟。

    然而,凌曼想像中的剧情并没有出现,当她看着那对年近五十的夫妻时,她原本的紧张和不安都消失了。

    楚玄的父母,一个高贵雍容,一个沉稳刚毅,虽然脸上都有了岁月的痕迹,但是却并没有折损他们身上的光芒,只看着就可以想像他们年轻的时候,有多么倾城风华。

    “你就是小曼吧,来来来,到我身边来。”未待凌曼走近,楚妈妈已经热情地开了口,然后站起身来,一把就将凌曼拉到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在凌曼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将两只玉镯带到了她的手上。

    “阿姨,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凌曼惊愕,连忙想要将镯子退下,虽然她并不识玉,但是楚家拿出来的东西,定不是平常物。

    楚妈妈立刻阻止了她,然后拍着她的手背道:“这一对镯子是他们家祖传的,给儿媳妇的。”

    “可是阿姨,这个……”凌曼犹豫,不想让楚妈妈难堪,但是这样的见面礼,对她来说太贵重了,于是向楚玄投去一个求救的目光。

    “小曼,妈让你拿你就收着吧,早晚的事情。”楚玄云淡风轻地说道。

    “怎么,嫌弃这镯子是旧的?”楚妈妈假装冷下脸来。

    生怕未来婆婆对自己的印象不好,凌曼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没有阿姨,只是太贵重了。”谁都知道玉这种东西,时间越长越值钱,所以可想而知这对镯子有多金贵。

    “都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而且,以后就该改口叫妈了。”楚妈妈的眼角一直带着笑,那笑意像是从眼睛里漫出来的一样。

    凌曼的脸立刻红成了熟透的苹果,没有再说话。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从进门开始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楚爸爸终于发了声,浑厚磁性的声音里面尽是一个企业领导人的风范。

    “等小曼毕业吧!”楚玄非常自然地回答道,说着看了凌曼一眼。

    凌曼其实并不想那么早就结婚,但是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却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嗯,那现在就开始准备吧。”楚爸爸十分郑重地说道。

    凌曼一愣,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这一刻,她真的好想说一声:用得着这么着急么?可是被动如她,这些话也只能放在心里自己想想而已。

    于是见父母一事就这么愉快地结束了,而她和楚玄的婚姻也这么自然而然地定了下来。

    “小曼,听说我哥今天带你去见我舅舅舅妈了?”晚上凌曼刚回到寝室,秦可可就围了过来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里尽是调皮和探寻的光泽。

    凌曼一脸娇红,然后点头,轻声回了一个字:“嗯。”

    “我舅舅和舅妈是不是对你很满意?”

    “你怎么知道?”凌曼诧异。

    “我当然知道。”秦可可说着,拍了拍凌曼的肩膀,然后小声说道:“我哥为了你真的好拼啊。”

    “你什么意思啊?”凌曼直觉楚玄和秦可可之间有事情瞒着自己。

    秦可可诡异一笑,嘴角勾起一道狡猾的弧,然后故意卖弄道:“这个嘛,等你成为楚大少奶奶以后直接问我哥吧。”

    知道再怎么逼问,秦可可也不会说,所以凌曼也就没有再问,只不过楚玄到底做了什么,这倒成是她心里一个大疑团。不过她可以肯定,如果现在问他,他是一定不会告诉自己的,看来,只能得结婚以后,再去好好弄清楚。

    凌曼想着,便决定把这事搁置脑后,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做更多,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是风静言的来电,凌曼狐疑,在两声铃响之后,她接听了电话。

    “小曼,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风静言的声音有些疲惫。

    “静言姐,有什么事情吗?”凌曼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如果不是有急事,风静言断然不会给她打电话。

    “幕凡病了,现在在医院,但是心情很不好,不肯配合医生治疗,而且没有人能劝得动他。”风静言语气十分的无奈。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凌曼问道,其实从看到风静言的名字,她就明白,一定是因为云幕凡的事情,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一向如钢铁般坚毅的云幕凡竟然也会病倒。

    “现在他谁的话都不听,医生和护士已经被他赶走了几批,我也拿他没有办法。所以小曼,如果你明天有时间,可不可以去看一下他,他在市第一医院305号病房。”

    “好。”相同的医院,同样的病房,凌曼的心里涌起了一丝淡淡的酸涩。

    “明天我让小林在医院门口等你,你到了打他电话。”

    第二天凌曼带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医院,因为云幕凡的特殊身份,所以305号病房外面已经做了特殊的保护,所以凌曼只能跟着小林进入保护区。

    只不过当她近到房门前的时候,却意外地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我们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不是只为你一个人服务的,不要以为你是大明星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如果还想脾气,我建议你不如玩玩这款游戏。反正你这样的人,别人也沟通不了,自娱自乐估计更适合你,当然最关键是的,在游戏里面你可以随便骂人和杀人,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是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你也玩《龙侠》?”许久之后,云幕凡冷傲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可以吗?”女人声音的分贝高了几分,然后冷冷道:“你别小瞧人,好歹我也是服里最厉害的医师。”

    “你是姬无尘?”

    “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我叫姬无尘。”女医生语气有点不好。

    “我指的是游戏里某个被人诬陷勾引我的医师。”

    “呃?难道,你是幕色庶天?”

    ……

    之后的话凌曼没有再听下去,而是选择了转身离开,只不过在离开的时候,她的嘴角挂起了一丝欣慰的笑。

    生活就是这样,你以为上天给你开了一个玩笑的时候,也许下一个转角,你就遇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她不知道姬无尘会不会是云幕凡命里的那个她,但是她明白,他的生活,她不应该再去打扰。有些人,远远祝福着就好,不必行动,更不需要言语。

    时光荏苒,光阴飞逝,半年多的时间一恍而过,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里面自己精致的容颜,还有美得如白月光一样皎洁的婚纱,凌曼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过了今天,她便成为楚玄的妻子,楚家的大少奶奶,班里第一个嫁作人妇的女人。

    紧张和不安是在所难免的,然而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因为从此以后,她便真正不再是一个人,她和他终于如愿以偿地走到了一起。虽然他们的爱情没有像苏沐阳和风静言那样经历千辛万苦,但也没有如自己羡慕的那样一帆风顺。

    关于爱情,在经历了那次的事情之后,她有了自己的理解。每一段感情都有它存在的价值,而很多时候,能感动自己的,都是别人的爱情。可是很少人会知道,只有努力把自己的感情经营好,才能去感动别人。

    凌曼和楚玄婚礼的排场自然是不言而喻,只不过当凌曼走上红地毯,看着两侧不停开出来的曼珠沙华时,她的心再次为他的安排而温暖,记忆也如沙漏一般倒回那一次,他火红的身影在烂漫花海中起落的景象,而此时的他就如当初的火色战灵一样,那样的英姿飒爽,那么的帅气迷人……

    婚礼的流程是复杂的,但凌曼都努力应对。虽然许多人对她的身份和地位颇有微词,但是在看到凌曼本人以及楚家上下对她的厚爱之后,大家也就闭了嘴。虽然凌曼的出身不高,但是成了亲之后,她身上就有了楚家大少奶奶的光环,自然也是大家争相捧奉的对象。所以即便不适应这样的诚,但是凌曼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

    “小曼,你过来一下。”在婚宴快要结束的时候,苏沐阳一脸坏笑向凌曼挥了挥手。

    凌曼狐疑地看了看正在送客的楚玄,迟疑了片刻,然后举步走到了苏沐阳的跟前。

    “你跟我来。”没等凌曼询问,苏沐阳立刻示意凌曼跟上自己。

    凌曼顿了顿,不知道苏沐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样,但还是听话地跟了上去。

    苏沐阳将凌曼带到一个幽静的楼道里,然后十分郑重地问向凌曼:“小曼,我听说你和玄还没有圆过房,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呃?”凌曼一愣,原本打着腮红的脸立刻红的可以滴出血来,她没有想到苏沐阳把她叫出来竟然是为了问她这么私密的问题,而且还问得这么直接,所以一时间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玄他还没有开过荦,20多年都没沾过女人,我有点担心你们那方面到时候会不和谐。”说这句话的时候,苏沐阳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个,那个……”这一刻,凌曼感觉自己想死的心都有,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在这种事情上,她果然还是太嫩了,完全招架不住苏沐阳攻势。

    “没关系,你不用担心。”苏沐阳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然后递给凌曼:“这个是我上次去法国特意为你们准备的,很管用,事前,你把它放进水里融化,然后给玄喝下去,就可保证你们今晚美满和谐。”

    “这,不需要了吧?”凌曼大囧,羞得简直无地自容。

    “这种事情对婚姻很有影响的,特别是第一次,如果不好的话,会留下心理阴影的。”苏沐阳说着就将盒子塞到凌曼的手里,然后向她眨了眨眼睛说道:“不用太感动,也不用感谢我,为朋友两肋插刀,这是我应该做的。”说着便大义凛然地迈着大步离开。

    夜幕来临,华灯初上,一室喜庆的房间里,凌曼已经卸了装,换上了睡衣,然后静静在坐在床边,想着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她的心里不由得紧张。虽然恋爱期间,她们好几次差点冲破界限,可楚玄都在那爆发的瞬间刹住了车。想着想着,凌曼便想起了苏沐阳说的那些话,于是拿起那个他送给自己的盒子左看右瞧,因为上面全部都是法文,她看不懂,于是只能叹了口气,不再做无畏的挣扎。当然,拒苏沐阳没有明言,但是她多少也能猜到里面是什么。

    她到底是不是应该按照他的意见做呢?凌曼有点纠结,如果真的如苏沐阳所说,今天晚上他们的第一次没那么和谐,楚玄会不会心里有压力?可是倘若她做了,要是以后楚玄发现了,会不会责怪她的擅作主张呢?

    凌曼还在纠结之时,但听得一声门响,就见换上了一身睡衣的楚玄也进了房间。凌曼一惊,慌乱地将手里的东西往枕头底下一塞,然后规规矩矩地垂下头,作乖巧的小媳妇状。

    “刚婚宴结束的时候,沐阳找你出去干嘛?”楚玄坐到凌曼身边,拉起她的手温柔地问道,虽然当时他是背对着凌曼的,但是她离开的时候,他却是有感觉的。

    “没,没什么。”凌曼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声音却是半颤抖着,她自然不敢告诉楚玄真话,因为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而且还是她的丈夫。

    “那你紧张什么?”楚玄逼问,目光落在枕头上,虽然刚才凌曼的反应速度也算快的,但是他还是一眼洞悉。

    “我没有,那个,我们睡觉吧!”凌曼提议,可是在说出这句话后,她真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

    “原来,我家娘子这么迫不及待。”楚玄一脸笑意,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手却已经伸向了枕头。

    看到楚玄的动作,凌曼蓦地惊慌,未待楚玄开口便解释道:“那,这个,是,沐阳塞给我的,他说,你那方面,那个,其实,我不介意的。”凌曼结结巴巴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楚玄盯着盒子看了一会,眉头微微凝了凝,然后又舒展开来,接着将盒子往桌子上一丢,身体却已经压向了凌曼:“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这个还得娘子亲自试试才知道。”

    “那,不,啊……”凌曼还没来得及把一句话说完,楚玄的唇便已经覆上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他伟岸的胸膛和厚重的男人气息。

    灯光暗下,香阁暖被,一室旖旎。

    在凌曼一声惊人的惨叫之后,随之出现的便是持久而沉重的呼吸声,嘤咛声……

    这一晚,凌曼觉得自己像一朵未曾开放的花骨朵,被楚玄用蛮力掰开,然后浇灌,接着花瓣如雪般掉落,融化,再沸腾,过程那么长,回忆却又是那么短暂。这是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陌生又害怕,疼痛又幸福……

    凌曼不知道这种过程持续了多久,只清楚,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楚玄依然闪着一双绿色的眸子,像饿狼扑食般看着自己,里面盛满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与渴望。

    “醒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来第二波了?”楚玄欲求不满地问道。

    “你,你不累吗?”凌曼惊恐地望着楚玄,一脸疑惑。

    “忍了这么多年,它确实累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补偿补偿我?”楚玄的语气里突然带着一丝软绵绵的娇气。

    “可是……”凌曼抬眼望着天花板,心下却痛斥苏沐阳,是谁说他那方面有问题的哇!

    话未说完,人已再次被压上……

    于是第二个早上,凌曼醒来的时候,眼圈已经黑得不能见人,而可恨的是,某罪魁祸首却精神满满,像打了鸡血一样,拿着昨天那个盒子翻天覆地研究个不停。

    “你怎么了?”凌曼缩了缩还酸痛的身子,眼睛里却带着一丝恐惧。

    “没什么,你再睡一会,昨天累坏了。”楚玄说着便在凌曼的眉心落下一吻,然后穿衣下床。

    “你要去干嘛?”凌曼脸上依然带着散不开去的娇羞。

    “嗯,有件事情要去办一下,马上回来。”楚玄笑着,嘴角带出一道标示性的弧线。

    “哦,好吧。”凌曼无语看着天花板,在心里为苏沐阳作着祈祷。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已经顶替楚玄出任翌日玄阳大老板的苏沐阳每天都会收到莫名奇妙的快递,而且这些送货的快递员每天都会在他的办公室门口大声说出购买物品的名称。于是翌日玄阳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几乎都知道他们的*oss某方面有问题,当然更多的人是同情身为其夫人的风静言,当然因为这件事情,那些曾经对苏沐阳有过想法的女人,都纷纷转移目标……

    四个月后,凌曼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窝在楚玄的怀里,坐在楚家小院的秋千上,舒服地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秋风轻过,吹起她的长发,也挑拨起一段段已经远去的往事。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你问。”

    “你和陈诚关系那么好,却为了我,害他连工作都失去了,这样做,值得吗?”

    “他为了自己爱的女人,可以不顾原则。我为了自己爱的女人,伤他一刀又何妨。你放心,我和他的关系,不会改变。”

    “你和我师傅当年打了什么赌?”

    “如果他赢了,我放弃你,如果我赢了,你不能去给他伴奏。”

    “那如果你输了呢?”

    “我不会输。”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

    “我们结婚之前,你究竟和你父母说了什么?才让他们那么轻易就接受了我。”

    “有些事情过程并不重要,结局是我们希望的就够了。”他当然不会告诉她,为了让父母转移注意力,消除门户之间的偏见,他足足扮演了一个月的基佬,还让秦可可不停地在他父母面前作思想催眠。每每回忆起来,他都会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虽然他的父母移居国外,但是西方的文化并没有洗尽他们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所以他才可以利用他们的弱点。这也是为什么当他的父母看到凌曼的时候,恨不得他们赶紧结婚生子的原因。

    “你希望我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或许是即将为人母亲,所以凌曼便不再纠结那些过去,正如楚玄所说,他和她已经拥有了最好的结局,何必再去执着那道她不曾看到的风景呢。

    “女孩。”楚玄掷地有声地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她会像你一样,精彩两个人的一生。”

    【后记】

    三年后,凌曼以‘玄听月’交响乐团代表的身份坐到了s大第七十届校庆晚会的嘉宾席上。

    晚会的节目准备得非常充分,每个节目都是精益求精。

    也许是因为本身对音乐的敏感,凌曼最喜欢的却是那个小提琴独奏。看着那个名叫陆临莞的女孩站上舞台的一瞬间,她就感觉整个世界就安静了。她的琴音和她的姿态一样,唯美得让沉醉。

    两年前,她生下儿子楚予航之后就在季教授的引见之下进了‘玄听月’,虽然乐团名气不小,但是因为新生力量太少,以至于现在已经开始青黄不接,所以她这次前来,一来是作为代表出席,二来也想如当年季教授发现她一样,为乐团招揽一批新人。而那个叫陆临莞的女生自然就成了她看中的猎物。

    所以,凌曼并没有当天离开,而是留下来并参加了第二天的校庆晚宴。

    晚宴是s大的传统,一般是在晚会之后的第二天晚上举办,所有参与晚会的学生及嘉宾都是可以参加。

    只不过,凌曼没有想到,在晚宴上,她会遇到那么似曾相识的一幕。

    当那个长得高高帅帅,穿着白衣黑裤名叫景司远的男生当着所有的人面说他不喜欢陆临莞时,她看到那个女孩像没头苍蝇一样冲了出去。

    那一刻,她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因为这让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么无助和失落。

    楼道里空旷得没有人迹,只有那个女孩低低的抽泣随着空气飘荡、徜徉。

    凌曼没有说话,只是迈着轻轻地步子走了上去,送上了一张纸巾。

    “谢谢你。”女孩隐忍地止住了哭声,然后抬起哭红的眼睛看着凌曼,然后委屈地问道:“我只是想一个人默默地喜欢他就好了,而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有没有做错,和喜不喜欢是两回事情。我想知道的是,现在他这样对你,你还会继续喜欢他吗?”

    女生犹豫了一会,然后非常果断地摇摇头:“不会了。”

    “那就对了。”凌曼叹了口气,心里漫过一丝惆怅。面前的女生和当年的她一样,明明心里还有憧憬和渴望,但却再也不会回头,或许每一个喜欢音乐的女孩骨子里都有这样的傲气。

    “可是我现在很难过,我以前从来不会参加这样的演出,我只是想离他近一点。我以为自己够漂亮,够优秀,可是我现在发现,原来我是那么的傻,那么的自作多情。”女生垂下脸,言语之间的自嘲溢于言表。

    凌曼两手搭在女生的肩膀上,正视着她漂亮的脸,非常认真地说道:“既然你这么漂亮,这么优秀,何必要为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如此伤心难过。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一个人不喜欢你,并不是你不够好,而是因为你值得更好的。”

    就在凌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听到一阵脚步声停在不远处,抬眼望去,那里站着一个人,白色的衬衫,一尘不染,烟灰色的裤子笔挺有致,那张完美此刻却又略带成熟的脸只看着就让人心醉。

    只不过,那段青春,那份记忆,还有那个曾经被她刻在照片背后的名字,都随着岁月远去,年轮流逝,再也不曾被记起……

    只是因为,她的生命里,已经有了那个更好的人。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第099章 一局赌定人生 返回《舍我娶谁》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