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胜宴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00章 番外 之易纾怡&夏子一(20)

章节目录 第100章 番外 之易纾怡&夏子一(20)

文/轻黯
胜宴 | 本章字数:4992 | | 胜宴txt下载 | 胜宴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那个室友没敢看易纾怡的眼睛,故意装傻:“说什么啊?”

    “难道你刚刚说的是鬼话吗?现在在我面前连人话都不会说了?”易纾怡冷言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个室友试图躲避她,想重新打开笔记本却又被易纾怡给重重合上了。

    “道——歉!”她一字一句对她道。

    “我凭什么道歉?我说错了什么吗?你年纪轻轻就被人包养败坏学校风气,跟你一起当室友我还觉得浑身不舒服呢。”事已至此室友索性也撕破了脸,那个帖子其实就是她发的,从开学第一天她就看易纾怡不顺眼,只要她出现无论在哪个角落都会变成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浑身上下都是名牌,还有一个开豪车的男朋友,她漂亮成绩又好,拥有着让很多人望尘莫及的东西,似乎所有人都喜欢她,包括老师,凭什么她过得那么好,凭什么大家都喜欢她?她就是不爽,各种不爽。

    易纾怡听到她这句话隐忍着没有抬手去扇她,而是将她的笔记本电脑夺过直接将之从阳台上扔了出去。

    果然那个室友见自己笔记本被扔了急得跳了起来:“易纾怡,你凭什么扔我东西?”另外两个室友也吓得大气不敢出。

    她们一直以为易纾怡是个内向文静的女孩子,没想到竟也不是吃素的。

    易纾怡依旧冷滞着脸:“凭你没管好你的嘴。”之后连跟她说话都觉得多余她转身就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那个室友心里不服气,追上来也要去抢她的笔记本却被易纾怡一把擒住手臂,然后指尖收紧……

    “啊……疼!”那个室友立刻疼得叫起来。易纾怡从小就跟着易宇兮学习防身术,精通跆拳道和散打,连一般的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是她?

    在室友的手臂快要被她捏脱臼前她才毫不客气地松手将她推开:“还玩吗?”

    那人被推倒在地疼得直哭:“易纾怡,你欺人太甚,当婊|子还立牌坊!”她大喊。

    “好了!你少说几句。”另外两个室友上来劝。

    易纾怡真的是被气得后悔刚刚没直接把她的胳膊给卸下来,她从小到大一直被父母和哥哥捧在手掌心,哪里受过这般委屈,这次再也忍不住,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被打了,那人撒泼得更欢了,大喊着:“打人了,打人了!”声音很高,很快就引起其他宿舍的同学前来观望。

    于是易纾怡那天跟她一起进了教务处,教导主任生气地把两人都一顿痛骂,并要求易纾怡道歉。

    理由是易纾怡动手打了人,而室友没有动手,所以责任方是易纾怡。

    易纾怡怎么可能跟她道歉,在教导主任面前死活就是不开口说话。

    “易纾怡,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教导主任看到她这样的态度伸出指尖恨铁不成钢道。

    真没想到她竟然会出手打人,这哪像一个成绩优异的女孩子做的事情!

    “不道歉就是记过处分!”于是他警告她。

    “那就处分好了。”易纾怡抬眸回答着教导主任然后直接转身走了。

    气得教导主任在后面呵斥:“易纾怡!你看看你是什么态度?这次我不仅要处分你我还要叫你家长过来!”

    易纾怡听着教导主任咆哮的声音头也不回,待她独自走出教师楼的时候她才疲惫地叹了口气。

    以前她一直觉得哥哥才是家里最会冲动闯祸的那一个,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这么叛逆的一天,果然是亲兄妹,看来她骨子里也带着不愿服输的个性。

    一个人孤独地走在学校,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夏子一,于是拿出手机便给他打电话。

    “嘟……”了几声之后那头便接起,夏子一熟悉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

    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控制不住情绪了,心里所有的委屈都一涌而上,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夏子一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不对劲,立刻开口问:“宝贝,怎么了?”

    听到“宝贝”这两个字易纾怡的眼泪掉得更凶,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泣不成声:“你什么时候回来……”她微颤着声音道。

    夏子一闻言便知道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听着她还在抽泣的声音心里揪成一团,无论在哪里,无论何时,她总能轻而易举地拨乱他的情绪,让他瞬间乱了方寸。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他紧张地问,很想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易纾怡没有说话,只是自己低泣了一会儿,她突然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就这样一个电话让他担心,他工作那么忙。

    “没有……就是突然想你了。”她抹着眼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想到他出差前自己还跟他闹别扭赌气不说话,她就觉得自己太坏了。

    “子一,对不起……”跟他道着歉,她现在真的好想抱抱他。

    此时夏子一那边有国外的合作方走到他身边似要与他攀谈,他说了句“soy.”便走到了无人的角落继续跟易纾怡说话。

    她这样,他怎么放心在外面工作……

    “对不起什么?到底怎么了?”他又问。

    “你走之前我惹你生气了……”易纾怡则这样告诉他,之后又抹了几下泪:“没什么事,真的,你快去工作吧。”

    夏子一还是不放心,刚要继续问她话就听到她又在电话里开口:“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真的。”像个认错的小孩子般她低声道,随后又加了一句:“老公,我爱你……”

    那一刻,心就像化开了一样,这些天积攒的所有疲惫度一消而散。

    “我也爱你……”

    易纾怡听到这句话已经是泪流满面,但又不想他在外面担心她,于是只得催促他去工作,然后挂断了电话。

    宿舍已经回不去了,可是她现在又不想就这样回家,而且明天还有早课,所以只得先在学校附近的酒店住宿了一夜,第二天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抱着书去上课,她几乎都能想象到自己又被人在学校里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的样子,想到这里她就委屈得甚至不想再去上课了,可是转念一想她又没有做,凭什么要躲?便硬着头皮去学校了。

    大概是她出来的早,太阳才刚刚升起,空气中还弥漫着一层薄雾,就在她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校门口站着一个高挺的身影。

    下一秒她便定在原地,因为那个身影是那般的熟悉。

    夏子一是连夜坐飞机赶回来的,回来后便不停地打她电话,可是没人接听,只得利用自己的身份去查看b大当晚的宿舍考勤表,易纾怡那晚的名字是空的,也就是说她不在学校,他又焦急地打电话给顾沐馨问她易纾怡回家没有,顾沐馨说没有担心地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只让她暂时不要告诉易家的人,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找了她一夜,就在早上他又转回b大时才等到了她,一颗悬了一天一夜的心终于落地,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便迈步直直地朝她走去。

    易纾怡就站在原地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以为一切是个梦,直到他伸出双手将自己紧紧地抱进怀里,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中去,她这才意识到这不是梦,是真的,他回来了。

    “你……你怎么突然……”刚要开口说话就被他用唇狠狠堵住。

    无法想象没有她的日子,那种找不到她的无助感他今生都不想再有。

    “以后,不许再这样乱跑让我找不到。”在她快要窒息之时他才放开了她,一字一句道。

    易纾怡看着他,感受着他的气息乖乖地点头,然后将他紧紧环住。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多幸福的人,他为了她竟然连夜赶回来,还因为找不到她而担心了一夜,她才是那个最坏的人,之前还惹他生气。

    “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埋在他的怀里她又一次道歉。

    “傻瓜,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你昨天那样我怎么能不担心,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子一捧起她的脸问道。

    易纾怡只是摇摇头不说话,然后伸手搂住他的颈脖让他紧紧贴着自己的额。

    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了。

    “我现在答应去见你爸妈还来得及吗?”蓦地,她开口问道。

    夏子一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件事,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望着她紧握住她的手。

    “怎么突然说这个?你想清楚了吗?”

    易纾怡也反握住他的手并与他十指交缠,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因为我想时刻陪在你身边,每天醒来就能看的你……”

    夏子一深深地望着她再次俯身与她相吻。“好……”良久后他附在她耳边答应了了。

    他的小公主终于长大了……

    ***

    易纾怡和室友大打出手的事情最终由易宇兮亲自出面解决,于是易纾怡是易氏千金的消息也不胫而走,谣言不攻自破,而室友最终被查出为谣言传播的源头,她正是那个发帖人,b大给了她严重的记过处分,从此她也成了同学们孤立的对象,一个人独来独往甚是可怜。

    一开始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夏子一本想让校方将那个室友开除的,但易纾怡不想把事情做那么绝便说她已经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就此算了。

    于是夏子一坐在车上捏着她的小鼻尖道:“这点你始终没有你哥哥狠。”

    易纾怡也伸手去捏他的脸:“一个家有一个人狠就够了,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夏子一听到“家”这个字一个倾身将她压在副座上:“家长也见了,什么时候让我毕业,嗯?”

    易纾怡现在已经明白他说的“毕业”是什么意思,他都三十一了,想想自己一直太委屈他了。

    心一软,她便搂着他的颈脖附在他耳边:“你……轻点。”说完脸一直红到了脖根。

    如果她这句话的意思他还没有听懂,夏子一就白被称这么多年的天才了,他压着她在车上吻了个够,那晚带她回了自己独居的公寓。

    一进公寓他便将她压在墙上狠狠地亲吻,就像饿了很久的狮子终于爆发,易纾怡很快就受不住娇|喘连连。

    夏子一的手又顺势从她的衣摆探进去,第一次来到她的那里让易纾怡忍不住颤抖,但随着他的抚摸她的美丽慢慢在他指尖下绽放。

    “怕么?”夏子一抬起她的一条腿时在她耳畔问。

    他仍旧在给她喊停的机会。

    易纾怡却更紧地抱住他,她埋首在他颈间轻轻摇头:“我是你的……”她也在他耳畔说道。

    于是夏子一的最后一根理智的弦断裂,拦腰将她抱起便进了他的卧室……

    当他完整地进入她时易纾怡疼得哭了出来,真的好痛啊。

    “宝贝,放松点,你这样我也很痛。”她的紧张带着夏子一也略疼,只得柔声地哄她。

    易纾怡却抬手打他:“让你轻点的!”她怪他。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夏子一啄着她的唇继续哄,带她放松了些他才继续。

    真的是被囚禁了多年的猛兽,一个晚上他都没有放过她,易纾怡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丧心病狂”。

    最后她是瘫软在他怀里的,整个人累得简直要散架。

    确定是他三十几她二十几吗?可是他们的体力根本就是倒过来的。

    “洗完澡再睡。”夏子一见她累得不行便要抱她去洗澡。

    易纾怡哼唧了几声然后像只树袋熊一样扒在他身上轻轻睁开眼:“夏子一,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宝刀未老’?”她故意这样说道,谁让他刚刚那样欺负她。

    夏子一不以为然地笑笑将她裹着薄被一把扛在肩头:“你更应该庆幸你下半辈子的……性|福被我承包了。”

    易纾怡被反调戏了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流氓。”

    夏子一也抬手打了一下她的小屁股,然后将她抱下来与自己对视:“那你愿不愿意嫁给流氓?”这次是很认真的语气。

    易纾怡望着他眼底的真挚,却没有立马答应,而是故意撅起嘴道:“有你这样求婚的吗?戒指都没有。”说完又玩心大起:“还是子一叔叔你……‘老年痴呆’忘了啊?”

    这下夏子一不由分说地再次将她扛在肩头狠狠地打了一下小屁|股:“子一叔叔是吧?‘老年痴呆’是吧?那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宝刀未老’!”语毕便将她带进了浴室顺势抬脚踢上了门。

    “老公我错了,呜呜……”于是那晚易纾怡是在不停地求饶中度过的。

    然而属于他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第99章 二代番外 之易纾怡&夏子一 返回《胜宴》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