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天价弃妃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21章

章节目录 第121章

文/轻衣杏雨
天价弃妃 | 本章字数:5797 | | 天价弃妃txt下载 | 天价弃妃手机阅读
    “没事,明天我会去的!”苏漠漠舒服地闭上眼睛,身体虽累但是心不累!

    入夜后的云城聚宝商城是最美丽、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那里是权贵、最富有的地方,

    只是华灯初上的时分,由素手坊一手主办的奢华珠宝展览拍卖会场地四周已经围满了前来参加的宾客。由于事前已经把部分会展览拍卖的新品给各个达官贵人家中的夫人们看过,美轮美奂,奢华高贵的珠宝新品大家还是第一次看到,一眼便喜欢得不得了,因此大家对这一次的展览拍卖会还是满怀期待的。

    展场各式各样的彩灯焕发出迷离璀璨的光芒,铺着红地毯的走道一直通向嘉宾的客座。许多贵妇人因为很喜欢这一次的素手坊的新品,都来得很早,生怕展会开始的时候,自己先前看上的首饰便会被别人买走。

    有道是三个女人一台戏,都是大户人家或者是朝中官员的妻室,这些女人身份都是有层次的,聚到一次总是忍不住显摆炫耀。

    姑苏如月这一次也被邀请了,来得也较早,才刚坐下将军夫人的身份立马引来了一群女人相围。

    “哟,我说怎么看着如此有威势,原来是将军夫人,难怪气场这么足!”一女人听不出是奉承还是讽刺的话语说道。

    姑苏如月瞥了眼跟她说话的,从衣着打扮上看应该是富人家的夫人,并不是朝中官员的妻室,并不打算搭理,目不斜视地越过说话的女子而去,走到一群官妇人中便亲切地和那些女人打起了招呼。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姑苏如月的不给面子让那女人一阵不悦,开口骂了句,“装什么清高,不就是个将军夫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人家是将军夫人,自然比你这商户人家的夫人要高贵得多啦!”女人话语落,另一女人立马接口道:“你呀,再怎么讨好,在那群官妇人的眼中也是低她们一等!何必自讨没趣!”

    “哼!不就是嫁了个做官的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女人一脸愤恨,心里立誓一定要姑苏如月当众出糗难看!

    展览拍卖会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了,由美人穿戴着在展台上展示一遍过后,便开始正式的拍卖。

    “首先是本行要拍卖的是各自有着美丽爱情故事主题系列新品——永恒十二星座。关于这个系列的作品,每一件珠宝背后的故事相信大家在来展会之前已经听说过了,也是满怀着期待而来的,那么祝福大家能够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星座,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第一个,我们有请白羊女神……”

    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效果也是前所未有的好,乔伊和苏漠漠站在后台看着一切,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漠姐姐,你的心思永远都是那么新意百出,像这一次展示的系列专品‘永恒十二星座’,‘幸福童话’,‘美丽雅典’,‘梁山英雄’等,每一个作品背后都有一个记忆犹新的故事,基本上就是一眼难忘!还有这次的展会要不是你给的点子,用美人作为展示效果的模范,然后再利用贵妇人家爱攀比的个性,举行新品拍卖,就小伊这个脑袋去想,断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和口碑!”乔伊扭头看苏漠漠,言语中满是对苏漠漠的肯定。

    苏漠漠一丝淡笑,摇了摇头道:“伊儿妹妹千万别这么说,要不是你辛苦打点着,我就算是有再多的想法恐怕也无法实现。所以说,伊儿妹妹同样功不可没啊!”苏漠漠说的是心里话,要不是乔伊在打点一切,就算是她新意百出也未必能够实现如此顺利。

    “嗯,不管怎么说,只要我们素手坊能够越办越好,成为经典永恒的品牌,我就心满意足了!”乔伊乐呵呵地傻笑着,她唯一的心愿就是把娘亲留下来的素手坊流芳百世!

    “只要不放弃,伊儿妹妹的心愿一定会达成的!”苏漠漠真诚地说道。

    两人会意地对望一眼,粲然一笑,有些东西不言而喻!

    展台上首先推出的系列新品已经被抢拍一空,主持人满脸笑容地开始第二个环节的单品拍卖,“接下来是单品拍卖的时间,每一款都是本行的心血巨作,每一款堪称经典永恒之作。分别是一号拍卖品是蓝色梦幻宝石戒指,二号拍卖品是金丝八宝攒珠髻,三号拍卖品是朝阳五凤挂珠钗,四号拍卖品是赤金盘螭巊珞圈,五号拍卖品冷月翡翠,六号拍卖品羊脂金镶玉手镯,七号拍卖品血玉凤凰玉坠,八号拍卖品七彩璀璨流光项链……”

    随着主持人的宣读,即将拍卖的珠宝新品由美人模特按顺序一一走上台,美轮美奂地展示一遍之后,各自站好,等待着拍卖会的如火如荼地进行。

    台下的贵妇人各自轮番举着珠宝行设定的用于竞拍的牌子,争相出价为夺心爱之物。不少贵妇都已经有所收获,唯独姑苏如月毫无表示,仿佛是一个看客,完全没有要买的打算。

    “哟,这不是将军夫人吗?怎么净坐着不举牌啊?不会是这些璀璨如星的奢华珠宝将军夫人都看不上吧?还是说将军夫人今天只是来看热闹的,根本就没打算买一两件回家?哎呀,是什么问题啊?女人都有权利装扮自己,难不成将军夫人囊中羞涩,只好忍痛不举牌吗?也是的,将军虽为一品,俸禄应当也不算少,可惜听说府上大公子不长性,总是爱混狐朋猪友,流连那风月之地,整日正事不知道干一件,只晓得挥霍无度败坏家财!”说话的是方才被姑苏如月冷落过的那位富人家的夫人。

    话音落遭到姑苏如月恶狠的一瞪,接着身边的官夫人便有人听不过这商户夫人的醋溜溜的话,反击道:“你哪儿来的刁妇?你在说什么?堂堂将军夫人怎么可能会连件珠宝都买不起?将军夫人等的是最后的那件天价宝贝‘海洋之心’,你一个商户人家的夫人,懂什么?滚一边去,少在那说风凉话扰了我们的清净。”

    “哎呀,原来将军夫人等的是珠宝行最后的压轴巨献‘海洋之心’啊?啊,那可是起拍价都将近十万两银子的宝贝,将军夫人真是大手笔!算夫人我见识浅薄,说话冒犯将军夫人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哎呦,真是好期待将军夫人待会一举夺得‘海洋之心’的豪举。”富家夫人语气挑衅地说着,怎么听都不觉得她相信姑苏如月能够买下‘海洋之心’。

    “切,什么女人?真是商户家的女人,没见识!”那位帮姑苏如月说话的官夫人骂了一句,转头笑意盈盈地看着姑苏如月道:“姐姐,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一会定拿下‘海洋之心’落落那没见识女人的面子才行,别让那没见识的还真以为姐姐囊中羞涩,只是来凑热闹光看不买呢!姐姐,小妹等着看你一举夺冠的夺目风华啊!”

    官夫人说完,立马转向其他的官夫人,一脸自豪地嚷嚷道:“大家听好了,姐姐说待会的‘海洋之心’都别跟她争,那是她相中的宝贝嘞!”

    这位官夫人不知是读书少还是根本就是方才那富家夫人一样的德行,说话也没比那位夫人好听,更可恶的是她一开口就把姑苏如月推到了最高的位置上。如果一会姑苏如月没有买下‘海洋之心’,绝对会成为日后贵妇人口中的笑料。

    “真的?姐姐,真不愧是将军夫人啊!要真的是这样,那我们之前听到的关于将军府的一些谣言就不攻自破了,说什么姐姐命苦,儿子不成材,女儿又长得跟母猪似的。那天苏将军两脚一伸,只怕会孤苦无依,日子难过。喏喏,就在姐姐来之前还有人说姐姐这一次一定不会来,说什么珠宝那么昂贵的东西,儿子不成器女婿估计也没着落,姐姐定然会存多点钱,老了不至于饿死屋中等等,那话真是听了让人心酸啊。也好,姐姐待会要是一举拍下‘海洋之心’,谣传便再无说服的力度了。”

    “……”

    一群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七嘴八舌地说着,说得姑苏如月心里一阵烦躁。这一次她被赶鸭子上架了,拍也得拍不拍还是得拍。女人的嘴巴实在是太恐怖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听那兔崽子的话来凑热闹了。

    一个工作人员打扮的女子,在一群官夫人附近安静地听着,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向后台走去。

    拍卖会转眼就到了尾声,也是最激动人心的一刻,商行用以压轴的‘海洋之心’以二十万两的高价被将军夫人拍下,全场掌声如雷。只有姑苏如月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颤抖着身子。大家都以为她那是激动所致,殊不知她是心里气愤得要滴血。

    刚才根本就不是她在举牌子,分明就是身边这群女人自作主张,看不惯那位富家夫人也举牌争拍‘海洋之心’,纷纷拿起她的手,一次次地举牌,到拍卖定价的那一刻都不是她自己愿意举牌的。

    二十万两啊!姑苏如月从来没试过这么后悔做过一件事!如今她最后悔的便是说来这里看热闹!平白无故要多出这二十万两,二十万两她要去哪里要那么多的钱?难不成真要把将军府给卖了?

    姑苏如月忍不住一种想落荒而逃的冲动,但是无数双眼睛在等着看她的笑话,主持人已经催促了三遍,她要上台签字先交五万两的押金,那么‘海洋之心’明日便会送到将军府,同时也会收取余下的十五万两银子。

    “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将军夫人上台……夫人有请……夫人……”主持人很好脾气地再次催促着姑苏如月。

    姑苏如月身子动了动,不知道她是要上台还是要落跑,只是她还没站起来,后台突然走出来一个女子,附在主持人耳边几句低语,片刻过后,主持人露出歉意的神色。

    看着台下的姑苏如月,抱歉地说道:“夫人,对不起,这件‘海洋之心’恐怕没法卖给你了!拍卖会弄错了,这件单品不是拍卖品,因为这是某位儿子买下来送给母亲的礼物时。作为补偿,拍卖会愿意赠送一个宝石戒指给作为赔罪。”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海洋之心’竟然已经被别人买下啦?那个富家夫人更是一脸愤恨,只有姑苏如月暗自松了一口气!

    “既然这是别人买下来送给母亲的礼物,一片孝心,我也做母亲的,理解当母亲收到孩儿的礼物时那份喜悦的心情,这个‘海洋之心’既然已经有主我也不强求,赔罪的礼物也就罢了,那位年轻人这么有孝心,成全一份孝心也是一件美好的事。”姑苏如月面带笑容地说着,在大场合她还是很懂得如何让自己表现得大方得体!

    “夫人真是宽宏大度,既然夫人也是有孩儿的人,那不如请夫人上台,亲自把‘海洋之心’交到那位买下这份送给母亲礼物的年轻人手中好吗?”主持人盛情地邀请着姑苏如月上台。

    “好吧。”姑苏如月很欣然地接受了主持人的邀请。

    “关于‘海洋之心’背后的故事,相信在座各位来宾都事先听过,并为之感动过,那是一种刻骨民心的爱,也是海枯石烂我们会忘了沧海桑田,但是不会忘了曾经至真至诚的爱。下面,我以热烈的掌声有请那位年轻的买主上台。”主持人煽情地说道。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女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到底是谁这么大手笔买下这昂贵的‘海洋之心’送给母亲呢?”

    在一片掌声中,走上来一个一身淡色华服,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姑苏如月一震,便听到那年轻人对着她喊:“娘——”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姑苏如月颤抖着双手把被誉为‘海洋之心’的从头饰到缠腰的玉带,一整套由冰蓝色的琉璃玉再点缀以金丝银丝,七彩宝石镶嵌而成的女士珠宝交到苏俊的手中,然后再颤抖着双手从苏俊的手中接过。

    这么富戏剧性的一幕,让台下的女人们看得一片妒忌和羡慕,而姑苏如月自己本身更是热泪盈眶。

    “娘,别哭!孩儿长这么大,不是第一次给娘送礼物,但是这一次凭的是用孩儿自己的双手赚来的钱买的,希望娘喜欢。就像这‘海洋之心’的寓意,伟大的爱可以传承千秋万世,娘,如果可以,孩儿希望下辈子还做你的儿子!”苏俊情真意切地说着,话音落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姑苏如月。

    惹得姑苏如月更是眼泪鼻涕一大把,看着母子深情相拥的场面,在场的观众再也忍不住,响起了如雷贯耳的掌声。大家都觉得,特别是已经做了母亲的都觉得姑苏如月有苏俊这样的儿子真是万般幸福,别人或许不知,但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又怎么会不清楚自己的儿子?也许儿子真的是有心改过,但是这么多钱他根本不可能会拿得出来,如果没有那一个人的帮忙,儿子再有心也是无力。

    眼角余光忍不住往后台的某个方向看去,那里苏漠漠轻拍着手掌,望着这一幕,露出了会心的笑容。那样纯澈真挚的笑容,就像是天山上的雪莲,圣洁得容不下一丝污秽。姑苏如月突然扬起嘴角,再看苏漠漠时眼神跟看着苏俊和苏婉儿时是一样的,那里有着一种可以称之为母爱的东西。

    简单却不失简洁的房间,一名红装男子站在香炉前,正在燃烧着手里刚刚看完的信件。

    “浅儿,”一声悦耳的女声响起,从门外进来一个素衣打扮的女人,一张过分美丽的脸庞,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不施脂粉却给人雍容华贵风华夺目的感觉。

    最后一点纸角燃成灰烬,红衣男子闻言转过身来,现出一张比女人容华绝代还要绝色脸庞,张嘴喊了声:“娘,你怎么来了?”

    “听相府的人说,她们的相爷自从出访青黎国回来之后,除了上朝议政的时候还是当日那般模样,余下的时间便魂不守舍,总是望着远边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样奇怪的相爷别说她们没见过,我这个做娘也从没见过,”女人微微一笑,开口便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进门便拉着纳兰浅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接着道:“说吧,纳兰浅浅,你是怎么回事?别说我这个做娘的不担心你。”

    “娘,”纳兰浅喊了声,扬手把所有的下人都屏退后,疑惑的眼神睨了身边的女人一眼,道:“绾姨,你太紧张了,没什么事,我只是想念一个人了。”没有外人的时候,纳兰浅改口喊旁边的女人为‘绾姨’。

    绾若颜本来就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他却是这个女人看着长大的没错。绾姨是一家客店的老板,性格独立,豪爽过人,又因长得好看,是无数男子心中的女神一样的存在。一次到外地采购货物,把命垂一线的自己给捡了回家,从那时起这个女人便成了照顾他的娘一样的人物。

    但是纳兰浅却更加喜欢喊她绾姨,在他的心里亲生的娘亲已经死了,这个他愿意作为母亲一样重要的女人,他却希望她长命百岁,活得风生水起,所以没有人的时候,他更喜欢用‘绾姨’来代替那一声‘娘’。

    “哦?是什么样的女子值得我们家浅儿为之魂不守舍?”绾若颜反应过来,一下子来了兴趣。在她的记忆中这孩子一直很收敛自己的情绪,绝对不会轻易对某个女子动情。而今他竟然还为了那个女子魂不守舍,情到底有多深这恐怕只有这个孩子心里明白了。

    请牢记:g.xxx
(快捷键 ←)上一章:第120章 返回《天价弃妃》目录 下一章:第122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