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罪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0

正文 160

文/蓝艾草
罪妻 | 本章字数:9248 | | 罪妻txt下载 | 罪妻手机阅读
    160

    裴家院子里,闹成了一团。

    公堂之上的情形还没传回来,裴周氏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她爬起来之后,便

    不依不饶往小铁身上去撞:“我今日就让你这野种将我撞死,不然……”

    书香见势不好,转头将裴欢欢递给了身后的钱奶娘,嘱咐她跟秋芷带着小丫头进去,别吓着孩子。

    裴家人的无赖,她非今日才知,但今日才知,若是没有了裴东明,她们母女两个恐怕会被吞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裴周氏死揪着小铁不放,回头怒骂龚氏:“你是死人哪?”

    龚氏被婆婆威严所慑,又见对面是个少年,狠了狠心也往小铁身上去撕扯。

    小铁一心想护着书香,半步也不肯退让,三人当即闹成了一团。

    事到如今,裴王氏与赵如玉既然进了这个院子,想起自己损失的那些首饰钱财,便不想空手而回,婆媳俩对视一眼,难得有了默契,绕过这纠缠的三人便往书香房里闯。

    书香身边围着的兰萱与几个小丫头见这婆媳妇俩不怀好意,出手相拦,却被裴王氏狠狠打了一个耳光:“贱婢,再敢拦着将你卖入青楼!”

    兰萱向来寡言,面上挨这一下,反平静道:“就算想卖了婢子,哪也得有本事拿到婢子的卖身契。”手脚不停死拦着裴王氏与赵如玉。她身边两个小丫头子有样学样,也齐齐拦在这婆媳妇俩面前。

    “大伯母带着弟媳往我房里闯,这是打量着趁乱捡漏呢?”

    书香被围在丫环身后,见这婆媳妇俩上来便打人,怒火如焚,口里更没好话。

    赵如玉虽然敬佩这大嫂有手腕,将个男人与家都把持的点滴不漏,但同样也垂涎她那些首饰,乱世为王,不趁机大捞一笔,如何对得起自己?

    书香院子里向来仆妇不多,大多都在外院或者厨房,平日也不敢擅闯,是以一时半会倒不曾过来。

    混乱中,小铁的脸上被裴周氏挠了一把,顿时四条血印。

    他到底只与同窗少年动过手脚,都是少年气盛,打起架来拳来脚往,不似妇人这般歪缠,抓挠撕掐,不一会便败下阵来,偏还担心书香,不肯退后一步。

    闹的正凶时,只听得一声炸雷般的声音:“谁敢打我儿子”门口闯进来一个黑壮汉子,将裴周氏婆媳妇一手拎起来一个,扔了出去。

    裴周氏与龚氏惨叫连连,天冷地湿,这般扔出去都是冻土,就算穿的不薄,全身的骨头也感觉跌碎了。

    小铁欢呼一声:“爹……”眼眶已自红了,转头指着裴王氏与赵如玉,催促:“快帮帮义母。”

    老铁力壮,拎着裴王氏婆媳妇俩的后衣领,如法炮制,将这婆媳妇俩也扔了出去,又是几声惨叫,想来也是跌的不轻。

    兰萱头发被抓的全散了开,脸上又是掌印,小丫头子们脸上也都带着印子,可是转头看看书香安然无恙,终究放下心来。

    书香越众而出,诚心诚意向老铁深深福了下去:“多谢铁大哥!”她虽然练过,可是要是真的与长辈对打,赢是赢定了,可是不一定能落得了好。

    老铁见到小铁挨打,也是急了才做出这行为,此刻局促的搓着大手,侧身不敢受这礼:“我……我家小子这些年多亏了夫人照料,若是我照料,哪得这般好。”

    他是个粗人,从来不会多说好听的话,只是有空上山猎得野物,必要给书香家送一些来。

    裴家如今日子好过,也只有这些才能表达些他的心意。再回头看紧盯着自己不放双眼晶亮的儿子,这几年聚少离多,他这个父亲总是将孩子丢到裴家,可是看孩子身上的衣衫鞋袜,哪一处不妥贴?就算如今脸上还有被方才那婆子抓挠出来的伤痕,离别一年,那身量也拨高了许多,气色极好,他瞧着不知道有多高兴。

    老铁从心里感激书香。

    镖局自接到呼延赞寻人的这票生意,他带着十名镖手与向导在依尔林大草原转悠了快一年,终于辗转收到了呼延赞给向导传过来的信,人已寻到,镖师可速回响水。因此他日夜兼程,进城之后先去的学堂,哪知道学堂今日放假,想来儿子定然在裴家,便直接寻了来。

    裴家门房知他乃是小铁亲父,自然放行,又好心指点他小铁此刻在书香院里,今日还未出门,他牵挂儿子,走的飞快,竟然教他直闯了进来,这才有了开初一幕。

    裴周氏与裴王氏吃了大亏,带着各自的媳妇回房去向丈夫汇报战况顺便梳洗。老铁与小铁父子相见欢,小铁正搂着老铁的胳膊不住问话,前院门房领着一队差役进了来。

    领头的是本城的捕头,规规矩矩站在书香院门外等候丫环通报,书香与老铁小铁正在房里说话,听得差役来了,抬手将发上钗子拨下来两支扔在桌上,一把便弄乱了头发,直成个乱糟糟的模样,又挤出两滴泪来,这才往外面走。

    老铁与小铁不知她这番作为,父子俩个傻傻对望一眼,也跟了出去。

    那捕头久闻裴娘子之名,又常在街市间见过的,每次俱是温婉贤淑的模样,哪知道会遇到她今日这番模样。但公务在身,当即躬身见礼:“裴娘子安好。今日小人前来,是为着裴掌柜自告自身兼告兄弟贪渎,因着慈安堂财务娘子也知,城守大人传裴家众人与娘子前去堂上,并请娘子带上慈安堂总帐。”

    裴东明虽辞官,之前到底是四品武官,这铺头敬他仁勇侠义,在书香面前竟也恭敬有礼,决不肯拿她当一般商贾之妇。

    书香福了一福:“有劳捕头稍等,我这便让丫环取了来。”从襟下抹出个小钥匙给了兰萱,回头吩咐兰萱速速去拿慈安堂帐目。

    兰萱本来脸上有伤,头发又被裴家婆媳给抓乱,有心想下去收拾一番,书香没有发话,也不敢动。接了钥匙便去取帐目。那铺头又差了别的差役去客院传裴家两房上堂。

    裴周氏与裴王氏各自欢喜,只当裴东明这下犯的事大了,都摩拳擦掌准备接收裴家财产,先时被老铁扔出门外去,这会回房早已梳妆打理整齐,两家当即跟着差役到得前院,见得书香这狼狈样子,只当是被差役给拘禁之时弄的,各个更是趾高气昂。

    出得裴家院子,裴十六与裴九各自回望一眼这阔大整齐的宅子,长出一口气,俱存了回头从衙门回来便收宅子的打算。

    都是当爹的,儿子既然进了牢,家产自然归当爹的。

    只是时间紧迫,这亲爹与养父一时还无暇分出胜负来。

    书香拉了小铁,又点了兰萱与之前被打的头发散乱,脸上都是伤痕的小丫头子们随侍。

    公堂之上,罗四海看过了裴东明递上来的物证,此刻正传了吕诚来审问。

    吕诚将裴家兄弟往日贪污经过一一讲明。这慈安堂在响水开了月余,不知有多少人感念裴记恩德及那些捐款之人,如今听得好好一个善堂被办成了这般样子,顿时义愤填膺,各个恨不得暴揍裴家兄弟一顿,不等他们从人群里挤出来,已被认得他们的百姓叫破,揪了出来,推搡到了堂上。

    到得此时,裴家兄弟身如筛糠,已是抖的厉害,趴在地上说不出半句话来,罗四海一拍惊堂木,乖乖认罪。

    等到书香带着慈安堂总帐,与裴家众人浩浩荡荡到得城守府衙,裴家兄弟已经签字画押。

    书香进得堂来,先是向罗四海见礼,送了总帐上去,瞧也不瞧裴东明一眼,双目滴下泪来,向着罗四海磕头:“小妇人被婆婆与伯母强逼小妇人自求下堂,求城守大人准了,自此离了裴家,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说着在堂上呜呜哭了起来。

    她身后带着的一干丫环与小铁脸上俱有伤痕,反观裴家众人,衣衫整齐,更是坐实了裴家婆婆的恶行。

    裴东明向来疼媳妇儿,见她挨了打,更添心疼。虽明知书香这番话不是内心真意,也是难受不已,想到裴家众人来了数月,起了多少风浪,自家媳妇儿又累又气,如今竟然趁着他不在被打,面上青筋几乎都要暴起,捏紧了拳头一脸气恼的横了裴周氏一眼,回头握紧了书香的手,无论她怎么挣扎也不肯松开。

    裴周氏等人还不知传唤他们来堂上是何事,又想着裴东明即将下狱,这一眼大约是怨恨,如今她也顾不上了,只要能拿了裴东明家业,还怕什么?又见书香主动下堂求去,正合她意,当下洋洋得意,指着书香道:“这妇人恶毒刁蛮,没得带坏了我儿,如今又不曾生下子嗣,早该下堂求去了。”

    不待罗四海开口,堂下百姓群情激愤,已有人叫骂起来:“没见过这般恶毒的婆婆,还有这样不成财又贪心的兄弟,裴掌柜好好一个人,竟然被你们这样一家子带累至如斯境地,当真不要脸之极!”

    那人声音极响,便如一个响亮的耳朵,迎头扇在了裴家诸人脸上,顿时将众人扇懵了。

    裴周氏回头朝众人嘶骂:“胡说,你们这帮烂了舌头的!”

    “大胆刁妇,竟敢咆哮公堂?!拉下去掌嘴!”

    罗四海惊堂木一起,裴周氏顿时傻了眼。

    当差的差役与裴东明俱都是熟识,裴家家事早已传遍了响水,掌起嘴来不遗余地,五板子下去只将裴周氏打的面上高肿,嘴角流血,哆嗦着再不敢胡乱说话。

    书香跪地哀泣:“都是民妇的不是,让婆婆挨了打,求城守老爷开恩,由民妇代领了这五板子。”

    罗四海与裴家夫妇打交道久矣,知道裴家娘子是个聪慧的,便是裴记能有今日兴盛,这裴娘子在其中出了多少力,他却是知道的。况书香与罗夫人交好,又与罗桃依挂着师徒之名,话里话外自然透着一团和气:“裴氏,你虽是个孝顺媳妇,但裴周氏在堂上犯的错,自然该她来承担。”

    裴王氏与赵如玉对视一眼,婆媳心中俱是同一个念头,瞧这城守老爷对着书香说话的态度,分明不是当犯妇看待的,难道是……目光已经不由自主往裴东宁兄弟身上去瞧。

    裴九与裴十六此刻也发现了跪趴在一边的儿子,无奈裴周氏吃了教训,他们也不敢当堂在胡说什么,只能以眼神示意。

    裴东宁与裴东海此刻跪趴在地,与裴东明腰背挺直的跪着截然不同。两个人共贪了不下七百两之数,以裴家父威之盛,哪敢再看自家父亲眼色,想到回去要被暴揍,就恨不能死,目光躲躲闪闪,哪敢回看自家人眼色?

    堂上一片肃穆,罗四海俯视堂下,“裴东明,你妻自请下堂,你可同意?”同意才怪,他这不过是白问一句。

    裴东明向来疼媳妇儿,这事相熟的人无不知晓。

    果然,裴东明道:“禀城守大人,我妻自进了裴家门,贤淑温惠,上敬高堂,下育幼女,对夫君凡事无不听从,实乃贤妻,便是家母逼她自请下堂,草民也坚决不愿意!”他说的气愤难言,堂下听众更是群情激愤,已有人议论起来。

    “都听说这裴娘子是个好的,难得的贤妻,不然裴掌柜怎的能在两三年间置了这么大家产?况方才她还自请代婆婆认罚,这般孝顺的媳妇儿可难找。再看这当婆婆的,可真是尖酸刻薄又狠毒……碰上这样婆婆,就算孝心一片又如何?”

    声音不高不低,偏偏传进了裴周氏的耳朵,她面上本来就火辣辣作痛,听了这话更是恨不得当堂将脸捂起来不教人看见,心中暗恨书香会作戏,先时明明衣鬓整齐,吃亏的是她们婆媳妇才对。被老铁扔出去差点将一把老骨头扔散了架,到这会屁股还疼的厉害,可是这等隐秘地方,当真说不出口,更不能示之于众。

    “既然这样,那本官作主,裴娘子还是回家好生与你夫君过日子罢。”

    “禀城守老爷,非是小妇人定要自请下堂,而是……而是婆婆与大伯母容不下小妇人,今日听得夫君自告自身,冲进小妇人的院子里,便是一顿暴打。”书香流着泪拉过小铁,哽咽泣诉:“老爷请看,这是小妇人收的义子,今日婆婆与大伯母带着两位弟妹前来小妇人院子里,想要将小妇人母女赶出去,小妇人的义子上前去拦了一拦,这孩子便被婆婆抓烂了一张脸,打成了这样。连身边的丫环都不能幸免,这般的日子如何过得下去呀?还不如听从了婆婆,自请下堂的好。”说着她便当堂大哭起来,语声悲泣哽咽,直令得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全然一个被恶婆婆逼的走投无路的可怜媳妇样。

    堂下不论男女,皆无限同情起书香来,更有那心软些的婆婆,想起自己半生受婆婆辖制,或有那受了婆婆气的,无不感同身受,也有红了眼眶的。

    罗四海注目去瞧,见小铁与书香身后的丫环脸上都带着伤,书香虽然低头哭着,但发髻凌乱,颊边许多碎发,头上首饰七零八落,心内暗暗叹息这裴家人品行卑劣,更是打定了主意要替裴东明夫妇作主。

    裴东明语声含悲道:“禀城守大人,草民三生有幸才娶得这般贤妻,况与她成亲,当初乃是奉旨,轻许她下堂离去,岂不是抗旨?”

    “不错,圣上赐嫁,裴氏又贤淑温厚,岂能轻易下堂?”罗四海重重拍响惊堂木,堂下又是一片肃静,他开口又问道:“听得裴东明早在投军之前,已与父母分家另过,可是真的?”

    堂下裴十六踌躇了一下,才道:“禀老爷,是有这回事。”

    罗四海又问裴九:“裴东明过继给你兄弟,当初可是入了祖谱,再不能更改的?”

    裴九只能答:“是。”

    “既然如此,三家便再无钱财瓜葛吧?”

    这事,裴九与裴十六自然无从反驳。他兄弟俩个这会还在好奇,裴东明今日进了公堂所为何事。

    堂上那高坐的城守老爷已威严道:“裴东明今日自告失察之罪,又告胞弟与堂弟掌管慈安堂,犯了贪渎之罪,”话音未完,裴周氏已经与裴王氏尖叫了起来:“老爷……老爷,他在胡扯……”

    罗四海猛拍惊堂木:“扰乱公堂秩序,给本官掌嘴!”

    差役扑上来捉了裴王氏与裴周氏各堂了五下,将她们扔在地上,站回原位。堂上堂下重又回复了安静,罗四海才道:“经本官查实,裴东宁与裴东海自掌管慈安堂已经,合贪六百五十两善款,并苛待慈安堂内烈属饮食日用,其行之恶,更应严惩。两人既已认罪,且签字画押,本官现判裴东宁裴东海交回脏款六百五十两,杖五十,徒三年。”

    裴东宁与裴东海听到这判词,不禁大哭求饶,早被堂上差役拖了下去,老远还能听得到求饶声。

    相比较裴九与裴十六的震惊与不可置信,裴周氏与裴王氏目中刻骨怨毒,挣扎着便要往裴东明夫妇身上扑。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都怨我当初瞎了眼,才收养了你,到如今竟然会反咬一口,害了自己兄弟……”裴周氏哭骂着便去挠裴东明的脸。她就跪在裴东明前面,转身之际正好行事。

    裴东明一躲闪,她尖利的指甲便向着书香而去,裴东明一把将书香揽进了怀里,她那一下便抓到了裴东明胳膊上,好在还有衣衫遮掩,并未受伤。

    裴王氏亦是边哭边骂:“……当初将你生了下来,怎的没有溺死,如今倒养出这般孽障来?”行动间已经跟随裴周氏去捶裴东明。

    她虽是妇人,但拼了命来打人,手上也有把子力气,只听得捶头砸在裴东明肩背之上,沉闷的击打声就在众人耳际。

    当着满堂众人,裴东明将书香紧紧搂在自己怀里,不愿让亲娘养母伤得她半分,只是他手背上已教裴周氏抓出一道道的血痕。

    堂上闹的不成样子,罗四海大怒,惊堂木连拍几下,见还不能奏效,便下令将裴王氏与裴周氏各打了十板子。

    这次却并非掌嘴,而是实打实的板子。

    十板子下去,裴王氏与裴周氏终于老实了,便是原还想着为裴东宁与裴东海求情的裴九兄弟俩,审时度势,也悄悄闭上了嘴。

    听堂的百姓见城守老爷发了怒,也止了议论声,听得罗四海继续宣判。

    “裴东明用人不当,犯了失察之罪,戴枷示罪就免了,只是往后更应用心找可靠的人打理慈安堂,善待堂中老人孤儿才好。”

    “是,草民明白!”

    “至于你所求,要去姓留名,与裴氏一族决裂,本官今日在堂上所瞧,裴家父不成父,母无慈意,兄弟贪脏,品行不端,又无银钱纠葛,本官今日便准了,此后你便改姓为东,与你妻好生过日子去罢。”

    裴九与裴十六便好似眼看着好大一盘肥肉被人从自己盘里叉走,虽然裴东明可恨,将自已儿子送进了狱中,可他手里那些资财引人垂涎,当下心疼大加:“大人请三思!”

    这下便是连低泣的龚氏赵如玉,心内正恶毒咒怨,疼的不能自已的裴周氏与裴王氏都停止了泣声,连连去求罗四海。

    “大人,不可!”

    听堂百姓讥笑:“方才还骂裴掌柜……哦不,东掌柜狼心狗肺,恨不得溺死,这下想到他那些钱财,便舍不得了?这样有本事有钱又孝顺的儿子媳妇去哪里寻?这下后悔也晚了。”

    这话辩无可辩,裴家众人当时便哑了。

    一时里罗四海懒得再与裴家人啰嗦,自顾退了堂,围观听堂的百姓还未散去,都盛赞罗四海判案公平,碰上这样恶父恶母,也不是一味愚孝便能过安宁日子的。

    书香在裴东明怀里窝了这一会子,只觉气闷,心头发呕,连忙转头去吐,却吐不出什么来,面色倒是难看不少。

    裴东明将她鬓边碎发掠到耳后,将她扶了起来,连连追问:“娘子,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被吓着了?”

    书香摇摇头,半靠在他怀里,“大概是在你怀里闷久了,心里很是不好。”

    裴家人这会子生吃了他夫妇俩的心都有了,偏罗四海走了,捕头却扔是走了过来,向裴九与裴十六道:“二位令郎所贪脏款,城守老爷令我等兄弟们追回,还要麻烦诸位陪我们哥几个走一趟,去搜一搜令郎的住处。”

    裴九与裴十六气的脸都青了,却又无可奈何,红着老脸当先带路,身后跟着老伴儿媳往东明宅子里去了。

    那些差役到得客院,将两院都翻了个地儿掉,果真从裴东宁与裴东海的房里各搜出了两张百两银票及一点散碎银子,合起来足有四百五十两,剩下的两百两不知道去了哪里,想是被他兄弟两个胡乱花了。

    这些差役都是办案办老了的,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索性连裴周氏与裴王氏的房里都搜了个干净,却连几两银子也没有凑出来,顿时不依不饶,最后还是裴东明出面,应承这两百两由自己来付,只是要裴十六与裴九各写一百两的借据。

    裴九与裴十六如今只盼能将这些差爷送出去,哪顾得了那许多,当即挥笔各写了一张欠条,书香从箱子里拿出来两张银票,还了这笔欠款。

    那捕头暗赞裴东明心善,临别之时倒附赠裴九裴十六一句:“今日这宅子便姓了东,两位裴老爷也是时候挪挪地方了。”拿着银票扬长而去。

    都到了这一步,已经撕破了脸,裴东明早扶了书香回房去歇息,另派了丫环小厮齐来这院子里守着。

    如今裴家人除了那两百两银子的欠款,与他们夫妇再无瓜葛。

    秋芷带着一帮丫环仆妇站在客院门口笑道:“等人走了,今日妈妈嫂子们可要好生将这院子打扫打扫,扫扫晦气啊!”

    她是个爽利性子,早看不起裴家人这番作为,加之裴周氏与裴王氏之前那番泼妇行径,此刻书香还躺在床上休息,裴东明已经着人去请古大夫,对裴家人,她自然半点颜面也不肯再留。

    裴周氏在房里疼的坐难坐立难立,又听得这话,一股恶气直顶着了肺,当下便指挥着龚氏收拾东西,要换个地方住,再看见书香夫妇,她怕自己忍不了这口气,扑上去生吃了他们。

    裴十六呆看着手里一百两的借条,怎么也想不通为何落到了今日这般地步,“就算我们搬了出去,要去哪里住?”

    裴周氏眉毛一竖,便骂了起来:“算是我白喂了只狼,这般的不听教导又忤逆,心还毒辣,要来作甚?”又催促低泣的龚氏:“就你这样的窝囊废,整天只知道哭。还不快去收拾东西,等下搬到你妹妹家里去。”

    这会儿裴周氏万分庆幸裴淑娟嫁了个寒门小户的,若是嫁了高门大户,她这般上过堂挨过板子的,如何去女婿家借宿?

    裴十六一家将行李简单打包,出了客院之时,正撞上腆着脸的裴九。

    裴九这辈子都不曾向裴十六低过头,此刻老脸红涨,上前去客套:“二弟,你可是要回裴家坳?”

    裴十六冷哼一声,“连路费也没有,如何回去?”

    “那二弟你带着一家子去哪里住?”

    裴九不顾裴十六的脸色,自顾自问。

    “也不知道是谁生的这般狼心狗肺的儿子,我们是住不得了,这会自然是去女儿家住。”裴周氏强忍着屁股上的痛意冷冷道。

    裴王氏此刻便跟个小媳妇儿似的低着头紧跟在裴九身后一言不发。她这个弟妹一辈子不忘记与她为难,此刻她家连个住处都没有,自然不敢再得罪她。

    裴九老脸挂起讨好的笑来,道:“那敢情好。自娟儿嫁了之后,我还没去过她家呢,正好一起去。我这当伯父的正应该去瞧瞧她嫁的好是不好。”

    裴周氏凉凉道:“……连添妆的钱都舍不得拿,这会倒想起来娟儿嫁的好是不好了?”

    裴九不与她接话,只腆着脸跟着裴十六走,两家子齐齐往外,路过书香院子的时候,正碰上裴东明送了古大夫出来,一脸的喜色,瞧着尤其刺眼。

    古大夫边走边笑道:“来年夫人生个大胖小子,掌柜的可别忘了请我喝杯满月酒啊。”

    “一定一定!”

    裴东明发自内心的欢喜,家里只欢欢一个孩子,终究是太孤单了些。

    二人回头看到裴家这一大家子,今日闹的这般大动静,整个响水城无人不知,古大夫如今在澡堂坐诊,连忙拱手走掉了,留下裴东明与这些人面对面站着。

    他心中滋味复杂难言。

    极小的时候,他也盼着父慈母爱,和乐一家。后来不得不渐行渐远,已无力挽回。

    到得今天这一步,谁对谁错已难说清,只是注定再不能父子亲和,母慈子孝了。

    他惆然一叹,挥挥手召了生儿来,给两家各送了二十两程仪。

    裴周氏破口大骂,却以目光示意龚氏接下程仪。

    不等裴王氏开口,赵如玉便上前拿了剩下的二十两。

    骂归骂,恨归恨,银子却不扎手。

    这天傍晚,钟老实家迎来了裴淑娟的娘家人。

    第二天下午,钟老实陪着裴淑娟去城南送父母与伯父母回裴家坳,眼看着雇来的马车越去越远,她哭的撕心裂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书香正在房里养胎,她将裴东明交过来的两张借据锁进了箱子最下面,长出了一口气,又朝外喊道:“端吃的来,我饿了。”

    门帘掀了起来,却是裴东明笑咪咪端着一盘馄饨进来了,薄皮大馅,上面飘浮着碧绿的香菜,还滴着几滴香油,引人垂涎。

    她顿觉胃口大开。

    作者有话要说:前晚本来还要写,九点魔怪爸从外出差回来……吵架吵到了半夜两点……于是更新泡汤了……回头发现,吵架其实……真特么没有理由……大概是最近情绪不好吧……

    今天从早晨七点写到现在了,还有最后一章,本文正文就全部完结了。

    写不写番外,还没想好,如果有亲有特别,朋友开的淘宝晋江币充值小店,有折扣。
(快捷键 ←)上一章:159 返回《罪妻》目录 下一章:16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