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罪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8

正文 158

文/蓝艾草
罪妻 | 本章字数:4685 | | 罪妻txt下载 | 罪妻手机阅读
    158

    钟老实啥都好,人老实憨厚,无不良嗜好,唯独一点,年过三十而未成家,且对谈婚论嫁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他自从营里退出来以后,分了几亩良田,在城中找些短工做,安安份份过日子,连回老家的心思也歇了。

    在战场中担惊受怕多年,如今总算还留了一条命,他颇为能吃一碗安稳饭而自满,埋头苦耕,精打细算的一个人过起了日子。

    钟老实以为,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至大的风浪见过,北漠军迎头扑过来,一同抗敌的袍泽们都如被镰刀收割的粮食一般齐茬倒了下去……无论如何,他已经是幸运的一个。

    然而此后他设定的安稳日子里,不包括——独个泡澡的时候会从澡池子里冒出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彼时他四肢被热水浸透,连骨头缝里都透着慵懒舒适,转头去拿搓澡的巾子,却被面前一个年轻的姑娘给吓住,下意识一把拉过池边的布巾子将自己泡在水里的下半身护住,大声惨叫……

    裴记澡堂子自开业以来,财源一向广进,前来泡澡的人都是手头宽裕腰包鼓胀的有钱人,这日上演了一记澡堂惊魂记,听得是个男人的叫声,各池子里正泡着的那些男人们皆往腰间围块白巾子,争先恐后从池子里爬出来——瞧热闹。

    响水人彪悍,历年死人白骨不知见了多少,便是前来响水做生意的这些人,都是五湖四海跑惯了的,听得男人叫声这般惨烈,都不知道发生了多恐怖的事情,循声而至,不禁轰然笑了起来。

    惨叫的男子便似被恶霸抢来行事的良家妇女,紧遮着自己的要紧之处惨叫,而令他恐惧的不过是一名妙龄女郎,此刻满脸泪花,也不知道是被池子里的热气蒸的,还是别的原因,只一径流泪,连连摇头:“我不信……我不信……”

    不信什么,无人得知。

    比起惨叫连连的钟老实,这姑娘还要镇定的多。

    此后数日,响水疯传着裴姑娘与钟老实同池共浴,钟老实畏之如鼠的故事。

    人人见到钟老实,俱要取笑一番。也有那妇人心内暗叹这裴淑娟不知廉耻的同时,又叹息钟老实果然老实憨厚,寻常男子遇到这种投怀送抱的事情,哪里会叫出来?恐怕早扑了上去。

    无论如何,裴淑娟的名声彻底的坏了,裴十六将她一顿棒子,原准备打出裴宅,却被裴东明拦了下来,只道既然已经有了这桩事,不如一床锦被尽遮羞,让钟老实娶了裴淑娟便是了。

    三日之后,钟老实雇了顶轿子,匆匆将裴淑娟娶进了门。

    婚事仓促,裴家人手头又紧,裴周氏曾亲去求裴东明为裴淑娟置一份嫁妆,被裴东明拒绝。他原话是这样说的:“假如没有这桩事,小妹嫁人,我这当大哥的自然应该添妆,但是她丢人丧德,做出有辱门风的事情来,按理说就应该浸了猪笼,只是边城民风开放,这才让钟老实娶了她……至于嫁妆什么的,母亲还是别想了,我裴家一文钱都不应该陪给她!”

    他说的这样笃定,是因为裴十六无论如何是不会向裴淑娟送一分陪嫁的,这位养父他实在很了解。

    裴淑娟自那日澡堂子里钟老实转身之际,脑中便有闷雷一声声炸开,直炸的她心里血花四溅,几乎仆然倒地。

    然而她不能倒,纵然是被一群半裸着身子的男人围观,她也不能倒下去。

    她心里一直憋着这口气,要寻燕檀问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她中意的那男子自始至终未曾出现过。

    一直到了坐着花轿进了钟家门,到了洞房花烛夜之后,到了回门的日子,钟老实带着她重回裴家,裴十六避而不见,裴周氏拉着她的手泪水长流,在她暂时居住了短短数月的屋子里,悄声问起她的婚后生活,她才大哭,声嘶力竭,泪不能止。

    “娘啊,那个钟……他根本不能行人事。”

    相比较攀四品武官未成,嫁了个农夫,这都不算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她嫁的这个人,当初在战场上被北漠人一枪扎透□,跟宫里净过身的太监一般无二。

    这也是钟老实一直执意不肯娶妻的原因。

    他是个老实人,可老实人也有尊严。

    当日营中往日兄弟说请他去裴记澡堂子里泡澡,他开玩笑说不惯与人泡澡,若是独个一个池子他便去。那兄弟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又是天字第一号汤池,当时他心中惴惴,颇有不安,这也太贵了些。

    但那兄弟拍着胸脯保证,这钱是自己近日手头好,上赌场赚来的横财,若不这样消解消解,万一招来祸就不好了。

    后来被澡堂子里的众人围观,他自然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自己不能人道,那让他往后如何在响水立足?更何况当初医治他的军医在城破之时已经阵亡,知晓这件事的袍泽都已长眠地下,他是打死也不愿让人知道自己这方面的残缺。

    阴差阳错,便做成了这桩婚事。

    裴家后院里,裴周氏惊怒之极:“我要找他们算帐……这般的陷害我闺女。”昏头涨脑之下,她直觉是裴东明与书香搞的鬼,害得裴淑娟如今落得这般下场。

    裴淑娟这几日心神溃损,一朝梦醒,再无转圜的余地,此生已矣,唯有悲零泣涕,娘俩个面对这番局面,哪得良策,唯有抱头痛哭,以抒胸中悲凉之意。

    这哭声直惊的在门外侍立的龚氏半晌无语。

    小姑子嫁的不好,她这个当二嫂的恐怕以后在婆婆面前服侍,日子也更艰难。

    况,妹夫既然不能人道,那小姑子恐怕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孙子便成了她头上一道紧箍咒,时时要被裴周氏念上一念。

    裴周氏是那种倘若自己过不好,也定然不能教别人好过的人。

    裴东明最是知道这位养母的性子,裴淑娟嫁了个穷汉,她哪能罢休,不若避其锋芒再说。今日裴淑娟回门,他一早将书香与裴欢欢送到了老郭头家,自己则去了响水酒楼。

    燕檀今日在响水酒楼谢他,早让掌柜的整治了一桌上好佳肴。

    兄弟二人对酌,燕檀长舒口气,“大哥好没义气,都不管兄弟死活。若非是我自行想辙,还不知道这结果如何呢。”

    他在去澡堂子的路上数次给裴淑娟机会,无论是澡堂子门口的亲卫,还是坐堂的古大夫及泡澡的男子,都无不提示着这是个女宾止步的地方,况且天字第一号房也不好找,倘若裴淑娟有一刻的动摇,知道这般追过来不妥,恐怕也不会嫁了钟老实。

    “我看钟老实人老实厚道,又没娶过,家里还有良田,是个好男子,我还觉着她配钟老实,高攀了呢。”裴东明无奈摇头。

    养母教养出这般不知廉耻的妹子,让他都在义弟面前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这般迅速的将裴淑嫁嫁了出去,也算了结了一桩烦心事。

    郭家。

    郭大嫂子一早瞧见书香带着闺女过来,便笑了起来。

    “你这做嫂子的,一大早不在家准备小姑子回门的酒席,躲我家里来算什么?”

    书香将裴欢欢丢到郭家炕上,让她跟郭胜玩,自端了一杯茶来喝,皱眉叹气:“媳妇难为啊。”

    郭胜已经在蹒跚学步,裴欢欢还要扶着炕几学走路,独自成行尚有困难,也不知道是她看着郭胜早自己走路而不高兴,还是别的原因,小丫头今日格外暴躁,眼瞧着郭胜到了自己面前,重重一把就将郭胜给推倒在了炕上,她则坐了下来,拖过郭胜的胳膊便咬……

    苏阿妈走后,最近小丫头情绪很是不稳,好多次路过两老住过的院子,她都要哭着喊着往里扑……

    郭胜被裴欢欢咬的鬼哭狼嚎,忙不迭急着要挣脱她,惹的郭大嫂子大笑,轻轻在他脑门上敲了一记:“你个傻小子,媳妇儿送上门来,哭甚?正好让欢欢咬个牙印,以后也好当个印记。”

    倒引的书香笑了出来:“我这里都未曾开口,嫂子倒打的好盘算。你可别想了,先把你家小妞子给我儿做媳妇才是。”

    按理说,郭家家世比老铁家家世要好太多,但小铁与小妞子相识这么多年,眼看着两个孩子情投意合,小小少年每次提起郭小妞子来便一脸笑意,书香索性趁着今日出言试探。

    地下正忙着洗果子的郭小妞子顿时红透了脸颊,抬头嗔一眼书香:“香香姨你……”反被书香取笑:“小妞子要是不中意我家小铁,不若我这当义母的再替他寻一门亲事?”

    直臊的郭小妞子面上红透,狠狠一跺脚出去了。

    洗果子这种事本来小丫头子们便可代劳,但郭小妞子与书香关系一向亲密,她来了小妞子凡事便喜亲为。

    郭大嫂子大笑:“这样也好,不赔不赚,省得你跟我多要聘礼钱。”

    书香不过试探之语,观郭大嫂子之意,她竟然也不反对,当下大喜:“我儿与小妞子之事,大嫂子可不许赖帐啊?老铁过段日子从依尔林大草原回来,我便让他请了官媒上门提亲。”

    郭家二妞子早已订亲,只等年后国丧已除,便可成亲。

    郭大嫂子爽快应了下来,“两个孩子情投意合,小铁又是个上进的孩子,恭敬孝顺,这有什么好反对的?”

    书香本来前来避难,哪知道竟然顺口替小铁订下一门亲事,当下便指使郭家婢子,拿酒来订鸳盟。

    郭大嫂子大掌在她肩上重重拍了两下,只笑她太过心急。

    书香叹气:“实是我这些日子过的太过糟心了。”自裴家人进了后院,天天鸡飞狗跳,好不热闹。不过想到这几日匆忙出嫁的裴淑嫁,又振奋精神:“我这几日在家未曾出门,怎的我听说小姑子嫁的这个男人还是个老实厚道的?”

    “谁说不是呢?”郭大嫂子感慨:“你家小姑子是个不知廉耻的,哪知道运道好,嫁的这个男人却是个街坊邻居无不称道的。那钟老实为人厚道,但凡别人所求,无不痛快应下,就没有个推搪的。种田又是一把好手,过日子倒不愁。说起来,还是你小姑子高攀了。”

    两人家世暂且不论,人品上面,裴淑娟确实不及钟老实。

    书香心道:这大约也是燕檀的厚道之处,总归是义兄妹子,还是挑了个厚道的男人将裴淑娟打发了。

    她哪里知道,燕檀一番好心,当日悄悄吩咐下去,经手此事的正是往日与钟老实交情深厚的军中兄弟,想着钟老实孑然一身,又不愿娶妻,这都三十好几了,眼前一桩美事何不便宜了他?

    弄巧成拙,倒教裴淑娟嫁了个男人与守活寡无异。

    说是守活寡,可到底钟老实正当壮年,同一张床上躺着个年轻姑娘,哪里有不动手的道理。摸摸掐掐,当兵的都粗手粗脚,他又与别个不同,再无杼解之法,情烈时手脚重了些也是有的。

    只到底不能做真夫妻。

    大哭之后,裴淑嫁撩起衣袖来,给裴周氏瞧她胳膊上的青紫掐痕。

    裴周氏不放心,撩起她衣袖来,但见一对儿玉兔上面全是青紫印子,不由抱着女儿又是一顿大哭:“这个丧尽天良的……”

    就算这女婿是个不能人事的,但闺女房里的事,她她再凶悍,也不好参言,更不能指着女婿的鼻子让他不要碰自己的闺女。

    这种话,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口的。

    裴淑娟听着亲娘大放悲声,更是悲从中来,泣不能止。

    作者有话要说:我计算了一下,按照这种写法,下周一本文就完结了,晚了几天,草很抱歉,实在抱歉!不过马上就完结了,虽然人品已经成了负数……

    前几天草在群里感慨:我好想先把完结感言写好(你是有多想立马完结啊?)

    群:拍!还不下去赶快写完局,写毛完结感言啊?

    草:(其实写这文半年,内心憋了好多感激的话想说,想跟大家唠唠嗑……)

    话痨也是一种病,得治啊!
(快捷键 ←)上一章:157 返回《罪妻》目录 下一章:159(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