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傲娇姐姐不言爱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情花毒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情花毒

文/蔻指兰馨
傲娇姐姐不言爱 | 本章字数:2422 | | 傲娇姐姐不言爱txt下载 | 傲娇姐姐不言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那是什么?”这个问題在苏铁的心里压了好几天了。他现在迫切地想知道真相。

    “其实,那只是一种植物的叶子,也就是类似于金庸情花毒。毒素在她第一次去到明珠会馆喝茶的时候就已经进入她的体内了。这些毒素配合室内的麝香熏香,就会起化学反应,效果和**差不多。”

    “混蛋,她是你老婆,你竟然让她用这种东西,你想过后果吗?你难道甘心戴绿帽子吗?”苏铁愤愤地握着拳头。

    “老婆?绿帽子?我的老婆,人在我身边,心却在你那里。绿帽子?我连脑袋都是墨绿色的了!”季刚突然忿恨起來,怒不可遏地咆哮起來了。

    苏铁反而逼迫自己冷静下來,事到如今,他还要问季刚一些问題。他在把握一个度,既不能惹怒季刚,又要让他处于激动的状态,这样他才会说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为什么半支烟会解了她的毒?难道那烟就是解药?”

    季刚见苏铁冷静下來,自己也平复了情绪,“那烟其实就是花的叶子。道家讲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可分为阴阳俩极,那情花也是如此,花朵为阳,叶子为阴。阴阳相生相克,互相滋养,又互相制约。”

    “半支烟的量恰好是解药,一支烟却又是过了,会加倍催化花毒的效力。但是,这情花的毒素,一旦进入人体就像蛊毒一样难以去除,每天都需要半支烟來解除花毒。”

    至此,苏铁才彻底弄明白了那支烟是怎么回事。

    “那这种花的叶子多吗?好弄吗?”苏铁的担心不无道理,晓陶的烟沒剩多少了,要是这叶子很稀有,那么在谭明珠那里也不会有很多。晓陶若是不去她那里了,那她是不会继续给她烟的。

    “有云南的滕明哲大专家,你怕什么?更何况这花只生长在云南的断肠崖的草坪上。他一定会给晓陶找出彻底根治的方法的。”季刚冷哼了一声,为苏铁的杞人忧天感觉好笑。

    “你放心吧,谭明珠不会切断晓陶的烟叶的供应的。”

    “你那么笃定谭明珠不会再强迫她再继续打麻将。”苏铁有些奇怪。

    “好了,”季刚往轮椅的靠背上一倚,疲惫地闭上眼睛,“我累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吧。”

    “你叫我來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苏铁奇怪季刚把自己叫來,却只说了这几句就说累了。

    据他所知,谭明珠是绝不会允许那些进入会馆的女子随便离开的。可是为什么季刚会这么笃定她不会强迫晓陶?

    “你和谭明珠是什么关系?”苏铁想到去谭明珠那里要烟时,俩个人私下里的约定,不禁怀疑起季刚和谭明珠的关系。

    “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种龌龊的关系,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走吧。”季刚下了逐客令。他推动轮椅转过身去想要离开。

    可是,他突然又停止了转动,停下來,背对着苏铁不说话。

    苏铁沒有再开口,他知道季刚一定还有重要的事要告诉自己,所以他在等,等他自己说出來。

    足足沉默了十分钟,季刚才把轮椅转过來。他咬着下唇,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拿去!”他的手上多了一封信,“你的疑问都在这封信里。”

    苏铁满腹疑惑地看着季刚,伸出手接了过來。

    “你只要知道她从來都是属于你的,她的一切,我都不曾真正拥有。你说的对,你和她才是纠缠三生的人。以后要好好对她,她因我而黯淡的青春,希望你能帮她点亮。”说完这几句话后,季刚快速转动轮椅,往拘留室转去。

    苏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忽然心底涌起一种悲哀。

    门开了,陈思凯走了进來,“对不起,苏铁,我们必须要对这封信进行例行检查。这是我们的政策,希望你能理解。”

    苏铁点了点头,把手上的信递给陈思凯。

    陈思凯打开信纸,快速地阅读了一遍,然后又递给了苏铁。“沒事了,你看吧。”

    苏铁见他面色凝重,心里有些奇怪。到底季刚在信里说了什么,才让陈思凯如此表情?

    苏铁接过信。

    苏铁:

    当年,当我看见你和晓陶在一起的时候,心里真的很难过。莫雪跑來对我说,其实晓陶是喜欢我的,是你横刀夺爱,晓陶迫于你的武力才会同意的。要我做些举动,晓陶就会知道自己最在意的是我了。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她就对我说,可以站在阳台上威胁晓陶要跳楼,看看她着不着急?要是她真的在意我,就会不舍得我,和我在一起了。

    当时,我有些胆怯,毕竟是三楼,我的胆子一直不大,再说了你们才刚开始,事情还沒到绝望的地步,我还不想死。她就对我说,沒事的,学校楼体装修,重做保温,楼下有施工用的泡沫板,就是不小心掉下去也不会摔坏。

    那天晚自习下课,我看见你和晓陶抱在一起,真的是气疯了。我不知道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在我心里,她一直是女神级的存在,我生怕哪一句话说得不对,就惹恼了她,甚至一丝暧昧的眼神,也会亵渎了她的神圣。我一直在等,等我们考上大学以后再向她表白,甚至填报志愿时,和她报考了同一所大学。

    可是,你却蛮横地打碎了这种神圣,你,竟然亵渎了她!那一刻,我的世界被你无情地颠覆了!一切全完了!

    盛怒之下,我爬上阳台的水泥台。可是晓陶她,她当时对我的态度太让我失望了。她对我说,我要是个男人就跳下去!然而,她胡表现更让我失望,她对我的伤心欲绝完全不在意!我就是要她后悔!我就是要她良心不安!我就是要让她愧疚!我就要惩罚她!我要她看见我的诚意,我可以为她去生去死,我要她回心转意,投进我的怀抱,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从那个地方跳下去应该就掉在那堆泡沫板上的,因为十分钟前我刚刚从阳台上往下看去,精确地计算过的。

    可是沒想到那天正好前面的楼体装修完毕,负责材料的工人因为第二天有事要请假,所以连夜把那些板材搬到了楼后面。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我竟然沒看见,就那么掉下去了,结结实实地摔在了水泥地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是毒品和**! 返回《傲娇姐姐不言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季刚的忏悔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