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傲娇姐姐不言爱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醉在了往事的温柔里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醉在了往事的温柔里

文/蔻指兰馨
傲娇姐姐不言爱 | 本章字数:2376 | | 傲娇姐姐不言爱txt下载 | 傲娇姐姐不言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晓陶姐,你真幸福!”陆毅涵在车的后视镜下,看着晓陶认真美丽的脸庞,突然心生感慨。

    “怎么就幸福了呢?幸福是什么定义,我不知道。”晓陶瞟了一眼后视镜里陆毅涵帅气的脸庞,故意找茬。

    “万千宠爱于一身。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喜欢你。你还不幸福吗?”陆毅涵打趣她说道。

    “有男人喜欢我吗?我怎么一个都沒看到?”晓陶挑着眉梢笑到,“竟然敢打趣姐姐!”

    “不是吗?苏铁,季刚,滕明哲,陈老师,这些都是男人中的精品啊!”陆毅涵反问她一句。

    “晕!谁说他们都喜欢我了?你哪只眼睛看见他们喜欢我了?”晓陶立起眼睛瞪了他一眼,然后启动了发动机。

    “真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啊,真是大言不惭!你一个小毛孩就代表人民群众了呀!”晓陶一踩油门,车子往前一耸,然后就向前慢慢开动了。

    “这不是自己的车,开着真是不习惯!”晓陶一边开车,一边抱怨着。

    “这三十几万的车,怎么能和你那上千万的跑车相比?知足吧,妹子,要是有人给我买一辆三十万的豪车,我立马就嫁给他!”陆毅涵羡慕地说。

    “哥哥,记得你是男性!”晓陶也顺着他的话头调皮地叫他哥哥,同时也对他的话表示无奈。

    “为了真爱,我不介意去做变性手术。”陆毅涵轻松地说道。

    “呕!别让我吐了,你不介意,人家可是要介意呢?”晓陶笑着呕他。

    “來吧,我來开吧,你不稀罕的东西,我当宝贝呢!哪一天你又成富婆了,就把它送我吧!就当你包养我了吧!“陆毅涵和晓陶开起了玩笑。

    晓陶下车绕到车的另一侧,她坐上副驾驶,把正驾的位置让给了陆毅涵。上车后,随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臭小子,说着说着就占起我的便宜來了?”

    “哎,对了,姐,你那烟瘾怎么样了,最近你怎么沒让我陪你去明珠会馆?难不成一场昏迷让你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了?”陆毅涵揉着脑袋,突然想起了这几天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題。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听滕医生的话,一直抽半根。他说他会尽快研制出能彻底戒断的药物,到时候连这半根也不用抽了。”这些天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多得她都沒办法多问问自己的事了。哎!晚上回去的时候上扣扣问问滕明哲吧。

    陆毅涵发动车子,车子平稳地向前驶去,“靠,车好就是牛啊!比我那三轮好多了!”

    晓陶瞪了陆毅涵故意夸大惊喜的脸一眼,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哎,姐!”回城的路上,气氛有些沉重,陆毅涵稍稍侧过脸來招呼晓陶。“那个陈老师真的喜欢你啊!”

    晓陶的心里一惊,“你怎么知道?别胡说。”她把脸扭到一边,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树木。

    “真的,爱一个人,你可以装作冷漠,可以装作漠不关心,可以装作毫不在意,可是眼神掩饰不了,你知道吗?这是男人之间的对决,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排斥我!为什么?为你呀!他的画在等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走进去。”陆毅涵故作认真地说道,俨然一个爱情专家。

    “切!无聊!”晓陶不愿和他继续这个话題,把头扭向车窗向外望去。

    陆毅涵笑了笑,沒再继续,专心开车了。这次陪晓陶一起來这里,他总算是安心了,因为佳佳的手术费沒问題了。

    小城公安局的会见厅里,季刚和苏铁隔桌而坐。

    “你不是说有话要和我说吗?”苏铁慵懒地半躺在会客厅的皮椅子上。“这里的环境真是太差劲了,这椅子太硬了,一点都不舒服!”说着苏铁把脚抬起來,放到了桌子上。

    此刻,监视的民警早就让苏铁打发走了,所以也沒有人阻止他的如此放肆的行为。

    季刚还是笔直地坐在轮椅上,衣服挺括。裤线笔挺。看來晓陶还是用钱疏通了狱警,并沒有过多地难为季刚。

    “老同学,沒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独见面。”季刚感慨道。

    听到季刚提到老同学三个字,苏铁的心里还是震动了一下。“是啊!谁会想到呢,上一次单独会面还是在你装修豪华,美轮美奂的豪宅别墅,这一次竟然是在这阴暗潮湿,暗无天日的拘留所里。可见这世界有轮回,善恶有果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能保证风光一辈子。”

    想起那年的元月二日,他顶风冒雪來到季家别墅寻找离家出走的晓陶。季刚那高高在上,睥睨天下的眼神蔑视地斜视着他的时候,他的嘴唇只轻轻一翻动,就打碎了他关于未來的所有晶莹的梦想和对美好爱情的执着向往。

    他就像一个无情的恶魔一样,在他的面前揭开了一个丑陋的伤疤,让他陡然看见了一个他最信任,最深爱,最在意的女人最丑陋的一面,让他对生活彻底地绝望了,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苏铁还是忍不住身心俱颤。心口仍是剧烈地痛。

    “在拘留所的这段日子里,我最怀念的就是咱们高中时的情景。那时的我们无忧无虑地享受青春多好,你,晓陶,莫雪,我,还有李欣欣那时是最好的朋友。我还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去喝酒时的情景,你的酒量真好,我可不行,只喝一点儿就醉了。”季刚闭着眼睛,微笑着回忆着。

    “那天晓陶喝了好多的酒,端着酒杯吟唱《将进酒》”季刚闭着眼睛,手握成拳高举着,好像真的端了一杯酒。“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那天的晓陶真美,连醉酒都那么美!她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我知道我醉了,醉在了爱情里……”

    “是啊!那天她真的很美!一种颓废的美!即使知道她喜欢的是别人,我也喜欢,我就喜欢她对爱情的这份纯美的向往!”苏铁也被季刚带回那个纯真的年代,记忆的闸门一经打开,往事便如潮水一般涌來,让人措手不及的陷入了那些温柔的往事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具有魔力的画 返回《傲娇姐姐不言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什么?这些你都知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