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最新章节列表 » 黑帮争霸 52 一切为她

黑帮争霸 52 一切为她

文/伊绮
推荐阅读:
    深夜的阴林,月光微微的投射下这一片树林,两道黑色的影子在其穿梭。

    “喂,你能不能走快两步。”清冷的声音在这幽静的树林响起。黑夜的树林间,徐绮转身双手抱胸的瞅着身后,那道婆婆妈妈的影子。靠,她一步顶他三步。

    莫少寒紧抿着唇,俊美的脸孔冒出冷汗。活了二十多年也没这么狼狈过,他的身下,真他妈的疼。

    “有痛成这个样子吗?”看着沉默不语,额际间不断的冒出冷汗的莫少寒,徐绮的视线转移瞅着莫少寒的某个部位,单手扣着下颚,徐绮一脸若有所思。她男人,真不是一般的狠。莫少寒,不会是真的废了吧?

    是的话,真是天大的喜事。

    “你,那是什么表情。”莫少寒看着徐绮一双眸子闪闪亮亮的直瞅他胯下,嘴角那抹他最熟悉不过的邪笑,让他惊骇的不由侧身躲避她的视线。一张脸孔太过憋窘,就算再冷漠的人也忍不住恨的牙痒痒。

    一个邪恶的徐绮加一个狠辣的冷傲风,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真是绝配。打人,专挑某个地方。

    “我能有什么表情。”耸了耸肩,徐绮一脸无辜的说道。其实可以的话,她还真想让他脱裤子下来让她研究研究,坏掉了就算,没坏的话,她想补多脚。

    不能怪她太恶毒,要怪就怪他是老头子的看中的人,这个未婚夫妻的身份她也满讨厌的。

    莫少寒看着她装无辜的表情,眼筋抽了抽。尽管他一直看不透她,可是她肚子里有多少分邪恶他清楚得很,这女人一定是想在他身上在补多脚。

    “如果你没事了,那我就跟你说拜拜了。”看着莫少寒的脸色也好了许多,徐绮皱了皱眉说道。视线转向莫少寒身后那远方还有一点的灯火。虽然她开枪角度把握的非常好,在他的身上构不成什么危险,可是她还是很不放心。

    所以她要回去。

    “你不跟我回去?”听言莫少寒顿时出声问道,两道眉轻皱。他以为她至少会去霸门走一趟,不竟以表面的姿态,零和暗门已经到了反目成仇的程度,现在走一趟霸门,绝对能将暗门和霸门的决裂推到顶尖。

    “回去?我从来就没想过。”嘴角勾勒一抹讥讽的弧度,徐绮轻蔑的说道。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就今晚这一场戏已经足够暗门和霸门彻底的闹僵,她没有必要再回去面对那个她恶心死的老头。

    “你不回去怎么骗得过那个老狐狸,那个老狐狸可是十足的奸险,你给他惹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他绝对不会忍耐的吃下这个死猫。”眉头紧皱,莫少寒一脸凝重的说道。

    在世人眼里,零是因为霸门而背叛暗门。以霸门的人伤暗门的当家人,这一条足以激发两大帮派的战争。而突然其来的死猫,莫霸天一定不会死吃。

    那只狐狸精明得很,只要他细细的将事情连想一下就明白其中的猫腻。

    “哼,我就是想气死他。最好他受不了刺激,两脚一伸,这天下太平了。”撇了撇嘴,徐绮恶毒的说道。

    莫少寒嘴角抽了抽,看着徐绮一脸的冷淡,不由无声的轻叹。

    “没事儿,你就赶快回去吧。再见。”似乎察觉和这个家伙浪费了不少时间,徐绮皱了皱说道。随即越过莫少寒往回走,先确定那家伙有没事,她再离开。

    这次莫少寒到不再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徐绮逐渐消失的背影。嘴角不由展开一抹苦涩,冷傲风妒忌他这个未婚夫的位置,他可尝不妒忌他能占据她心底那个重要的位置?

    (2)

    一间华丽的房内,气氛沉静。

    青龙,夏澈,朱炎,白虎,神尾五人均是沉默的站在一张大床边,目光尊敬的注视床上的人。

    冷傲风身子半靠在床边,**的上身缠上白布,左边的胸膛上还隐隐的渗出血迹,俊美的脸孔有一丝的苍白却仍然没损他天然的霸气。

    “当家,各势力的当家人我已经全”安排“好了。”最先出声的是青龙,青龙恭敬的向着冷傲风说道。在场的人都明白,安排的意思是禁起来了。

    冷大当家遭遇枪伤,生死未知,不得任何人离去。这是一个很好的扣留借口。

    “嗯,接下来怎么做,你知道的。”冷傲风淡淡的点头,斜靠在床上把玩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完美的薄唇轻勾,深邃的眸子浮现笑意。

    “是。”恭敬的回道声,以及青龙的离去声。

    房间内再次回复安静,冷傲风专注的把玩盒子,白虎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沉默。

    “搞什么,这气氛怎么像死人似的。”清冷的声音速度的旋转而来,白虎等人目光顿时一亮,转即嘴角一抽。主母这个乌鸦嘴。

    听言声音,冷傲风放下手中的盒子,嘴角带笑的看着声音的来源,深邃的眸子流光瞬闪。这才是冷傲风看某女的专有神情。

    徐绮一身白色的从阳台上利落的翻身进来,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人一转目光就对正了那双深如潭水的眸子。

    这个可恶的男人。

    “主母,你终于回来了。”白虎一见徐绮顿时抛开刚刚沉默的景象,满脸欢喜的跑过去。当然他没勇气给主母一个热情的拥抱,他身后的那位可是有着极度强烈的占有欲。

    鄙夷的看了眼白虎,徐绮绕过他直接往大床处去。她才离开一下下,那来的终于。

    走到大床边,徐绮毫无顾虑的脱了鞋,从床尾爬到床头,黑泽的眸子满是怒气的瞪着眼前嘴角带笑的家伙,她真的恨不得捏死死死他。嘴一撇,瞪着冷傲风身缠着白沙布的伤口,一股气话从口中流出:“命真大,这样也死不了。”

    呃,一旁白虎等人满头黑线。

    “主母的枪法控制得很好,当家的伤看似很重。其实也不过是轻伤罢了。”神尾嘴角带笑的看着床上满面怒气的徐绮,明明担心得要死,偏偏还要损当家两句才甘心。

    听言,徐绮还是狠狠的瞪了冷傲风一下。哼,要不是她提前改装下那支手枪,这么近的距离打上去会没事?

    “我知道你有分寸。”完美的嘴角勾勒淡淡的笑意,冷傲风伸手将徐绮拉到他的怀里,也不管触碰到伤口。他想想,他有一个月又十二天八个小时没抱过她了。

    “靠,放开。你以为自己是铁人呀。”被冷傲风一拉,徐绮顿时紧张了起来,伸手及时错开触碰他伤口的位置,整个人往另一边的床滚过起,身子一脱离他的范围,两眼顿时冒火的瞪着他。

    就算是轻伤,也要看着伤口好不好。

    “过来。”看着徐绮和他的距离,冷傲风原本淡笑脸孔瞬间黑了下来,盯着徐绮硬声的地说。他可没忘,刚刚她要跟别的男人走。

    徐绮无语了,看着冷傲风超级不爽的表情。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还记挂刚刚的事,微微的抿了抿唇,徐绮心不甘情不愿的爬向冷傲风的怀里,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他的伤口。

    好吧,病人最大。

    “莫少寒是怎么一回事。”冷傲风满意的捞捞怀里的人儿,似乎想起了什么,冷酷的声音夹杂住一丝怒气的道。那个小子怎么会出现这里,还在这么紧要的关头。

    “咦,这个与我无光。”还没待定某人的位置,头顶便传来不悦的声音。徐绮很聪明的选择撇清关系,光想想他对莫少寒那两下就知道他的怒气不小,她还是少惹为妙。

    “嗯?”极度怀疑的声音,徐绮眨眨眼转头对上冷傲风的眸子,黑泽的眸子清晰到不得了。开玩笑,打死也不认她和莫少寒有联系。

    “别浪费时间在那个太监身上。说说你到底怎么一回事。”赶在冷傲风出声时,徐绮立即兴师问罪。他们明明计划不是这样的,在她说出,他背叛她的时候,冷傲风回答的台词不应该是,我没有。

    这家伙,把她的剧本改了。

    “我是没有。”丝毫没有意识自己的错误,冷傲风哼一声,酷酷的回答。他不会背叛她,现实上不可能有,演戏里也绝不可能。

    看着冷傲风一脸酷酷的摸样,徐绮顿时气结了。

    “你要是有,我不止开枪打你这么简单,我还阉了你。”咬牙切齿的说道,徐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莫少寒及时出现,这戏还怎么演。

    “说起来,当时的情景我还有一丝害怕呢。主母,剧本里可没有写夏灵儿瓜掉呀。”听言,身后的白虎顿时出声。主母安排的情节明明没有夏灵儿死的一幕,当他们齐齐到达当家的房间内都给吓了一跳。

    还真以为当家受了一时的迷惑被主母撞上了,以主母这性格必定是一枪送那个女人归西,当时看那情景,还真以为当家和主母决裂了。

    “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徐绮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白虎,随即仇视一脸莫不关己的冷傲风。靠,这罪名也给她安上了。开枪打夏灵儿的人不是她好不好,凶手是这个臭男人。

    “什么像,本来就是。”听着徐绮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白虎忍不住低声嘀咕。她不小气,想怕这个世界再没小气之人了。

    “嗯。”一转头,恶狠狠地眸子瞪着低声嘀咕的白虎,吓得白虎顿时闭嘴缩到朱炎的身后,主母不但小气,还超级记仇。他还是少开声为妙。

    “那么恶心的女人你还要我忍受她?”一只手捏住徐绮的下颚转过去,冷傲风唇抿得紧紧的,极大的忍耐在他的太阳穴那曝出青筋。一想到之前和那个什么灵儿的女人肢体接触,他就觉得特别脏。

    他已经不止一次想直接送那个女人下地狱了,能忍受到那个地步已经是奇迹了。

    “怜香惜玉你懂不懂哦。”不知死活的吐出一句,徐绮下颚顿时一刺痛。看着冷傲风满满火焰的眸子,不由懊悔的想将舌头咬了。都说病人最大,她要让着他。

    “呐,别生气,一生气会触动伤口,触动伤口极有可能不小心的挂掉,挂掉了我不会为你守寡的。”

    这一句话,让白虎四人嘴角一抽。连他们听了都有种想捏死她的冲动,就不知道当家会不会发狂。

    冷傲风一张脸孔看不出喜怒哀乐,幽暗的眸子盯着徐绮小脸,盯到徐绮心里忍不住发毛,他才悠悠的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拉回自己的怀里,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她的秀发,低沉的声音轻轻的道:

    “还在生气?”

    一句话,徐绮沉默,没有开口。

    白虎四人对视一眼,同样也沉默。

    见此冷傲风幽暗的眸子有些动容,低头看着这张面无表情的脸蛋,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只有这样才能更有说服力。”逼着她向他开枪,确实很难让她接受。

    “不一定用这个方法不是吗?”气愤的坐起身子,徐绮紧紧抿着唇看着冷傲风。其实一切都已经够有说服力了,何必还要她开枪,尽管这一枪没有太多的危险,可是可是,他太可恶了。

    明知道她舍不得他受伤,他却偏偏要让她向他开枪。

    “那些一切都还不够。”沉声的说道,冷傲风丝毫不让。没有什么比亲眼看见她开枪打他来得真实,这样才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这样她才是安全。

    “怎么不够,那么多双眼睛亲眼见我跟着霸门的少主走,这就已经够折暗门的面子,够让霸门和暗门挑衅起战争。”一口反驳,徐绮激动的说道。向他开枪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冷傲风没有说话,沉静的看着徐绮有些微红的眸子,没有再解释和反驳。

    “主母,当家真正的目的并非引发暗门和霸门的仇恨,亦非是克制其他势力。而是你。”就在一瞬间的沉默,青龙的声音突然响起。徐绮转过头去,看着青龙已经走了进来。

    徐绮皱了皱眉,这件事她知道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她,安排这一戏不止能让暗门有对付霸门的理由,还能让各大势力暂时放下铲除她的举动。可是这关风受她一枪有什么关联?

    “主母,如今各大势力亲眼看了你用枪想取当家的命,还跟莫少寒走了。这一幕意味着什么,这不单是背叛的原因,还有是暗门的仇敌。试问,这么一个人暗门会放着不管吗?你给暗门的耻辱,已经成为了暗门下达a级的通缉令。这条消息在一分钟前已经散播出去,零的命,是暗门的。”

    暗门是什么势力,要一个人的命很简单,要一个活人同样一样。散播这条消息出去,道上的人统统都得让路,违者,便是跟暗门对抗。谁会如此愚蠢?

    徐绮愣了愣的听着青龙的话。在别人的眼里,这条通缉令是条死路,得罪暗门就是得罪阎罗王。可是却是给了她一条大大的保命附,她的命是暗门的,任何其他势力都不许插手,暗门要的是活人不是死人。

    因为她给了暗门极大的耻辱。

    冷傲风这样做,是在给她挡去一切想要她命的人。他用枪伤换给她一道免去很多麻烦保命的附。

    “笨蛋。”憋了许久许久,徐绮才低低的吐出两个字。鼻子竟然有些酸酸的感觉,这个男人难道不是笨蛋吗?原本暗门和霸门就毫无联关联,互不相干,他却用暗门的尊严去换这场战争。目的就是为了帮她铲除掉着碍眼的霸门。

    原本就不该受伤了他,却偏偏为了保她一条安然无恙的路,接受她的一枪。

    不是笨蛋是什么,大笨蛋,超级大笨蛋。

    这个男人该死的不可爱,可是她却该死的爱惨了。

    冷傲风皱了皱眉,看着这个几乎把头埋到胸口上的徐绮,无奈的叹气一声,伸手再次将她拉回自己的身边。她是他的女人,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

    暗门的尊严比上她,简直是不能比。

    “呃,主母你怎么都说当家的,我的表现也不错哦。最后那一句话,我可含有极大的怒气,极大的仇恨,用着歇斯底里的吼声,演出来的。”看着气氛沉默,看着主母默不出声的摸样,白虎顿时出声打破这气氛。

    他喜欢主母捉弄人的表情,坏坏的邪笑。

    徐绮抬眼瞥了一下白虎,对着他翻了个白眼,鄙夷的说道:“就那个演技也敢出来丢人现眼。”嗯,当时这小子说什么来着?好像是跟她势不两立吧。

    “还是我那句震撼些。”一旁的朱炎吐出了句。天涯海角都要将主母翻出来呢,多有气势。

    白虎顿时一记鄙夷过去,老到掉渣的话,他还好意思说。

    “为什么我没有台词。”夏澈闷闷的说道,看着白虎和朱炎几乎是用杀死人的目光,然后用哀怨的目光看着徐绮,为什么主母不给他安排位置,早知道他当时也喊一句好了。

    “切,就你那斯斯文文的摸样,能装出什么仇恨的表情。”两道声音同声异气的说道。白虎和朱炎对视一眼,均是满眼笑意。为啥他们能同时这么说,因为当初主母就是这么表态的。

    “哼。”狠狠的瞪了这两个可恶的小子,夏澈扭头的不理会他们。得意吧得意吧,看你们能得意多久。

    “别哀心,别忘了,我也没台词。”神尾伸手拍了拍夏澈的肩膀,一脸的安慰。别忘了,这场戏他也没份儿。

    “这群白痴。”看着这几个像极大男孩的摸样,徐绮不由翻了个白眼。这东西也能挣?

    “别管他们,脑中风了。”冷傲风将徐绮的脸转向他,然后伸手将她更往自己的怀里靠了靠。

    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徐绮拉着冷傲风的大手和她的小手比了比。

    很不同,他的手很大很大,她的手小小的。他是肤色的古铜,她的肤色是白皙。

    两不同的手,却该死的如此融合。

    ------题外话------

    就是怕亲们伤口就透露下,亲们伤心,伊更伤心呐。

    亲们放心,绝对不虐这两位猪脚的。

    什么误会背叛是狗屁

    请牢记:g.xxx
(快捷键 ←)上一章:51 彻底决裂 返回《史上最强腹黑夫妻》目录 下一章:53 两个白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