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最新章节列表 » 黑帮争霸 32 白虎伤痛

黑帮争霸 32 白虎伤痛

文/伊绮
推荐阅读:
    冷傲风凝视徐绮的背影,手一伸将她拉回自己的怀里,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别急,小心点儿。”

    徐绮闻言转头对着冷傲风一勾唇,没有答话。能不急么,这里到处都是危险,能尽快离开就越好。

    “主母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身后的白虎抵不住好奇心,出声问道。在最关键的一刻,主母居然神奇的出现了,确实给他们冲击不少震撼力。不过他还是最好奇的是,主母怎么找到这里,而还有那个莫少寒呢?

    “多事。”淡淡的一瞥白虎,徐绮低低的吐出两个字。这只老虎怎么就那么好记性,别的人都忘了这个细致,怎么他就不忘。

    冷傲风低头的看着徐绮一脸恼怒,幽暗的眸子瞬闪,随即缓缓的开口:“这事过后再谈,出了去再说。”一句话终止了把白虎的好奇憋了下去。

    徐绮抬头注视冷傲风,那双深邃的眸子只对她充满信任,没有一丝半点的怀疑。顿时心弦微微的一动,握着冷傲风的手紧了紧。

    这就是他对她的信任,没条件的信任。

    “当家,上方有人。”同样紧紧跟在冷傲风身后的青龙,视线越过前方的二人,顿时给前方一抹黑色的影子锁住。

    听闻声音,所有人将视线转移前方,一只一抹黑色的影子躺睡在地上,由于距离远所以看不见对方摸样。

    “这里怎么还有人?”朱炎皱起眉头说道。竟然还有人在,这里地方到处都是诡异生物,想怕这人应该是凶多吉少。

    “哦,那个人呀。我带来的。”徐绮看着前方的黑影,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耸了耸肩淡道。她是在这半路上遇见的,好像还有些气就把他捡来了,但是这么一个庞大的物体非常阻止她的行动,所以她很果断的把他扔在这里。

    如果还活着那就算他好运,如果不幸瓜了,那也怪不了她,是他寿命已尽的。

    “你捡来的?”听言,冷傲风一挑眉,眸子扫上前头的黑影,看身段就知道是个男人。捡了个男人?她什么时候这个好雅兴。

    “谁教我们的目标就是他,不捡也得捡。”不用猜也知道冷傲风想说什么,徐绮好心的为他解释。就是为了他,他们可都是累得成狗的摸样,几乎每个人都在鬼门关前遛了一圈。

    不捡回来,难道当他们下来好玩的?

    众人一愣,均是没回神徐绮话中意思。

    “洛海?”冷傲风闻言眉头再次高挑,这个男人是洛海?

    还没等徐绮点头确认,一道身形瞬间在他们眼前掠过,飞奔而出。

    看着冲出去的身影,徐绮轻轻的点头,淡道:“应该是吧。”她将他捡来的时候已经掉了半条的人命,昏迷不醒。她也是按推测而已,是不是她也不确定。

    “大哥,大哥。”听言徐绮的话,洛焰已经按不住激动的冲上去。一见那张看了二十多年熟悉的脸庞,洛焰激动了。在夜狼等人口里得知,他大哥等人极有可能如上了毒猫,凶多过吉。希望已经被他杀扼杀掉了,再也不期望他大哥还活着。

    没想到,奇迹竟然真的出现他面前,他的大哥没有死。

    “海老大,。”洛一等人满是激动的看着洛焰怀里的男人,他们终于找到海老大了,海老大没死。

    “如果你们打算在群兽的腹中团聚的话,那我们在此向你们拜别,再见。”徐绮瞥了一眼激动的洛焰等人,拉着冷傲风和青龙等人快速的越过他。不是她要故意打扰气氛,而是她说的是事实。

    身后的群兽快追上了,他们想死,可是他们却不打算奉陪。算算她还觉得亏了,没事让风下来干什么,多少次在惊险脱险?回头她要跟焰门算算帐。

    看着徐绮等人已经越过他们走了,洛焰马上背起洛海跟上。笑话,鬼才会留下来,又不是活腻了。

    “主母,你怎么这么熟悉这里。”瞪着眼徐绮九曲十八弯熟悉无比的带路,夏澈再也淡定不了了。主母简直就像走过这里千百会一样,主母来过这里?没理由呀。

    “不告诉你。”瞥了一眼他,徐绮相当直接的回道。他问她就答?多不像她风格。

    夏澈嘴角一抽,这算什么?

    一旁的白虎捂嘴偷笑,看他都不出声就知道。主母会乖乖回答,那成功率几乎为零。

    瞥见白虎偷笑,夏澈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即可怜兮兮的将视线投给当家,没办法,谁教他好奇心强大。能让主母开金口的唯一就只有当家。

    察觉夏澈的视线,冷傲风只是淡淡一瞥,转即将视线投回前方的路,来个漠视。他绮不喜说,那他就不会问,尽管他也好奇。

    “哈哈,丢面。也不看看你那张猪脸,还卖萌。”看着连当家也不甩夏澈,白虎顿时开声大笑,心情那个爽快。以往都是他当炮灰,如今换人了,他能不高兴么。这叫不叫风水轮流转。

    夏澈脸一红,狠狠得瞪了一眼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白虎。这只臭虎。

    “你们两个还不快跟上来。”朱炎没好气的瞥了这两人,顿时和青龙一人抽一个跟上当家的脚步。

    “到了。”一步站定,众人抬头看着徐绮所指的地方,冷冰冰的一道墙。

    死路,不过就是一条没路可走的死胡。

    “这路怎么走。”冷傲风凝视眼前冰冷的石墙,当然不会认为真的是死路。按照这里到处都是机关,这里必定也有。只是他想知道的是,绮要带他们往哪里走。

    “这里可以通往外界,也是除了我们进来的入口,这里是唯一的出口。”呼,深吸了口气。徐绮淡淡的说道。

    她说得轻巧,众人却均是一愣,随之一个个激动起来。出口,出口,也就是说他们即将能离开这个鬼地方。靠,这能不激动吗。从进来这里起,每个人内心都藏着想离开的念头,虽然没有谁开口,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可以的话,谁愿意死在这个不明不白的诡异地方。

    “主,主母,你说的是真的?”白虎抖动的嘴唇,双拳激动的紧握,两个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徐绮。他激动啊,终于可以回去了,终于能好好的冲个热水澡,能享受泰式级的按摩,那些**的日子回来了。白虎仿佛已经见到前途一片光明了。

    徐绮黑泽的眸子凝视白虎,精美的脸孔邪意闪过,对着他那双满是期待的虎眼,半响半响,两个字轻巧的从那片薄唇中吐出:“假的。”

    声音很轻,白虎的嘴角一抽。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激动的心情给销毁了一半。虽然知道主母是逗他玩,可是冷水他几乎淋了一半。

    “你们两个过来帮忙。”随意的一指洛一洛二,徐绮走到左侧的石壁前,用手数着第几个砖,指着它对着洛一和洛二道:“里面是空的,把它敲烂。”

    洛一洛二对视一下,看着丝毫没有半点客气的徐绮,均是苦笑一下。看来他们成了炮灰。

    原本沮丧的白虎,夏澈乐了,蹲在一旁看洛一二人表现。嘿嘿,主母还是爱护他们的,看,这不就是心痛自家人,呼使别家人么。

    “你两个在这里干什么,身后的兽群来了,过去拦着。”还没等白虎和夏澈嘴角笑开,清冷的声音瞬时响起,白虎和夏澈嘴角一僵。顿时瞪大眼看着一脸淡然的某女,这这这,不是将他们往死里推么。

    主母一点也不可爱,简直是可恶极点。

    冷傲风笑着将徐绮拥入怀里,丝毫不介意她虐待他的手下。只要不死,人随便她虐。

    整个身子的重量都放在冷傲风身上,徐绮享受的半眯眸,还是他的怀里最让她安心。

    “呃,这个墙打不碎。”洛一皱眉的看着眼前一丝裂痕都没有石墙,顿时出声呼喊。任他们怎么打怎么敲都不见有任何反应,会不会是敲错地方。洛一狐疑的看着墙壁。

    “打不碎。”待在冷傲风怀里的徐绮听闻眉头一皱,随即马上上前查看。任洛一,洛二怎么踢锤墙壁也不见的它破裂任何。

    “会不会是弄错地方。”洛焰上前轻道。如果是空的不可能一点迹象都没有。

    冷傲风上前用匕首敲打石墙,“咚咚”的空洞声证明里面确实是空的。冷傲风低头沉吟下后道:“谁还有没枪。”这石太坚固,不用攻击力大的东西很难把它敲破。

    众人一致摇头,早已打那些毒猫的时候用光了,现在连空枪也没有,别说有子弹的枪。

    “他身上有。”徐绮指着洛焰背后的洛海淡道,她记得捡他的时候,他腰间是有异物。估计没错,应该是枪。

    听言,洛焰快速的放下洛海,在他身上搜索下,果然一把手枪别在他的腰间。

    “还有三发弹。”青龙上前接过手枪检查下,抬头说道。

    “恩,对着最中间的位置开枪。”冷傲风点头说道,一枪就可以解决这石壁。

    青龙点头会意,众人一致的退开让出位置。

    举手抬枪,瞄准最中央的位置。“砰。”刺耳的枪声顿时响,巨大的威力霎间击入墙壁,裂开数道的裂痕。

    而一直站一旁的冷傲风瞅准时机,在子弹没入墙壁中,如豹子埋伏的身形一触即发,左脚仿佛隐藏着无限的威力雷霆万钧中对着那没入子弹的中心一击而下。

    “砰。”坚固的石墙在经历冷傲风和子弹双重的攻击下,如龟壳般一样慢慢的破裂。

    “当家,这些畜生真的追上来了。”一直注意后方的白虎顿时呼喊道,后方群涌而来的兽群已经追上来,规模大得吓人。

    “快,把这个东西压下去,这是链接这道石门的。”徐绮扫了一眼追上来的群兽,顿时上前拨开石碎片,指着里面的闸说道。要是想打开这副石门,这个闸就是关键。

    闻言,洛一,洛二马上上前去压。

    “靠,太沉重了。压不下。”二人合力竟然压不下这个闸的丝毫,太沉重了。

    “这巨石的重量可不小。”闻言青龙也快步的上前帮忙,三人合力的使尽全身的力气一致压下。

    “开,开了。开了一点,加油。”沉重的石门终于有一点的反应,微微的上升一缝际,洛三顿时惊喜的大叫。事实证明这道石门后,真的有路走。

    “砰。”

    石门还没露出五厘米高,顿时沉重的一声落地,灰尘滚起,缝痕依然闭得紧紧。

    “噢。”洛三失望的看着恢复外貌的石门。

    “呼呼,不行,太,太沉重了。”洛二顿时虚脱的坐在地上,俊朗的脸上因为憋气涨的通红,大口大口的在深呼气。这石门简直就是重毙了,就算是他们三人也没法压得动。

    另外的青龙,洛一也背靠着墙壁深呼吸,这个摸样简直如同刚刚经历过一场长跑马拉松。

    徐绮的眉头已经扭成一团,她没想过会是这个效果。现在真的是前头没路,后头追兵。抬眼看向后方越来越近的群兽,现在想再走别人的路已经不行了。该死的,她把所有人带入的死亡中。

    就在徐绮心战之时,一只大手覆盖上她的脑袋,低沉的声音让人有一种安心的力量:“放心,不会有事的。”冷傲风的声音在徐绮的耳际划过,让她还来不及作反应,冷傲风已经上前。

    “青龙,你辅助我。”冷静的声音响起,冷傲风直直的走到这个闸处,伸手握上,幽暗的眸子沉了沉。

    “是。”

    “来了。”白虎沉重的声音响起。

    “开始。”冷静稳沉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一致紧张的闭住呼吸,拿着手上的利器紧了紧。一是紧张石门是否能打开,二是那些骇人的群兽来了。

    轰,沉重的石门再次起来,在众人眼里犹如一道新生的道路。

    “开了。”不知道谁的声音响起,即紧张又沉重。因为没到最后不清楚结果。

    压着几乎千斤重的闸,冷傲风的眸子更为深沉,没有因为听到开了而兴奋,反而更加沉稳。

    徐绮握紧五指,目光专心一致的注视冷傲风,尽管他并没有想青龙脸色已经涨到发红,可是额际间的汗水,证明了一切。

    “开了,开了。”看着已经打开了大半的石门,洛三终于一呼气,兴奋的叫道。

    “还不快过去。”一个扭头,徐绮凌厉的眸子扫射洛三。聪明点还不快过去,这个石门坚持了不多久。

    洛焰等人马上一点头,亦不矫情的直接走出去。现在不是谁让谁先的时候,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能走一个就是减轻负担。

    “白虎,夏澈,朱焰还不快走。”看着仍然站着的三人,徐绮顿时一个气结,对着他们就一个吼道。这个时候拖什么拖。

    “主母,我们先走。”白虎三人使了个眼色,夏澈顿时前上说道,伸手就要上前拉着徐绮。

    走,他们会走。但提前的是当家和主母的安全下。

    “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把它剁了。”看着夏澈伸过来的手,徐绮眸一沉,冷冷的低喝。他妈的,有那个蠢蛋在面对生死路的时候,选着死的。

    夏澈的脸色巨变,手在半空中犹豫了半刻,还是选择伸过去。剁了手和主母的安全,他选择后者。

    “你真敢。”看着夏澈真的不受威胁把手伸过来,徐绮眸子一寒。这家伙…

    “给我全部离开。”低沉的暴喝声响起,冷傲风幽暗的眸子燃烧上火焰,这个时候还婆妈。

    “风。”徐绮眸一沉。

    “把她给我拉出去,谁要是让她回头,就永远给我消失。”阴沉的声音在冷傲风薄唇里吐出。冷傲风阴冷的扫过白虎三人,冷眸中充满的了肃杀之意。

    这是命令,绝对的命令。

    “是。”三道恭敬的声音齐声回应,白虎三人清楚,主母在当家心中的份量已经超越任何,主母一旦有事,当家一定会疯掉的。

    “你们敢。”看着三人齐齐的上前,徐绮眸子一凌,杀气顿显。他们敢…

    “抱歉,主母。”朱炎垂下眼帘低声轻道。他们都清楚主母在当家心中的份量高于一切,而主母对当家亦同样一样。可是,两者他们都同样尊敬,当家伤不得,主母同样伤不得。

    三人同时出手,如果是杀敌,这三个人根本不是徐绮的对手。可是面对的却是忠心的白虎三人,杀简直是不可能,更何况徐绮身上还有着伤。

    “赶紧离开,这些畜生到了。”青龙瞥见已经快要到达的兽群,顿时扭头一声大吼。在这样下去,他们全交代在这里。

    朱炎和夏澈瞅准机会,硬生生的将徐绮整个人向着石门外抛出去,在石门外的洛三马上上前一接。

    “快走。”看着徐绮已经出了去,冷傲风顿时一声暴呵。一只手突然暴怒青筋,单手压在闸上,手一伸一把扯过青龙往身后的石门抛出去。

    “当家。”被冷傲风突然而来的一记,青龙眼眶暴红,却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冷傲风抛了出去,身躯狠狠的砸上朱炎,夏澈的身上一往送了出去。

    “风。”被洛三一接的徐绮猛然的从他的怀里跳起,身形快得让洛三反应不来,瞬间再次回到里面去。

    徐绮一颗心狂跳,惊恐瞬间蔓延她的心脏。因为她看见了三只毒猫最先来到,同一时间露出那黑黄色的锐牙对准冷傲风的准备狠狠的咬下去。

    手里的银丝瞬间挥出,急促却又凌厉射去,却只能狠狠的撕毁两个,可是两个就已经够了。

    “笨蛋,你给我滚开。”冷傲风心惊肉跳的看着徐绮想着他扑过来的身躯,顿时暴吼声急促而起。妈的,这个笨蛋…

    “主母。”门外回过神的青龙等人一愣,惊呼声蓦然想起。

    “砰。”

    “啊。”

    一声沉重的落地声,一记痛苦凄厉声,同一时间响起。

    徐绮呆愣愣的坐在地上,满眼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内心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如海啸般汹涌无比。

    冷傲风幽暗的眸子一沉,一股悲痛的神色在眼底划过

    “白虎。”悲切的数道声音同一时间响起。

    让发愣的徐绮顿时回过神,眼前白虎右臂上一只毒猫狠狠的咬在其中,白虎脸色苍白,脸上因痛苦而扭曲。

    在最后一刻,是白虎狠狠的将她推倒在地,为她挡下这只可恶的毒猫攻击。

    “当家,主母快跑。”臂上的疼痛让白虎神智开始模糊,在这个时候他还是记挂住徐绮和冷傲风的安全。

    (我希望主母别怪白虎,他的性子直,与你反驳完全是因为他不清楚你为人。但是一旦他认同的人,这今生他就绝对会以命去保护。)

    夏澈的声音蓦然的在徐绮耳边响起,复杂的神色在徐绮眼底闪过,巨大的情绪在徐绮心底翻滚而过。

    白虎…

    眼底的狠厉之色划过,徐绮蓦然抬起眸子看着眼前的白虎,手摸上她的脚底,狠狠的咬住下唇,沙哑坚定的声音响起:“白虎,我不会让你死的。”

    一个箭步冲上去,同时抽出暗藏在脚腕上的匕首,徐绮眸子里满是复杂与坚决的之意。

    “拿你的东西,我会还你的。”低沉沙哑含着无法说清的情绪,举起手上的匕首,徐绮冲到白虎的身前,黑泽的眸子瞬闪,一把拉起白虎被咬的右手,“对不起。”含着满是内疚和感动的声音,手上锋利的匕首发出寒光光的森意。

    石门外的青龙等人呼气仿佛瞬间停止,冷傲风深邃的眸子沉重的闭上。

    锋利的匕首无情的往白虎手肘上决绝砍下,一刀下去毫无保留,切肉断骨,体臂顿时无情间分离。

    “啊。”比起刚才还要痛苦的声音响起,那含有巨大的痛苦声直直的传到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中,青龙等人紧紧的握着五指,均是痛苦的闭上眼。

    白虎…。

    “绮,快带着白虎走。”冷傲风瞬时睁开眼,眸子里的情绪只有徐绮能够读懂。

    “嗯。”徐绮咬着下唇,狠狠的一点头。他们可以同生共死,却不能自私的留下白虎。

    徐绮背一转,将已经因为巨大的痛楚晕过去的白虎背上背,白虎不轻,这一背几乎把徐绮压趴下。

    “主母。”看着前方二人,青龙,夏澈,朱眼眼眶瞬间溢满火辣辣的痛,三人同时想抬脚。

    “站住。”冷然的呼喝声,徐绮一声喝住他们的脚步。背着白虎,徐绮步步艰难的却不得不快速冲回去,现在他们再进来,风离开的机会不大。

    看着徐绮已经到了,朱炎一个箭步上前接住昏迷的白虎,看着那条残臂,一股热气再次涌上朱炎的眼眶。

    面对这样的伤势,醒来后白虎能接受吗?

    喜欢使用机枪的他,从此以后再没机会,这是何其残忍?

    失去了右臂就相当于失去了所有,将来白虎怎么去面对?

    “当家。”看着主母和白虎还算没事,青龙马上将视线转移冷傲风那边,眼前的一切让青龙整个心脏几乎跳出胸膛。

    “让开。”冷意威严的声音喝起,在石门前一众人下意识让开。

    冷傲风看也不看即将近身的兽群,在众人让开的一瞬间,压在闸上的双手猛然的收回,身形如同豹子般冲窜出去。身后一大群众兽蜂拥的跟上,场面是如何的惊心动魄。

    石门在冷傲风一松手,猛然的往下跌。

    跪立在石门前的徐绮双手一紧,黑泽的眸子全是惶恐的担忧,风,快点,再快点。

    面对身后无数只的群兽,石门即将关闭,冷傲风仍旧脸色冷静如常,眸子没一丝慌乱害怕。

    “风,快点。”眼看石门快要关闭,徐绮呼吸一窒,再也忍不出出声呼喊。快点,再快点,别吓她,别吓她。她感受到了,感受到当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在与死神斗快,那种心情是如何煎苦。

    这种惶恐的心情会让人崩溃的,真的会让人崩溃。

    冷傲风脸色沉静得如一只历经百事的豹子,慌乱害怕全不在他的身上。

    石门即将缓缓的砸下,冷傲风深邃的眸子一暗,身形突然在地上滑,整个身子顿时在地上滑出去。

    所有人紧张的闭上呼吸,石门会不会就在冷傲风一过而砸下。

    徐绮沉着眸子紧紧的注视着,就在冷傲风即将滑过,眼看石门就要砸下,徐绮手一伸,与冷傲风双手紧握。两手再次的紧紧握在一起,几乎是出尽全身的力气,徐绮狠狠的咬唇一把将冷傲风拉离石门的界线,同一时间石门狠狠无情的一砸而去,隔绝了身后像似不甘的群兽。

    “再也不能有下次了,不能再有下次了。”还没等冷傲风回过神来,徐绮猛的撞入冷傲风怀里紧紧的拥抱着他。这种担忧几乎疯狂的肯吃她的理智,这种惶恐的心情让她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一次就够了,这样惊险永远只有一次就够了。

    “我没事。”被徐绮紧紧的抱着,冷傲风先是一愣,随后伸出大掌缓缓的抚摸她的秀发。他懂她心里的恐惧,犹豫当初他担心她一样。

    他们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或许只有他们心里明白。经历了这么多次的生离死别,对方在自己心里到底有多重要,只有他们心底清楚。
(快捷键 ←)上一章:31 千钧一发 返回《史上最强腹黑夫妻》目录 下一章:33 深山村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