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最新章节列表 » 黑帮争霸 30 再次分开2

黑帮争霸 30 再次分开2

文/伊绮
推荐阅读:
    “不准放手,听到没。不准。”似乎感到紧握的双手微松,冷傲风眸子一冷,怒吼声瞬间响起。大手紧紧的握住那只小手青筋暴突,握紧握紧不放,硬生生的在徐绮白皙的手掌抓出血痕。

    看着墙壁慢慢缝合,徐绮的心头不由感到一阵惶恐,原本紧握冷傲风的手顿时猛然的抽回,嘶哑的声音狂吼:“风,放手,放手,你放手。”

    猛然的想挣脱那只如铁钳一样紧扣她的手,可是那只大手却死死的钳住她一丝不放。

    “我说不准放。”嘶哑的吼声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威感,冷傲风目光赤红,牙龈几乎让他咬出鲜红的血液。墙壁间的缝合让他的身躯一个大旋转,整个身子往下掉,如果徐绮再不放手,下一刻绝对的悲剧发生。

    “我说放手,放手。”从来没有过的惊恐声出现在徐绮的身上,恐惧的看着缝合的墙壁。疯了,这一刻徐绮真的急疯了。疯狂的抽回自己的手,白皙的手腕上五道血色的红痕呈现,青紫红交错在那只手腕中,显出触目惊心的凄美。

    从来都是紧紧十指紧扣的二人,在这一刻却要疯狂的甩掉对方。

    “不准放。”赤红的目光死盯那只疯狂想抽回的小手,心弦猛然一抽。一股疼痛攻上冷傲风的心窝,就算死,他也不想放开她,不想。

    “你不放,那么我们就一起死。”狠绝的话从徐绮的口中倾泻而出,黑泽的眸子满是绝然的色彩:“你死了,我就毁了暗门,毁了青龙白虎他们,然后下去陪你。要生就一起生,要死就一起死,我就是这样。”最后一句,几乎是徐绮嘶吼而出。

    她就是极端的,他死了她就要所有人陪葬,一个也休想逃。

    看着徐绮眼底的决绝,冷傲风握上那只小手更是用力三分,俊美的脸孔几乎是怒决悲愤却也是满眼钻心的疼痛。

    “你只能是我的。”牙龈中挤出的五个字,原本紧握徐绮的大手突然一松,冷傲风的身躯瞬间的往下跌,转即就消失徐绮的眼底。墙壁也在这一瞬间慢慢缝合,不留一丝瑕疵。

    心一紧,徐绮跌倒坐在地上,已经红肿的纤手细细的抚摸缝合的墙壁,垂下的眼帘遮掩眼里所有的情绪。

    一直捉紧徐绮另一只手的莫少寒,看着刚刚的一幕浅蓝的眸子几乎成了深蓝,低头看着垂头的徐绮,注视她如同毫无生气的人偶一样。

    “满意了?”冷然的声音幽幽的在垂头的徐绮口中吐出,手一扯将自己的手扯了回来,暗藏在发丝的眸子溢满了杀意,浓烈的杀意。

    “杀了他,我会更满意。”淡淡的一瞥徐绮,莫少寒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回应。如果不是地点人物时间不对,刚刚那一枪他绝对对准的是心脏而不是左肩那么简单。

    莫少寒的声音刚落,徐绮唰的从地上一跃而起,藏在指尖的刀片凌厉无比的对准莫少寒致命的颈喉,黑泽的眸子充满浓烈的杀意。他,该死。

    看着徐绮当真动格,莫少寒眸子一冷,大手穿梭过那锋利的刀片准确无比的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往墙壁间甩去。

    “砰”一阵痛楚由背传来,徐绮背抵住墙壁,手给莫少寒抵住墙壁将她整个人压在身后的石墙上。

    “为了这个男人,你要杀我。”冷寒的声音在徐绮耳际响起,莫少寒冷漠的眸子涌上火焰。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当真对他动格。

    呃,一直站在一旁的夜狼蔷薇愣怔的看着这一连串的事情,始终不能回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老大真的看上了这个女人?

    “杀你,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如今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理由。”嘴角勾勒一抹冷笑,徐绮眼里的寒意浓烈。

    “你变了,只不过就三年,你竟然变成了这个摸样。”大手爬上徐绮的下颚,将它抬起。莫少寒浅蓝的眸子一丝莫名的情绪瞬闪,他和她是同一类的人,一样的冷漠,一样的冷血,同一样的孤独。可如今她竟然变成了这般摸样。

    为了一个男人,竟然失去了她淡然的性子,惶恐的情绪竟然会出现她的身上,真是可笑。

    一把将莫少寒的手挥开,挣脱出她另一只手。黑泽的眸子冷漠的凝视那双浅蓝眸子,徐绮不由冷笑:“总比你这样没血没泪虚伪的人好。”

    变,或许她是变了。比起以前那个满身杀戮的她,她更喜欢现在的她。她会喜,会悲,会怒,会痛,全然是因为那个男人,那个很爱她的男人。

    “可是,我很讨厌这样的你。”浅蓝的眸子一冷,莫少寒看着那双原本不该有的情绪逐一的呈现上去,顿时一丝怒气浮现眼底。

    “就算你永远的带着它,你也改变不了本身。”大手蓦然的逮着那张小脸,嘶,莫少寒一把将徐绮带在脸上的皮瞬间扯了下来。顿时露出一张精致绝美的脸蛋,那张他熟悉的脸庞。

    “啊,零,零,零老大。”一直站在一旁不敢出声的夜狼蔷薇,看着莫少寒突然在徐绮脸上扯出一块面皮。露出他们最熟悉不过的脸孔,顿时两双眸子瞬间瞪大,活像白天鬼。一致的抖着食指的指着徐绮,满眼的震惊。

    这个毫不起眼嘴超级毒的女人竟然是零老大?是失踪了三年的零老大,天呐,还有没有比这更震撼的事情。

    “再指,我就剁了它。”冷眼一扫,徐绮眉头间立即涌上怒意。她讨厌别人指着她,尤其是莫少寒的人。

    “呃。”夜狼和蔷薇瞬间收起来的手指,保护式的把自己的手指藏在背后。零老大说话通常是说到做到。

    此时的夜狼蔷薇哪里还有先前的嚣张高傲,嚣张只能在弱者面前显露,在比他们强上不知道多少的零老大面前,还是算了吧。能屈能伸才能活得长够。

    “哼。”看着夜狼和蔷薇,徐绮冷冷的哼了一声。伸手将莫少寒推离她,勉强的站稳脚跟。

    “怎么下去。”冷冷的说道,徐绮连看也不看莫少寒一眼。现在她只想急切的找到风,他中了枪,枪势如何,有没危险,这些问题都在围绕着她的心头。

    莫少寒扫了一眼徐绮的小腿,只见小腿的血液已经不再流了,只能血红的肉糊开始发黄,伤口在发浓。

    见此,莫少寒浅蓝的眸子一暗,抬头的看着一脸淡然的徐绮,脸色没有半点的痛苦。“你还真会忍。”淡淡的说道。

    莫少寒一把上前,伸手就要将徐绮拉过来。这伤害他一眼就能看出绝对是毒猫所伤的,只有它那锋利的爪子才能将人的肉块扯得如此齐平,毒猫的爪子没有毒,但是细菌不少。比正常伤口还要快速发浓,而痛起来比一般的伤口还要疼痛。

    而然莫少寒手还没触碰徐绮,徐绮却早一步避开他伸过来的手。

    “别碰我。”皱眉的低喝,一丝厌弃在徐绮眼底划过。转即便自己坐下地上,不再理会已经脸色黑沉的莫少寒。

    撩起裤脚,徐绮抽出一直没有用上的匕首。

    在夜狼和蔷薇的吃惊下,莫少寒深沉的眸子下,锋利的刀尖无情的将腿上发浓的烂肉剔条,精致的脸孔没有任何表情,除了黑泽的眸子深了深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痛苦,这样的表情让夜狼和蔷薇都怀疑,那条腿到底是不是她的。

    嘶,布条撕裂的声音。徐绮将身上的衣物撕扯成布条,狠狠的将伤口绑紧。抬眼看着沉默的莫少寒,徐绮站了起来,脚上的伤似乎影响不了她。

    “出口。”冷冷的吐出二字,徐绮对着莫少寒道,她要去找风。

    “跟我回去。”没有回答徐绮,莫少寒同样也是冷冷的道。想再次去找那个男人,哼,绝不可能。

    “你。”黑泽的眸子一凌,狠狠的对上那双浅蓝的眸子。握在手里的匕首紧了紧,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杀了他。

    “呃,那个,零老大你不该再去找那个男人了吧。还有。”一旁的夜狼看着两个老大冷然的对视,周围的空气瞬间发冷,不由犹豫的开口说道。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以前零老大和老大可是最要好的搭档,可是如今却如同仇人见面均是红眼。

    更何况,他们两个还是未婚夫妇呀。零老大去找别的男人不好吧,还当着老大的面前。这算不算出轨?

    “把你的嘴给我闭上。”夜狼的话还没完,徐绮阴冷的眸子冷冷的盯着他,冷飘飘的凉气吓得夜狼一缩头,他不该多事。

    “三年的时间够了,该回去了。”淡淡的一瞥夜狼,莫少寒将视线转回徐绮的身上。如果知道三年来的放纵是让她到另一个男人的身边,他绝不会放任她离去。

    “回去?莫少寒你在说笑吗?”眉一挑,徐绮背抵住墙壁,精致的脸孔均是不屑。回去?从她决绝离开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要回去。

    “老太爷生气了。”淡淡的丢出六个字,莫少寒注视徐绮的一举一动,而后者不过就是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这个表情他意料之内。

    “是吗,有没高血压上升,两脚一伸闭眼了。”淡淡的回应,语气间却是阴毒无比。

    夜狼和蔷薇顿时嘴角抽搐,这,有谁会这样诅咒自己的爷爷。天底下他想就只有零老大这么强悍的人。

    “老太爷身体还很健壮,距离那个地步还很遥远。”顿了顿,莫少寒再道:“老太爷的行事作风你最清楚,倘若让他发现你的踪迹,接下来他会怎么做你应该也猜到了。”这话没有任何威胁成分,不过就是陈述一件事而已。

    却让徐绮藏在背后的手瞬间紧握,莫少寒话中的意思她清楚了,如果老太爷清楚她现在所在之处,危险的不会是她,而是冷傲风。

    “暗门的实力确实强大,但是再大也战不了世界各大各派的势力。”将徐绮的情绪收入眼底,莫少寒继续说道。她这么聪明,一猜便能清楚以后的局面。是选择留下还是离开,就要看看她到底爱那个男人有多深。

    握着匕首的五指更紧了,徐绮黑泽的眸子变幻莫测。

    “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她的事情与任何人无关,谁也左右不了她的命运半分。

    莫少寒浅蓝的眸子瞬闪,静静的凝视徐绮,为什么她对他永远是一副冷漠的摸样,对那个冷傲风却是如此。曾经他们是最合拍的搭档,组织里最有实力的人,是唯一在对方眼里留下似友非敌同伴。

    浅蓝的眸子一暗,却因为那一件事,全然的毁了。造成了她三年来的消失,出现后却是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

    “出口。”冷漠的声音打断莫少寒的沉思,抬眼只见徐绮不耐烦的看着他,那张精致的脸孔再也不像从前与他半开玩笑的迹象。垂在腿边的大手紧握,那个叫冷傲风的男人该死。

    “你找不了他,跟我回去。”毫无感情的声音骤然响起,莫少寒冷冷的吐出话语。他将冷傲风等人全送下了地宫的最低层,如果他有命活着出来也绝对不是四肢健全。

    “莫少寒,我不和你废话,你是开还是不开。”握住手中的匕首一紧,徐绮黑泽的眸子寒光深深。别逼她现在就对他动手。

    (2)

    地宫的最低层。

    看着冷傲风身体一坠而下,最近的白虎想也没想的用自己去做垫底。“砰。”重物一砸而下,白虎顿时脸型扭曲,闭眼裂齿,他的腰,好痛。

    “当家,当家,你怎么样。”一旁的青龙等人马上冲过去,看着冷傲风左肩冒出的血液顿时心一慌。齐齐不由慌乱的去将冷傲风扶起。

    “放开。”冷傲风眸一冷,顿时一声冷喝让所有人下意识的松开手。愣愣的看着他。

    冷傲风单手护住伤口,冷冷的从地上白虎身上起来,抬眸盯着上面的天花板,他的绮就在上面,和那个男人在上面。

    “当家,你的伤口还在流血,要先止血。”满身伤的夏澈开口,以这样流血的速度,当家一定会失血过多而进入危险的。

    “当家你放心,主母一定不会有事的。”知道冷傲风担心什么,一旁的青龙出声道。当家对主母的感情有多深,他们都知道,才刚刚先确定主母无事,却又要迎来分开的局面。这样连他们也不忍心。

    “那个男人真是该死。”一旁的白虎阴沉着脸,开枪打了当家还劫走了主母。

    “当家,先把伤势看了。”一旁的朱炎看着冷傲风没有任何表情,犹豫了半刻还是伸手去触碰当家左肩,伤势不能拖,子弹不知道有没有伤了骨头,时间长了这手会报废的。

    “放开。”就在朱炎刚触碰冷傲风的左肩,冷酷的声音骤然响起让朱炎下意识的松手。

    冷傲风冷冷的一瞥朱炎,转即自个儿伸手一撕左肩上的布料,顿时露出精瘦的肩膀,一个血肉的洞暴露了出来。让众人一愣,当家这是?

    “刀。”轻吐出一个字,青龙等人顿时一愣,半响才后知后觉的将刀交给冷傲风。

    “当家,还是让我来吧。”一旁的朱炎看着冷傲风那刀尖切割入伤口,忍不住出声说道。他怕当家会伤了手筋。

    冷傲风对于朱炎的话充耳不闻,握在手里的刀无情的伸出伤口,左肩上的痛永远抵不上和绮松手的一瞬间。他总是握不住她的手,总是握不住。

    “叮”一颗金属落地的声音,一旁的青龙明眼手快的再冷傲风挑出子弹后立即将早已准备好的布条为他包扎。

    “风,我记起了。这个男人我知道他是谁了。”一直站在一旁沉默的洛焰蓦然抬头说道。他记起那个男人是谁了,虽然他对他的印象不深,但是名字却不会陌生。

    “我知道。”冷傲风任由青龙为他包扎,听言洛焰的话,幽暗的眸子一闪,在徐绮喊出那个人名字他就猜到了。

    莫少寒,莫氏家族的未来继承人。这个世界有五大势力,这五大势力分布在世界的的五大方向,而这五方从不干涉对方任何。

    五个势力分别是暗门,焰门,冥门,夏门,霸门。

    暗门走的是军火上的路线。焰门是海上的霸主。冥门专做贩毒买卖。夏门均是白道上的生意。而霸门侧是黑道军商。

    而莫少寒,则是霸门的少主,莫氏家族的继承人。

    五势力中,除了暗门和焰门走近外,其余三方从来不联系,各自在自己的地盘上,互不相干。没想到今次竟然在这个诡异的地宫下遇上霸门的少主。

    “风,徐绮到底是什么身份。”洛焰皱眉的问道,刚刚的情况足以证明徐绮是认识莫少寒的。徐绮究竟是什么身份?

    青龙白虎等人也齐齐将视线转向冷傲风,确实,他们都很好奇主母到底是什么身份。以暗门焰门也查出不的背景,究竟是什么身份。

    冷傲风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幽暗的眸子变幻莫测,任谁也猜不出他想什么,就在众人认为冷傲风也不清楚的时候。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吐出一个字:“零。”

    嗯?众人顿时一愣,零?什么意思。一时间众人的脑筋转不过来。

    “零?那个杀手榜,世界排名第一的零?”一道惊呼声蓦然响起,只见洛三睁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冷傲风。不要怪他太惊讶,而是零的名声太过响亮了,几乎是每个黑道白道上所有老大的噩梦,也是所有手下的崇拜对象。

    可是谁来告诉他,他一直崇拜的零,几乎追寻了六年的零,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一度靠他这么近。靠,太刺激他了。

    “零?”听闻洛三的惊呼,青龙,洛焰等人蓦然转头盯着冷傲风。零,他们也听说过,不,应该是凡是混黑道上的人都知道她,因为她的名声太过响亮了。

    看着众人的视线,冷傲风只是轻轻的一点头,给出了答案。

    这一点头,确实了所有人中的疑问,众人齐齐的吸了一口凉气,真的是零。

    一瞬间气氛中顿时进入寂静,所有人都在沉默中,快速的消化这惊疑的消息。

    “靠,主母太强悍了,哈哈。”最先忍不住出声的是白虎,一张俊朗的脸型笑得尽是扭曲。零可也是他曾经崇拜过的人物,她的行事作风,在道上被称为潇洒,如今零竟然成为了他们的主母,这能让他不高兴么。

    “妈的,过后老子死也要缠住主母收我为徒。”朱炎顿时笑了一声咒骂的道,怎么样也要主母收他为徒。这么一个功夫师傅不要,他就真的是脑进水了。

    “去你的,主母是我预定的。”一旁的夏澈听言顿时不干了,顿时一瞪朱炎。拜主母为师可是他最初的想法,这个小子想插队,没门。

    “什么你预定的,狗屁。那是要看资质问题,老子天生练武的材料,主母实收我。”一旁的白虎瞪起虎眼,对着夏澈就一个鄙夷,就他那细脚细臂的,主母会收他。做梦就有。

    一旁的洛三羡慕的看着白虎等人,怎么他们这么幸运,零竟然是他们的主母。洛三瞅了一眼洛焰,为啥老大就没追一个这样的大嫂。

    “小心当家将你们发放边疆。”凉凉的声音介入白虎他们的争吵,青龙勾着嘴角坏眼心看着他们三个,在当家面前挣主母?不想活了。

    呃,三人顿时一停顿,机械的转头看着当家阴森的眸子盯着他们,白虎三人顿时乖乖的站在一旁闭嘴。他们都没有忘,当家可是个大醋坛子,当初白虎不过就是和主母靠得稍微近一点,就给

    发放边疆了。如今他们这么大挣大论抢主母,还不比当家整死。

    “风,这,这徐绮会是个危险人物。”一旁的洛焰迟疑的开声。如果徐绮真的是零的话,那么暗门的危险性很大。

    站在一旁的青龙等人将视线转向洛焰,均是沉默。如果主母是零,那么暗门的危险性确实很大。

    “我知道洛老大你想说什么,但是我有必要说明。就算我们主母会给暗门带来的危险性很大,但是她永远都是我们的主母,暗门将会是她的避风巷。”白虎注视洛焰,一字一句坚定如斯,如

    果还没有认清徐绮的为人,不清楚她对当家的感情。或许在知道主母就是零的话,他也也不会认同这个人进入暗门。

    因为如同洛焰所说,零这个身份,危险性的存在非常大。

    ------题外话------

    呼呼,还是那句票票与评评。o(n_n)o~

    ps:感谢众亲们送的小礼物和票票。
(快捷键 ←)上一章:29 再次分开1 返回《史上最强腹黑夫妻》目录 下一章:31 千钧一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