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最新章节列表 » 黑帮争霸 11 吓坏我了

黑帮争霸 11 吓坏我了

文/伊绮
推荐阅读:
    “把时速开到最快,一定要和他们拉开一段距离。”徐绮沉声的对着白虎说道,那些人手里的拿着的追击炮只能是短距离的射击,不能和他们太过靠近,要不然直接下地狱去。

    白虎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当下一点头,顿时一踩油门车速比刚才还要快上一倍,飞奔出去。

    大道的高速路上,“砰砰砰”的爆炸声响得让人内心绷紧,这条车路就是有五辆车速转眼而来,那速度快得让所有人心惊,在最前方的车子更是快得让人顿时间呼吸窒息。

    “砰”又是一弹炸在车子身旁,险险的擦车而过,简直形成了惊心动魄的场面。

    “妈的,别让老子知道是那帮家伙,要不然老子直接炸了他全家。”白虎气愤的一拍方向盘,狠狠的咒骂。车速不敢减慢半分,这种过街老鼠的游戏,你他妈的,他还是第一次体现。

    后座的徐绮黑泽的眸子也阴冷无比,将徐翼的脑袋压得更低,避免给炸飞来的碎片波及。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好好想想该怎么去摆脱这些苍蝇。”扫了一眼气愤的白虎,徐绮淡淡的说道。再以这个形势下去,他们距离地狱的面门不远了。

    白虎给塞得没话说,顿时沉默下来,徐绮的话很简单,处于劣势的人是他们,别人手里拿的是追击炮,他们中就只有他有着一支手枪,拿什么去给别人比。这简直是一个大象戏弄老鼠。白虎还真的是气结了,以往都是他拿着军火炸人,如今却反转给被炸。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嘭嘭嘭”一连数枪的机关枪射击在他们的后车上,徐绮与白虎顿时脸色再次一沉,不给追击炮炸死,也给这枪火引起爆炸,送去地狱。

    待在徐绮身旁的徐翼努力的克制内心的惶恐,冷汗冒湿了全身,俊秀的脸孔苍白如纸,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句声,因为他不想带给她任何麻烦。要强首先就要学会克制自己内心的恐惧。

    徐绮黑泽眸子快速转动,时速不能慢,慢半分都很有可能让早已瞄准的远程射击手把握机会,所以这个险不能冒。

    “当家,我们给攻击了。”就在徐绮脑筋快速转动时,白虎的声音突然响起,原来白虎趁着时间的空隙已经联系上冷傲风,快速的报上现下的情况。

    淡淡的扫了一下与冷傲风对话的白虎,没有因为白虎联系上冷傲风而激动。徐绮低头往她的裤脚撩起,速度的抽出从陈军那里要来的材料,没想到这东西现在就能派上用场。嘴角勾起一抹自嘲,是她太过幸运还是她太倒霉了?

    拿出那东西,徐绮现场组装起来,一旁的徐翼看着徐绮快速装拆这些奇怪的东西,惊讶她那手法熟练无比,却没有开声问道,沉默的待在一旁不打扰她。

    “砰。”又是一声巨响,巨大的炸动力将车子攻击得路线扭曲,车身颤颤抖抖的在地上滑出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迹,白虎顿时用力的把稳方向盘,还好他的车术不错,速度将几乎拐上别道的车子稳正而快速继续逃离。

    “靠,这些龟小子别得寸进尺。”白虎一脸阴暗的狠狠的盯着前方的路,最好就有本事把老子炸死,别让老子有命回去,要不然他一定将他们炸得连渣都不剩。

    “要杀你还讲什么谦让,又不是脑子秀逗了。”淡淡的声音由后面传来,顿时让白虎咬牙切齿,这个徐绮在什么时候都会损他。

    徐绮将最后一个步骤做好,抬头扫了一眼身后的四辆车子,嘴角勾起一抹惊心的冷笑。

    “给我把车速控制好,我要你快就快,我要你慢就定给我慢下来。”冷冷的对着白虎下命令,徐绮也不管白虎顿时黑下来的脸孔,一把越过徐翼将他的车门打开,然后速度的退回来顺带将徐翼拉回去,“砰”顿时一声巨响,车门立即给炸飞了。

    “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听闻声音白虎立即转头,眼前的情景顿时让他怒火烧心,这女人疯了不,竟然让车门给炸了,以现在这种车速随时有可能将他们甩出去。

    “你疯了,还论不到我。”淡淡的瞥了一眼白虎,徐绮随即整个身子趴越过徐翼,将头探出车外,在这惊险万分的车速下,这般动作简直是吓坏了徐翼和白虎。想不要命也不要这样吧?

    徐绮锋利的眸子扫向身后穷追不舍的四辆车子,黑泽的眸子血腥浮现,嘴角的冷笑更深。

    “车速给我慢上六十,如果不想一窝熟就听我的话去做。”头也不回的对着白虎下达命令,也不管白虎那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她的后脑。徐绮拧紧手中拿小小的黑子弹,锋利的视线盯着后方。

    白虎咬牙切齿的盯着这个该死的女人,知不知道现在减速有多危险,可是,白虎看着徐绮的背影,狠狠咬了咬牙顿时将时速减了六十。虽然理智告诉他别理这个疯女人,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去听她的话,这感觉真是他妈的不爽。

    车子的时速一下子就慢下来,马上让身后的车子拉上了一段距离,徐绮顿时瞅准时机,猛然将手里的黑子弹抛出去,如同流星一样直射而去。

    “加速。”手里的黑子弹一抛出去,徐绮顿时扭头一声呼喝。

    白虎这次到没有任何犹豫,猛然一踩门油,将车子的速度加到最尽,车子顿时间飞奔越上。

    就在此时,“轰。”一声巨大的响声铺天盖地而传来,震得连地面都忍不住颤抖,徐翼转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的火花四射,浓烟满天的场景。这怎么一回事?

    “你做了什么。”白虎的脸色也变了,发觉没有任何威胁后才缓缓的放慢车子,看着身后这么大威力的攻击性,让他的脸色不太好。是什么东西能瞬那间爆发出这么大的威力?

    徐绮扫了一眼身后,才缓缓的转过头,耸了耸肩淡道:“不过就是给他们一颗炸弹尝试下。”拿追击炮追了他们这么长时间,不拿回点利息,怎么对得起自己。

    白虎嘴角抽了抽,不过就一颗炸弹?这威力止一颗炸弹这么简单么?这个女人说得真轻巧。

    让白虎更加凌乱的是,这女人身上竟然有一颗这么恐怖的东西,徜若出了什么意外突然间爆炸,额,那他不就冤枉了?顿时,白虎看着徐绮的眼神变了,以后一定要和这个女人保持距离,谁知道她身上还有没有这变态的东西。

    “他们竟然还活着。”一直观察身后的徐翼顿时间惊呼,让徐绮与白虎顿时扭头回看,只见浓烟下一辆车子从中飞奔出来,在车盖上一名长发飘飘的女人手抬追击炮,已经做好瞄准准备。

    顿时,徐绮与白虎脸色一变,距离太近,已经给对方锁定了。

    只不过是瞬间,徐绮猛然将徐翼推抛出车外,在这种车速下,摔不死人的。一个利落的翻身,徐绮翻身到白虎的驾驶位上,一把打开他的车门在他震惊的目光中将他踢下去,随即利落操作方向盘将车子猛然加速。

    就在此时,长发飘飘的女人单眼瞄准那突然飞奔的车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食指扣上发射,“砰”那子炮弹用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凶猛的直射而去。

    “轰”巨大的震声响起,白虎和徐翼心顿时抽紧,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子炮弹毫无偏差的击中那目标,车子给巨大的攻击力滑撞出护栏,半个车子险出江边,凶猛的火舌吞噬整个车身,烘烘燃烧。

    而对方的车子在原地打了个漂亮的车势停下,四扇车门同时打开,两男两女四人速度的下车。

    白虎在一旁盯着从车上走下来的四名男女,统一全身黑色的酷装,一致带着黑色的墨镜遮掩半边脸孔,一身冷酷杀气露放,白虎感觉到四人透过墨镜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顿时神经线绷紧,手不由摸上腰间。

    但是他们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后,随即转身齐齐向着那辆依然燃烧的车子走去。见此白虎心一震,双眼顿时瞠大,他们的目标是徐绮。

    只见两名男人速度的上前查看,不过半响二人的脸色顿时一变,“她逃了。”看着空无一人的驾驶位上,四人的脸色的都阴沉无比,竟然让她逃脱了,该死的。

    “快,这样大的攻击力,她一定受到伤。带伤的她不会逃得多远。速度安排定义器进行搜索。”一名男子速度的说道,藏在墨镜的脸孔阴沉无比。不可以让她逃脱,她很小气,徜若让她活着离开,那么接下来她一定会带着疯狂的报复回来。

    其余的三名男女也似乎想起什么,顿时心身一震。速度的转身回到车上,今次的出动,他们就是没想过让她活着离开,今次不是他们亡就是她必须死。

    白虎看着那辆车子速度的消失,眸子复杂的盯着那辆已经烧焦了车子。当听到她没死,他心情突然间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向当家交代的原因,而是在最后这么惊险的时刻,她竟然狠狠的将他推下车子,选择驾驶这个随时被炸得连渣都不剩的车。

    他明白,她这样做是为了不拖累他们。

    这个女人…。

    (2)

    深夜时分,d国最偏僻的乡镇。

    此时已经是三更半夜,乡镇里的人们早已熟睡,整个镇里归于一种寂静的时分。除了偶然的蟋蟀声音,一切都幽暗清凉。

    突然,一阵阵的脚步声轻微的响起,在幽暗寂静的镇里一条条黑色的人影闪身而出,在这深夜里显得诡异恐怖。

    “七,你确定她躲在这里吗。”一道女声突然在这寂静的天空中响起,只见四道人影站在暗处冷冷的看着同伴们的搜索,他们身穿统一黑色的劲装,两男两女。他们就是下午攻击徐绮的人。

    “定义器嗖不了她,不过以距离江边最近的镇就只有这里。她藏在这里的可能性高达百份之八十。”叫七的人,缓缓的说到。一将俊脸深沉严肃,尖锐的眸子隐隐的流露担忧。希望他的计算不会错。

    “靠,为什么上头给这样的任务我们。”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可爱的娃娃脸极度难看。接到这个任务后,知不知道她有多心惊,让她恨不得将上头的脑袋割下来,这分明就是叫她送死。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从我们向她开第一枪就已经和她立下仇敌。只希望尽快将她格杀,要不然今后我们的生活就休想安宁。”一旁的另一名男子开口说道,俊秀的脸庞满是无奈,说实话他也恨不得将他们的头头一枪崩了。

    无事拖他们下水干什么。

    “怎么办,我们真的要对决她?”娃娃脸的女子犹豫的开声,说实话她好紧张哦。这比她第一次杀人还要紧张,要知道他们现在要追杀的人可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零,不紧张才有鬼。

    “我说小舞,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要不然呢,等她来杀我们。”另一名女人双眼一瞪,她这个问题不就是与白痴同等吗。

    叫小舞的女子嘴一撇,如果可以她还真的不希望面对那个人。不过她知道是不可能的,如同凌风说的今天不杀她,以后的日子他们真的休想安宁,因为无论他们躲到哪里,她都有本事翻出他们,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

    “头,四周围都搜过了,没有。”就在四人说话间,速度搜索徐绮下落的人全部回归,恭敬的道。

    七顿时皱起眉头,凝重浮现眼里。没有?

    “七,我们是不是跟错方向了。”一旁的利恩说到,妖媚的脸孔此时充满严肃。他们一开始是不是寻错了。

    “不可能。你们再搜一次,每个角落认认真真的搜,一丝可疑的地方都不能错过。”七坚决的摇头,再次下达命令。他的推算不会错的,她肯定躲在这里。

    “是。”收到命令,所有人速度重新搜过,这一次更加谨慎细心。

    四周再一次恢复了幽静,除了偶然的蟋蟀声音,还有很细微细微的脚步声。

    漆黑黑的一片,在某个天台上,一个人影坐在角落上,靠着微亮的月光可以清晰的看着墙壁上,有着斑斑点点的血迹,而坐在角落上的人更是一身鲜血,白色的衬衫早已染成了暗红。

    徜若不是胸口上不停的跳跃,实在令人难以相信她还活着。

    徐绮深吸了口气,背后火辣辣的刺痛令她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在最后一秒她是故意将车子撞上护栏,可以选择水路逃生,只是她低估了着爆炸的威力,强大的威力震断了她两条助骨,背后更是给零碎的残片刺得体无完肤。不过还好,她捡回了一条命,虽然她伤势看上去很狰狞恐怖。但实际上,还没到这种随时掉命的程度。

    徐绮黑泽的眸子发出寒森森的冷光,竟然下命令来追杀她了,是宁可毁掉也莫不让人的手段么?

    “嗖嗖。”突然一道很细微的声音响起,顿时一记凌厉在黑泽的眸子闪过。徐绮静悄悄的起来,细微的银丝在她手里反射出一记寒光,两手一撑围墙,整个人利落的翻身下了二楼。背抵住墙壁,暗红的血迹在墙上留下一个印子。哼,搜到来了。

    细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一墙之隔,一个小心翼翼的进行摸索,一个浑身冷意等待时机。

    在微凉的月光下,徐绮盯着地上的黑影越来越近,嘴角勾起冷笑,手里的银丝准备一触即发。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黑影即将临近墙角,徐绮手里的银丝寒光闪闪,手瞅准角度顿时一挥而出,银丝如同毒蛇一样凌厉而去,准备对准来人的喉咙一咬而下。

    千钧一发,来人仿佛早已准备,竟然险险的躲过这致命的一击。徐绮顿时一愣,手里的银丝还没再次挥出,手腕突然一紧,强大的力量将她整个人拉出去,猛然的撞入一个宽阔的胸膛,力度过猛触碰到背后的伤让她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两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缠上她的纤腰,低声沙哑的声音含着无比的担忧与颤抖在她耳边响起:“你吓坏我了。”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怀抱,让徐绮顿时心身一震,手里的银丝不由滑落。抱着她的人,在这最关键时刻寻找她的人,差一点成了她银丝下亡魂的人,是他,冷傲风。

    “徐绮,我告诉你。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一定狠狠的将你关在小屋里,一步不准出。”冷傲风狠狠的在徐绮的颈间说道,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当白虎说他们被攻击的时候他就立即赶来,可是最终还是迟了一步。看着那几乎给毁得看不出原来模样的车子,他的心脏是如何惊恐,在那么大的威力下逃生,如果慢上一步那后果…

    一想到此,他的心脏就狠狠一抽。

    “你,怎么来了。”徐绮润了润干旱的喉咙,缓缓的出声道。垂下的眼帘有些火辣,怎么可能不感动,这个男人竟然独自来寻找她,在这关键的时刻出现。

    “我的女人给别人欺负了,我能不来吗?”狠狠的瞪了一下这女人的后脑,冷傲风深邃的眸子寒光闪闪,竟然有人想伤她。突然间似乎想起什么,冷傲风猛然推开徐绮,“给我看看那里受伤了。”不看还好,一看冷傲风的火势顿时高升,徐绮此时一身血迹,看得让人惊骇,背后的伤更是让人触目惊心,那原本该白皙的肌肤全变得血肉模糊。

    “没事,死不了。”看着冷傲风瞬间黑下来的脸孔,徐绮出声安慰的道,真的是没事,就是伤势看起来严重些。

    “你要是敢死,我直接鞭你的尸。”冷傲风阴阴冷冷的挤出一句话,没事,这还叫没事?那什么才算有事。

    徐绮顿时无语了,这种话还真不像他说的,是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传染他了?

    冷傲风盯着徐绮的背后,眉头皱起,一双手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该死的,这血还在流。

    徐绮转过身,看着冷傲风紧皱的眉头,伸手轻轻的揉了揉能夹死一只苍蝇的眉头,轻道:“一时间这伤势处理不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这些人很快就搜到这边来。”她知道他担心她,可是眼下的情况是尽快摆脱这些烦人的苍蝇。

    冷傲风凝视徐绮,看着她那张平凡的脸孔,伸手突然按住她的后脑吻上那张他思念了好久的小嘴。一阵深吻后,冷傲风性感的薄唇覆盖在徐绮的唇上缓缓轻道:“你不守承诺。”说好七天自动出现他的面前,却没有。七天后,是他自动出现她的面前。

    徐绮听闻顿时脸一黑,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记挂这件事,实在令她无语。

    “那你想怎样。”没好气的出声问道,徐绮知道他就是等这句话。

    “以后所有都听我的。”某男脸上勾起一抹阴笑。

    “休想。”干脆利落毫不犹豫的拒接。笑话,听他的以后她还有立足之地?想都不要想。

    顿时冷傲风脸上的笑容一僵,气的瞪起双眼,这个女人还真拒绝得爽快。

    “不要瞪我,再瞪也不可能,就算下辈子也不会实现。”耸了耸肩,徐绮淡淡的回道,对于冷傲风的目光一点也不在意。她是吓大的。

    冷傲风无奈的看着徐绮,无声叹了口气,看来这辈子他都给她骑着,深邃的眸子宠溺露显,无所谓,反正他愿意。

    “挺得住吗?惊险的夜晚要开始了。”拉起徐绮的手,冷傲风轻声问道,深邃的眸子温柔流露。这世界,只有徐绮才能让冷傲风露出这样的神情。而同样,也只有冷傲风才能让徐绮放下伪装,收起她那身锋利的刺。

    这世界,再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对方。

    (3)

    夜更深了,冷冰的风声呼呼而过,寒冷的夜里更让人毛骨悚然。

    无声无息,徐绮一勒手里的银丝,在她前面的人影速度的倒下,连一丝挣扎也没有,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下地狱,连他本人都不曾发觉。

    解决掉手里的第三个人,徐绮转眼扫向不远处的冷傲风,打了个手势后再次窜入黑暗的巷子,夜色淹没了她的身形。没有理由欺负了她的人可以安然的离去的。

    “怎么这么久,还没有结果。”小舞皱起眉头,看着静悄悄的四周,突然内心不安的问道。周围的气氛好像变了,变得更为阴冷幽静,如同一种似乎接近死亡般的气息在弥漫。是她的错觉吗?

    其余三人也隐隐觉得不对了,身为杀手的他们,气息是他们的最敏感的。周围的气息变了,一样是幽暗的气氛,可是却像加了点什么。

    “发出信号,招集所有人回来。”七双手抱胸,皱起眉头的道。太诡异了,太诡异了,周围寂静的就像没人般,寂静得可怕。

    “嗯。”一旁的凌风马上点头,速度的发现信号。太不对盘了,周围的气氛实在令他不舒服,就如同给人陷喉咙一样呼吸不了。

    发出信号一分种了,四周依然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出现。顿时,四人心一紧,他们的手下有多效率,他们最清楚,一分钟内竟然连一个人都没走出来。

    顿时,四人都感觉都周围的气息变得越加阴冷窒息。明明空气如同畅通,可是他们却越呼吸越来越困难,内心忍不住惶恐起来。

    “她是不是来了。”小舞的娃娃脸顿时变得难看,他们的手下没有一下人出现,最有可能性的是,死了,全死了。

    小舞的一句话,道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猜疑,却又激起众人內心一连连的波动,引起无数的惶恐,唯一的解释她来了。

    “怎么办,走还是不走。”一旁的利恩顿时开声,虽然知道她身上绝对受了不轻的伤,或许凭他们四人合力一定能杀了她,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跑的冲动。

    “走,你说有可能吗?”还没等凌风等人回答,一道冰冰冷冷却有迷惑致命的声音响起,犹如毒蛇一样钻入四人的心窝。

    四人顿时瞪大双眼,只见黑夜的暗处缓缓的走出一人,一身血衣的她犹如邪魅索命的死神,一头黑色的长发迎风而起,露出一双血腥惊心的眸子。

    “零。”四人同一时间低低的出声,胸口的气息似乎越来越薄弱,这个世界或许就只有她,才能有这种让人致命的气势。

    “不错,还记得我。”对于四人的低声,徐绮冷冷的勾起嘴角的弧度,看着他们的视线越加冰冷。

    “忘了谁,也不可能忘了你。”七嘴边勾勒起一道苦笑,她就像毒品一样钻进他们所有人的心里,她是他们所有人崇拜的对象,是这个世界里的一个奇迹。所有人都惧怕她,不论是她的手段还的是实力。没有人愿意与她为敌,但是全世界的都希望她死。

    “是吗。”冷冷的回应声,徐绮把玩她手上的银丝,嘴角的冷笑越深。

    四人看着徐绮手里的银丝脸色一致的微变,那东西他们最熟悉不过,这个世界只有她用这样的武器,一根银丝里不知道存在着多少个亡魂。

    “我不急着要你们的命。”扫了眼他们的四人,徐绮淡淡的开口。

    四人的呼吸一紧,一致沉默。等待徐绮解下来的话。

    “我亦不计较你们今天对我所做的事情。”再次淡淡的开口道。

    四人顿时面面相觑,眸子的惊诧流露,因为明白她的性格,有仇必报是她的性格。难道这三年来她变了?

    “哼,不要异想天开。我不计较你们,是因为我已经不打算放过那些老家伙。”冷哼一声,徐绮无声冷笑,还真以为她变仁慈了?

    ------题外话------

    亲们呀,别看完就飘走。不知道你们的留言是伊的动力么?

    么么╭(╯3╰)
(快捷键 ←)上一章:10 好久不见 返回《史上最强腹黑夫妻》目录 下一章:12 同一类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