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倾城傻妃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一章(大结局下2)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一章(大结局下2)

文/夏侯云初
倾城傻妃 | 本章字数:10968 | | 倾城傻妃txt下载 | 倾城傻妃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

    时间在一天天地流逝,夏倾城在等过了一个夏天和一个冬天之后,再一次地又迎来了一个夏天。

    若不是有当初奇诺的那番话,他想自己是绝对没有办法支撑到现在的。

    可眼看着这时间都过去一年多了,翩翩依然还没有回来。

    没有人能明白他的这种焦虑和不安,若不是始终坚守着她会回来的信念,这些日子,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熬得过来。

    犹记得那日下山之后,他抱着翩翩的披风,告诉玉寒天等人,找不到她的人,不知是生还是死。接着,与董宣他们不动声色地在玉龙雪山山下住了数日,一直到一切都不可能再有转圜的余地,他们才决定离开沁月国,回到轩烨皇朝。

    临走的时候,他带上了奇诺和他的家人。

    而玉寒天虽然百般不愿意,可离开了玉龙雪山,没有雪煞的帮忙,又加之白玉莲被毁,他再也找不到莲子让他们忘记那段记忆,着实拿他们没辙,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再说,他还有一件十分辣手的时候,那就是前往凝成去讨回清然。

    至于这最后他有没有讨回清然,夏倾城他们不好奇,也没有兴趣去知道。

    回了轩烨皇朝没几日,不待夏连城回府,夏倾城就命人将千年白玉床给他送了回去。至此,对于他的这个六哥,他也再无半点兄弟情分。

    只是听说,他久久没有回府的原因,是因为他也去了凝成。至于他去了凝成又有什么事?那就不是他会过问的了。

    在府中的日子,他依旧如以往一样,有空看看书,画会儿画。只是,他不在只是单一的画物,他的画中总是会千篇一律的出现一抹倩影,那是他最思念的娘子。

    除了这些以往常做的事,他现在每天还会做两件以往没做过的事情。那就是每天必须到二夫人那里去陪她小坐会儿,代替翩翩尽尽笑道,还有就是,每天都会召见奇诺一次,而每次召见都是为了同一件事情。

    这不,今日,又到了他召见奇诺的时候。

    “奇诺,本王问你。你可还记得当日那老婆婆对你说了什么?”这话,是他每天看见奇诺的第一句话。

    “回王爷,老婆婆说,让我在山上等着,会有一个叫夏倾城的人来的,到时候就让我告诉他说,他的娘子她带走了。让他好好的活着,等待他们夫妇相见的那一日到来。还有,她说,让王爷不要担心翩翩姐姐身上的毒。”这些话,每次都要说上一遍,奇诺到现在已经能倒背如流了。

    “嗯。”夏倾城满意地点了一些头。“还有吗?”

    “回王爷,没有了。”奇诺恭敬地答。

    这些日子,跟在秦白的身边,他也学了不少规矩。

    “那你下去吧!”夏倾城轻声道。

    “是。”奇诺领命退了出去。

    秦白见他出来,连忙迎了上来。“王爷问完了。”

    “嗯。秦大哥。你说,这王爷每天都问,他怎么就不觉得烦呢?”奇诺十分的纳闷不解。

    “你懂什么啊。对于王爷来说,他又怎么会觉得纳闷不解呢?这些对话,那可是他每天坚持下去的动力。”若没有奇诺,没有这些话做支撑,只怕王爷早就支持不下去了。

    “王爷对翩翩姐姐那可真是情深意重啊!”奇诺不无感慨。

    “哟,看来奇诺你小子最近是看了不少,就连情深意重这样的词你也会用了。”

    奇诺和秦白往锦园入园的方向看去,只见来人是夜无痕。

    “夜公子。”两人虽然没有对他行礼,却是极为恭敬的。

    “怎么样?我师弟在吗?”他问。

    “在的。”秦白回答。

    “我去找他。”

    看着他的背影,秦白和奇诺对看一眼,双双比了一个一的手势,接着再比了一个二的手势,当他们比到三的时候,两人都极有默契地把手放到背后,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

    果不其然,如以往的每一次一般,他们刚巧数到第三下,夜无痕就回头了。

    而他问出口的话,也是这一年每一次到锦园来必须要问上一次的话。

    “董老和姜娘他们近日来可有来过?”

    “前两日,他们二老来看过王爷。”秦白答道。

    接着,再问。“那琳儿可有和他们一起来?”

    “这倒是没有。”人家那不是怕遇见他嘛!

    “哦!”难掩浓浓的失望。

    接着,留给他们的是那永远不变的落寞身影。

    “秦大哥,你说,这夜公子与琳儿姑娘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奇诺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在他们村里的时候,还是琳儿姑娘老跟在夜公子的屁股后面跑呢!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回来的那一天开始,一切都改变了。起初,是他们谁也不搭理谁,接着,就听姜娘说,琳儿姑娘好像撞伤了头,然后,她遇见夜公子,再也不会不搭理他,反而是永远笑得没心没肺地与他打招呼,然后转身就走,这最后,就成了现在这样,大家都很难见到琳儿姑娘的身影,听说她现在迷上了去庙里烧香祈福,而夜公子呢,总是习惯性地见上谁都会问一问,大家有没有看见她。而当听到大家的回答以后,总是会很落寞地转身离开。

    “我也不知道。”看来,他得去问问紫凝,看她有没有从琳儿姑娘那里打听到什么消息。

    夜无痕进了屋里,只见夏倾城靠在书案上,正用手支撑着额头,看那样,就知道他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去了,压根就没有将面前书卷里的内容给看进眼里,计入脑中。

    “怎么,又在想你家娘子了?”夜无痕在他对面的贵妃椅上斜躺下来。

    夏倾城抬眼,挑眉看着他,不答。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琳儿近日没有上我这儿来,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谁、、、、、、说我是来找她的?我可是来看你的。”哼,真是不识他的一片苦心。

    “是与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夏倾城答道。

    夜无痕也不恼,只是不愿意再这个话题上停留。“怎么样,还是没有任何弟妹的消息啊?”

    这都过去一年多了,人应该早就好了吧,怎么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呢?

    “没有。”夏倾城的声音闷闷地。

    忽地,他认真地看着夜无痕。“你说,这奇诺会不会是骗我的?”

    “骗你有什么好处?他又为什么要骗你?”夜无痕丢给他一个大白眼。

    他这师弟是一个极有理智的人,可偏偏,只要一遇见他那生死不明的娘子——夏侯翩翩,他就什么理智都没有了,变得完全不像他自己。

    所以说,这情之一字啊,真是沾不得!

    “那到底还要多久我家娘子才会回来呢?”他真的很思念她。

    “我哪知道。”夜无痕本来心情也很不好,更没心思管他。

    “对了,你的记忆真的完全恢复了?”他今日来,为的就是这事。

    “嗯,完全恢复了。”这一年多来,要说有什么事情是值得高兴的,大概也就唯有这一桩了。

    现在,他终于能清楚的记得有关于他与她之间所发生的种种了。

    “那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有没有喝过莲子粥?”若是他喝过也能恢复,那么或许某人也会、、、、、

    “我当时是昏迷的,我哪里知道。”他很认真的想了一下。“不过我想应该没有吧。你也知道喝过莲子粥的人,是不可能恢复记忆的。”

    “那你家娘子不是恢复了吗?”她可是千真万确地喝下那会遗忘记忆的莲子粥的。

    “这我就没法告诉你了。你有本事,自己找她问清楚去。”他要是能帮他找到她,他会感激不尽的。

    “没劲。”夜无痕闷闷地起身。“我走了,回我的花圃去。”

    他说。

    “不送。”他也不留他,继续埋首到自己的书卷中。

    只是看着看着,思绪又再次开始飘远了。

    这夏日都过了大半了,怎么他的娘子还不回来呢?

    她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归来?不会是等到他两鬓苍白,白发苍苍,牙齿都掉光了的时候吧!

    正思索间,只见秦白走了进来,递给他一封信。“王爷,这是刚才一个做丫鬟打扮的女子交给门房的,说是一定要交到你的手中。”

    “谁的信?”他问。

    “不知道。”这信上也没有署名,谁知道是谁写来的。

    “打开吧。”

    “是。”

    秦白将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信递到他的面前。

    “这是、、、、、、”这字迹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犹记得当年她写药方给他的时候,那信上的字就和这个一模一样的丑。这样的字迹,除了她,当今世上只怕是再也没有人能模仿得出来了。

    他颤着手,无比激动地将信给看完,只见上面很简短地写了一句话:今夜亥时,秋竹亭,不见不散!

    “王爷!”秦白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激动过,一时间有些被吓住。

    “秦白!”他及的那个地抬起头来,眼里闪着泪花。“她回来了。”

    虽然只是很简短的三个字,但是秦白却听出了他的内心是多么的喜悦和激动。

    “王爷说的是王妃吗?”秦白问。

    “嗯,是她,是她。她回来了。”他深深地呼吸一口。“秦白,还不快去让人准备,这房里可得给我仔仔细细、里里外外,认认真真地打扫干净了。”

    他希望她一回来,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能让她满意。

    “是。”秦白心中也是异常的激动。

    急急忙忙地退了出去,差点与奇诺撞个正着。

    “奇诺,你小心点儿。”

    “秦大哥,王爷,你们两怎么那么高兴呢?”他可是给王爷送刚沏好的茶水来的。

    “你小子知道什么,那是王妃她要回来了。”秦白一想到翩翩即将回来,便笑得傻兮兮的。

    “真的?翩翩姐姐要回来了啊,什么时候?”王爷可终于把翩翩姐姐给盼回来了。

    “就在今夜亥时。”夏倾城高声回答他,一改平日的温润。

    “亥时?这回家怎么不是在大白天,反而是在大晚上的?”奇诺有些奇怪。

    他这话,也提醒了夏倾城也秦白。

    既然是丫鬟来送的信,那为什么她不一起来,反而是要等到亥时才到呢?还特地约了他在秋竹亭见,这是什么意思?

    带着疑惑,夏倾城早早地,晚膳也没吃,就一直带着秦白和紫凝在秋竹亭等着,一直到了亥时,翩翩都还没有出现。

    眼见亥时将过,夏倾城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他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她不会回来,很害怕自己的希望落空。

    带着这种漫无边际地害怕,一直都亥时过去,也还不见门房来报。

    夏倾城急了。“秦白,你去看看,是不是前面的门房给偷懒打盹,以至于王妃回来他们也没有去开门。”

    “是。”秦白虽然深知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但还是前去查看。

    “王爷,紫凝再去换一壶茶水。”紫凝想要她家小姐一回来,在第一时间就能喝到她亲自为她准备的上好的茶水。

    “你去吧!”夏倾城点点头。

    紫凝离去,夏倾城痛苦地看着眼前的竹子,心里悲痛欲绝。“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她说了要回来的,可到如今依然还不见人影?

    “娘子,你从来就没有对我说话不算数过,为何今日、、、、、、”

    “今日也一样,我并没有说话不算话啊,我只是迟到了些许。”优柔的声音自他的身后响起。

    那久违的声音,令他魂牵梦系的声音呵。

    “娘子。”他有些不敢回头,怕自己一回头,就会发现这一切只不过是梦一场。

    “夫君,你不回头看看我吗?”她轻声呼唤他。

    在她希冀地目光中,他缓缓地回过头来,彼此目光神情相对,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无边无际的思念。

    “夫君!”

    “娘子!”

    那一声‘娘子’喊得她的心都碎了。

    泪珠儿不受控地滚落下来。

    “别哭。”他心疼地上前,想要抹去她脸上的泪水。

    “夫君!”不待他跑向自己,她就飞奔上前,扑进他的怀里。

    这就别的怀抱呵,让她是那么的想念。

    “娘子!”他的娘子,终于重回她的怀抱了。

    “夫君,翩翩想你了。”她紧紧地搂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怀里。

    “我的娘子!”这久别的温柔呵。

    原来,这就是幸福。

    “小姐!”紫凝和秦白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紧紧相拥的两人。

    秦白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示意她不要打搅到相拥着的两人,要将这温馨幸福的时刻留给他们。

    却不想两人才正要转身,却听闻翩翩的声音响起。“是紫凝吗?”

    “小姐。”听到她唤自己,紫凝赶紧走上前去。

    翩翩回过头,看着她。“哭什么,我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你的面前吗?”

    能活着回到他们的身边,比什么都好。

    “紫凝还以为、、、、、、还以为这辈子都未必能见到小姐了呢!”紫凝说哇,一头埋进她的肩窝里,稀稀拉拉地哭了起来。

    “傻丫头!”翩翩摸着她的头,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鼻头也跟着红了起来。

    她何尝不是呢?

    想当日落下山崖的时候,她也以为此生此世都再见不着他们了。

    “王妃回来,这不是应该高兴嘛,傻丫头,你哭什么。”秦白心疼地看着紫凝。

    “就是,是应该高兴的。”能回来就好,能回来比什么都强。

    那些所以的悲惨的日子不都已经过去了吗?

    紫凝自她的怀里抬起头来,用衣袖抹去脸上的泪水。

    “我们先行下去吧,来日方长,你和王妃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聚谈心。这里,就交给王爷吧。”秦白比谁都清楚,这些日子王爷是怎样的思恋王妃,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怎么好继续留在这儿打扰呢。

    “对,对,对。以后有的是时候。”紫凝也是个机警地。“小姐,紫凝先去安排人给你准备热水洗澡,至于别的,等你休息好了,我们明日再说。”

    “也好。”翩翩何尝不懂秦白和紫凝的好意呢。

    这些日子,她对夫君的思念也一定不会亚于他对自己的。

    她也很想和他单独相处,诉说衷肠。

    “那我们这就退下了。”紫凝说。

    “等等!”翩翩叫住紫凝,转身对暗处喊道。“月娘,你出来。”

    “是。”随着这说话声,只见一个怀里抱着孩子的中年女人自暗处走了出来,约莫四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很是干净。

    “娘子,这是?”夏倾城不解地看着眼前这名叫做月娘的女人。

    “月娘给王爷请安。”月娘轻轻一曲腿,恭敬地给夏倾城行了一个礼。

    “月娘,你把孩子抱来给我。”翩翩说道。

    “是,主子。”月娘将怀里的孩子温柔地放到她的手里。

    翩翩一边接过孩子,一边对夏倾城说。“这是月娘,是我们儿子的奶娘。”

    “我们、、、、、、孩子?!”夏倾城有些接受不住这个事实。

    他从来就不知道她怀有身孕,怎么突然之间,他们就多出了一个孩子呢!

    翩翩好笑地看着他被吓傻了的模样,心中有些欢喜。没有想到,除去一贯的温润儒雅,她的夫君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嗯,是啊,我抱着的就是我们的儿子。”她将儿子抱到他的面前。“夫君,你要不要抱抱他?”

    “我的儿子。”他还是觉得现在她说的话,是那么的不真实,让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天知道,这突然多出一个儿子对他有多大的冲击

    “啊!王爷的儿子。”紫凝惊愕地张圆了小嘴。

    她家小姐是什么时候怀有身孕的啊!?怎么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谁也不知道呢。

    “嗯,是的,王爷的儿子。”翩翩轻笑,被他们大家的神情给逗乐了。“夫君,你若是不抱抱你的儿子,她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她好笑地看着他。

    伤心?应该伤心的是他吧!连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孩子他都不知道,他这做人家爹爹的岂不是做得太失败。

    “夫君!嗯?”见他的手总算是伸到了半空中,翩翩赶紧将孩子放进他的怀里。

    “不对,不对,孩子不应该是这样抱的。应该是这样。”她一边说,一边给他的手摆了一个正确的姿势,好方便他能更好的抱稳孩子。“嗯,对,对,对。就是这样。”

    “这样吗?”虽然才没多大一会儿,可夏倾城在他的摆弄下,已经有些许心得了,他只是还不是太适应自己已经升为人父的事实。

    “嗯,嘿嘿,夫君,你真聪明,一学就会呢。”她夸赞他。

    “可是,娘子,你肯定这孩子是我们的吗?”他看了看她平坦的小腹和完全没有走样的身材,有些没法接受。

    “什么意思?”她微眯起眼睛瞥着他。“夫君,你该不会是不想承认这个孩子是你的吧?!”

    要知道,她可是历尽了千辛万苦才终于将孩子给剩下来的,他要是不好好心疼孩子,她就跟他急。

    “不,不,不,我没那意思。”夏倾城赶紧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怀孕的?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呢?”

    “嘿嘿,当初人家不是中毒了吗?那是不想你担心呢!”她有些心虚地不敢看他。

    “你是说你当初中毒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怀孕了的?”他危险的眯起眼睛。

    也就是说,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怀有身孕的,只是没有告诉他而已。

    “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飞快地解释。“开始不知道的。”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他有些生气了。

    “事情呢是这样的?一开始不是因为我中毒,所以脉象很奇怪吗?其实那会儿我估计是已经怀有身孕了,只是因为中毒,导致身体机能变得混乱,所以没有查出来而已。等到完全肯定我已经怀孕的时候,那时候我虽然失忆,可因为中了血沫子的原因,并不想你太担心。更害怕有一天你不仅要承受失去我的打击,还得连失去未出生的孩子的打击一起承受,我怕你受不了,所以就没告诉你。”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她不想他太伤心,想要把伤害减到最低,所以才会瞒着他的。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她一心一意地为自己着想,他又怎能怪责她。可是,这是他的孩子啊,还有,只要一想到她在危难中怀有自己的孩子,而他却没有好好的照顾她,没有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陪在她和孩子身边,他就自责不已。

    “什么都别说。”她一双璀璨的眼骨碌碌地转动了一下。“在这种时候,很多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即使是放在今天,也不是你我所能控制的。你只需要想着,你的傻妃回来了,她终于可以再次回到你的身边。这些,不是已经足够了吗?”

    对于劫后重生,对于重逢,他们除了感恩和珍惜,还能再说什么呢!

    “你呵!”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将她拥入怀中。

    她说的都对。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只要她和孩子能回到自己的身边,那比什么都重要。

    他是应该知足了。

    “夫君,将孩子交给月娘吧。让紫凝带着她先下去喂饱孩子。想必小家伙已经很饿了。我为了能早点见到你,这一路赶得很辛苦,可把他给累坏了。”翩翩的手伸到孩子的腮边逗弄着他。

    “孩子可有名字?”夏倾城突然想到。

    “有的,叫凝城。不过婆婆说,这是乳名,若你不喜欢,可以再给孩子另外取一个。”想起去死的婆婆,翩翩心里是很不好受的。

    “婆婆?就是当日救走你的那老婆婆吗?”凝城?这名字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叫在空中的时候,会让人想到那不在三国掌控范围之外的凝城罢了。

    “嗯,是的。不过、、、、、、”她转向月娘。“你抱着孩子先跟着紫凝下去吧,她会安排好你的住处的。”

    “是,主子。”月娘恭敬地答。

    “夫君,把孩子给月娘吧。”她说。

    “好。”夏倾城虽然十分的舍不得,觉得自己和孩子才见上就得分开,可想到他这一路辛苦,又饿了,再舍不得,也只得将他交给月娘了。

    凝成在他要将自己交给月娘的时候,也不只得是不是出于不舍,小手紧紧地拉住夏倾城的衣袖,露出一个天真娇憨的笑容。

    “娘子,他对着我笑呢!”夏倾城激动不已,被凝成娇憨的笑容迷得有些痴迷。

    这就是他的孩子呢?

    虽然这个初为人父的惊喜来得是那么突然,可他一点都不抗拒,反而觉得自己好幸福。

    “呵呵,夫君。我们的孩子是喜欢你的呢!”见他们父子居然相处得这么融洽,翩翩心中也是欢喜的。

    “那是当然。”夏倾城有些小自豪。

    “王爷,孩子给我吧。”月娘浅笑着说。

    她一瞧就知道王爷有多喜欢这孩子,若再这样下去,只怕他是不会舍得将孩子交给自己去喂的。

    “呃!你确定他真的饿了吗?”夏倾城舍不得。

    “真的饿了呢!”回答她的是翩翩。“按路程计算,今天亥时我们是怎么也不可能到得了的,可我就是那么的想要回到你身边,见到你啊,所以这一路赶得急了一些。这小家伙现在真的是又饿又累了。”

    “王爷,既然小王爷累了,那就先让月娘带他下去吧,等一会儿喂饱了,你不就可以见到他了。”秦白这会儿总算是想明白了。

    为什么之前王妃是先让丫鬟来送信的。

    只因她这一路上带着小王爷赶不快,所以才先差遣丫鬟来报信的呢!

    “那好吧!”夏倾城不情愿地将孩子交给月娘,并叮嘱。“小心些。”

    “是,王爷。”

    月娘接过孩子,跟着秦白和紫凝离去。

    “呵呵。”翩翩看着他痴迷的目光紧紧盯着孩子消失的方向,假装醋意横生,小声抱怨。“夫君你有了凝成,就不要我了。”

    真的是好伤心啊!

    夏倾城听闻她的话,赶紧收回视线,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怎么会呢!这世上,我最思恋的人就是你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些日子有多想你。”

    “我也是,想得心都疼了。”她紧紧地回抱着他。

    若不是想着他,惦记着他,她不可能那么快就好起来的。

    “娘子,告诉为夫,这些日子,你都是怎么过来的?你掉下悬崖以后怎么会没事?你身上的毒是真的解了吗?”他最担心的是她体内的血沫子的问题。

    “老实说,这些日子,我并不好过。摔下山崖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差点保不住,一直都是婆婆用内力给我护住胎儿,才保住他的命的。至于我体内的毒,确实是已经解了,只不过当初在生下凝成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清除,所以没法亲自给他喂奶。那孩子在我的肚子里的时候虽然得享了紫玉,以至于他百毒不侵,可终究抵不过这血沫子,所以他一出生,婆婆就用剩下的白玉莲制作的留下的那颗丹药救他,同时,也找了月娘当他的乳娘。”想起那些难熬的日子,她至今还记忆犹心,每每想起,心里总会特别的思念婆婆。

    “紫玉?”

    “没错,就是凝城当初丢失的那三件宝贝之一、、、、、、、”翩翩将自己和凝城的三件宝贝的事情说与他听。

    完了,还忍不住笑道。“夫君,你说好不好笑,当初,我还以为这白玉笛是你送与我的呢!”

    她也是后来自婆婆和年老的谈话中,知道清然盗走这三件宝贝的事情,然后知道那三件宝贝清然就是用一个蓝色的包裹给包住的。继而听年老的形容和解说,才知道自己手里的那白玉笛就是漫雪,而她吃入肚子里的那上面有白色的‘米粒’和紫色的‘小豆子’的豆包,她猜想会不会就是他们口中的聚凝珠和紫玉。

    后来,经过婆婆的多方面证实,也就确定了这一点。

    夏倾城听她说完,额头上滑下一条条黑线,整个人呆呆地。

    这世间真是什么样的奇事都有啊!

    他不无感慨。

    这人人都争着、抢着要的宝贝,谁也没得到手,结果就被她的娘子当做豆包给吃了!

    这事,估计让秦越泽和六个知道了,会气个半死。

    “娘子,这事,你我夫妇知道就可以了,可千万莫说与别人听。”夏倾城担忧地叮嘱她。

    “知道。”她又不傻,这种事情除了告诉他,不可能再告诉别人的。“若让他们知道我吃了那两件宝贝,说不定会抓我去开肠破肚呢!”

    她吐了吐粉嫩的舌头,心中有些害怕。

    “嘿嘿,不怕,你不说就没事了。”虽然有些离奇,不过这些宝物全给她吞到了肚子里,他是很高兴的。

    “我一定不会说。”

    “难怪你的内力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增大和爆发。”知道了这样的事情,那些发生再她身上的事情就全部都想得通了。

    “嘿嘿,不止是我受益哦!”她笑得一脸贼兮兮的。

    “什么意思?”他不解。

    “嘿嘿!”她凑到他的耳朵边低语。

    说完,一脸的羞红。

    “你是说,我们两个、、、、、、”莫不是说他会功力大增,还有身子后来会好的那么快,全是因为做那事的时候,自她体内吸收到聚凝珠的灵气的缘故吧!

    “嗯。”她娇羞地点了一下头。

    不过她猜想,这当中功不可没的还有夏连城送的那张白玉床。

    听说,他将那张千年白玉床给送回去给夏连城了,看来,她还得想个办法将东西给拐回来才行。

    “既然这么有效,那我们、、、、、、”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什么?”不解。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会内力大增!”呃!好吧,他承认,自己好像变得有点坏了。

    翩翩这才反应过来他说得是什么,满脸羞红,娇羞地低下头,不敢看他。

    “娘子!”他拉着她手。

    “嗯?”依然不好意思抬头。

    “可以吗?”他紧张地问。

    她在心中大骂:呆头鹅!

    他怎么还是没变呢,这种事情让她怎么说嘛。

    可是她要是不说,他那样的一个人,一定不会明白的。

    好吧!

    她想,自己还是给他一些暗示好了。

    她几不可闻地点了一下头。

    他一见,欢喜异常,轻轻地将她抱了起来,往锦园而去。

    翩翩轻轻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这幸福的时刻。

    本来她还想给他细说关于婆婆,关于凝城、、、、、、

    可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

    那些人,那些事,他们有的是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章 (大结局下) 返回《倾城傻妃》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