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将门太子妃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35章 绝不善了

章节目录 第135章 绝不善了

文/你懂我的空白
将门太子妃 | 本章字数:4778 | | 将门太子妃txt下载 | 将门太子妃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陈太医没有忘记他刚刚在检查器皿的时候,刘奶娘便是十分紧张,整个人抖得跟筛子一样。当时奶娘都跪在地上,他本不去注意的。可是长孙殿下的奶娘实在是有些反常,他便是刻意在检查长孙殿下的洗礼器皿之时多停留了一下。

    果然,在刘奶娘的袖口处发现了一点点黑色的迹象。

    他起初不确定是不是蹭到了什么脏东西,可是当他蹲下去检查二殿下的洗礼器皿的时候,却是闻到了一阵淡淡的玉兰香!当即他就知道必定是奶娘下的手,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便是没有当时说出来。

    刘奶娘早就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皇上开恩!太后开恩!太子开恩!太子妃开恩啊!”

    奶娘一味的在请求开恩,却绝口不提谁给了她这样的毒药。皇帝登时冷眉一竖,呵斥道:“谁给了你这样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皇嗣!”

    “皇上开恩!皇上开恩……”刘奶娘只是一味的磕头,嘴里喊着‘皇上开恩皇上开恩’。

    十公主见状,竟然是瞪大的眼睛万分惊讶的看着那奶娘不停的磕头求饶,一旁的李映青看着十公主这般作态,心中方才觉得这人还算是有点演技。

    “简直冥顽不灵!”太后见她竟然只是一味说着求饶却不肯说出幕后主使便是恼怒道:“来人!上拶指!让她尝尝十指连心之痛!”

    拶指,是宫里最残酷的刑罚之一。就是用拶子套入手指,再用力紧收。这样十指连心的痛楚,非常人能忍受的!

    “不要啊!不要啊!”

    刘奶娘尚且没有人钳制她,她突然起身,拔腿就跑!却被早已经站在主殿的羽林卫逮住,拖到了太后皇上跟前。

    薄宁冷眼看着,招来满和玉跟满玉和诸方良安小德子等她和霍亦的心腹,让他们将三只小包子送到云霄殿去好好照看起来,也让陈太医跟着过去。她知道,等一下的刑罚必定会让刘奶娘惨叫不已,这样的惨叫声决然不能污了她儿子女儿的耳朵!

    “不要啊不要啊!皇上开恩皇上开恩!”刘奶娘还在嘶喊,可却被羽林卫狠狠的压制住,不能动弹分毫。

    霍亦冷着脸,周身萦绕着一种决然的杀气,看向刘奶娘,刘奶娘为霍亦的杀气震慑,安静了一秒钟,可之后确实愈发大声了起来。有好些个贵妇们看着这般疯狂的刘奶娘眼中流露出厌恶之情。

    “来人啊,给咱家堵了她的嘴!”杜执见几位主子脸色都极差,他便是一个呵斥叫旁人把那刘奶娘的嘴给堵了。

    薄宁却是抬手,打断了杜执的动作,冷然道:“让她叫,也好让那些企图图谋不轨的人听听,若是做出这等滔天罪行该是有如何凄惨的下场!”

    薄宁这般阴冷威严的语气叫杜执莫名的打了个冷颤,这位太子妃娘娘可真是狠哪。竟然叫在场这么多娇贵的贵妇们听上一听这般惨绝的叫声,一来震慑众人,二来若是背后之人心理承受能力不强,岂不是会露出马脚,这一场心理战打得可真是漂亮啊!

    杜执的想法和皇上的想法不谋而合,皇帝倒是没有想到薄卫的女儿竟然是手段这般漂亮的人。

    刘奶娘似乎没有想到太子妃薄宁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便是愣住了。就在她愣住的这一小会儿时间,那拶指便是已经牢牢的套入她的手指了。

    薄宁对于刘奶娘这般愣神的模样并不惊讶,而是走进刘奶娘,说道:“告诉本宫,是谁给你千机的毒药,又是谁让你把毒药放在长孙殿下的洗礼器皿当中。若是你告诉本宫,本宫免了你的刑罚和死罪。”

    “太子妃求求你放过我吧,看在我给长孙殿下喂过奶的份上!求求你放过我吧,太子妃!”刘奶娘跬步上前,用已经上了拶指的手抓住了薄宁长裙的下摆,尊卑都不顾,连‘我’字竟然都用了出来。

    薄宁见刘奶娘竟然这般不肯交代,便是狠狠的甩开了刘奶娘,扬声道:“用刑!”

    “啊!”

    刘奶娘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几乎是响彻整个皇宫一般,而执行拶指的两个羽林卫也是用尽了力气,连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扭曲了,可见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刘奶娘的手立刻就满是鲜血,看起来可怖至极!故而,在场的贵妇们甚至是大臣们都被这般狠辣的手段所震惊。

    可皇上和太后,太子和太子妃,甚至是皇上后宫的妃嫔们一个个面不改色心不跳,也叫人不得不喟叹:皇家之人,心肠之狠啊!

    刘奶娘惨叫不已,恨不能将此生最大力的声音都嘶吼出来!

    薄宁知道,宫里的拶指早在太后还是妃嫔的时候,便已经改过了,那竹片和竹片之间还有一点出头的小铁刺。原本拶指就足够残忍血腥,可已经被太后改良过的拶指更是叫人觉得丧心病狂!

    可这样丧心病狂的拶指刑罚用在刘奶娘身上,薄宁还觉得不够!不够!

    谁敢来伤害她的孩子,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的下场!没有别的路可走!

    眼看着刘奶娘受此刑罚,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薄宁心中的恨也未曾得过一点安慰!她从来不敢设想意外,所以她步步小心,步步谨慎。若不是她从一开始就让清玉和玉满玉三人给孩子们涂上避毒粉的话,她的宗祈只怕现在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薄宁不敢深想,她觉得但凡是有个她的疏忽,她就会失去她的孩子!

    她怕!

    霍亦察觉到薄宁心中的后怕,紧紧地握着薄宁已然攥紧成拳的手,决绝道:“我绝不会让那些伤害了我们孩子的人逍遥法外。”

    薄宁看向霍亦,精致漂亮的凤眸之内含有泪水,却是神色笃定:“我也是。”

    刘奶娘还在惨叫,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觉得她可怜。竟然敢谋害皇家子嗣,这样的罪算下来就算是抄家灭门也不足为奇,何况这不过是皮肉之苦而已。

    “停。”霍亦喝住行刑的羽林卫,眼神愈发森寒:“你背后之人这种时候都不肯出来保你一命,难道你觉得你还会有活路吗?”

    “不要啊,不要啊!太子殿下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长孙殿下……长孙殿下不是没事吗?太子殿下您就网开一面放过我吧!”

    刘奶娘还不死心,竟然还在奢望霍亦能够放她一马。

    可薄宁看着这样的刘奶娘,心中一紧。就算是动用拶指,刘奶娘也不肯开口说出背后的主使到底是谁,反而是这样装疯卖傻的含糊其辞。看样子,这刘奶娘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样的人若不是死士又是什么?

    果然是好狠毒的心思,竟然能在这样的重重监控之下还在东宫之中混进了这样的一个死士。手段不可谓是不巧妙,而实际上可惜的是若是用在她儿子身上,这枚棋子必死无疑!

    薄宁冷哼一声,这种死士想必宫中最严酷的想法也会放在眼里——用内力护体,又怎么会在意这样的一点皮肉之苦呢?

    薄宁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这些人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薄宁上前,到皇上身边,轻声在皇帝身边说了几句话,皇帝勃然大怒,恨声道:“来人,给朕穿了她的琵琶骨!”

    琵琶骨乃是习武之人最重要的地方,若是把琵琶骨给穿了,绕使你是再大的功夫都使不出来!

    而那刘奶娘一听到自己要被穿琵琶骨,登时便是剧烈挣扎起来,可惜她没这个机会——霍亦上前,一脚就踹断了她胸前两根肋骨,而羽林卫也是迅敏的将琵琶勾狠狠的穿透了刘奶娘的琵琶骨,速度之快叫人咋舌不已。

    刘奶娘惨叫一声,便是奄奄一息了,可眼眸之中却是猛然迸出恨意来!

    薄宁看着刘奶娘这般模样,也不言不语,对着清玉使了个眼色。于是清玉上前一把扣住了刘奶娘的下颌,为了防止她咬舌自尽。

    “时间耽搁的够久了,本宫也让你苟延残喘这么久,难道不感激本宫让你多活了这么久么?”薄宁一副‘你理应感恩戴德’的模样,对着刘奶娘自是高高在上又倨傲不已。

    “呵呵。”刘奶娘惨笑,被迫昂首看着薄宁,道:“太子妃何必白费心思,既然穿了我的琵琶骨也应该知道我是死士。太子妃娘娘,可曾听说过还有死士会出卖自己的主人吗?”

    薄宁看向霍亦,竟然笑了,而后又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似乎是同意了刘奶娘的看法:“你说得对,死士不会出卖自己的主人。可你这样一个半吊子的死士,本宫倒是觉得你也没那么衷心。”

    “娘娘还是少费心思了,不如一刀砍了我来得痛快。”刘奶娘闭上眼,期待着薄宁能够给她一个痛快。

    “你还是少白日做梦了!本宫怎么能让你轻易死去,若是你今日不告诉本宫你背后的人是谁,你那襁褓中的婴孩也要给本宫的儿子偿命!”

    薄宁的话叫刘奶娘随之一抖,可随即她却是笑道:“太子妃错了,你抓住的那个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哈哈哈。”

    薄宁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扬声道:“本宫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你的孩子左腿的小腿上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不知道我说对了没有?”

    “怎么可能!?”刘奶娘震惊万分,下意识的,‘刷’的一声,她的头转向十公主的方向,眼神是那么的不可置信。

    太后皇上已然是注意到了刘奶娘的动向,可薄宁却是下意识的挡住了十公主,对刘奶娘说道:“若是你再不说出这件事的主谋,我也只好在你儿子身上也种下千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太子妃娘娘不要!阿林还只是个婴儿啊!”刘奶娘到底也不是进行训练过的死士,为了主人一切都可以不要。她只是半路出家的死士,而她还有自己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没有把柄呢?

    “住口!”皇帝怒斥刘奶娘,“你的儿子是人命,难道朕的皇孙比不得你儿子尊贵吗?!”

    皇帝这话一出众人纷纷觉得这奶娘真是作死!你的儿子是个宝,那皇孙更是比你儿子尊贵一万倍了!

    “太子宫今日果然很热闹啊!”

    就在众人纷纷猜想各异的时候,自太子宫门口传来一声格外潇洒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竟然是暨王裴元予。

    裴元予今日也穿的格外华丽,他似乎是没有发现主殿之内有什么不妥,上前给太后和皇上还有太子和太子妃见过礼之后,这才大惊小怪道:“哎呀,这里怎么会又一个犯人呢!?今日可是咱们三位小殿下的满月宴啊!”

    自裴元予进来之后,薄宁就没有给过他好脸色,这人什么时候来不好,这时候来难道是来搅局的么!?

    裴元予似乎是察觉到了薄宁对他的不满,他咧开嘴对着薄宁的方向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来,却又招来霍亦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登时便是没趣的耸耸肩,把目光投向了皇上。

    “皇上,这……?”裴元予似乎是问得小心,但又一次把皇上的怒火成功的勾起。

    皇帝不想回答裴元予的问题,一旁的杜执却是说道,“王爷,这贱婢企图谋害皇嗣。”

    “简直过分哪!这……”

    “你闭嘴!”

    薄宁当场喝止裴元予,冷着脸说道:“奶娘,本宫数到三,若是你再不开口的话,本宫立刻就让你和你的儿子魂归西天!就算是在本宫儿子的满月宴上徒增杀孽,本宫也在所不惜!”

    刘奶娘心头悬疑,她并不知道太子妃是不是真的抓到了她的儿子,她……

    “哇……”

    就在薄宁开口数了第一声之后,竟然传来了一阵惨烈的婴儿哭声!

    “二!”薄宁依旧冷脸,眼神分毫不错的看着刘奶娘的面部表情,她已然有些松动。

    在薄宁数完这一声之后,那婴孩儿的哭声愈发强烈了,刘奶娘整个人都在筛抖着,似乎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三……”

    “我说!我说!”刘奶娘闭着眼,咬牙狠心到:“是十公主!是十公主让奴婢给长孙殿下下药的!”

    ------题外话------

    明后两天空白要去外公家,不过不会耽误更新,存稿已经ok。请放心。

    至于十公主亲,一定好好收拾。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4章 谋害 返回《将门太子妃》目录 下一章:第136章 另有玄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