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食——色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食色【大结局】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食色【大结局】

文/宁馨儿1919
食——色 | 本章字数:4791 | | 食——色txt下载 | 食——色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怎么还没来?”

    苏蓉蓉听得易家鼓乐齐奏,鞭炮轰鸣,想来是到了吉时,易渊明正式要拜堂成亲了,可云江遥连影子都不见,方才温道玄险险拦下了岳翎,已经吓得她不轻,赶紧低头缩在茶楼窗后,免得被他们发觉。

    原本她跟易渊明一分手,便赶去云府,可偏偏造化弄人,易渊明早让人送了喜帖给云江遥,她赶到的时候,云江蓠和武瑛兰已然成亲,出去游历天下度蜜月顺便采药了,云府上上下下,没人说得清云江遥去了哪里,这年头既没有手机又没有gps,人海茫茫,想要找人比大海捞针还要难。她逼于无奈,只得又回头找易渊明帮忙,正巧知道他奉父母之命依旧要成亲,索性合着演了这么一出戏,在正式拜堂之前,根本没人知道新娘的来历。

    这一次,赌得就是他的心,也是她的终身。

    可到了现在,还没看到那人的踪影。

    壶中的茶已冷,茶楼上的人,大多去了易府看热闹,易渊明特地给她选了这个位置,不用亲自过去,便可遥遥看到这街头巷尾和易家的一切,而如今那边都要开始拜堂了,还不见那人的影子。隐约传来宾客入席的喧嚣声,传入她耳中,让一颗心,渐渐沉下去,沉到底,比那杯中的茶水还要冷。

    或许,正如易渊明所说,那人从未用过真心,一切,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一场梦。

    一把抓起桌上的茶杯,苏蓉蓉将冰冷的茶水倒入口中,拍了茶钱在桌上,便大步朝楼下走去,只是喝得虽是茶,却有种醉酒般的眩晕。行走间有些踉跄,低着头走出门,没几步,便撞到个人,她心情不爽,此刻火上心头,猛地一把推过去,恶狠狠地骂道:“走路不长眼睛啊,滚!——”

    那人被她推倒在地,睁大了眼睛望着她。等到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脱口而出地叫了一声,“老大?”

    苏蓉蓉闻声一怔。回头瞥了一眼,便冷哼一声,“谁是你们老大,滚一边去!”说话间,脚下加快了步伐。朝着人最多的地方挤去。她没想到岳翎居然会带了小柯他们来,既然小柯在这里,只怕那几个小鬼头也在附近,若是被他们认出来,她还没等到云江遥,只怕就得先头痛怎么解决岳四那个野蛮人了。

    “老大……”

    小柯拔高了声音。又叫了一声,见她仍是头也不回地朝易家那边走去,转眼便消失在人群中。不由使劲揉揉眼睛,跟着追了过去。

    温道玄和岳翎在楼上,起初没注意到这边的小碰撞,后来听得小柯追喊着一人,朝易家那边跑去。对视了一眼,齐齐掠下楼去。

    苏蓉蓉心慌意乱。想见的人看不到,怕见的人偏要追来,匆匆忙忙从人群中挤过,刚溜进跟易渊明约定好的偏房,想躲过那几人的追寻,顺便松口气。

    没想到她刚一进门,当头便见一片红云罩了下来,一个陌生的女子声音欢喜地叫道:“总算来了,动作快点,千万别错过了吉时!”

    “什么?”

    苏蓉蓉刚惊呼了一声,忽然觉得背后几处穴道一麻,整个人顿时浑身无力,连张口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被两人夹着拖到梳妆台前坐下,几人七手八脚地给她套上龙凤袍,梳头戴首饰,开脸梳妆,最后一顶凤冠压下来,一张锦绣红帕盖住头脸,彻底看不到外面的一切,只能身不由己地任人摆布。

    她心里那个恨啊,该死的易渊明,最后又出尔反尔,她怎么就傻乎乎的又回来自投罗网了呢?这天下间男人说的话,压根就不该信,不管是那言而无信说来不来的云江遥,还是这个卑鄙无耻的易渊明,错信一句,果然要立地升天了。

    苏蓉蓉又气又怒又急,可偏偏身在人手,别说动弹,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句,被人扶着朝外走去的时候,别人看来如弱柳扶风,娇不自胜,她心中却有苦自知,隐约听见岳翎和温道玄询问的声音,几乎擦肩而过,只是他们之前拦截过花轿,知道新娘不是她,到如今哪怕从他们面前走过,谁也不会想到,这转眼间,新娘就会换成了他们要找的人。

    “吉时到,新郎新娘就位行礼!——”

    听到司仪拖长了腔的声音,苏蓉蓉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生生被人推着跪倒在地上,喜娘握着她的手,将柔滑的红绸带塞进她的手中绕了两圈,算是她自己拿住了,眼前只有那无边无际的红色,连眼泪都冲不走,偏偏连哭泣都没有声音,只有身子的颤抖泄露了此刻的情绪。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苏蓉蓉被按着拜了下去,如同牵线木偶般重重磕了个头,又扶了起来,拜下去,磕头磕得头都晕了。

    反抗无效,抗议无声,她只能在心里骂了一千一万遍,一边骂一边诅咒,这该死的婚礼根本无效,她连一句“我愿意”都没说过,就算拜天拜地拜外星人祖宗十八代,她都不会认这笔账的!

    “夫妻交拜!——”

    “砰!——”

    不知是喜娘无意,还是对面的人故意,苏蓉蓉只觉得额头与他对撞在一起,痛得眼冒金星,泪水长流,若不是喜娘及时扶住,只怕她就要摔倒在地,当众出丑了。

    “礼成,送入洞房!——”

    周围的贺喜声哄笑声涌入耳中,苏蓉蓉只觉得身子沉沉头晕晕心惶惶,愣是被人半扶半架着出去,也不知走了多远,总算进了间房,身边的人将她扶到床边坐好,身后用被子撑着,看起来一切都和谐美好,全无破绽,众人好歹松了口气。

    “我的姑奶奶啊,总算成了。”

    “你们都出去吧!”

    一个低沉醇厚的男子声音响起,苏蓉蓉有气无力间,也不甚注意。只是随后房中那些仆侍丫鬟们一个个退出后,变得一片寂静,静得让她终于有些害怕起来。

    貌似,这里是洞房?

    她咽了口口水下去,太安静,不正常,今天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正常,如今人都走光了,那人怎么还没过来?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她忽然觉得周围空气的温度似乎升高了许多,热得头上的凤冠显得格外沉重,那厚厚的锦帕也闷的要死。更别提身上这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衣衫里,简直如同蒸笼一般。

    人到绝境之时,感官变得格外敏锐,除了热,苏蓉蓉还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呼吸。近在咫尺间,似乎就隔着一重锦帕,随时都会掀开最后一道屏障,直奔主题。

    苏蓉蓉紧张得心跳加速,脸上越发的滚烫起来,自我感觉。额头上都可以煎鸡蛋了,可偏偏那人停在身侧,只是让她感觉到他的呼吸存在。而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明知道随时会落下,可在落下之前的感觉,比落下后一刀了断的痛快要难受得多。

    “易猪头。有本事你就掀盖头啊,看我不用眼神杀死你!”

    苏蓉蓉在心底暗暗咒骂着。努力攒足眼神,运足杀气,准备在他掀开盖头的时候,来个一击必杀。

    好容易看到一只手出现盖头下方,捏住红色锦缎边缘,苏蓉蓉默念一百遍“用眼神杀死你”,正准备出招时,那只手,却忽然松开盖头,滑了下去,落在衣领处,那儿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边缘,又热又紧的让她呼吸都有些困难,只是这么一下子就被人解开的感觉,更是让她喉咙发干,浑身发热。

    “该死!”

    苏蓉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偏偏浑身动弹不得,骂又骂不出口,只能眼睁睁从盖头下面,看着那双手细细解开衣带,替她宽衣解带,只一会儿,便替她脱下了外面厚重的锦衣华服,只留下内里一身雪白的丝绵中衣,方才住手。

    幸好,她今天为了看热闹穿的男装,若是穿着肚兜亵裤,现在就可以找根床柱去撞死了。

    只是好景不长,那人停手没多一会儿,又转了回来,苏蓉蓉在盖头下,看到他身上的大红锦袍也变成了白色内衣,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整个人靠了过来,在她后背上轻轻摩挲揉按,引得她浑身发烫,体内像是有无数火热的小虫子蹿来蹿去。

    苏蓉蓉脑袋“嗡”地一下,羞愤交集,胸中一股火气上涌,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冲上头,整个人“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抬腿提膝,正正好撞在他的下身。

    “啊!——”

    受害者惨叫一声,苏蓉蓉已一把扯下了盖头,直接蒙在他头上,双拳乱舞,劈头盖脸地对着他连抓带挠连踢带打,十八般武艺全数用上。

    “死色狼臭猪头,敢吃我的豆腐,看我不打死你!——”

    她好容易才能脱困,如今终于能大展拳脚,满腔的郁闷怒火一股脑全发泄出来,一顿乱拳打过去,直打得自己手脚痛到发麻,这才气喘吁吁地住手,犹未尽兴地骂道:“叫你耍诈!哼,以为姑奶奶好欺负么?告诉你,这拜堂成亲根本不作数,我才不要嫁给你!”

    “真的?”

    顶着大红盖头的男子缓缓站起,身形比她高了一个头都不止,只是这么一站起来,身上散发出的无形压力,就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而那低沉的声音,更是如同一道雷电般劈在了她的头上,让她差点就要崩溃了。

    “你……你不是易……”

    新郎一把掀掉了头上的盖头,微微皱着眉望着她,双眼中,却流露出淡淡的笑意,“我当然不是他,难道……你希望是他么?”

    “真的是你?”

    苏蓉蓉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这人,忽然跳了起来,扑到他身上,伸出手去狠狠地掐着他的双颊,“你是不是易容了?我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是不是?”

    “是我是我!”

    云江遥哭笑不得抓住她的手,轻叹道:“明明是你到处在找我,怎么我真人在这里,你反倒又不信了,还用那么狠的招数对我,真想谋杀亲夫么?”

    苏蓉蓉的脸“噌”一下红了起来,转念一想,又恶狠狠瞪着他,“谁谋杀亲夫,我又没嫁给你!”

    “谁说没嫁?”

    云江遥指指身边的龙凤喜烛,被撞翻在地上的合衾交杯酒,还有那张大床上鲜红的龙凤锦被,轻笑着说道:“都拜过天地入了洞房,你还想反悔啊?晚了!”

    苏蓉蓉刚想开口,却被他懒腰抱起,凑在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娘子,该入洞房了……”她耳畔麻酥酥得像是有电流通过,好容易恢复的力气霎时间又跑得干干净净,浑身绵软无力,一双手唯有搂住他的脖子,才不至于滑落下去,一张脸更是红的堪比方才被她暴打蹂躏过的盖头锦帕。

    天知道,原来这个该死的家伙,玩的不是抢亲,却是调包计,枉费她担心了那么久,紧张了那么半天,他却整好以暇地在这里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想到被他戏弄得自己白白害怕了半天,苏蓉蓉就忍不住狠狠地一口咬在他肩膀上,嘟哝着说道:“谁跟你拜天地入洞房,刚才我都没说过同意嫁给你,都是被人强逼着的,统统不算数……”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被抛在了床上,还不等她翻起身来,他整个人已经压了上来,将她罩在身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的双眼,“真的不算数?”

    “不……”

    苏蓉蓉刚一开口,云江遥便猛地低头,重重地吻了上来,双唇将她的话语尽数堵了回去,长舌破唇而入,霸道地侵占着里面的每一寸柔软,纠缠吞噬间,容不得半分拒绝,细细密密地,种下所有属于他的印记……

    “云江遥,你愿意娶苏蓉蓉做你的妻子,从今以后,与她终身相伴,照顾她,爱护她,尊重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苏蓉蓉,可愿意嫁与云江遥为你的丈夫,从今以后,与他终身相伴,照顾他,爱护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

    “这么肉麻的词你从哪弄来的?我都照你说的做了,怎么还不行啊?”

    “我……”

    “你什么?我听不到!”

    “我都说了我愿意,你要我说几遍啊啊啊!——”

    河东狮终于忍无可忍地咆哮,演足了戏满足了要求,还不许人家扮回娇羞了吗?当真是属核桃的吃硬不吃软,索性扯下面具,扑倒,自己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食之无味色为空 返回《食——色》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