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缘为良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文/心蕊
缘为良人 | 本章字数:3402 | | 缘为良人txt下载 | 缘为良人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夜风习习,轻轻敲打着窗户,仙衣窝在金风华的怀里睡的很沉,现在儿子已经回到了她的身边,暂时也不用送去皇宫,所以她并没有太多的操心,更何况当年金风华一人敌多人的血腥场面,她至今还深刻的记在脑海里,以至于让她这么个前世今生第一次遇上高人的小市民对金风华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信赖与盲目的敬仰,在她心里几乎没有金风华做不了的事儿,至于沛国的未来如何和她一个小女子确实没有多大关系,她的内心归属感还停留在前世的国家,在她看来只要家里人平安,在哪里都一样,灭国还是换皇帝,她都无所谓,只要别死太多人就好。

    仙衣睡的香甜,金风华原本躺在她身边也在沉睡,却在下一刻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平静的看着床顶静静听着,外头好似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他依旧慢慢起身,将被子给仙衣塞好,悄然拉开帐帷一个闪身站在了黑漆漆的屋里,窗外没有月光,可是丝毫不影响他在屋里自由的走动,取了外套,他穿戴整齐的走出了内室,外屋此时已经点上一盏油灯,观棋与观琴都在外头候着,碧玺也站在外头并无一丝困意。

    “来了多少人。”金风华开门见山道。

    “他们把路都封了,带了几百号人,看样子是不想我们好过,也不想引起别人太多关注。”观棋一身露水,显然是从外头刚回来。

    金风华坐在上首转头问观琴道:“咱们的人都准备好了?”

    “肯定没问题。”观琴摩拳擦掌道。

    “你带人守着正院,一只苍蝇都不要放进来。”金风华看着碧玺慢慢道。

    “就算奴婢死,也不会让半个人踏入一步。”碧玺单膝跪地,抱拳道,一时间平日里那个精干又不失俏皮的婢女披上了一层肃杀之气。

    “走吧。让我去会会她吧。”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金风华特意换了身黑色的劲装,系紧了袖口,好久没杀人了,总要熟悉熟悉。

    随着金风华几人的离去,正院在他们身后紧紧关闭,只是从外头看起来还如往常一样。

    黑夜里,金风华踩着枯叶沙沙作响,几人都没有交谈,可是神色轻松,并无紧张,再往前走,宅子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只是他们穿着普通,看起来与平日的那些奴仆并没有不同,只是在他们走动间,能隐隐约约瞧见他们藏与衣下的利刃。

    又等了好一会儿,一些武功稍低的人终于听见屋檐上轻微的响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金府的周围居然被一群人团团围住了。

    “恭候多时了。”金风华几乎是对着空气说道:“我府上护卫不过几十,居然能劳动王妃派来那么多人,真是荣幸。”

    “你到是有点本事,竟然知道我今日要来。”屋顶上赫然出现一身紫衣的女子,虽然蒙着面纱,可从声音上一听便知道是梦姬,她竟然亲自来了,“你既然知道我要来,怎么没准备准备么?”

    这话说的像是个玩笑,从梦姬打算对金府动手的时候起,整个京城就被她戒严了,任何人别想从京城出去,而且她密切关注了金府的动态,也没发现他求助什么人,甚至连来访的人都很少,所以她害怕夜长梦多,京城也不可能老是封锁,于是按耐不住的她,今晚就来了,至于为什么她亲自到……梦姬冷眼看着金风华,今儿一定要从他身上得到她所想要的。

    “怎么我身边的不是人么?”金风华抬手指着周围那些奴仆道。

    梦姬扫过那些个看起来懦弱还在发抖的家丁,冷笑道:“就这些臭鱼烂虾么?”

    “金某本想找堂兄救上一命,只是……”金风华嗤笑道:“京城被封了,信也送不出去了。”

    “你到看起来不惊慌。”梦姬看着金风华那张漂亮脸蛋就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如果不是这个混蛋,她恐怕早就成为了郡主之女,还有个沣国的摄政王爹做靠山,她就压根不用迫于压力离开郑易轩嫁给那个疯子,也许郑易轩的正直与忠义确实是他们之间的沟壑,可没有一个光明正大的好身份却是她至今最大的障碍,她想要给孟家平反,想要重振孟家,就必须站在这个国家的顶端,甚至还要诞下这个国家的继承人,只有含着孟家血脉的皇帝才能让孟家如百年前那样,经久不衰。这同样也是司徒家欠他们的。

    “那还能怎么样?”金风华摊手道。

    “你今日必须死,不过,如果你让我开心的话,你的妻子和儿女可以活着。”梦姬扬起下巴,高傲的看着金风华道。

    金风华好似有点兴趣的抬头道:“说说看。”

    “将三不管地带的金矿移交给我。”梦姬顿了顿又道:“还有当年蚩国的宝藏。”

    “厉害。”金风华算是真心为梦姬鼓掌,能找到金矿,还能跟着线索找到自己,这个女人果然似前世那样名不虚传,为了怕暴露,他从插手金矿的事情,就算有事商量,也是找与他不相干的人管理,除非用钱,不然平时也是交给暗地里的心腹运作这些金子和矿石,就连堂兄那批铁矿也是按照低于市价一成的价格买来的,要是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关联。至于蚩国的宝藏嘛……当年果然有他们孟家。

    “废话少说,你交是不交。”梦姬不耐烦的说道。

    “金矿?”金风华摇摇头道:“不是我的。宝藏,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梦姬咬牙揭穿道:“金矿你甭管我怎么查出来的,反正你肯定是暴露了,至于宝藏,本就是你横城金家保管的藏宝图,还敢有脸说没有?”

    “那就请王妃明示了?”金风华佯装不知道。

    “当年那个死女人将东西留给你们金家,只是后来我们翻遍了金家也没找到藏宝图,我就不信,藏宝图能自己飞了。你说还是不说,如果不说,我今儿就让这院子里一个活口都不留。”梦姬发狠道。

    当年从蚩国逃出来一女子带着一个孩子,周围保护她的都是蚩国人,可是她本身却是沣国人,据说是沣国一位王爷的女儿,后来和亲去了蚩国,成为蚩国一位皇子的妻子,只是谁也没想到蚩国内乱,这位皇子因为害怕妻子儿子受到牵连,就派了亲信将两人送出蚩国,这其中还带了蚩国的一部分宝藏,这是嫡系皇室才知道的秘密,原本他们是想从沛国入境,前往那位王妃的母国沣国,可谁知道也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人叛乱窥视宝藏,竟然和沛国的一些心怀叵测的人联手,将包括这对母子在内的所有逃跑的蚩国人关押了起来,准备送去京城。但是路途遥远,路上肯定要经过清州,当年金家曾祖父是一方大员,这些人肯定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所以这些人便被关押在官府大牢里。原本这位王妃就知道生还无望了,可她还有个儿子,这是那位皇子唯一的血脉,她还以为如果她死了这些人会将她的儿子送回蚩国,可到底她还是低估了人心,她虽然给了这些人一部分钱财,但是这些人不但没有善待她的儿子,还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的儿子,之后更是拿着信物,带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孩子,冒充她的儿子回去了蚩国,而她则和那些亲信们被送去了京城,暗地里被处死了。

    好在这个女人还不至于蠢到家,从儿子死后她就开始生无可恋,但是她要把事实透露给蚩国的丈夫,所以她在牢里一边宝藏吊着这些人,一边从中拿取纸张等物,默默编制着沣国的歌谣,默默将事情的始末藏在歌谣里面,其实那本歌谣本,前头与后头确实都是沣国的歌谣,但是只有狐狸那篇是她自己写的,藏着她的信,还有对儿子深深的想念。等到她要离开大牢之前,偶尔间她得知了金家曾祖母的娘家外祖是沣国人,她便使了点心眼,将这三样东西作为临别的礼物偷偷送给了金家,表面上只求他们给自己的儿子设立一个坟墓,那些叛变的人即便为了财出卖了主子,可对于小世子的死他们毕竟还是有愧,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让东西顺利的送了出去。

    得到东西的金家人,在收到之后,就知道这是甩不掉的烫手山芋,他们也曾想过毁弃,但最终不知什么原因,这三样东西被分成三分成为了曾祖母的嫁妆,之后散在三家手里,直到金风华过继过来才重新拼凑当年完整的故事。不过也许当年那位王妃自己都不清楚,她不过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可这其中包含的东西对如今的局势却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比如当年勾结蚩国的沛国人名单所藏处,还比如当年被换去的那假世子已经变成了如今蚩国的皇帝,因为曾经的那位皇子在登基前被人暗算,这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位世子,可这位皇子的兄弟子嗣至今都很多。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金风华嗜血的笑道。

    作者有话要说:没弄死,写到这里差点忘记写那位沣国的妞儿,和所谓的宝藏。

    下章努力弄死= =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返回《缘为良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快捷键 →)